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这个女婿不简单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九十八章 这个女婿不简单1

第二天一大早周宇就起来了,今天将有一少部分人还得继续摘西瓜下桃子。因为刘娟儿怀孕了所以昨天晚上老曹回去了,周彪倒是没走,一大早吃完饭后就和虎子去温室那边帮着忙乎去了。 周宇没有着急走,而是应柳三炮的要求来到兰花谷想要摘些普通的兰花和菊花拿到新店装饰一下。 虽然是大冬天,但是兰谷里依旧有不少的兰花安详地开放着,给这个寂静地山谷带来几丝清新与优雅。 周宇现在好歹算得上半个兰花专家,在谷里转了一圈后挖了三十几棵正在开放的兰花和菊花放进背篓里,然后又在山谷里查看了一番。 自从入秋后周宇又买了不少的极品兰花的种球种在空间里,等长了一段时间后就移植到山谷里。所以现在谷里还真有不少的极品兰花,至于野生的新品种周宇请教过青青的奶奶,已经确定下来的就有八株。 但是周宇没像以前那样把这八株新品种卖掉,而是留作种子,用这些种子又种出了一大批新品种。虽说新品种球即使种上也只是有很小的几率能够长出极品兰花,但是周宇有空间以及空间液,所以得到的新品种的比率特别高。现在的山谷里有一小半几乎都是新品种。 周宇现在主要是怕引起别人怀疑,要不早就把这些新品兰花拿出去卖掉了。他打算过完年好好把兰花产业发展一下,扩大规模。争取形成一道产业链,作为凤凰山的主打产品对外销售。 把摘来的菊花和兰花装在花盆里后。周宇在八叔的帮助下往车上装了一百二十坛的极品菊花酒。本来是打算拉五十坛的,但是后来周宇的想法又变了,既然想出彩儿那就干脆整出个大的,于是就多带了些极品的菊花酒。 由于快到年关了,东北这时候的天气冷的不像话,所以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少了许多,周宇不到十一点就到了省城。 驱车来到新店附近,周宇这回可算是长了见识。彻底知道了啥叫顾客云集。 就见山货店大门口周围是人山人海,排成了一条长长的队伍,人们焦急地等待着,不时地翘着脚往前看,生怕好东西卖没了。 而新店的大门口挨排停着三辆大货车,车上的东西都用厚厚的棉被盖着,应该是怕冻着。排在前排的人依次走到货车前和车上的工作人员交流了一会儿后那些工作人员就从棉被下拿出一些桃子西瓜或是红艳艳的大鱼。接着就是称重付钱。最后买完东西的顾客笑呵呵地提着东西快步地走开了。 周宇见此心里高兴,这应该是柳三炮和刘云飞看到顾客太多了就直接在外面做起了生意。只是没想到这几样东西竟然这么受欢迎。 周宇一看这场面车也进不去,于是就给刘云飞打了个电话,不久刘云飞就带着几个小伙子找到了周宇。 “哎呦周老弟,想死哥哥了,东西都带来了?”一看到周宇刘云飞心情就特别好。笑着打了招呼。 “嘿嘿,我还是叫你刘叔吧,你刚才这话要是被我二叔听到了他指定得占你点便宜。” “哈哈哈哈,哎呦你看看我倒把这事儿给忘了,幸好那家伙不在。否则我就吃大亏了。对了,酒和花儿都带来了么?”刘云飞笑着又问道。 “都带来了。不过那种顶级的菊花酒这次带来了一百二十坛,其中一百坛就在店里卖,最便宜不能低于八百块一斤,要不我就吃大亏了。至于剩下的二十坛你和我二叔一人留十坛,这也快过年了,我怕再没时间过来,所以就提前给你们带过来了,好留着过年喝。”周宇回答道。 “还有我和三炮的份儿?哎呦呦真是谢谢啦,说起来还真是不好意思,咱们认识这都快一年了我和三炮净占你的光了。 那啥,我们这当哥哥的也不能老这么厚脸皮,等过年开春了必有所报,你小子就等好消息吧。”刘云飞感慨道。 “怎么老刘,和我还客气上了?抛却咱们以前的关系不谈,话说你现在都是虎子的舅舅了,而柳大哥也成了我二叔,就凭这层关系我也得送点好酒给你们尝尝啊?再说这玩意可不像刚开始那么金贵了,现在咱自己能酿制了,管够喝,不够了我再给你们送。”周宇大气地说道。 刘云飞笑了笑不再客气,指挥着人手把酒坛子搬下车抬到店里,然后两个人就在外面一边看着继续蜂拥而来的顾客一边开心地聊着天。 ………… 说来也巧,柳承山今天正好到省里向省委吴书记汇报工作,一不留神天也晌了,于是就和吴书记一起出来想要吃点火锅暖和暖和。 而且俩家其实走得也挺近,吴书记之所以有今天,也和柳新民当省长的时候对他的提携有关系,而吴书记又是一个重情之人,所以赶在年节时候也会去看望看望老领导。 司机在前面开着车,柳承山和吴书记坐在后座上闲聊着。路过市中心后车速明显地慢了下来,最后竟然停了下来。 吴书记问道:“小刘啊赶紧下去看看,前面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把道都堵上了?” 司机小刘赶紧下车转了一圈后跑回车里汇报道:“吴书记、柳书记,前面是一家专卖绿色食品的专卖店,今天又弄来了不少好东西,老百姓便排队购买,结果这队伍一长就把咱的车给挡住了。看来一时半会儿是过不去了。 两位领导你们坐好了,我把车倒回去咱们走另一条路,保证不会耽误上班时间。” “别,小刘你等等,这是什么店?怎么会这么火爆?不会就是那个专卖龙鲤和菊花酒的专卖店吧?”吴书记兴趣一下就来了,好奇地问道。 “哎呀书记,您也知道这家店啊?我上个礼拜天就来买过一条大龙鲤,足足十三斤重呢,花了我一千多块钱呢。回去后我就让我媳妇剁成了三段,给我父母和老丈人家各送去一份。 要说这龙鲤也确实够贵的,但是这玩意实在是太好吃了,也确实值这个价钱。现在全家下顿管子最少也得个千儿八百的,而且还不能保证菜的味道顺心思。但是龙鲤就不一样了,那玩意的味道真是神了,简直就是吃不够啊,所以说花上一千块钱好好吃一炖龙鲤大餐也值了。 不过那种菊花酒我可是买不起,听说那玩意卖到了三百块钱一瓶,倒是我老丈人以前在老朋友那里喝过,所以听说这家店又进来一批菊花酒后就狠下心来买了两瓶,我上次去看他的时候有幸喝过两杯,哎呀,我实在形容不出那酒的味道,反正就是两个字,好喝,实在是太好喝了,一般的好酒简直就没法儿和它比,要是这么说人家卖的还真就不贵。” 吴书记呵呵一笑对着小刘说道:“你小子倒是舍得,买了一条十三斤的大龙鲤。你阿姨前两天也听别人说这龙鲤有多么的美味,这不昨天一大早就跑来排队了,整整等了一个钟头才轮到她,最后买了一条八斤重的龙鲤回来,昨天晚上我们就蒸着吃了。 不过这味道确实就像你说的那样,实在是太鲜美了,我活了五十多岁了还是头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鱼,真是长见识了啦。至于你说得那种菊花酒我也听说过,不过倒是没机会喝过。” 听着吴书记和小刘的话,柳承山这会儿心里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这些可都是自己女婿提供的啊。要说小周这孩子还真是个人才,仅凭自己竟然做出了这么大的成绩,青青交给他自己也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