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腊八粥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八十九章 腊八粥

时间飞快地流逝着,转眼间就到了腊月初八。 这时候太平镇周边渐渐地有些过年的味道了,集市上开始有年画和春联的叫卖,村子里也陆续有人送财神和灶王爷的画像来了。 其实来送财神和灶王爷的人都是些小贩子,但是北方人都讲究这玩意,有人来送了就不能不要。 财神就不用说了,谁能把财神爷往外推?至于灶王爷那也是一尊大神,一整年都在人间保佑老百姓风调雨顺,鱼满塘谷满仓,而且在农历腊月二十三这一天还要不辞劳苦地飞到天上向玉帝报告人间的疾苦以及百姓的勤劳,那是实实在在地“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你说这么一尊一心为民的好神仙老百姓能拒绝么?所以啊这灶王爷也是要请回来的。 其实一张财神像也就块八毛钱,但是禁不住送的人多啊,这才腊月初八,周定国家就已经收到了四张财神爷和三张灶王爷。 由于今天是腊八,在北方来说也是个重要的节日,而且这又快过年了,所以山上的那些老人家前两天都被家人接回去过节了,至于那些五保户也被自己的亲戚请到家里一起过节,说是要等到过完年后再回到山上住几天。 至于刘大厨人家姑娘早就打电话来了,说是腊八这天一家子也都要回来陪着父亲过节。 要说过这样传统的节日还得是在自己家里得劲儿,于是刘大厨也打了个包裹前两天就回家烧炕等着女儿女婿外孙子上门了。 一大早周宇哥俩和八叔等人把山上的活儿忙乎完了后就一块儿下山了,别的先不管。这腊八早上的腊八粥是一定要喝上几碗的。 汽车行驶在村道上,可以看到两侧的人家几乎都敞着房门。腾腾热气从厨房里冒出,估计都是在煮腊八粥。仿佛这个清冽的早晨便在这香甜和温暖中苏醒过来。 孩子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嬉闹着。不时地跑进厨房看看香甜的腊八粥好了没有。被大人笑着吆喝几句后便又跑了出来,充满童稚的脸上露出纯真开心的笑容,嘴里还不时地唱着当地的民谣,“小孩小孩你别哭,过了腊八就杀猪;大嫂大嫂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 看着车窗外的景象,周宇和虎子满心欢喜,不禁想到了自己快乐的童年,对那香甜可口的腊八粥更是充满了向往。恨不得马上就回到家喝上两碗。 腊月最重大的节日,便是十二月初八,老百姓称之为“腊八节”。 东北有喝腊八粥的习惯,在北方腊月初八是一年中最冷的一天。东北民谚说“腊七腊八,冻掉下巴”。人们为了让自己的下巴安安稳稳不被冻掉,各家都要熬腊八粥“粘下巴”。 当然除了这些理由外,主要还是因为腊八粥当中几乎囊尽了人们熟知的五谷杂粮,所以腊八粥同时还象征吉祥福寿、喜庆丰收。 腊八粥一般是用高粱米、小米、大豆、江米、花生米、红豆等八种谷物一起熬粥,熬到火候的腊八粥粘粘乎乎香甜可口。是东北人冬天里的一道美味。 腊八粥分荤素两种,素的只是米物谷子,荤的里面就多加猪肉,那味道更是美得甜掉牙。 其实腊八粥也不是非得要到腊八这天才吃。随时想吃都可以熬上一锅,但若是想吃到荤腊八粥,就一定要等到进了腊月才有。因为只有到了腊八前后,东北人才会杀猪。 而且腊八不单单是个传统的节日。其实它更是过年的前奏。过了腊八,年味的芳香就阵阵扑面而来。从这一天开始家家户户就要开始准备过年的事儿。打扫卫生,杀年猪、做豆腐、蒸馒头蒸豆包等等。 周宇推开大门走进院子,就见厨房里往外冒着热气,那袅袅升腾的热气中还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谷香。厨房的门半开着,王桂兰和舅妈正在站在菜墩前切着菜,周定国和王志江则是各坐在灶坑前烧着火,正在煮腊八粥。 周家村由于背靠青云山脉,可采摘的山货很多,所以在传统的腊八粥里还加入了核桃、栗子、杏仁、松仁、枸杞、榛子、葡萄干等,总计不下十几种材料。 周宇从小到大最喜欢喝的就是老妈做的腊八粥了。不过这腊八粥做起来可是有很多讲究的,必须在腊月初七的晚上就开始忙碌起来,洗米、泡果、拨皮、去核、精拣然后在天不亮时开始大火熬煮,然后再用微火慢炖,一直炖到天光大亮,最火再焖上半小时香甜可口的腊八粥才算熬好了。 看到周宇回来了,两个女人赶紧扔下手里的活计,一个个眉开眼笑地,把两个正在烧火的老爷们嫉妒地直撇嘴。 “小宇,天儿冷,你赶紧上炕坐一会儿,腊八粥待会儿就好了,我和你舅妈今天做了素腊八粥和荤腊八粥,待会儿让你喝个够。”王桂兰越看儿子越是喜欢,高兴地说道。 “可不是么小宇,今年这腊八粥味道指定不能差了,我和你妈从昨儿个晚上就开始忙乎,你爸和你舅舅早上四点就起来烧火煮粥了,待会儿你可得多喝点。”舅妈也是满面笑容地说道。 “哦,是吗?哎呦还是舅妈和老妈好,不过我爸和我舅舅今天的表现也是不错的,值得表扬,希望你们二位再接再厉啊。” 周宇用眼角捎到了老爸和舅舅不屑地表情,这才故意地调侃道。 “呵呵,傻孩子,你感谢他俩干啥?一个是亲老子,一个是亲舅舅,为了儿子个外甥早上起点早算个啥?行啦,你别冻着,赶紧到炕上暖和暖和。我和你舅妈再弄两个菜待在会儿咱们就吃饭。”王桂兰不客气地说道。 本来周定国想要联合小舅子反抗一下,但是看着老婆子瞪起了眼睛马上就把脑袋低下了,被小舅子很是鄙视了一番。 接下来王桂兰和舅妈炖了一道鱼。摊了盘鸡蛋,然后又用从山上摘来的黄瓜做了个拍黄瓜。最后又煮了一些咸鸭蛋。 这时候在舅舅家呆着的王云海老爷子也过来了,和周宇笑呵呵地聊了一会儿。不久后香喷喷的腊八粥就做好了。老爷儿们纷纷脱鞋上坑,两个女人还留在地上做着些收尾的活儿。 一盘家常炖鲅鱼,一盘金黄的摊鸡蛋,一盘翠绿的拍黄瓜,一盘香的流油的咸鸭蛋,中间是两个搪瓷盆,里面装着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腊八粥。 这两盆腊八粥一盆甜的,一盆咸的。甜的是素腊八粥,颜色缤纷多彩。红的绿的白的点缀其中,不说吃看着都是香的;咸腊八粥当中混些煮烂了的肉糜,香而不腻。 看着香气四溢的腊八粥,周宇实在是忍不住了,赶紧拿起饭勺子盛了五碗素粥出来,冲着还在地上忙碌的老妈和舅妈大声喊道:“舅妈,妈,快点吃饭吧,别忙乎了。我要都馋死啦。” 知道自己不上炕家人是不会吃饭的,于是两个女人赶紧用围裙擦了把手笑呵呵地走进屋子坐在炕沿边,全家人这才开始动筷喝粥。 不得不说这腊八粥做得实在是太好吃了,素粥吃起来糯糯的滑滑的又香又甜。肉粥香而不腻,咸香中带着淡淡的清甜,吃上一口绝对是美的享受。再加上那些配菜。周宇简直都吃疯了。 寒冬腊月,外面冰天雪地。一家人围坐在火炕上喝着香甜可口的腊八粥,不时地唠扯着今年的收成以及年前应该准备的事物。令人感觉无比的惬意与美好。 当然了,面对如此的美味,唠嗑这种事儿就不要找周宇了,这家伙只顾闷头喝腊八粥,那是一碗接着一碗,最后周宇一直吃了四碗这才不舍的收住嘴,虽然嘴上还想吃,但是肚子实在是装不下了。 关于腊八粥在太平镇这边还有个讲究,那就是腊八粥一定要多做,绝不能一顿吃光了,最好是吃了几天后还有剩余的,这可是好兆头,取其“年年有余”的意思。 当然了如果把粥送给穷苦的人吃,那更是为自己积德。不过周家村人过腊八那是家家都煮腊八粥,所以送人这一说就不存在了。 早饭还在继续着,王云海和姑爷以及儿子一边喝着菊花酒一边笑呵呵地唠着磕儿,周宇由于吃得太快太多已经撑着了,这会儿正躺在热炕头揉肚子呢。 王桂兰喝了一碗粥后对着躺在炕上的儿子笑着说道:“小宇,姗姗明天就能回来,眼看着快过年了,我和你爸想这个礼拜六杀猪,你待会儿给青青打个电话,叫她过来吃猪肉。 对了,你顺便再给青青的父母和爷爷奶奶也打一个,虽然青青还没过门他们不一定来,但是咱这礼可是得到了。” “你看看你妈,就顾着儿媳妇,小宇啊,你那些朋友啥的也都叫来,省城的刘老板,青青她二叔,还有县城的郭老板,人家可是没少帮咱。 对了我咋把我干闺女和干女婿给忘了?小曹两口子也得过来,还有强子和他爸,也都给叫来,至于你大爷一家子我给打。咱家今年养了两头猪,索性一起都杀了,好好热闹一回。” “哦,这个礼拜六就杀猪啊?那感情好,我可是好几年没吃到猪肉了,真是怀念那一口啊。” “活该!谁让你不回家的?唉,小宇啊,你没在家这几年你爸妈就去年杀过猪,前两年养得猪都卖了好给你攒钱买房子娶媳妇,你以后可得好好孝敬你爸妈,否则舅舅这关你都过不去,知道不?”王志江没好气地说道。 周宇这会儿也不揉肚子了,心里满是对父母和家人的愧疚。 王桂兰不愿意听了,狠狠地瞪了一眼弟弟道:“志江你说啥呢?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小宇不回家在外面奔波更不容易,你当他是那种没心没肺的孩子么?而且我儿子自从回来后干了多少大事儿?还给我找了一个青青这么优秀的儿媳妇,以后不许你和你姐夫再说他,知道不?”说完还威胁地看了眼正在旁边偷着乐的周定国。 “哎呦姐啊,我不就顺嘴这么一说么?要说我这大外甥那绝对是人中之龙啊?有了这么优秀的外甥我这当舅舅的脸上也有光不是?我哪会舍得说他啊?嘿嘿,误会,一切都是误会。”面对发怒的姐姐,王志江可是不敢招惹,只得陪着笑脸低声认错。 “咯咯……”看到王志江的样子,王桂兰和李雪莲就像是打了胜仗似的咯咯直笑。 一顿温馨甜美的腊八粥就在这样融洽和美的气氛中继续着……(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