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分红(二合一章节)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零一章 分红(二合一章节)

看着周宇笑嘻嘻地调侃柳三炮,刘云飞笑道:“行啦行啦,你们俩也别在那儿穷白乎了,咱们赶紧吃饭去,下午估计还得忙,我看这天有点阴了,可别赶上雪了,周宇你道儿远,吃完饭就赶紧回去吧。” 周宇点了点头,自己还真得早点走,眼看就要到小年了,明天还得到大樱桃棚里忙乎,后天正好是大集,自己必须得办置办置年货了,再不办置就来不及了。 但是这时候周宇还有件事情没办,于是对着二位说道:“二叔、刘叔,你们俩前两天可是答应我在年前要把乡亲们的红利发下去的,话说村里的老老小小可是都眼巴巴地等着这笔钱买年货啊,后天可就是小年了,再不发钱买年货可就来不及了,你们总不能让乡亲们喝白菜汤过年吧?” 柳三炮和刘云飞听得是满头黑线,这小子太不是东西了,不就是要红利么?至于说得这么惨么? “二狗子啊二狗子,你个小王八蛋这是长心眼了啊,有话不能明说么?就你们村今年还至于喝白菜汤过年?这一夏天和秋天家家怕不是最少都有一两万进账吧?” “哎呀二叔啊,那一两万早就让乡亲们存到银行了,而且还是存的死期,哪舍得取出来花啊?你们要是真不给乡亲们这个年就只能喝白菜汤了。”周宇继续诉苦道。 柳三炮点了点头道:“你说得也对,这来到年了咱们确实应该按股份把红利发下去。我和你刘叔刚才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其实我们早就把这家事儿处理完了,只是这两天实在是太忙了所以才暂时没有发。 而且咱这店由于都是你和你们村提供材料。所以也不用什么周转资金,年末倒是可是发下不少红利。财务这边的帐已经做完了,知道你们村喜欢现金,而且乡亲们也没有卡,所以呢我们已经把钱取出来了。 这样吧,待会儿吃完饭我就让会计和你一块儿回去,直接把钱给你们村送去,至于你们村咋发我就不管了。你看行不?” “哎呦呦,大老板就是大老板,你们真是太英明神武了,这事儿办的就是爽快。 那啥……要不你们把我这两天的钱也给结了得了?话说地主家也没余粮了啊!”周宇点头哈腰地说道。 “扑哧”一声,刘云飞笑了出来,摇着头对他说道:“二狗子啊二狗子,要是你这个大地主都没余粮了那我们俩还不得饿死?你小子放心吧。等把这些货物卖光后咱们就关门歇业,到时候才能把你的那一份算出来,年前一定能把钱打给你。” 说道这里刘云飞有些感慨,长舒一口气接着说道:“周宇啊,你看我和三炮整天忙忙碌碌的,家业也不算小了。但是我们拼死拼活一年也赚不到你的一半,而你整天嘻嘻哈哈的不是溜鸡就是斗狗,反正是没干啥正经事儿,简直就是在逍遥自在中赚钱,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我和三炮给你大概估计了一下。你小子年前最少能赚到一千五百万左右,简直是没有天理了啊。” 周宇听得是心花怒放。笑颠颠地对着刘云飞说道:“刘叔嗳,你们俩这是羡慕嫉妒恨啊,话说年岁大了可不能老这么争强好胜的,对心脏不好。不过我就无所谓了,你们只要心里痛快了想咋埋汰就咋埋汰,我的座右铭就是:赚自己的钱让别人说去吧!哈哈哈……” 看着周宇的得瑟样,要不是现在在店里,俩人保证会上前给他撂倒然后再狠狠地蹂躏一番,小人得志啊。 ………… 吃过晌饭周宇就带着六麻袋人民币拉着店里的会计往村里返去。 夜色冥冥、寒风呼呼地刮着,外面几乎滴水成冰,路上已经很难能看到行人了。但是此时周宇的心里却是火热火热的。 刚才和身边这位姓李的会计聊了几句,周宇啥也没记住,只是死死地记住了拉回来多少钱,总共是四百八十三万,差一点就是五百万呐。 周家村总共就二百多户,弄好了这一家就可能分到两万块钱,这个年过得保证是热热闹闹的,估计乡亲们要是这道了这个消息怕是晚上都会兴奋地睡不着觉吧?看来走产业化这条路还是很光明的,来年得好好和乡亲们商量商量,争取把土地集中起来搞集中管理,种上大西瓜和大樱桃等经济价值高的作物,同时再把红景天等药用植物也强化种植,相信会比今年还要好上不少。 进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周宇没有回家,而是把李会计直接拉到了山上。话说天已经这么晚了而且还这么冷,这要是把弄到钱的事儿告诉家里人这一晚上也不用睡觉了,还是等明天天亮了再说吧。 此时山上只剩下刘大厨周大彪和周虎了,这三人翘首期盼了大半天终于把周宇给盼回来了,于是大伙儿赶紧走进餐厅吃饭,同时周宇也把李会计介绍给大伙儿。 大伙儿边吃边谈,周宇把今天的事儿说了一遍,当说到村里的红利已经拉回来就在车上放着的时候,刘大厨三人立马就吃不下饭了,撒腿就往外跑去。 一边跑刘大厨还一边骂着:“二狗子你个小王八蛋,你想吓死谁是咋的?他娘的四百多万就那么扔在车上?你的心可真够大的,这要是被啥东西叼走了或是被大风吹跑了咋办?” 周宇对着正在闷头笑的李会计耸耸肩,不好意思地说道:“李大哥让你见笑了啊,真是的,把钱放到车上有错么?只是吃顿饭的功夫还能跑了不成?唉,这人呐心就是沉不下来。” 李会计使劲儿地忍着没吭声,生怕一出声就大骂甚至咬这小子几口。他娘的那可是将近五百万呐,谁能只顾着吃饭而把五百万放到外面不管不顾的?这位爷的心可真够大的。 不一会儿周大彪和虎子就把几麻袋钱抬到了别墅里。心里就跟打鼓似的砰砰直跳。然后哥俩这才又回到餐厅里继续吃饭。至于刘大厨那是死活不出来了,手里攥着把砍刀就坐在麻袋上盯着大门,由于兴奋再加上担心身上禁不住乱斗一气。 四个人吃完饭后带着些饭菜回到了别墅,刘大厨这才放下心来扒拉了两口饭,但是也没吃多少,心里这股兴奋劲儿还没过呢,这时候哪能吃下饭啊?别说是饭了,就是来盘龙肝凤胆也是食之无味啊。 结果这一晚上除了人家李会计睡了个囫囵觉之外。周宇哥仨硬是被刘大厨逼着手持砍刀坐在麻袋上过了一宿。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后三人就想去补个觉,但是又被刘大厨催着把钱装上车拉回家里。 一大早上王桂兰正在厨房里煮饭,这时候院子里的大门还锁着呢,周定国正在院子里喂鸡喂猪,猛地听到有人叫门就赶紧过去把门开开。 大门打开的瞬间就把周定国吓了一大跳,就见儿子和两个侄子头发凌乱,眼珠子发红。手里还提着一把砍刀,看这样子就好像昨晚上出去劫道才回来似的。 “大彪、小宇、虎子,你们这是咋的了?出了啥事儿了?是不是吃亏了,这是回来叫人还是咋的?”看到三个孩子这幅摸样,周定国就没往好地方想,急声问道。 “哎呀二大爷。啥事儿也没有,就是我们哥仨昨晚上一宿没睡觉,当了一晚上的保安。” “原来是这样啊,哎呦刚才好悬没把二大爷给吓死。咦,不对呀。那你们干嘛还拿着刀?”周定国不解地问道。 “爸,是这么回事儿。昨天晚上我就把咱村在省城店面的红利给拉回来了,只是天气太晚就没有告诉你们,大姑父不放心就让我们哥仨整整守了一夜,这不天刚亮就让我们拉回来了。你先让让,我们仨先把钱抬进来,好几麻袋呢。”周宇对着老爸解释道。 ‘啥?抬进来?还好几麻袋?小宇你可不要吓唬爸,这红利不会真的成麻袋装吧?哎呀我的妈啊,这得是多少钱啊?一百万还是两百万?”周定国兴奋地浑身颤抖,哆嗦着问道。 “哎呀二大爷,淡定,一定要淡定。其实钱也不算多,也就四百八十多万。二狗哥都没看上眼,昨晚上还想图省事儿把钱直接放到车上在外面过一宿呢,还是我和大哥以及大姑父看不过眼这才把钱抬进了屋子里守了一夜。”周虎撅着嘴说道。 话说自己昨晚上和大彪哥抬这些钱的时候好悬没累死,事情的始作俑者不说表扬一下自己哪管只是说声辛苦了也好啊?可是二狗哥就只顾着在餐厅里吃饭,鸟都不鸟自己一下,这要是不报复报复自己都过不去这个心坎儿。 果然听了虎子的话后周定国狠狠地瞪了一眼儿子,沉着脸说道:“小宇,你的心咋就这么大呢?这可是乡亲们的血汗钱,万一要是有个闪失咋办?你也这么大的人了,以后办事儿可得稳当点,向你大哥和虎子好好学学。” 周宇正要出言解释两句,虎子在一边儿赶紧接过话茬,屁颠屁颠儿地说道:“哎呦呦二大爷,我可不敢当,不过要是二狗哥向我学习的话,我保证不会藏私,一心一意地教他,您就放心吧。” 这话说得差点没把周宇给恶心死,就连周大彪也受不了了,捂着嘴赶紧回身搬麻袋去了。周宇一看也心中流泪地跟着走了出去。 周定国也没管他俩,和颜悦色地对着侄子说道:“虎子啊,还是你这孩子听话,二大爷最稀罕你了。那啥,你赶紧回家把你爸找来,然后再去把张会计和太公们都找来,咱们好好研究研究这些钱咋分。” “好嘞,二大爷我办事儿你放心,保证把这事儿办得妥妥儿的,走啦。”说完这小子就像个得胜的大将军,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 ………… 十多分钟后,周定国家的地上放着几个大麻袋。而炕上坐满了人,周定国哥俩、八位太公、张会计以及几个村民小组长。当然省城来的李会计也在,他是周宇开着车到山上给接回来的。 “……几位老人家,周支书,刚才我已经把具体的账目给大伙儿说明白了,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岔头?要是没有的话就麻烦周支书在这张收据上签个字,我回去后也好和我们经理有个交代。” “哎呀李会计,这么冷的天儿而且道儿又这么远你还过来了,真是谢谢你啦。你刚才说得这些一点都不差。和我们这边的账目也能对上,我马上就给你签字。”周定邦说完后拿起笔把字给签了。然后周大彪就带着李会计到里屋吃着干果喝着绿茶唠嗑儿去了。 正屋里大伙儿热火朝天地讨论开了,周家村有史以来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将近五百万呐,老天真是开眼了啊。 最后大伙儿一致认为这些钱还是每家平摊下去最好,因为这是集体产业,而且每家也都热情地参与进来。本来大伙儿还想截留一小部分作为村里的建设基金。但是后来一想这可是头一次分红,最好让大伙儿高兴高兴,明年更加的干劲儿十足。于是这些钱村里一分不留将全都发下去。 接下来这些人就忙开了,把钱全都倒在地方,就那么蹲在地上数钱,一摞一万。但也没差事儿。 数完钱后周定邦到了村委会用大喇叭广播了几遍,让村里所有的人家必须派当家的到周定国家,有急事儿商量,而且每家来的时候必须要带一个布口袋。 周家村的这些村民在听完支书的广播后全都愣了,这么多年以来大冬天的集体开会倒是有过。可是啥时候也没要求过还得带着一只布口袋啊? 但是既然支书发话了那就带着呗?于是周家村就出现了一副奇特的景象,半上午的在凛冽的寒风中大伙儿每人拎着一条布口袋说说笑笑地奔着周定国家走去…… 整整一上午的时间。周定国家的大院里成了欢乐的海洋,乡亲们内心的激情彻底被点燃了,那迸发出来的火热似乎都要把这个寒冬给融化掉。 大伙儿做梦也没想到这次开会的内竟然是分钱,而且是一大笔巨款,每家都领到了差不多两万块钱呢。周支书还把那些账单给大伙儿传阅了,大伙儿才知道感情是省城新店的红利。 其实大伙儿之前也问过周宇和周定邦等人,知道新店那边弄的挺红火,可是打死他们也想不到会红火成这样啊?竟然每家都能分到这么多钱,这在以前那是想都不敢想的啊! 于是没领到钱的激动地排着队,而已经领到钱的也不愿意离开,就站在院子里兴奋地聊着,所有人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中午的时候终于把钱分完了,可是乡亲们这会儿没了胃口吃饭,这么一笔巨款留在家里谁能安心?于是留下一千两千的就集体赶着马车坐着手扶拖拉机或是四轮子急匆匆地到了镇里把钱存到了银行里,回来时就大包小卷地买回来不少好吃的,打算晚上全家好好地吃了一顿。 同村里各家各户一样,周定国家业分到了差不多两万块钱,当天下午周定国就和小舅子到镇里大采购一番,买来不少牛羊肉,又到凤凰山上采摘了不少青菜,晚上把太公和李太公周定邦一家以及刘青山也给叫了过来,一大家子坐在一起吃了顿涮火锅。 饭桌上大伙儿喝了几杯菊花酒后这话就多了起来,更是想起了以前艰苦的日子,再想想今年这收成,禁不住感慨万分潸然泪下。 小辈的周宇哥仨还好点,但是为了周家村几乎都熬白了头发的周定邦和周定国在酒精的刺激那是抱头痛哭,看得所有人也禁不住泪流满面。 但是这幅场面很快就被一个人化解掉了,因为当周虎看到老爸和二大爷抱在一起留下英雄泪的时候,这小子立马就被刺激的不行了,哇的一声就跟着大哭起来,那声音大的顶着风都能传到二里地之外。而且令大伙儿万分不解的是,这小子竟然还能一边大哭一边喝着菊花酒一边吃着涮羊肉,这得是多奇葩? 周大彪和周宇的眼圈立马就不红了,哥俩低着头嘎嘎直笑,直到被王桂兰狠狠地瞪了一眼后这两个家伙才止住笑声。 可是虎子就惨了,本来周定国哥俩借着酒劲儿回忆苦难历程抱头痛哭想要好好地发泄发泄,谁成想让这小子给打断了?于是哥俩没人都狠狠地拍了他两巴掌,三婶儿也是气不过,狠狠地掐了这小子两下,结果虎子这下子就变成因为疼而大哭不已。 这下子把大伙儿更是笑得喘不上来气儿了。 夜漆黑漆黑的,星空纯净清新,呼啸的北风凛冽地刮着,天寒地冻滴水成冰。但是透过昏黄的灯光可以看到家家户户人影绰绰,一家老小或坐在酒桌旁,或盘膝坐在热炕头,心里犹如春天般温暖,感慨着昨天,谈论着今天,畅想着明天,有欢笑也有泪水。 这一夜漫天的星光灿烂,这一夜家家户户欢声笑语,这一夜注定要兴奋到无眠,这一夜承载着泪水孕育着更加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