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 冬猎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八十六章 冬猎1

接下来周宇一个口哨把十七只纯白或纯黑的大狗喊来,这十七只大狗现在长得跟小牛犊子似的,比花花和黑狮白狮长得都壮实,一只只精神抖擞,威风凛凛的。一看到周宇一只只就兴奋地扑了过来,又蹭又舔的,稀罕的不像样。 周宇蹲下身挨个儿摸了几下,然后把爬犁的套子套到大白的身上,自己则闪身上了爬犁上,示意性地拽了拽缰绳让大白感受一下。最后又把所有的大狗安抚了一番后四只一组,给它们套上了套子。 要说这些大狗真不愧是有狗皇或是狗王的潜质,只是一小会儿就理解了自己的职责,然后虎子拉上爬犁周宇则带着狗群来到山下积雪厚实的地方。 选了四只大狗套好了爬犁后,周宇带着老曹和虎子跳上爬犁,让后一拽缰绳,四只大狗没费多大力气就拉着爬犁朝前跑去,爬犁底下是厚实的冰刀,上面是宽宽的木板,减轻了不少压力,所以随着四只大狗加快速度,爬犁也飞快地向前冲去。 跑了一段距离后,哥三个又赶着四只大狗返回原地,这时候等在这里的众人眼睛都快看直了,迫不及待地想要上去感受一番。 但是这会儿还没到出发的时候,既然是去打猎,还有不少东西需要带着的,所以大伙儿又返回山上把背篓和猎枪、弓箭以及木棒都背好了,这才兴高采烈地带着狗群向着东北方向走去。 出了凤凰山的地界便到了极冷的冰雪世界,大伙儿分成四组,由虎子、周宇、周大彪和老曹各自驾驶着爬犁开始在雪地上驰骋起来。 耳边是呼啸的北风夹着狗儿们的喘气声。四周是白茫茫的世界,举目远眺使人心情舒畅。荡胸生豪气。老曹更是兴奋地不行了,大声唱起了智取威虎山选段“穿林海。跨雪原……”,虽然不是很打调,但是那副粗嗓子配上这茫茫林海、千里雪原,倒也有股子豪迈劲儿。 这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鸟儿也开始出来觅食,成群的鸟雀叽叽喳喳地在枝杈上啄着什么,偶尔又有一群飞过来落在枝杈上,蹭下来的雪屑便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 大伙儿驾驶着狗拉爬犁在雪地上行驶着,在享受激情的同时也在尽情欣赏着这美丽的林海雪原。偶尔前方的大狗会带起几片雪末,就被俏皮的风吹到头上身上。山里的雪纯净的很,雪白雪白的,看不到一丝尘埃,那细末的雪屑吸入鼻子里凉得沁人心脾,让大伙儿感觉清新无比。 周宇这架爬犁只带着青青一个人,这会儿的青青穿很得多,里面除了穿着一件自己的毛衣外,还穿着一件周宇的手织毛衣。外面还套了一件土布的羊皮袄,手上戴了双棉手套,头上更是带着周宇的狼皮帽子。 周宇回头瞅了一眼几乎就认不出样子的青青,不由得哈哈大笑。 “大坏蛋你笑什么?都怪你非要让我穿成这样。完了。这回我可真是丑死了,让你们村人看到了人家还不知道怎么议论呢,你不怕人家说你找了个丑八怪啊?”坐在后头的青青嗔怪道。 “傻丫头。这里可不是凤凰山,这可是在大山里啊。绝对不能大意的,要是穿少了都能把人冻死。再说了大伙儿不都是这么穿着的么?你看小小穿得比你还多呢。整个人就是一只大狗熊,呵呵。” 青青转头看了眼前边穿得鼓鼓囊囊的小小,禁不住笑了出来,瞪了眼周宇后便不再埋怨了,安下心来欣赏着这无边的雪景。 周宇这次把花花和黑狮白狮都带过来了。这三个家伙到底是经历过大风浪的狗了,没有那么兴奋,和它们的十七个孩子比起来成熟稳重得多,只是跟在爬犁周围一路上不断留下自己的梅花印记。 驾着爬犁翻越了一个山头后,王志江带着大伙儿到了一片松树林。大伙儿下了爬犁,然后用一些松树枝把爬犁遮掩好,然后王志江就带着大伙儿和花花一家子继续朝前走去。 四周一片洁白,只有那片青青的松树像绿色的带子缠在山腰,在皑皑白雪中分外耀眼,显示着生命的顽强。 雪有一尺多厚,不平坦的地方都能没到人的膝盖。大伙儿刚才坐在爬犁上没啥感觉,可是下来一走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穿得严严实实的众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里跟着王志江慢慢向前走着,王志江踩着厚厚的雪不由高兴地说道:“瑞雪兆丰年呀,看来明年咱这里的收成绝对不能差了。” 听了王志江的话大伙儿点了点头,今年冬天雪下的厚,不但能冻死大部分病虫害,还有保温的功效。再一个雪融化后又是水分,这些水分不会一下子就蒸发掉了或者一下子浇灌在地里而产生涝害,而是会随着一冻一消保持一段很长时间的土地湿润却不过分。直到来年解冻了才会蒸发掉了,这基础打得好庄稼自然长得就好了,所以来年的收成指定不会差了。 前面有经验丰富的王志江带路,众人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走到林子中间时,王志江挥手说道:“大伙儿都停下吧,就这里了。” 众人都停了下来,老曹赶紧问道:“舅舅,这里面就有野兔吗?” “当然了,小曹,你往地上看。”王志江笑着说道。 大伙儿低头看向周围的雪地,除了刚才踩过的脚印和一群狗留下的梅花印记外,还有许多竹子粗的深坑和三叉的脚印,周虎惊喜地喊道:“舅舅,这些不会就是兔子和野鸡的脚印吧?” “当然了,你看这里的脚印杂乱,且四面八方都在向这里汇聚,所以这里肯定有不少的兔子和野鸡。这雪后的野兔和野鸡最好抓了,运气好的话咱们今天估计能来个大丰收啊。” 一听到这话,老曹便心情澎湃,兴奋地说道:“舅舅,咱们下一步咋干?还是像上回一样下钩子吗?你指挥就行了,具体的我们哥几个来做。” “下钩子?呵呵,小曹啊,东北有句老话,‘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说得可不仅仅是咱这嘎达物产丰富东西多,而且还说明这些东西确实好弄,尤其是雪后的大山里,弄这些玩意那是相当容易。我今天就让你们开开眼。” 说完后王志江弯下腰在周围查看了一番,然后指了前面两块鸡爪印最多最杂乱的雪地,对着老曹说道:“小曹啊,你和虎子把背篓里的小麦往前面那两块雪地上多撒一些,然后按着原路返回,一边往回退一边用手把脚印抹平了。” 尽管老曹和虎子俩人心中有很多疑问,但是这会儿也不是问的时候,打野鸡要紧啊。于是按照舅舅的话把小麦取出来走到前边往雪地上撒了一些,最后退回来把脚印也给抹平了。 看着他们弄完这些,王志江让周宇带着大伙儿和花花一家子躲到附近的大松树后,自己则把周围的脚印都给抹平了,然后一边退着走一边再把自己的脚印抹平了。 回到大树下,这帮年轻人都凑了过来,小小一脸的好奇忍不住问道:“舅舅,咱这回怎么不下钩子了?光撒点麦子就能捉到野鸡?” 王志江笑了笑轻声说道:“小小啊,下钩子捉野鸡那是在没有下雪的时候使用的法子,现在大雪封山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了。野鸡虽然很机警,但是胆子小,一受到惊吓或是听到大的声响就容易发毛,马上就会顾头不顾腚四下乱窜。逃跑不及就会将脑袋埋在雪里看不见人也就当成了安全。 所以一场大雪下来时常能看见将头扎在雪里冻死了的野鸡。现在咱们周围都是雪窝子,待会儿它们要是受到惊吓了自然还是往雪窝子里钻了。咱们只需要从雪窝子里把它们拔出来就行了。咋样,是不是很简单?” 众人听得是目瞪口呆,这何止是简单,简直就是太简单了好不好?不过这法子能好用么? 下一刻大伙儿都带着怀疑和期待的心情趴在大树后,聚精会神地瞅着那两处撒了麦子的雪地。 没过多久,一只浑身色彩鲜艳的野鸡探头探脑地出现了,先是左右看看没发现敌情,然后才向着麦粒走去,走得谨慎异常,相信这会儿要是有丁点的响动就会将它惊走。 来到麦粒前,这只野鸡先是用嘴扒拉了几下黄橙橙地麦粒,见没啥危险后这才啄了一粒麦粒,然后又抬头四周看了看…… 就这样这只机警的家伙又重复了三次这样的动作后见果真没有什么危险才欢喜地向身后咕咕叫了一阵。 叫声过后又出现两只探头探脑的野鸡,见第一只啄食着地上的麦粒,都跑了过去,一边吃还一边咕咕叫,显然在呼叫同伴。 接着从后面的树林里又出现第四只,第五只,没一会儿就出现了一群。下一刻所有的野鸡都在啄食着那些卖麦粒,吃到高兴时还兴奋地咕咕几声。(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