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雪中倾情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八十一章 雪中倾情

周宇和青青这会儿正在屋子里享受着二人世界,松木的清香,火热的土炕,屋内温暖如春,再加上没有闲人打扰,二人依偎在一起诉说着昨天,畅想着明天,卿卿我我,情深深意浓浓,浑不知外面已经大雪纷飞,银装素裹了。 趴在周宇怀里,被他一双作怪的大手摸得浑身有些发软,青青便挪了一下身子打算坐起来。谁知道无意间竟然看到窗外飘落着鹅毛般的大雪,一下子就兴奋起来,对着周宇哀求道:“二狗哥,咱们出去赏雪吧?你看那大雪好漂亮啊。” 看着青青那亲殷切的眼神,周宇无奈地,十分不舍地把手从青青的衣襟里抽了出来。同时心里暗骂老天不开眼,好不容易过过二人世界,你说这时候吓啥雪啊?真是太不懂得情调了。 二人披上外套,周宇拉着青青的手走出屋子。 一看到那漫天飞舞的大雪,青青犹如一个精灵般张开双臂快速地跑出了院落,在空旷处迎接着瑞雪的洗礼。 看到青青这么喜欢雪景,周宇跑上前拥着她笑着说道:“青青,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你看到后会喜欢的。” 青青高兴地点了点头,两个人拉着手在漫天的雪花中向着东边的枫林跑去。 由于山上温度适中,所以这片枫林在经过秋霜的洗礼后依旧神奇般地保持着惊人的活力,远远望去犹如一大片燃烧的火焰。 随着一阵山风吹过,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几片似火的红叶幽雅的飞舞着。仿佛带着淡淡的忧伤,慢慢的飘落到地上。 这时候地上已经堆积了不少火红的枫叶。覆盖在碧绿的草地上,犹如铺上了一层绯色的地毯。 树林里山花烂漫。热烈而奔放,黄的、红的、白的、紫的……一朵朵,一簇簇,迎着山风,披着白雪,争妍斗艳,喷芳吐香…… 地上绿草茵茵,林中红叶似火,周围花团锦簇。头上落雪纷纷…… 漫步在这奇特的景色中,青青一双清灵美丽的大眼睛舍不得眨一下,唯恐遗落了一点点这夏冬并存的梦幻般的美景。 受到这片奇异景色的感染,青青放开了一切顶着漫天的雪花在枫林中轻盈飞舞,犹如从九霄之上踏云而来的仙子。 忽然她停住脚步双手呈喇叭状放到嘴边大声喊道:“二狗哥,我爱你,真得好爱你!” 看着眼前唯美的画面,听着佳人敞开芳心吐漏心声,周宇感动地无以复加。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大声喊道:“青青,我也爱你,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下一刻真心相爱的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热吻着对方,恨不得把对方融入自己的躯体。此刻这片广袤的天地似乎都不存在了,两人的眼中、心中只有对方…… 天上的雪花潇潇洒洒、纷纷扬扬。那是上天对这段感情的洗礼。地上野花飘香、花红柳绿,那是大地对他们的深深祝福。 此刻在通往山顶的柏油路上两个大男人正顶着鹅毛般的大雪撅着屁股使劲儿地推着一辆破旧不堪的疑似为车的物事。旁边还跟着一个咯咯直笑的女人。 “我就靠了,老曹啊老曹。认识你我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帮你干了十几天装修不说,这大过年的我还得帮着你推车。再说了你这是车么?就是他么的一堆铁疙瘩,谁他娘的有我惨啊?”擦了一把脸上的雪水,穿着一身破羊皮袄的周虎委屈地说道。 “虎子你小子别净顾着说风凉话,帮我装修咋的了?那不是你早就答应我的么?又不是我逼你的。再说了你在我那里我一天好吃好喝的招呼你,就差把你当成亲爹供着了,你咋还不满意呢? 还有啊,我这车怎么了?不也把你小子从太平镇拉到这里了么?我还没收你车票钱呢,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啊?”老曹愤愤不平地说道。 “好啊曹大猛子,你个臭不要脸的,要是你不说我也就不提了,我这十几天当中就他么的吃了三顿肉啊,你个老兔崽子,这就叫把我当成亲爹供着了?要是这样的话你爹在生出你的时候就应该把你这个不孝的家伙一把掐死。 你看我现在这小脸瘦的,就剩下一条了,要不是嫂子可怜我经常过来给我弄好吃的,我他么的现在指定就得变成一幅骨头架子了,你说小小待会儿看到我这幅模样还不得心疼死? 万恶的老曹啊,我鄙视你!”周虎一边推着车,一边破口大骂。 老曹一听一张胖脸更红了,抻着脖子说道:“我靠,虎子你不是人啊,装修那么忙我上哪儿有时间一天到晚给你弄肉吃?再说你嫂子给你送好吃的和我给你有区别么? 还有啊你嫂子有身孕了得忙活店里的活儿,所有的饭菜不都是我做的么?再说了哪顿菜里面不放点肉?而且菜里的肉都让你这个没良心的吃了,哥哥我一天到晚就是喝白菜汤。 要说瘦那也是我瘦了,如果你这么大的脸盘子都能称之为瘦成一条了,那老子的就瘦成一条线了。” 说完后老曹还气不过,接着又说道:“虎子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现在这副熊样,胡子拉碴一身的乞丐服,知道的你是帮我装修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小子从难民营里逃出来的呢。你嫂子也不是不给你洗衣服,哥哥我也有不少的换洗衣服,可是你小子就是舍不得身上的这层皮,你说要是让太公和二狗子看到你这幅模样不得埋怨死我?不知道我有多虐待你似的。” “你可拉倒吧老曹,咱干得是啥?装修啊。这活儿能干净的了吗?要是想干净一天换两套衣裳还差不多,那样的话还干不干活了?我还就喜欢穿着这一身,虽然埋汰点但是干活得劲儿,待会儿到了山上往下一扒再洗个澡换上一身干净的不就完了嘛。多大点事儿?真是干吃萝卜辣操心。” 接下来两个家伙你一言我一语地尽情地埋汰着对方,刘娟儿在旁边根本就不劝解,只是一个劲儿地笑。 因为这十几天一来俩人就是这么过来的,一天要是不吵上八遍就绝对不正常,而且吵完后晚上两个家伙还能搂着脖子在一块儿喝着小酒,那勾肩搭背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感觉亲近的不得了。 所以说刘娟儿对这些已经习以为常了,为了不让耳朵受罪,她努力地开始端正态度,慢慢地学会从俩人的吵架中得到乐趣。现在看来,她还是很成功的。 原来经过十几天的努力,老曹的新房子总算是装修地差不多了,剩下的就得交给专业的人干了。眼看着阳历年到了,而且刘娟儿又怀了孕,所以这三人就来到凤凰山,打算好好歇一歇,然后好准备过大年。 但是令人感到悲哀的是走到半道时三人就赶上了冒烟儿的大雪。由于刹车不太好用,老曹只好以不到二十公里的时速顶风冒雪地好不容易开到了山脚下。但是这会儿老曹的三不像又不幸地抛锚了,所以这哥俩只好甩开膀子往上推。 好在山路比较缓,两个人最终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还是把车推到了山顶。 雪花儿越来越大,但是山上一点也不冷,那飘落的雪花儿落在野花绿草上瞬间就化为了滴滴水珠,在枝叶上打着滚儿。 几十位老人家依旧在水塘边悠闲地漫步,满脸笑容地欣赏着雪中的春色,体会着这种难言的美。(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