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誉满省城菊花酒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八十八章 誉满省城菊花酒

场面一时有些残忍,三个女人不忍心看,干脆把头转过去了,王志江也是干脆,拎起手中的木棒子照着兔子的脑袋就是几下,两只兔子立马就交代了。 看着三个晚辈的表情,王志江笑呵呵地说道:“我说丫头们,你们看着这场面觉得残忍是吧?我和你们说,大山里的野兔子绝对是个祸害精,这玩意和老鼠差不多,一年生好几窝,一窝就是一大群。这玩意一多起来山上的植被就倒了霉了,因为它们不但吃植物的叶子而且连根茎都不放过,这玩意要是成了气候绝对是大灾。所以啊你们不要觉得它长得可爱就不忍心,这玩意杀死一只就能救活好几棵花草树木呢。” 听了这一番解释,三个女人这才好受一些,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地放开了。 看看天也快到晌午了,而且山里又特别冷,别看穿得多,但是时间一长几个女人都有些受不了了。于是大伙儿把猎物收起来,来到松林边把爬犁取出来套好,纷纷上了爬犁就要离去。 就在这时候,大伙儿突然发现对面出现了七八只灰棕色,短尾巴,尾巴根下有白毛的鹿,其中三四只头上还长着三叉的角。 “狍子,舅舅,是狍子群啊。”周宇一看兴奋地大叫一声。 王志江也是高兴不已,冬天的狍子最是肥美不过,那味道能把人香死。而且正好现在大伙儿都上了爬犁,于是王志江大手一挥,一群大狗拉着四只爬犁气势汹汹地奔着狍子群的方向跑去。 趁着狍子群还没反应过来的机会。王志江从肩上取下猎枪对着空中就放了一枪,清脆的枪声响过之后狍子群受到惊吓。一只只尾巴上的的白毛立马炸开,变成了一个个白屁股。看得大伙儿直发笑。 子是东北最常见的野生动物,老百姓都叫它傻狍子,这玩意性格温顺但是好奇心极重,所以这个缺点也就成了它的命门所在。 所以有经验的猎人野外遇到狍子,只要大吼一声,或者放一空枪,狍子会呆住愣神一会儿,怔怔的望着猎人。而猎人就会趁着这个时间把狍子捕杀掉。 而且别看狍子跑得快,在雪地就不行了。腿陷在雪坑里再也拔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让人逮! 这会儿那群狍子还真就是这个状态,一个个都被吓蒙了,但是也不跑,就那么直愣愣地拖着炸开的白屁股看着这些人。 但是这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然后这些傻狍子终于醒过味儿来开始了逃亡之旅,一只只就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跑。眨眼间四个狗拉爬犁就到了,男人们纷纷跳下爬犁拎起手中的棒子对着这些傻狍子就追了过去。 这时候有的狍子由于慌不择路陷进了积雪里,有的真是吓蒙了直接就撞到了对方的棒子上。这七个男人拎着棒子专门照着狍子的脑门或是前后腿儿招呼着,总算是留下了三只大狍子。 ………… “哈哈哈,爽,真他娘的爽啊。今天真是过瘾啦,不但体验了一把狗拉爬犁,而且还穿林海跨雪原猎捕野山鸡。没想到最后还能来了个棒打狍子。舅舅,咱今儿个晚上可得好好喝几杯啊。”老曹八面威风地驾驶着一辆狗拉爬犁。对着后面的王志江豪迈地说道。 “必须的,今天打了这么多的野味儿。今晚说啥也得好好庆祝庆祝。这几天我还得再来两趟,眼看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这野味儿可是得多备点,要不过年想这口儿了上哪儿弄去?咱爷们总不能大过年的进山打猎吧?” “对对对,舅舅英明,那啥记得给我留两只野鸡和兔子啊,我决定了,我们家今年年三十晚上就不杀家里的大公鸡了,咱也牛逼一把炖只野山鸡尝尝鲜……” 回程的路很顺利,大伙儿背着猎物坐着爬犁边走边唠扯着,话题自然离不开今天打猎的事儿。 这天晚上,大伙儿又实实在在地吃了一顿野味儿大餐,加上刘大厨又弄了些老根山药的药膳和冰糖山药,那真是又吃又喝大快朵颐好不逍遥。 第二天一大早周虎早早地就到了镇里的商场买回来半袋子泳裤,然后年轻人在山上看家,大彪和虎子带着一大群老头子到骆驼山那边洗温泉去了。 上午的时候王桂兰又来了,听说干女儿有了身孕后,这位干娘昨天就到山上陪了刘娟儿一整天,啰啰嗦嗦地讲了一大堆注意事项,就这还不放心,所以吃完早饭后就又过来了。 由于王桂兰的到来,女人们都聚到楼上说话了,只剩下周宇和老曹两个大男人在楼下,两个人无聊之极便打开电脑上上网。 玩了一会儿后周宇的电话响了,接听后里面传来柳三炮带着沙哑的声音。 ”侄女婿啊,我对不起你啊,赶紧救命啊。” 周宇吓了一大跳,赶紧问道:“柳哥,你这是咋的了?不会是让人给绑票了吧?” “我呸!谁是你柳哥?你这个不孝的玩意,叫我二叔。再说了,谁说我被绑架了?要绑架也是把你这个地主给绑了,你小子就是不奔着我好啊。 不过这回我可是躲不过去了。侄女婿啊,你是不知道我这几天是咋过的啊,一天到晚东躲西藏的,连手机都不敢开啊。” “咋的了?不会是你欠人家钱了吧?”周宇实在是有些不解,胡乱猜测道。 “我靠你还是别猜了,再让你猜两回我他娘的就得让你猜死了。”柳三炮气呼呼地说道。 喘了两口粗气后柳三炮又继续说道:“实话和你说啊,自从元旦前你把一百坛菊花酒运过来之后我就一天好日子也没过过。 我滴天哪,头一天就卖出去二十多坛。你知道我卖多少钱一斤吗?三百块啊,比咱俩商定好的价钱又提高了一百块,就这样还供不应求呢,等到第二天咱这店还没开门呢外面就排起了长队,都是想要来买菊花酒的。 我一看可是吓坏了,于是又定了个上限,最多不能超过五斤,就这样还有一大部分人没有买到呢。这不从那时候起到现在天天有不少人上门来要买菊花酒的,而且周围的亲戚朋友更是闻风而动,你说我哪有那么多啊?只好和他们躲猫猫了。 不过这些我都能忍着,但是侄女婿啊,我现在真是后悔死了,你说我当初要是把价钱定在五百块钱一斤咱们是不是又能大发一笔啊?一想到这里我就感觉特对不起你。 侄女婿,咱这店简直火爆的不像个样子,菊花酒更是誉满省城。 现在在省城咱这菊花酒绝对是时尚的代名词,凡是有点追求的都在想办法搞点菊花酒喝。亲朋好友相聚你要说自己没喝过花酒都不好意思抬头。这可都多亏了你啊,那啥,不知道你还能给二叔弄点菊花酒救救急不?” 周宇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番这个黑心商人,要知道那些菊花酒只是普通的菊花酒,本来定好是二百块一斤的,话说长到三百一斤就够可以的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嫌少,可见这厮的心有多么的黑。不过对于能多赚钱周宇还是很高兴的。 普通的菊花酒自己手里剩下的真不多了,也就百八十坛,再说了现在可是大冬天,山上的菊花还没长出来呢,所以不可能无限量的提供,自己最多只能把手里的这百八十坛送过去,能解决多少问题就解决多少吧。至于那种用紫纹蜂蜜酿制的高档的菊花酒现在还不是拿出来的时候。 好在自己这边的大西瓜绿桃子和大樱桃也快成熟了,而且龙鲤现在也长得差不多了,应该可以出塘了。 想到这里周宇把自己的想法说给柳三炮听,柳三炮乐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只知道咧着嘴大笑不已。(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