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风风火火赶大集2(二更)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零三章 风风火火赶大集2(二更)

青青和小小两个青春靓丽的大姑娘一人拿着一串糖葫芦,左看看右瞅瞅,满脸的新奇,这会儿眼睛都不够用了。各个摊位上叫卖的东西啥都有,有很多东西自己都叫不上来名字,于是两个女孩子对着身边的男士就是一阵叽叽喳喳地询问。 这里简直太热闹了,人挤人人挨人,好在周宇哥俩都是喝过空间液的人士,那身体素质几乎已经达到了非人的地步,再加上本身又高大健壮,所以能够很好的把两个女孩子护在当间。有些小青年看到这两个女孩子太漂亮了,就一个劲儿地朝这边挤想要顺势揩点油,但是还没等挤到人家身边呢,被两个身体健壮凶神恶煞般的男人又给挤回去了。 周宇哥俩一人挎着个大口袋,拉着自己的女朋友在人群里溜达着,走了好长时间都没有买东西。青青不解地问道:“周宇,你怎么不继续买了?这里的东西都好新鲜啊,要不咱们再买点吧。” “呵呵,傻丫头,咱们可吃不了那么多,而且山上的好东西可不少,买多了可就浪费了。你别着急,我不是不买,而是还没找到想买的东西。” 几个人又走了几分钟后来到一处卖年画的摊群前,这里的十几个摊位卖得都是年画,什么鲤鱼跳龙门,大胖小子大胖丫头,龙凤呈祥等是应有尽有。 “哎呦小兄弟想要买年画啊?我这里的年画不但质量好而且品种全,想要啥样的就有啥样的。多买还能便宜呢。”摊主是一个四十几岁的汉子,一边搓着手一边笑呵呵地说道。 周宇点了点头。这过大年家里是一定要贴上几张崭新喜庆的年画的。于是就在摊位上挑了起来。 “哎呀周宇你看,这张好可爱啊。”青青指着一张年画开心地说道。 周宇一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青青指着的是一个大胖小子和一个大胖丫头骑着一条大红鲤鱼的年画,大胖小子留着一个桃子头型,大胖丫头扎着小竖辫子,两个小孩子白嫩嫩粉嘟嘟的,神态娇憨可爱,难怪青青会喜欢。 “喂。难道我说的不对么?这张年画本来就好可爱嘛。”看到周宇笑自己,青青撇着小嘴娇嗔道。 “哦不不,这张年画确实可爱,你说得一点都没有错。”周宇笑着说道。 “那就不对啦,既然你也承认它可爱,那为什么还要笑话我?” 周宇看着青青娇憨的小摸样忍不住笑着说道:“哦,是这么回事儿。早上我从家里走的时候我妈跟我交代了一番买年货的事儿。最后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一定不能忘记买年画。 我就问她要买啥样的年画,我妈想了一会儿就说道:妈和你爸现在就喜欢小孩子,那就买几张小孩子骑大鲤鱼的吧,最好是一男一女都齐全了。 所以当我看到你上来就想要这张年画时我就忍不住了,你和我妈的眼光惊人的雷同啊。” 青青的俏脸一下子就红了,不过心里也涌起一股甜蜜的感觉。周宇父母喜欢小孩子自己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是自己也喜欢啊,嗯,如果自己和周宇结婚了生出的小宝宝一定会很可爱吧? 周宇看到青青害羞了就没继续逗弄他,转过身就又挑了几张大胖孩子的年画卷了起来。把钱交给老板后就带着青青离开了。 之后周宇又买了一些香烛火纸,过年的时候家里要祭拜祖先和请神的。这神仙是要享受香烛火纸的,所以过年的时候啥都能少,唯独这些东西千万不能少,话说忘记了祖宗那还叫人么? 集市上依旧熙熙攘攘嘈杂无比,周宇哥俩带着两个女孩子又买了几对门神。东北人豪气爽快,最认忠肝义胆的英雄好汉,所以这边的老百姓买门神的时候都认秦琼和尉迟敬德。接着俩人又买了一大捆福字和春联以及各种颜色的彩。 已经逛了有两个多小时了,天气虽然寒冷,但是周宇现在是浑身冒汗。本来按周宇的意思现在就该回去了,但是两个女孩子还没逛够,硬是拉着这哥俩又继续闲逛起来,最后直逛得哥俩是腰酸背痛叫苦不迭。但是出奇的是身体素质远远不如这哥俩的两个较弱的女孩子却是没有感到一丝的劳累,依旧兴奋地像两只美丽的蝴蝶一样穿梭在赶集大军中,让这哥俩是敬佩不已。 平时的大集一般在中午左右就结束了,可是这次不同,周宇四个人已经逛到十二点了人还没有散,但是这回两个女孩子也逛不动了,于是就被拉着到了老陈头羊汤馆,中午就打算吃个全羊喝点羊汤。 坐在温暖的羊汤馆里,周宇哥俩不禁感慨万分,笑着对两个女孩子说起了以前的事儿。青青小小听罢也是感觉不可思议,没想到为自己和爱郎牵线的不是月老,而是这个热气腾腾温馨平凡的小小的羊汤馆,心里不禁慨叹缘分的奇妙。 由于马上就要过年了,所以吃过晌饭后青青和小小就回了县城,周宇哥俩拉着买来的年货高高兴兴地回到家里。 昨天晚上还群星璀璨,夜黑风冷,没想一大早天刚刚亮就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花,风也变小了,吹着那薄薄的柔柔的雪花懒散的在空中飞舞,再慢慢地落在地上,在脚下沙沙作响。 农历腊月二十三,空气里氤氲着宁谧安详的味道。在一片安详宁静的清晨里,在漫天轻盈的雪花中周家村迎来了过年前最后一个节日--小年 小年,不是一个法定节日,而是一个民间习俗,因为是习俗,所以南北方的小年都有不同的过法,从时间上说,北方的小年是在腊月二十三日,而南方则晚了一天,是在腊月二十四。 在东北这嘎达,小年是很重要的一个节日,它不仅象征着除夕的临近,更象征着“红红火火”的日子来临。它虽然没有春节的热闹欢快、觥筹交错,却是每个人心中最牵挂、惦记的节日。 从这一天开始就要进入过年的节奏了,二十三,糖瓜儿粘;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炸豆腐;二十六,炖白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儿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从这一天开始各家的女人便开始忙碌起来,准备着各种事物,开开心心的迎接除夕的到来。 同时这一天也是老百姓腊月里最忙碌的一天,这是喜庆、欢欣的一天,去除了往年的不愉快,给老百姓带来了崭新的一年,带来了新的希望,新的愿望,所以在这一天有着很多的民俗活动。 做为基本上还过着春种秋收靠天吃饭的生活方式的太平镇周边农村,在这一天更是沿袭着古老的民俗与传统,家家户户都会度过一个最纯粹、最温馨、最地道的一个节日。 在这一天,全家要进行扫尘,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用清洁、整齐来迎接美好的一年。同时大伙儿还得用心去扫尘,因为还要辞灶。扫尘是习俗,更是心态,用积极乐观扫去旧岁中所遇的不快,来年才能和和美美、风调雨顺。 辞灶也叫祭灶,民间把天称为“小岁”或“小年”。灶王爷为掌管一家兴衰福祸的“一家之主”,“受一家香火,保一家康泰,察一家善恶,奏一家功过。 灶王爷自上一年的除夕以来就一直留在家中,以保护这一家。到了腊月二十三日灶王爷便要升天,去向天上的玉皇大帝汇报这一家人的所作所为,所以送灶神的仪式称为“送灶”或“辞灶”。 玉皇大帝根据灶王爷的汇报,再将这一家在新的一年中应该得到的吉凶祸福的命运交于灶王爷之手。因此,对一家人来说,灶王爷的汇报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