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鲤鱼跳龙门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九十三章 鲤鱼跳龙门1

大伙儿回到山上的时候天已经微黑了。 周定义和本村的四个人今天没有走,早上在这边喂完猪后接着分出三个人到到山上喂食那些动物和家禽,剩下两个人则盯着水塘子继续放水,中午的时候就在山上的厨房里做了点饭对付了一口。 当周宇带着大伙儿到了水塘边时,五个人还在往外泵水。几个人就坐在边上看着水位的变化,花花一家子以及豁牙兔等动物依旧在前面的空地上玩的不亦乐乎。 “八叔,常山叔,今天可是把你们累坏了吧?真是不好意思啊,你们中午没捞着吃猪肉,临走前我妈让我带来不少,咱晚上好好吃一顿哈。”周宇走了过去,充满歉意地说道。 “二狗子,和你这些叔叔大爷有啥客气的?不过晚上这顿猪肉可是得多吃点。今天我们几个人还真是累坏了。” 周定义说到这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又兴奋地说道:“对了二狗子,八叔还有个大好的消息要告诉你。这下你小子可是要发大财啦,你是不知道啊,我们几个为了这事儿忙了一天也兴奋了一天,要不是你家里有客人,我们早就忍不住跑回去告诉你了。” 这时候边儿上的柳太公忍不住了,大声说道:“我说老八,你小子以前不也挺爽快的么?今儿个咋变得这么磨叽?有啥好事儿赶紧说啊?” “嗳,我这就说,柳二爷你别着急哈。 是这么回事儿。早上我们五个人忙完后就来到这里看塘子放水,因为昨天这水差不多已经放到一半了。再加上昨晚上这一宿,靠近岸边的水位也就比膝盖深一点。这水一浅塘子边儿上的龙鲤就不时地跃出水面,于是我们几个人就忍不住想下去看看塘子里的龙鲤到底密不密实。” 说到这里周定义一拍大腿双眼放光地接着说道:“二狗子啊,万万没想到啊,我们几个穿着水裤下到塘子里后就彻底傻眼了。你说有意思不?我们竟然被塘子里的情况给吓着了。 要说靠近岸边的浅水区还比较正常,龙鲤也不少,几乎每条都能有个五六斤七八斤重。但是当我们几个穿过浅水区慢慢往塘子中间走的时候,这情况就不一样了。 他娘的,大鱼啊,我们碰到的都是大鱼啊。鲜红鲜红的,偶尔抓住一条就跟抱着自家的小崽子似的,那粗细那长短都他娘的要成精了。刚开始把我们几个吓得嗷地一声就往岸上跑,真以为遇到妖怪了呢。 但是等我们上岸后再仔细想一想这才确定那玩意就是龙鲤,也不可能成精,只是长得太大而已。想明白了这些我们也就不害怕了,于是一个个又兴奋地蹦到水里继续查看。 就这样,我们五个人几乎把这两个大塘子都探遍了,二狗子啊。中间地带的深水区里都是大鱼,个个都是十几斤重,你常山叔还碰到过几条更大的,但是那玩意儿在水里劲儿太大我们空着手也抓不住。要不非得抓住一条给你看看。” 周定义这位堂堂的七尺大老爷们本就是个沉稳阳刚的汉子,也不善言辞,但是说起这件事儿那是手舞足蹈。兴奋地不像个样子。 深深地喘了口粗气周定义拍了拍胸口说道:“得了,还是不和你说了。再说我们又该兴奋了,长这么大也没看到过这么多这么大的鱼啊。这回真是开眼了。而且那种大个儿的龙鲤身上颜色更深,红的实在是不像话。这玩意别说吃,就是看着也知道是宝贝啊。” 这下子大伙儿算是明白了,不由得心中大喜,都为周宇感到高兴。 周宇也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惊喜等着自己,谁知道还没等他说话呢,老曹和虎子相互看了一眼,马上就红着眼睛上前扒周定义和刘常山的水裤。 “哎呀你们两个臭小子这是要耍流氓是咋的……” “哈哈哈……”在大伙儿的笑声中,周虎和老曹穿上从别人身上扒下的水裤美滋滋地跳到了水里。 虽然天色有些黑,但是塘子里的龙鲤实在是太多了,这两个家伙也是命好,竟然在中间的深水区合力抓到了一条十几斤重的大个儿龙鲤,足有半米长,那赤红的龙须在路灯的照射下看得是清清楚楚。这也就是周虎劲儿大,要不还真就抓不住。 这下大伙儿是真兴奋了,只有刘大厨还记着本职工作不甘地回到厨房忙活晚饭,剩下的这些人包括祖奶奶在内都围着水塘子看个不停,一个个喜笑颜开,对明天的开塘捞鱼更是充满了期待。 第二天一大早大伙儿就忙乎开了,年轻人一个个都穿上了早就准备好的水裤,就连刘云飞和柳三炮都没落下。 水塘子里的水已经被大功率水泵泵了两天,靠近岸边的浅水区已经剩下小腿肚子深的水了,但是中间的深水区还是不浅,大约还有一米深。 花花一家子也跟着人群来到水塘前,看到有些龙鲤已经露头了,纷纷朝着塘子里狂吠不已。它们叫唤倒不要紧,一下子就把其它动物都招来了。 豁牙兔骑着大红是最先到达的,小家伙看到水里的龙鲤后跃跃欲试地就想要来个飞跳,但是由于水浅,周宇怕它摔个好歹,一把就把它从大红的背上拽了下来。 接下来大驴和二驴也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后面还跟着梅花鹿群。这两头大家伙看到那些龙鲤后也学着花花一家子抻着脖子就是一通驴叫。 两只大棕熊带着孩子和战斗鸡是最后到达的,棕熊一家子看到水塘边的龙鲤后禁不住也想跳下去抓两条,被周虎狠狠地拍了两下后才老实下来。 这会儿已经八点多了,一轮金色的太阳已经挂在了东方的天际,那漫漫金光掠过葱郁的树林,烂漫的野花,绿茵茵的草地,洒在了那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在水面上形成了一道道荡漾的金波。 湛蓝的天空中纯净通透,几朵洁白的云懒散地浮在那里。水塘区域的上空几只大雕翱翔于天宇,一群白天鹅在低空翩翩起舞,更有一群群大雁、水鸭等候鸟在水面上或停或追逐,尽情享受着这片天地赐予它们的乐趣。 王教授和老伴昨儿个晚上硬是逼着儿子把他们送了回来,因为周宇已经给他们打过电话,告诉他们今天要开塘放鱼。对于从事了一生的事业,赶在这么重要的当口,王教授哪还能在家里呆住?这可是研究龙鲤生长的大好机会啊。 不过这会儿看着那蓝天白云、绿树红花,再看看那鹰击长空、龙鲤雀跃、天鹅翩翩,加上自己带到省城农科所化验的那些池水,王教授就算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也能猜出为啥就这里能养龙鲤了。 话说要是连这么好的环境龙鲤都活不了,那这玩意除了绝种还能有别的选择么?由此也更加坚定了他要在凤凰山散发余热的决心。 过了不一会儿,周定军和其他几位家里有车的村民赶着马车上来了,马车上坐满了人,大部分都是身强力壮的老爷们,剩下的就是些孩子,这帮小家伙今天这是来看抓鱼来了。 看着五六十号人马背着渔网穿着水裤兴冲冲地往这边赶,水塘前的这些人有些不解了。老太公疑惑地问道:“二狗子,这些人是你叫来的?” “哎呦我的太公啊,我今天总共就打算清理出两个水塘子,哪里会叫来这么多的人?昨天傍黑咱回来前我只是让我爸帮着找七八个人,谁知道现在来了这么多?” 这时候那帮人也来到了近前,走在前头的赫然是老张家的老大,周宇得管他叫大叔。 “大叔啊,你们咋过来了?不会是我爸请你们过来的吧?”周宇迎面问道。 “哈哈哈,你爸倒是没找我们,但是我们知道你今儿个清塘子这不就来了么?再说了,你小子也是,这么大的事儿咋就不能打个招呼呢?都是叔叔大爷的有啥不好意思?要不是常山昨晚上到我们家唠嗑儿我还不知道呢。而且听常山说你这鱼塘里的龙鲤都快成精了,这我们可得过来开开眼。 对了二狗子,咱还站着干啥?赶紧下水捞鱼啊?你看看,我们连鱼网都带来了。而且我们在路上就想好了,四个人扯着一张大网,咱们就像鬼子进村扫荡一样成排的往前趟,保证不会有一条漏网之鱼。” 不得不说,这位张老大的法子确实不错,但是这比喻可是有些不太恰当,尤其是一帮老头子这会儿还在边儿上站着呢。 此刻那帮老头子气得浑身颤抖,啥叫鬼子成排进村扫荡,没有一条漏网之鱼?难不成自己是死人么? 于是张老大就倒了血霉了,被一群杀气腾腾的老头骂的是狗血喷头,头都快夹到裤裆里了,恨不得直接跳进水里来个水遁。但是迫于这帮老头子的凶残,张老大也就想想而已,倒是不敢真得这么做。 要说周家村这些后辈对这八位老祖宗那真是敬畏到骨子里了,等老头子们出了气之后,张老大抬起头满面春风地说道:“几位爷爷,你们出气了么?要不你们一人再踹我一脚?我保证不跑,谁让我惹你们生气了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