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黄天不负有心人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七十二章 黄天不负有心人

听到最亲的人都这么夸赞心上人,青青也忍不住了,急着说道:“对对,不但周宇人好,而且就连他所在的那个村庄里的人都特别好,他们村风气很正的,前些日子的老英雄事件就发生在他们村,那个村庄叫做周家村,而事件的导火索就是他承包的一座大山。” 柳承山这会儿嘴巴张得大大的,父母和二弟以及女儿所描绘的和自己心里的一个小伙子的形象渐渐地重合在一起,心里不禁生出一股难言的惊喜,于是赶紧大声问道:“青青,你说的这个小伙子不会是周家村的周宇吧?” 这回轮到青青吓了一跳,睁着美丽的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道:“爸,你怎么知道的?别告诉我你也去暗中调查他啦?” “哈哈哈,还真是他啊?好啊,这事儿爸爸同意啦。不过青青啊,爸爸可没调查过他,我和他也是偶然认识的。 是这么回事儿……” 接下来柳承山就把和周宇认识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感慨道:“青青,爸爸真没想到你的男朋友就是他。周宇这个小伙子不简单啊,为人正直善良而且极有经济头脑,性格开朗阳光,而且长得也精神,和我姑娘简直就是绝配。” 听到家里人对这个叫周宇的小伙子的描述以及众口一词的夸赞,徐锦兰这会儿早就忘了农民二字,高兴地脸上都笑成了一朵花儿。 上前拽着女儿的胳膊嗔怪道:“青青啊,你这个死丫头真是的,有这么好的男朋友怎么不早点和妈说?诚心气我是不?再说妈还没那么势利。农民怎么了?只要能让你这辈子幸福快乐就行。早知道这样我还用费尽心思地给你介绍男朋友么?对了,你们认识多长时间了。是怎么认识的?” 青青听得是心花怒放,老妈一开口这事儿就成了。于是喜滋滋地就把自己和周宇认识的经过大概地讲了一遍。 大伙儿一听原来周宇和自己家这么有缘分,还真是缘分天注定啊。 这时候柳三炮凑到徐锦兰跟前颠儿颠儿地说道:“咋样嫂子,找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婿应该谢谢我这个大媒人吧?要不是我和我周宇兄弟先认识了,哪有他们这段美好的姻缘啊?” 看了一眼小叔子,徐锦兰玩味地说道:“定山呐,你是青青的二叔,而我刚才听你说你叫周宇兄弟来着,这个辈分是不是有点乱了啊? 而且青青小时候也是你们看着的,和自己姑娘没啥两样。青青的终身大事难道你就没有责任?不过谢谢还是要谢谢的,这样吧,枝枝长大后我这个当大娘的负责给他找个称心的男朋友,保证非富即贵,你看行不?” 柳三炮刚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随即就吓了一跳,赶紧摇了摇手。青青的经历自己可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话说自己姑娘长大后可不能再受这份罪,于是不敢再和嫂子邀功了。赶紧岔开了话题。 看到家里又变得和睦融洽,柳新民老爷子笑呵呵地说道:“今儿个可是个高兴的日子,青青找了个可以托付终身的小伙子,锦兰呐。咱们是不是该让小周上门见见面了?我也好久没看到这孩子了,还真是有些想念。” “啊?哎呦爸,您看我一高兴就把这事儿给忘了。这样吧。咱们就定在下个周六,到时候青青和承山都放假。咱们就让小周过来,能被您和妈还有这哥俩夸成这样我还真想好好看看这孩子呢。”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青青一家对这么一位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女婿是充满了期待。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李明在凤凰山住了差不多一个月后终于还是要回京城了。虽然凤凰山很好,但这小子终究还是要回去学学企业管理,毕竟他老子那么大的一份家业还是要他来继承的。 而且经过这么多天和周宇的相处,李明也感觉到自己以前确实有些荒废了,于是立下恒心回去后一定要和父母虚心学习,争取把老爸传下来的家业发扬光大。 吃完早饭后,周宇哥俩把李明送到了石桥前,哥三个也没多说啥,只是相互间狠狠地拥抱了一下,然后李明头也不回的开车就走。 汽车绝尘而去,直到看不见汽车的影子哥俩才收回了目光。 “二狗哥,你觉没觉得小明哥这些日子好像有些变化?至于具体是啥变化我也说不上来。” “呵呵,啥变化你说不上来啊?那我告诉你,成熟,这小子成熟了,我心甚慰啊。” 周虎不屑地撇撇嘴道:“二狗哥,咱能要点脸不?小明哥变得成熟了这我倒是赞同,可是你欣慰个啥?要欣慰也是咱太公和爷爷欣慰,真是的,就会装大尾巴狼,我看你这脸皮都快有老曹的厚了。” 周宇不想和他打嘴仗,这家伙现在滋润的很,自从见过小小的父母后这家伙一天最少和小小通三次电话,而且还动不动就到自己身边炫耀,真是烦死人了。 这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下旬了,东北地区普遍都在零下十几二十多度,周家村今天的温度就是零下十六度。狼沽河在寒冷的天气下早就已经冻了厚厚的一层冰。 哥俩头戴狼皮帽子,身披羊皮袄,手带厚厚的棉手套,也不着急回去,就站在大桥上看着那光洁的冰面,回忆着小时候滑冰的往事。 由于今天不是周末,所以没有孩子在上面溜冰支冰车子,周宇记得自己小时候最喜欢在冰上划单腿驴子,那玩意是直接用一个废弃的菜刀片子当冰刀,双脚踩在上面掌握好平衡后用力地划着冰锥子,整个人犹如脱缰的野马在冰面上驰骋,那种飞一般的速度委实让小伙伴们眼热。但是这玩意是个技术活儿,也不是谁都能玩的动的,吴老二玩这玩意就曾经扭伤过脚,至于摔得四仰八叉的时候就更多了。 哥俩个这时候仿佛又回到了童年,你一言我一语地诉说着往事,到后来就互相取笑对方。 正闹着呢,这时候周宇的电话响了起来,周宇一看是青青打来的,朝虎子嘘了一声然后就按下接听键。 可能是怕虎子听到俩人的悄悄话,周宇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然后就和青青聊上了。 看着二狗哥躲躲闪闪好像做贼的熊样周虎很是不屑,不就是和女朋友打个电话,至于这么保密吗?话说这家伙的脸皮也没这么薄过啊? 就见周宇说了几句话后马上就神采飞扬,一只拳头握的紧紧地,全身发颤,一张大脸兴奋地直突突,原本一双比牛眼略小的大眼睛也笑得眯成了一条缝,而且在原地又蹦又跳的……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把周虎吓坏了,这小子赶紧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周宇,大声问道:“二狗哥你这是咋的了?为啥浑身哆嗦?是不是生病打摆子了?走,我赶紧带你上医院去。” 正在兴奋中的周宇冷不丁被周虎抱得死死的,浑身动弹不得,更不用说打电话了,这时候电话里还传来青青的声音:“周宇,你怎么了?病得严不严重?” “……二狗哥,你~你别这么看着我行不?我有点发毛。”看见周宇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眼睛里都快要窜出火苗了,周虎心虚地说了一句。 “赶紧松手,待会儿我再和你算账,你说你一声不响地就把我抱住了,你小子想吓死我啊?”周宇气呼呼地说道。 “不行,我不能松手,二狗哥,你有病啊。乖,听我的话,咱马上去医院。”周虎坚定地说道。 “你才有病呢,我好好的哪来的病?赶紧松手。” “就不,你现在指定是精神不正常,要不刚才不能又蹦又跳的。 对了二狗哥,你不会是被花花一家子咬了得了狂犬病了吧?哎呀这可要命了,你要是疯了咋整?”周虎说完后立马就吓得浑身冒汗脸上做出惊恐状。 周宇此时恨不得一口咬死这货。他敢发誓,虎子这家伙绝对是装的,目的就是要自己难堪。可是这回可不比寻常,皇天不负有心人,自己千百次的等候终于换来了今天的柳暗花明了啊。 最后周虎还是半真半假地把周宇松开了,周宇也没工夫报复他,赶紧抓起手机和青青继续聊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周宇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脸上荡着春情,也不和周虎计较,迎着寒风哼着歌儿就朝村里走去。 周虎在后面狐疑地看着他,二狗哥这是春情萌动想要发骚的节奏啊。于是他赶紧上了车撵上周宇,连抱带拖地把二狗哥弄到了车里。 车子一到大门口周宇就迫不及待地下来打开自家的大门冲到了屋子里。 王桂兰这会儿正和兄弟媳妇坐在大坑上纳着鞋底子,虽然火炕烧的热乎乎的,但是由于屋里空气凉还是有些冻脚,于是姐妹俩脚上还盖着一个小棉被。 “咦,小宇你咋回来了?”看到外甥突然进来了,舅妈惊讶地问道。 “哎呀,舅妈也在啊,那啥我爸和我舅呢?” “他俩啊,当然是去帮着照看温室了。现在温室里的西瓜和桃子长得特别快,随之而来的地上的草也跟着飞飞地长,他俩和大奎他们已经拔了好几天草了。要不是我和你妈急着给那些孤寡老人做几双新鞋子也一块儿跟着去了。”舅妈爽快地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