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菊花酒的来历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十八章 菊花酒的来历2

周定国根本没有被这两个臭小子打断,而是继续说道:“那是小宇上高三的那一年,因为孩子念书累脑子,家又没有钱买什么滋补品,我现在还记得到镇里开家长会的时候他们班主任老师和我说得话,他说家里穷不要紧,这时候孩子可以不吃肉、不吃滋补品,但是一定要吃饱同时最好多吃点鱼,这样能滋补大脑。那时候英雄湖还没归到咱村里管,咱村的人去湖里打鱼人家根本就不让,狼沽河里又都是些小鱼小虾,最后我和他妈一合计,凤凰山上的不是有个月亮湖么?那么大那么深的湖里指定会有不少鱼的,于是我们两口子织了一盘大鱼网我就带着上凤凰山了。 大伙儿都知道凤凰山上由于当年公社开矿炼钢毁了不少木材,原来栖息在里面的飞禽走兽也被惊走了,所以这几十年来几乎没人到那里打猎。 我到了那里后先是在岸边撒了几网,你别说还真就打上来几条一斤多的草鱼,拿回家后把小宇他妈乐得都找不到北了,当天晚上就急着给小宇做了一顿红烧草鱼。 就这样我每隔一两天就去一趟月亮湖撒两网,我们家小宇一周也能吃上几顿与补补脑子,不知道这鱼起没起作用,反正小宇是考上重点大学了。” 听到这里周宇感慨万分,思绪又回到了高中时代。怪不得高考那一年家里的伙食质量急剧上升,每周都能吃到几回老妈做得鱼,当时自己问父母鱼是哪儿来的,老爸一直笑呵呵地说是从狼沽河里打来的,自己为此还自豪了好些日子。为啥?因为周家村的其他人从来没有从狼沽河里打上来这么多的鱼! 要知道周家村离凤凰山足有八九里地,而且已经接近深山老林了,里面十分危险。老爸一个人一周要走上几个来回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可能是怕自己知道后心疼父亲分了心,所以老爸才说了个善意的谎言。 周定国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月亮湖里的鱼太精明了,我在岸边打了些日子后这鱼就渐渐地打不上来了,为了小宇能够有充足的营养,没办法我只好扎了只木筏子打算到湖中心的太阳岛的边缘碰碰运气。好在老天保佑,太阳岛附近的鱼不但多,而且个头还大了不少。 就这样,我一边种地一边打鱼这日子就到了七月初。我还记得那一天是个大晴天,我和往常一样划着木筏子到了太阳岛,到了岸边下了筏子就开始继续打鱼,没想到的是我这刚打上来一条大鲤鱼就听到后面的树林里有动静,我回头一看把我吓个半死,你们知道我看到了什么?熊瞎子,整整两头熊瞎子啊! 我一看势头不对连渔网也不要了,撒腿就往。因为熊瞎子离木筏子近我也不敢朝木筏子的方向跑,好在这太阳岛连着北面的大山,所以我只好转身朝着后面的大山里跑去。 但是我哪跑得过熊瞎子啊,没多久这两只熊瞎子就慢慢地追了上来。当时我心里就一个想法,那就是一定不能死,要是我不在了留下这孤儿寡母的让他们怎么活?反正那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浑身就觉得有使不完的劲儿。 可是总这么跑我迟早得被熊瞎子追上咬死,我跑着跑着发现前边有一个由北面大山的泉水形成的大瀑布,心里寻思着还是往瀑布里跑吧,于是我蹚着溪水往瀑布方向跑,谁知道这两只熊瞎子也跟了过来,没办法我只有硬着头皮顶着瀑布的压力钻进了瀑布里。 令我做梦都没想到的是瀑布后面不是山体,竟然是一个宽敞的大山洞。这会儿我也顾不上害怕了,在大山洞里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等了好一阵子后也不见两只熊瞎子进来,我就估计这一回这条老命怕是捡回来了。 由于怕熊瞎子没走远,我干脆就在山洞里逛了一圈,结果就在山洞里碰到了这四坛菊花酒。起初我也不知道这是酒,捡回来后我也没在意,就在地窖里放着。直到小宇考上大学后有一天桂兰提醒我地窖里还有四坛东西不知道是啥呢,于是我们两口子就打开了一坛打算看看到底是啥东西。 你们是不知道啊,当我们把坛子的密封盖打开后那股香味儿那个好闻呐,怎么说呢,当时感觉自己就像是要成仙得道似的,云里雾里的,舒服的不得了。 我们往坛子里一看根本就没有酒,而是一块浓绿色的软软的东西。我也好酒,知道这是酒放得时间长了形成的酒膏子,于是我往里面灌了一些山泉水,后来又怕这玩意时间长了酒精都挥发没了,于是我又往坛子里到了三四斤散白酒这才又重新封上口,几天后再打开一看就是今天喝得这个样子了。 由于这酒有一种菊花的味道,而且又是绿色的,所以我自己就给起了个名字,叫菊花酒……” 周定国这一番说辞下来众人听得是目瞪口呆,没想到这菊花酒的来历中间还有这么曲折的故事。 王桂兰眼圈有些发红的说道:“当家的脾气倔,一直认为这事儿有些丢人,所以当你们问起这菊花酒的来历时他不好意思说,今天这总算是想通了。” 老太公狠狠地瞪了一眼周定国气呼呼地说道:“你说我老周家怎么总是生出你们这些犟眼子?你说你和熊瞎子叫什么劲?难不成你还能干得过熊瞎子?这他娘的有啥可丢人的?我们打小鬼子那会儿打不过人家不也是被撵得满山跑?然后趁着他们不注意抽冷子就给他们来一下子。所以说啊对付畜生和对付小鬼子是一个道理,一定要用主席的十六字方针:敌进我退、敌退我追……” 周定国哥俩一脸无奈地陪着老太公又走进了那个硝烟弥漫的时代,而周宇和周虎则相互看了一眼偷偷地直乐,心里暗暗嘀咕着:“周家村在这群当年拿起开山刀就敢和小鬼子玩命的老头子们影响下指望后代规规矩矩、文明守礼,这可能么?难道太公真得不知道周家村最大的犟眼子就是他?” 当然这些心里话他们哥俩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也只能在心里痛快一下,否则那就是惹了天大的乱子了。 夜色越来越深,露水也越来越浓,周定邦父子扶着太公回家休息去了,而周宇一家子收拾完后也结束了一天的生活,欣然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