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冬猎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八十七章 冬猎2

不得不说,这些年由于国家提倡保护动物,严禁外人上山捕猎,所以大山里这些年飞禽走兽逐渐多了起来,经常可以看见成群的野鸡出现,甚至和野兔一样,一度都成了祸患。 看到水生吴老二和周宇哥四个激动地眼冒红光,王志江吓了一跳,真怕他们这时候蹿出去破坏了自己的计划,于是赶紧把这几个小子拦住了,轻声说道:“你们几个臭小子都给我老实点,现在还不是出去的时候,咱们再等一会儿,估计还能引来一些野鸡,到时候我大声吆喝一声,你们就冲出去,使出吃奶的力气大喊,声音越大越好,至于能逮到多少就看你们的嗓门大小了。” 周宇几个翻了翻白眼,还没听说打猎和嗓门大小有关系的,不过既然舅舅这么说了那大伙儿就按他说得做呗?结果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过程一定要刺激啊。 过了一会儿又飞过来两群野鸡,王志江感觉是时候了,于是向众人问道:“都准备好了没有?” 大伙儿齐齐地点了点头,然后王志江便转过头去一下子就蹿了出去,同时嘴里一声大喊,震得树上的积雪纷纷下落。 身后的年轻人一下子就被这个声音感染了,随之也发出清脆的大喊声跟着向前冲去。而花花一家更是狂叫着奔着野鸡扑了过去。 那几群野鸡听到王志江发出的第一声大喊之后立马被吓得吓四下逃窜,但是等后面的年轻人一起又发出几声大叫扑将过来后,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部分野鸡情急之下竟然一下将头扎在雪地里面。只留个身子在外面瑟瑟发抖。 大伙儿几步就跑到近前,王志江麻利地将一只扎在雪里的野鸡像拔萝卜一样把它拔出来。随手就扭断了脖子。 其他六个大男人也有样学样地,开始从雪地里往外拔野鸡。只是扭脖子的手法不太利落。野鸡痛苦地嘎嘎大叫。尤其是老曹这厮,这里属他经验浅,一只野鸡愣是被他扭过来扭过去就是扭不死,把那只野鸡痛苦地直叫唤,老曹自己也弄得一惊一乍的好不尴尬。最后这厮恼羞成怒,直接把野鸡往地上摔,直至野鸡不再叫唤欣慰地闭上眼睛为止。 至于青青小小和赵倩也兴致勃勃地戴着棉手套各自拔了一只野鸡出来,只是扭脖子就不敢了,不过即使这样也把她们兴奋地尖叫声不断。 这些人当中只有水生和周大彪和王志江的手法差不多。都干净利落,还不等鸡叫就一把扭断脖子。 王志江看见两人的动作不由感叹道:“你们两个是天生做猎人的料,要是早生个几十年,在山林里也是任意纵横的主儿,只是现在已经不提倡打猎了,倒是可惜了你们两个好苗子了。” 还没等那二位谦虚一番呢,老曹就颠颠儿地凑了过来腆着大脸说道:“舅舅,休要长他人威风灭自己锐气,你看看我咋样?是不是也是个天生的猎人?就刚才我摔野鸡那架势也够生猛的吧?” 周围的人憋着笑。几个男更是大骂老曹不要脸。 话说这要是周宇或是周虎说这话,王志江指定是一脚踹过去,不过对于这个不要脸的小曹他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人不要脸则无敌啊!所以只能憋着笑不说话。 大伙儿把扭断脖子的野鸡捡到一起。青青和小小数了数,好家伙竟然有十五只。两个女孩子乐得在原地又蹦又跳的。 过了一会儿花花一家子也回来了,其中有六只大狗的嘴里都叼着一只野鸡。加起来这次的收获可就是二十一只了,绝对的大丰收啊。 将二十一只花花绿绿的野鸡捡起来装到虎子和周大彪身后的背篓里。王志江说道:“好了,野鸡就抓这些。咱们下一步到别的地方去抓兔子去。” “哦也,抓兔子去喽……” 一群年轻人兴奋地尖叫,这次抓野鸡可是让他们开了眼,尤其是青青和小小这两个家境优越的城市女孩儿,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们也能亲手捉到野鸡。 王志江那可是这次狩猎的主心骨,大伙儿自然都听他的,于是跟随着他往东边走了一段距离。 选好了位置后,王志江又从背篓里拿出大量用藤条做成的套子分给大伙儿,让他们随着地上野兔的脚印,每隔一段距离就下几个套子。 这种藤条在山里不少,既结实又可以随地取材,所以山民们使用的很广泛。人们把这些藤条经过特殊的处理使它变得既坚韧又坚硬无比,可以用来编织篮子或者笼子和套子。北方农村里有名的大老笼多半就是用这种藤条和细竹子编制的。这些套子都是些活结,只要钻在里面被套住了就只能静下来一点一点地解开,要是越使劲挣扎套子就会勒的越紧,一直勒到肉里。所以往往下套子都逮到的是死物,很少有活物。因为一旦动物掉进了套子里由于惊慌首先就是不停使劲地挣扎想要挣脱,殊不知越是这样越会加速它们的死亡,要不了多少时间它们自己就会将自己勒死。 王志江在教大伙儿下套子的同时要求大伙儿尽量不破坏原先兔子跑过的痕迹,因为兔子习惯走老路,走过的路往往会形成一个固有的通道,只要找准了这样的道下套保准能套住,但是下套的时候不能破坏原有的样子,不然就会被野兔发现了。 在这里下好了套子后王志江带着大伙儿又到别的地方去下套子,最后总共在松树林里找了三处兔子常走的通道下了套子。 半个多小时后王志江拍了拍手上的雪呼着白毛气笑呵呵地说道:“行了,咱们套子也下完了,现在就得等一会儿了,这兔子进套总得有个过程,我看咱们还不如到山坡上歇歇。” 这场雪下的真大,即便是树林里面大树底下也是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众人在王志江的带领下,深一脚浅一脚地到了松树林上面的山坡。 空旷的天宇中一轮金色的太阳发出万丈光芒,金光映在洁白的雪地上,反射出刺眼的白光,放眼望去净是白茫茫的一片,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雪后在大山里捕猎确实是个好时机,因为大雪封山,动物们总要出来找东西吃,而且这时候漫山遍野全都是白茫茫一片,动物根本就无处躲藏。 大伙儿正聊着呢,小小眼尖,指着远处惊喜地喊道:“快看开看,那是什么,是山羊吗?” 所有人都转向小小指向的方向,果然见到一群酷似山羊的动物从山林里走出来。王志江眼睛一亮笑着说道:“这不是家里养的山羊,是野山羊。” “野山羊?哎呦那味道可是不得了,走,逮住杀了吃肉!”周虎气势汹汹地说道。水生等其他几个男人也有些意动。 王志江踹了虎子一脚没好气地说道:“你就知道吃,这野山羊十几年前遭到大规模捕杀,这几年都很少见了,估计山里也不多了,你小子还是积些德吧。” 听到王志江这样说,原本跃跃欲试的几人都消停下来。那群野山羊出来踱了几步,好像是看见了站在坡顶的众人,一下子又跑进林子里消失不见了。 随着太阳升的越来越高,周围的气温也慢慢高了起来。接下来这个地方就热闹了,大伙儿站在山坡上向下看去,除了刚才的野山羊之外,树林里不但出现了大群的野兔和傻狍子,就连梅花鹿也看到了几只,甚至还看到了一群大野猪。 在看到傻狍子群的那一刻,要不是还顾忌正在下套抓野兔,这几个年轻人早就冲下去了。 接下来王志江带着大伙儿绕着林子转了一个多小时才向着下套的地方走去。 首先来到抓野鸡的那处地方,哪里的套子下的最早,就从哪里开始收套。没想到第一个山坡上就让众人失望了一次,套子还在那里,但是却没有套着兔子。 大伙儿有些失望,小小瘪着嘴问道:“舅舅,怎么没有逮到兔子呀?” 王志江摇摇头道:“可能是刚才在这里抓野鸡的动静太大了将兔子惊走了,不过也可能和下套的时间短有关系。” 看到大伙儿有些不解,王志江又解释道:“正常的情况下都是在晚上下好套子,兔子在夜间出来活动的频繁,第二天早上才去收套,期间有七八个小时的时间呢。而现在才经过了一个多小时,而且还在白天,没套到兔子也算是正常,而且这里面也存在气运的问题,还真不是几句话能说清楚的。” 既然这个地方没有套到兔子,王志江又带着大伙儿往另外两个地方去了。好在这回运气不错,第二个坡上套到了三只,已经被勒死了,坚韧的藤条磨破了兔子的皮毛陷入了肉里,显然这几只兔子临死之前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挣扎,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加速了它们的死亡。 另一个地方也套到了两只,看来这两只是刚套到不久,兔子还在上面挣扎。几只大狗上前来用鼻子嗅了嗅,兔子惊恐地更加剧烈地挣扎,只是不论怎么折腾都弄不断藤条做成的套子,越来越紧,眼睛也便成了红的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