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极品茶叶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六十九章 极品茶叶2

周宇无奈地说道:“唉,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说实话咋就没人相信呢?得,你们这群老爷子还是跟我去看看吧,事实胜于雄辩。如果我忽悠你们要杀要剐随你们处置。不过那些茶叶的味道嘛还真就不咋样,我上回嚼了几片差点没把我苦死。” 老头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么听着二狗子这话好像真有这回事儿啊?于是周宇就被一群老头子押着往东边的果园子走去。 这帮人运气好,半路上还遇到了正在晒太阳的小青,好在这些人都看过它,倒也没有被吓着。 看到了周宇,这条通了人性的巨蟒高兴地围着周他转了几圈,像个小孩子似的把头贴在周宇的身上蹭了几下,然后就紧跟在周宇身后来到了果园里。 曾经满园果香的果园里只余十几棵太阳果树上还挂着稀稀拉拉的果子,其它的果树上只余满树绿叶,和鼎盛时候相比不免有些萧瑟。 绕过扣着大棚的大樱桃树,大伙儿终于见到了周宇所说的茶树。 李太公九十多岁的高龄,看到这些茶树后竟然小跑着到了近前,摸摸这棵端详端详那棵,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看了一会儿后老头子激动地对着身旁的周宇说道:“小宇,我不是在做梦吧?这些可都是名茶啊,好家伙,龙井、毛尖、乌龙…… 而且看这些叶子翠绿鲜嫩,犹如刚刚发出的新芽。这些茶叶烘焙好之后绝对都是极品啊。” 看到李太公激动地样子,周宇也是高兴,赶紧问道:“太公,你是说我这些茶叶档次都不低喽?” “废话,这些茶叶的档次要是低那还有高档次的茶叶了么?你小子真是不服不行啊,总是能给人带来惊喜。对了,这些茶树从哪儿弄来的?” “哦,这些都是我在县城买来的,当初就是一棵棵树苗,半年的功夫就长成这样了。可是太公啊。这些茶叶的味道真不咋样。我前些日子真的尝过了,又苦又涩的,还赶不上石茶的味道。” “你尝过了?你咋尝的?”李太公眯缝着眼睛忍着笑问道。因为他绝对不相信周宇会懂得炒茶烘茶这一套。 “瞧您说得,当然是用嘴尝过的呗?” “哈哈哈。呵呵呵……”听了周宇的话李太公老两口笑了起来。 李太公边笑边说道:“臭小子。你当这些叶子就是喝的那种茶叶啊?要是不经过加工眼前这些叶子那就是树叶子。 哎呦真是得感谢老天爷啊。幸亏这些叶子又涩又苦的,否则岂不是被你小子牛嚼牡丹全都给祸祸了?那时候就算你不哭我都得哭死。” “哦,太公。把这些叶子晾干不就是茶叶了么?我们喝的石茶就是这么做成的。”周宇不解地问道。 “唉,你小子啊让我说你什么才好,真是守着宝山要饭吃啊。 你这些茶树我刚才看了,绝对都是极品的好茶树。但是让我感到不解地是这些茶树发芽长叶子的季节根本就不一样,但是在你这里竟然能一齐生长,而且你看看这些叶子,新鲜水嫩,就跟刚长出来似的,这太难得了。我估计和你这座大山与众不同的气候有关。 茶树都是极品的好茶树,结的叶子更是不可多得,你说这要是加工出的茶叶能差得了么?绝对都是极品的。老头子这回可是有口福喽。” 老爷子说完后感觉周宇还是有一丝怀疑,于是不屑地说道:“你小子不要怀疑啊,市面上流通的茶叶可是有一套标准的制作工序的,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晒干就可以了。” “啊?原来还有这么一说啊?我还以为这茶树买错了呢。太公,那你给我们讲讲怎样制作茶叶呗,我们学会了就现学现卖把这些叶子进行加工,到时候您不就能喝上极品茶叶了?”周宇恍然大悟。 “哎呀,对对,小宇说得对,来来,我就给你们讲讲茶叶这方面的事儿。” 下一刻大伙儿坐在地上,把李太公围在中间,老爷子滔滔不绝地给大伙儿讲解起来。 “我和你们说啊,不同的茶叶制作的工序几乎都不一样,但是大体上的步骤还是差不多的。 俗话说:‘三分材料七分功’。一壶好茶来自于好的原材料,也就是这些叶子,但是更来自于优质的制茶工艺。 一般来说,传统的制作一般需要三道工序,第一道工序叫‘杀青’。 所谓的杀青就是通过高温破坏和钝化鲜茶叶中的氧化酶活性,抑制鲜叶中的茶多酚等的酶促氧化,蒸发鲜叶部分水分,使茶叶变软,便于揉捻成形,同时散发青葱味,促进良好香气的形成的一种制茶步骤。 经过杀青之后,茶叶就被送去翻炒,这第二道工序就叫做‘炒茶’,这是制做茶叶的关键一步。茶叶在翻炒的过程中水分蒸发的比较快,如此便能保持茶本身的品质。同时,在炒制的过程中可以去除一些生的泥土气息,香气更浓。 制茶的最后一道就是‘干燥’。经过高温烘焙,迅速地蒸发茶叶中所含的剩余水分,达到保质干燥的效果。这样制作出来的茶叶就会更香,就算长时间放置,茶叶的香味也不会流失。 谁知杯中茶,片片皆辛苦啊。三道精细的工序过后,一般的茶叶也就成功制成。”李太公这时候仿佛一位制茶大事,侃侃而谈。 大伙儿听得是一头雾水,什么又是高温又是烘焙的?这些都是高科技吧?山上哪有这些玩意? 怕打扰了老爷子的雅兴,周宇小心翼翼地问道:“太公,您刚才说得这些都是高科技流水线作业吧?咱总不能为了这几棵茶树也去搞一套流水线回来吧?就没有手工能制作的套路么?” “哎呦呦,你看看我这一高兴就把自己知道地全都想说出来,哈哈哈,不好意思啊。要说手工制茶的工艺当然有了,要不在没有机器之前咱老祖宗们喝的茶叶是打哪儿来的? 不过要说起手工可制作就有些繁琐了,你们听着啊。 这第一步呢就是晒青,顾名思义,当然就是先把茶叶在太阳下晾晒一段时间,让茶叶有明显的太阳味,据说这种发自距今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 下一步就是凉青:凉青是晒青的补充工序。将晒青后的鲜叶放到竹制的容器中,翻松溥摊后铺到竹席上,然后放在凉爽处,使鲜叶中的各部位水份重新分布均匀,散发叶间热量。 再下一步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就是杀青,也叫炒青,虽然咱们没有机器,但是咱们可以在大锅里翻炒,但是大锅里的温度必须得达到220到260c时方可投入青叶,翻炒时要均匀、快速短时、杀熟杀透,当锅中“啪啪”之声停止,略有沙沙声音,叶质柔软稍有黏性,闻有清纯茶香,即可盛出来揉捻……” 这下子大伙儿总算是听明白了,不过也暗暗感叹着制作茶叶的不易。再想想自己喝的石茶只是晒干了直接就泡水喝都有点抬不起头来。 至于周虎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这家伙从来都不知道啥叫不好意思。所以听了李太公的话后这厮大大列地问道:“太公,您刚才说得都是制茶的步骤,可是怎样才能判断出茶叶的好坏呢?对了,您刚才不就说我二狗哥这些茶叶都是极品么,您咋看出来的?教教我呗?” 李太公老怀大慰,虎子是个好孩子啊,自己还意犹未尽呢,这么多年了总算是能把肚子里的知识往外倒倒了。 于是呵呵笑着说道:“虎子这个问题问得好啊,不过想要判断原材料好坏的话只能凭眼力价了。” 说完后李太公指了指最前边的几棵茶树接着说道:“这几棵就是绿茶树,说起绿茶则要数洞庭碧螺春,那可是中国十大名茶之一。产于江苏省苏州市太湖洞庭东山碧螺峰,西山水月坞。太湖水面,水气升腾,雾气悠悠,空气湿润,土壤微酸,质地疏松,极宜茶树生长。 碧螺春每年春分前后开采,谷雨前后结束,以春分至清明采制的“明前茶”品质最佳。最名贵的碧螺春出自苏州洞庭山。春天到洞庭山,必能品尝到最为珍贵的碧螺春“明前茶”。 碧螺春是好,可是你们再看看那几棵茶树叶子的叶底,绿意盎然,芽头显现,叶肉细嫩肥厚,均匀成朵。这种叶子持嫩性强,浸出物多,内质丰富,绝对和洞庭碧螺春有一拼。相信咱这些青叶经过杀青、揉捻、搓团显毫、烘干等多道工序之后,冲泡起来一定是口感清香袭人,口味凉甜,鲜爽生津。呵呵,说着说着我都有些忍不住想要品尝一番了。 小宇啊,我知道你不懂培植茶树,但是有句话说得好,‘有意栽花化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你把这些茶树种在果园子里和桃、李、杏、等果木交错种植,茶树、果树枝桠相连,根脉相通,茶吸果香,花窨茶味,陶冶着这些茶树的花香果味的天然品质,会令这些茶叶茶独具天然茶香果味,品质优异,外形紧密,条索纤细,嫩绿隐翠,清香幽雅。 我喝了这么多年的茶也研究了这么多年的茶,说实在的中国的名茶我几乎都喝遍了,但是对你这里的这些茶树还真是充满了期待,从这些青叶的品相上来看我感觉不会让我失望的。”老爷子高兴地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