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极品茶叶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六十八章 极品茶叶1

听到周虎这么说电话另一边的小小麻利地说道:“什么咋办?凉拌!既然二狗子已经上火了保证就得催青青了,要不这家伙一点都不主动,我看着都跟着着急。” 原来周虎之所以在周宇跟前这么高调地晒自己的幸福,都是小小的主意。这上门看老丈人和丈母娘总得是男方迫切地提出来吧?可是到现在自己也没听说周宇有过这方面的行动。而且这家伙现在的家业是越来越大,可别到时候把青青给甩了。于是就先让虎子刺激刺激他看看他是啥反应。 其实小小还真是冤枉周宇了,这事儿两个月前周宇就提出来了,只是青青这边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和父母说,这才把事情耽误了下来。 话说周宇和李明出了门外,李明面带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二哥,想哭就哭出来吧,在我跟前不用不好意思,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周宇心里一慌但是脸上摆出一副不屑的神情道:“小明,我好好地干嘛要哭?真是莫名其妙。我都不知道你在说啥。” 李明也不说话,只是用双眼盯着周宇,直到周宇感到浑身发毛这家伙才不屑地说道:“嘿嘿,装,你给我可劲儿地装。自从虎子从老丈人家回来后你就极度抑郁,心里急得火烧火燎的吧? 你看看你,这两天睡得比小姐还晚,起得比鸡还早,要是心里不上火你这比猪还懒的家伙能这样?别不承认啊,要不你就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本来我这两天就想回京城来着。但是看到你这样的状态我就没敢走。我真怕你想不开自杀。” 周宇被这小子打败了,自己这两天心情是不好。但是哪有这么严重?再说也不是青青把自己甩了,至于自杀吗? 想到这里不禁苦笑道:“我说小明。合着在你心里哥哥我心眼就这么小?别说我和青青现在还两情相悦,就是她真把我甩了我也得活着啊,哪里会有你想的那么不堪?” 李明笑了笑了,刚才自然是在和周宇开玩笑,要不这家伙老是啷当着脸太影响自己吃饭和欣赏美景的心情了。 不过想想周虎这两天的风骚样儿气儿又不打一出来,于是对着周宇说道:“二哥,你刚才教训虎子真是解气,这家伙实在是太嚣张了。你要是不治治他这小子真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呢。 要我说咱们还得加大惩罚力度,例如一天只准吃一顿饭。酒是绝对不会让他再喝了,还有我看半山腰那些家禽和孔雀的窝里都是粪便,干脆让这小子给清理干净算了……” 李明掰着手指头给周宇出主意,一条比一条严厉,一条比一条恶毒,如果周宇真按他的法子做了,估计虎子不死也得脱掉三层皮。 当李明建议把虎子赶到山下和野猪睡一宿的时候,周宇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赶紧制止了他。头疼地说道:“小明,你还是不了解虎子啊,这小子这么做估计是为了刺激我,好让我开口催青青能赶紧把我们的事儿定下来。 不过这事儿还真就不能着急。你想想青青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她父母舍得让他找一个农村人吗?所以这事儿青青也得找个好机会才好和父母说,这也是为了我们俩好嘛。” “我靠,你既然这么想得开那干嘛一天到晚还绷着个脸。好像谁欠你多少钱似的?咦,不对呀二哥。既然都知道虎子是为了你才那么做那你刚才干啥还生气?”李明不解地说道。 “废话,这家伙这两天就像只苍蝇似的在你跟前一直嗡嗡个不停。你不烦呐?总之我是快被他烦死了。要是不吓唬吓唬他还不知道得嗡嗡多少天呢。” 想象着虎子那张大脸一直在自己跟前唾沫星子横飞的样子,李明背后一凉,吓出了一身冷汗,对周宇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这两天由于周围大山里的积雪还没有融化,小雕带着两只金刚雕和三只老鹰以及四只半大的小鹰是大显身手,每天都会抓来不少的猎物,主要都是些出来找食物的野兔和野山鸡。所以现在的晌饭几乎每顿都有野味吃。 今天的晌饭也是如此,一大盆野山鸡炖蘑菇,一大盆清炖兔子肉,刘大厨怕太油腻,又做了一个醋溜大白菜和一个西红柿炒鸡蛋。 大伙儿美美地吃着,老爷子们每人都喝了一碗菊花酒,太奶奶也笑呵呵地喝了点葡萄酒,至于周宇哥仨根本没有工夫喝酒,全都冲着野山鸡和兔子肉去了,吃得满嘴都是油。 虽然山上的气温不低,但是毕竟不能和夏天比,所以入冬之后大伙儿都在厨房里用餐。酒足饭饱之后李太公嘬了嘬牙花子感觉有些不得劲儿,于是对着身旁的老伴说道:“老婆子,你来的时候把没把家里的茶叶带过来?” 老太太神情一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哎呦呦,当时走得急倒是把这事儿给忘了,要不叫志强差人给送过来?” “呵呵,算啦,这些日子没喝我不也过来了吗?其实要不是这几天老吃野味觉得有些腻我还想不起来喝茶呢。” 旁边的老太公一听赶紧说道:“大哥,想喝茶啦?这有啥难的?下午就让孩子到镇里买些回来。其实我们哥几个也爱喝,就是咱年轻那会儿经常喝的石茶,那玩意苦中带甜夏天老解渴了。可惜现在已经是冬天了,要不咱就直接进山采点了。” 下一刻周宇被老太公叫到跟前把买茶的事儿和他说了,周宇自然是应允下来。反正现在已经吃饱了,这就要带着周虎和李明下山。 刚走到厨房的大门口,周宇冷不丁想起来,自己在果园子那边儿不是还有五十棵茶树么?由于不时地浇灌空间水,现在上面的叶子还翠绿翠绿的呢,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喝。 想到这里周宇又转身走了回来。 看到周宇去而复返径直朝着自己走来,李太公笑着问道:“小宇啊,咋又回来了?” “太公,您对茶叶有研究么?”周宇来到老人家跟前开口问道。 李太公一愣,没想到周宇竟然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不过马上笑着回答道:“哈哈,你小子可是问对人了,你太公我这辈子只对两样东西研究地最透彻,一样是武器一样就是茶叶了。 想当初我和你太公他们分别后就随着大部队去了南方,我在南方整整待了二十多年,那地方天气热湿度大,人人都喜欢饮茶,当地的老百姓更是家家种茶。 我原本就喜欢喝咱这里的石茶,到了那边后茶叶的种类数不胜数,我就更喜欢了。于是没事儿的时候我就好品品茶,这一品就是二十多年,而我也彻底变成了一个茶博士,茶叶的品质怎么样你太公我只要用鼻子一闻就差不离了,你说我厉不厉害?” 看着眼前这位浓眉大眼豪爽大气的老头子,周宇很难把他和闻香品茗的雅士联系起来,不由得脸上就带着一丝怀疑的神色。 “喂,你个小兔崽子,这是什么表情,是不是不相信老头子的话?” 看到周宇的表情后李太公感觉很没面子,气呼呼地说道。 然后转过头对着身边的老伴儿说道:“老婆子,这个臭小他现在怀疑我吹牛,你给我证明一下,我说得是不是都是真的?” 太奶奶呵呵一笑瞪了老头子一眼嗔怪道:“行啦,都九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被自己曾孙子怀疑一下又不会掉块肉。” 说完后又对周宇说道:“小宇,你太公平时也吹牛,但是刚才还真就没吹。这老家伙喝了一辈子茶,而且他还喜欢研究,所以也算是个行家了。 在南方那会儿我们俩还带着孩子们自己开辟了一个茶园子呢,当时军区的那些同事或是朋友都喜欢到我们家喝茶聊天。” 周宇讪讪一笑装着不好意思地说道:“太公,我哪敢怀疑您呀,只是看您一身豪迈有些不像雅士罢了。” “哈哈哈,这话说得好,你太公我这辈子就是豪爽。咦,不对啊,你这个小兔崽子不还是怀疑我吗?真是气死我了。” 看着老头子脸红脖子粗像个小孩子一样生着气,周宇可不敢继续气他了,赶紧接着说道:“太公您别生气,我刚才才想起来好像我在山上还种了一些茶树,既然您是专家要不咱们一块儿去看看?要是不好的话我再去镇里给您买。” 李太公这会儿越看周宇越是生气,这小兔崽子给鼻子还上脸了,刚气了自己一顿这会儿又开始忽悠了。在北方的大山上种茶树?这不是忽悠人是啥? 可能大伙儿都和李太公有类似的想法,这会儿都齐刷刷地看着他,不明白这小子好端端地为啥要忽悠李太公。 “喂,我说老爷子们,你们这是啥眼神?干嘛都这么看着我?我说得可都是实话啊。”周宇委屈地说道。 “实话?实话个屁!老子还没听说北方的哪座山头上能长茶树的,臭小子你就忽悠吧。”李太公开始反击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