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甘爽清美槐花糕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十九章 甘爽清美槐花糕1

(两更奉上,求推荐、收藏) 第二天一大早周宇就被老爸从被窝里喊了出来,由于昨天几位孤寡的太公和爷爷们没有过来吃饭,老妈王桂兰早就把准备好的一些熟鹿肉和野猪黄羊肉等菜式用盆钵装好,想让儿子早点给几位老人家送过去,让这些老人也尝尝鲜。 这样的事情周宇自然不会推辞,洗了把脸就带着这些东西挨家挨户地给送了过去。 这些老人家没有儿女,老伴儿也大多不在人世,对于周家村六十岁以下的人来说这些老人家几乎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在他们眼里这些无人照顾的老人家就是他们的亲人,所以村里一旦哪家做了些好吃的一般都会给送过来一些。 做完这些后周宇回到家里吃了早饭,本来今天想去镇里看看有没有鱼苗出售,要知道野鸡岭的两个大水塘子现在还是空着的呢,在空间水和空间液的帮助下相信只要把鱼苗放进水塘里鱼长得绝对不会差了。可是一想到这大热天的还要骑着自行车到镇里周宇就打怵起来,看样子自己也该买辆便宜点的二手车开了,自己以后往镇里和县城跑得时候不能少了,这交通工具可不能少了。可是自己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一无所知,于是就想到了好朋友张强。 想到这里周宇拿起五六天没用过的手机,拨通了张强的号码,“喂、强子,最近过得咋样?” 电话另一头埋怨道:“哎呀我的老大啊,您老终于给我打电话啦?你说我这一天到晚忙忙叨叨的没时间给你打电话,可是你在家里逍遥自在的咋就不能多给我打几个电话呢?你再不打来我还以为你又回明珠市了呢。”张强接通电话后就是一顿牢骚。 周宇知道自己理亏也不反驳,任由这家伙唠叨了三分钟。末了张强也觉得没意思了这才无奈地说道:“老大,你真是的,就不能配合我一下让我痛快痛快嘴?简直太不仗义了。好了,前奏也差不多了,说说你找我啥事儿?” 周宇就把想买辆二手车准备以后拉货用的想法告诉了张强,这小子听完后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老大,你这不是埋汰我么?我家里这种车有好几辆,干脆我和我爸说一声你直接开走一辆不就得了?哪里还需要这么费事儿?” 周宇坚决地拒绝了,开什么玩笑,朋友归朋友,钱财归钱财,这两方面最好不要混为一谈。最后在周宇的坚持下以四万元的价钱从张强手里买下一台据说是用了两年多的一辆中型卡车。不过张强这两天很忙没有时间给周宇送过来,要周宇明天到县城来取。 挂完电话闲来无事的周宇一下想起来自己昨天傍黑回家时看到的满树槐花,嘴角顿时变得湿润起来,好怀念老妈做的槐花糕啊! 记得小时候家里困难,一年到头打下的一点粮食除了交公粮之外就剩不了多少了,以至于家里有上顿没下顿的。但是勤劳的周家村人没有被这些暂时的困难吓到,而是利用背靠大山的优势采野菜、野蘑菇等用来充饥和改善生活,尤其是在春夏交替的时候大量采集榆树钱和槐花回到家里做榆钱饼子和槐花糕。 槐花开在青黄不接,粮菜不济的季节,在树皮草根可度年的日子里,槐花糕更是少有的裹腹佳品。虽然槐花的花期仅有八,九天,能做槐花糕也时日无多,但就是这短短的几天,使周宇的童年变得更加的丰富多彩。 槐花糕是周宇的最爱,周宇总是在老妈做好槐花糕后急不可耐的掀开锅盖,顿时槐花的清香夹带着浓郁的麦香就飘散了开来,溢满了整个外屋,久久不能散去。这时候掰一块放入嘴中稍嚼既化,那种滑腻与温润、甘爽与清美的味道实在是让人难以忘怀,令人神往。 “小宇,你今天要不要去野鸡岭看看去?那些小苗长得可真不错,要是被山雀什么的给糟蹋了可就不好了。” 老妈的话打断了正沉浸在记忆中的周宇,周宇赶紧从藤椅上起来回答道:“妈,苗子还小呢,还不至于招来山雀吧?我今天就不想去了。对了,妈,我昨天从地里回来的时候看见槐树都开花了,要不咱们中午蒸一锅槐花糕尝尝?咱们家自打我上高中后就没再做过槐花糕了吧?” 正在院子的菜地里摆弄蔬菜的王桂兰听了儿子的话面颊上也显露出一抹温情,一股温馨的记忆在心底泛起,笑呵呵地说道:“好,就听儿子的,今天中午咱家就吃槐花糕,你等会儿,妈把菜地侍弄完就去摘槐花。” 周宇赶紧说到:“妈,你还是忙你的吧,摘槐花的活儿我包了,待会儿你和我爸在家磨点麦子把面晾一晾,等我的槐花回来后咱们就开始蒸。” 说完就兴奋地在院子里拿了一根木棒和一个土篮子就往外走,王桂兰在后面又加了一句,“小宇,别忘了再摘点野葡萄!”说完后抬头看了眼,发现儿子早已不见了踪影,嗔怪地低估了几句“臭小子”后又继续忙乎着菜地。 晨雾弥漫、露珠欲滴的清晨,周宇扛着木棒,后面挑着土篮子,优哉游哉地朝着后山而去。 要说这槐花糕味道的好坏主要都在这槐花和麦面上了。村里人把槐花分成几个档次,采摘自群山脚下,清水河边的槐花为上品;争光夺润,欺小霸弱的整片槐树林里的为中品;荒郊野外,雨露不顾的单枝野株为下品。 麦面也是用石磨推碾,细箩层层筛过的为最。麸皮也不可扔掉,放入锅中一块蒸煮最佳,麦麸的田野甘冽之气也融入到槐花糕中,使槐花糕有更加浓郁的麦香。如果蒸煮时在上面撒上一层野葡萄汁,那槐花糕就是极品了。 周家村最好的槐树长在仙浴湾也就是如今的英雄湖边上,仙浴湾风光无限、终年碧波荡漾,加上又背靠着凤凰山,所以这里的槐花开得是纯白如雪、清香怡人。 清晨的仙浴湾笼罩在一片飘渺的薄雾中,如梦如幻,岸边长满了粗壮的大槐树,有几棵甚至得需要两人一起才能合抱过来。一串串玉铃样的槐花倒挂着开满了整个大树,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白的,仿佛把满天飞雪都抛撒在了这些大树上,把它包裹了起来。 山风拂起,有些刚吐出幼芽的嫩叶从满树的白花中露出尖尖的角,时隐时现。这时,槐花沁人心脾的清香就随风轻轻飘下,弥漫在仙浴湾周围,即使身居远处也能闻到充满了原野气息的芳香。 看到那些沐浴着露珠儿随风摇摆的一串串的纯白花朵,周宇也顾不得欣赏仙浴湾的美丽多姿,扛着木棍和篮子就来到了最大的那棵大槐树下开始采摘槐花。 这满树的槐花不一定都是才开放的,有得可能已经绽放几天了,而做槐花糕最好的就是那种昨夜含苞,今晨绽放的槐花,这种槐花蒸出来的槐花糕味道最是纯正不过。 既然有这么多这么好的资源,周宇自然是可劲儿地挑好的来摘。用木棒打下一些后发现有被木棒打蔫蔫的,于是周宇干脆舍弃了木棒爬上了大槐树,骑在树杈上尽情地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