第五百六十七章 上火了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六十七章 上火了

村道上几乎没有人行走,这时候乡亲们估计正围在温暖的火炕上抽着旱烟唠着家常。整个村庄静悄悄的,和着周围纯净的雪景,好似梦中的天堂一般。 汽车沿着柏油路慢慢行驶着,入眼处白茫茫一片。哥三个贪婪地欣赏着这美丽自然,纯净无暇的雪景,慢慢地汽车来到了仙浴湾。 仙浴湾离凤凰山就很近了,应该是受到凤凰山地下火山的影响,这里的积雪可是比村里的少多了,地面上只是铺了薄薄的一层,很多地方还能看到满地枯黄的野草。 在四周雪白背景的映衬下,仙浴湾显得更加的湛蓝通透,随着寒风吹起,水面上一波一波地涌起蓝色的波纹,那清澈湛蓝的湖水纯净地不像话,仿佛能洗去人世间一切地灰尘。如果驻足久了,心灵好似都会被洗涤地纯洁无暇。 山脚下依旧残留着薄薄的积雪,但是随着山势的增高,积雪越来越少,等到汽车经过半山腰时除了树枝上包裹着一层湿度极大的白雪外地面上已经看不到积雪。等到车子到了山顶就是绿草茵茵山花烂漫了。 九爷正在大门口的西边放蜂子,就见姹紫嫣红中无数只浑身浅紫个头极大的紫文蜂莺莺绕绕,或漫天飞舞或驻足花蕊间。 九爷更是会享受,披着件羊皮袄躺在一张紫藤椅上眯着眼睛晒太阳。 看见小哥仨会回来了,老爷子睁开了双眼笑呵呵地说道:“你们哥仨回来啦?二狗子,温室那边没啥事儿吧?” “啊。没事儿。对了九爷,这两天气温可是下降了不少。山上的野花有没有谢的?” “哈哈,你小子也知道担心啊?我刚才把山上溜达个遍。仔细地看了一下。你别说,这凤凰山真是神了,下这么大的雪气温还这么高,这场雪对那些野花一点影响也没有。你九爷放了大半辈子的蜂子还从来没有在冬天里放过,这心里啊真是太舒坦了。 而且咱这蜂群是越来多,要是照这样发展下去,等到来年开春儿估计还能翻个翻儿,到那时候你小子就得好好考虑考虑往外卖蜂蜜和蜂王浆的事儿了,咱总不能光养不卖吧?”老爷子开心地说道。 “对对对。九爷,蜜蜂和蜂蜜这边就全权交给你了,你说咋办咱就咋办。对了,咱不是还有不少紫文蜂的蜂蜜和蜂王浆吗?现在已经入冬了正好是大补的时候。这样吧,等明天我去县里买些空瓶子,回来装一些给村里的老人一家送二斤蜂蜜和一斤蜂王浆,也好让他们补补,您看行不?” “哈哈哈,好。好呀,只要你小子不心疼我巴不得呢。这些老家伙都是九爷半大半小一起长大的,我可是奔着他们多活几年呢。二狗子,我替那些老伙计谢谢你啦。”九爷感动地说道。 做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养蜂人。他可是知道这些紫纹蜂蜜和蜂王浆的价值的,每个老人二斤蜂蜜一斤蜂王浆得送出去多少?而且这可是紫文蜂的蜂蜜和蜂王浆啊。这得值多少钱? “哎呀九爷,您咋还和我客气上了?你说你要是不帮我养蜂子咱哪里会有这么多的蜂蜜和蜂王浆?再说了那些老人家从来拿我也没当过外人。现在咱有这条件了也该回报回报他们了,您说我说得在理儿不?” “在理儿在理儿。唉,你这孩子就是仁义啊。行了你们哥几个忙了一上午还是回屋歇歇吧。我待会儿还得挪个地方。” 哥三个和九爷唠扯了几句或溜溜达达地来到了水塘前。 可能是由于今冬的头一场雪,山上的动物们都很兴奋,这会儿正在水塘前又跑又跳的,发泄着心中的兴奋之情。 尤其是豁牙兔,这家伙可能是头一次见到下雪,从上午开始到现在一直兴奋地不得了,在一棵大松树上一会儿举目远眺一会儿又蹦又跳的,据后来赶到此处的太公讲好像是这家伙自从上午爬到大树上后就没下来过,连晌饭都没吃。 小雕也是如此,上午下大雪的时候就飞到了空中在风雪中盘旋不已,发出一声声清脆的鸣叫。 阳光越来越足,雪在阳光下开始慢慢融化,别墅和厨房的屋檐开始淌水,滴在草地上,化为一滴滴甘泉滋润着花花草草。树上的雪顺着树干往下淌水,树枝上不时地抖下一两块巴掌大的雪块,无声地推在雪地上…… 这场冬雪对于已经萧瑟寂寥的周家村来说没啥用处,但是对于凤凰山来说就不啻下了一场春雨,山上的花花草草贪婪地允吸着渗入地下的雪水,越发地娇艳明亮起来。 第二天周宇就到镇里买来大量的玻璃瓶,把蜂蜜和蜂王浆装好后送给村里的老人让他们补补身体,然后就又恢复了往日的悠闲。没事儿的时候就逗逗动物看看风景,晚上的时候就和青青在网上聊聊天,日子过得别提多舒坦了。 但是几天后周宇便没了悠闲的感觉,反而有些上火了。 这不虎子昨天已经蹬了小小家的大门了,听说诸葛青山两口子对这个毛脚女婿特别满意,中午愣是准备了十八个硬菜,把虎子感动地当场就改了口,一口一个妈呀爸呀的叫着。 诸葛青山夫妇这辈子不愁吃不愁穿,只有小小这么一个丫头,不免有些美中不足,所以当听到虎子真心诚意地喊自己爸妈的时候激动地眼泪都掉下来了,丈母娘刘彩霞愣是给这厮包了八千块钱的改口钱。 人家虎子和小小确定关系还在周宇和青青之后,这后来者都上门了,周宇到现在还没信儿呢,能不着急上火吗? 要说虎子回来后如果低调些周宇也不会这么上火,可是这小子不但没低调,反而追着周宇给他讲自己上门的过程,也想让二狗哥感受一下自己的幸福。 早上刚吃完饭昨晚对周宇和李明磨叽了一宿的虎子又来劲儿了,拉着这二位还要再晒一遍自己的幸福。 “二狗哥,小明哥,你们说我现在是不是幸福地没边儿了?哎呀,幸福的小手现在死抓着我不放,真是喜煞个人啊。 你们说我咋就这么有福呢?小小你们都看到了,那是又漂亮又有气质,这要是来个人去个客啥的看着多有面子?而且我老丈人更是牛逼的不得了,人家那是做大生意的,主攻药材,就郭云亮那头老狐狸在人家跟前也就是个渣。 唉,幸福啊,你他娘的咋就这么喜欢往我身上扑呢?想抖落都抖落不掉啊。” 周宇和李明两个人四只眼睛这会儿已经由红变绿了,恨不得扑上去咬死这个在自己跟前穷显摆的家伙。 “我说虎子,差不多就行了啊,不就是上老丈人家去了一趟吗?好家伙,从前天晚上说到现在,至于这么显摆吗?你小子小心得瑟大了掉毛。”李明气愤地说道。 “哦?小明哥,我能理解为你现在对我是羡慕嫉妒恨么?唉,话又说回来了,感情这事儿靠的就是个天分,跟家世没多大关系。你看兄弟我就啥也没有,不一样像磁铁一样把小小牢牢地吸过来了么?不过小明哥你也不要气馁,我很看好你哦?” 这话说得差点没把李明气死,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就想往外走。但是被周宇一把给拉住了。 周宇转回身狠狠地对着周虎说道:“虎子,你老丈人不是大老板么?所以啊你再去小小家的时候就不要从山上带东西过去了,这些东西都土了吧唧的,拿过去让人笑话,咱可不能这么丢人。再说你丈母娘不是给了你八千块钱么,而且你手里也有不少钱,以后就用这些钱给小小家买礼品好了。”说完就拉着李明走出了厨房。 周虎这下傻眼了,话说老丈人家啥没有?你就是一次给他买一万块钱的礼品他也不会觉得咋样,反倒是对山上这些土特产例如菊花酒葡萄酒和老根山药啥的热衷不已。 自己上门的那一天就带了五坛菊花酒五坛葡萄酒和二十斤老根紫山药作为礼物,把老丈人和丈母娘乐得一整天笑脸都没断过。这要是二狗哥以后不让自己动这些好东西了,老丈人会不会不再让自己上门? 想到这里这厮赶紧给小小打了个电话。 “小小啊,都是你出的好主意,让我在二狗哥眼前得瑟好刺激刺激他。这回好了,他是着急上火了,但是刺激过头了啊,这家伙生气了以后不让我随便动山上的好东西了。 我跟你说啊,你回头跟咱爸得把这事儿坦白了,不是我不想孝敬他老人家,实在是身不由已啊。” “切,虎子啊,瞧你那点出息,好像我爸妈看中你就是为了你那几坛酒似的,就算那些酒很好喝,但是你觉得他们的宝贝女儿还如几坛酒么?哼,狗眼看人低!”电话另一边的小小笑着说道。 “哦,也是哈,那啥小小你别生气啊,我就这么一说,再说了我这不是担心嘛,更能表明我在意你不是?可是我这火可是帮着二狗哥点着了,下一步该咋办啊?”周虎皱着眉头问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