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瑞雪飘飘小年到1(三更)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零四章 瑞雪飘飘小年到1(三更)

周家村送灶多在黄昏或入夜时分举行。一家人先到灶房,摆上小桌,恭恭敬敬地向设在灶壁神龛中的灶王爷敬香,并供上用饴糖和面做成的糖果等。 用饴糖供奉灶王爷,是让他老人家甜甜嘴。还有的地方例如小王庄就是将糖涂在灶王爷嘴的四周,边涂边说:“好话多说,不好话别说。”也就是老百姓说白了的“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这是用糖塞住灶王爷的嘴,让他别说坏话。 提到辞灶就不能不提到吃麻糖的民俗。周宇现在还对小时候吃的麻糖记忆犹新,那真是甜到心里香满全身,让人回味无穷。 那个时候的麻糖是那么香甜、那么馋人,吃多少都不觉得腻。圆如月亮、色白如霜的麻糖,甘甜可口;长如筷子的,脆的咀嚼有声。无论是哪种形状,都让人难以忘怀。每年腊月二十三的前几天,就有卖麻糖的,不用说就知道要过小年了。 麻糖也不是乱吃的,吃了麻糖,就是糊了嘴,就不能再胡说八道了。夫妻不能吵架,小孩不能骂人,只有这样,这个年才能过的好,这个家才能平平安安。 虽然这样的忌嘴很难受,但是在这一天大人们都是很认真的在执行,偶尔听到小孩子说脏话也会呵斥一番提醒他们注意,所以说有了这个习俗,对于家庭和睦还是有一定的帮助的。 除此以外,从古到今延续下来的民俗中。在小年这一天太平镇周边的农村还有剪窗花的习惯。窗花不仅仅是装饰,更是寄托着对未来的美好期待。 红色的喜庆。各式的张扬,都凝聚在那小小的窗花中。一把剪刀一张红纸,就会让形态各样、神形毕肖的花鸟鱼虫展现在人们面前,或是再配上几个美到极点的福字喜字,就更是美轮美奂。漂亮的窗花让这个日子更加的喜庆与多姿多彩,更是体现了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这么重要日子周宇是必须要回家帮忙的,就连刘大厨早上忙完山上的活计后都匆匆地让虎子送回家了。 本来周宇以为刘大厨现在就一个人回家也不方便,于是就请他到自己家里过小年。谁知道刘大厨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有板有眼地说道:“二狗子啊今天可是小年啊,大姑父饺子可以不吃,麻糖也可以不吃,但是卫生不能不打扫,灶王爷不能不送啊,否则把这尊大神惹急眼了到了玉帝那儿告我一状,你说说来年我这日子还能有好儿么?” 刘大厨认真的样子倒是把周宇吓了一跳。于是也不再劝了,赶紧让虎子把他送回家里,并邀请他等晚上把灶王爷送走后就来家里吃饺子。 周家村这边小年的晚上辞灶完事后是一定要吃顿热气腾腾的饺子的。在东北这边,民间有“好吃不过饺子”的谚语,馅多皮薄的饺子是很多北方人最爱吃的面食。无论是过年过节,餐桌上饺子总是让人有种幸福的感觉。小年夜当然也少不了饺子。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家家户户都要吃饺子,灶王爷的“送行饺子”代表了北方人对灶王爷的尊重和爱戴。 樱桃棚里的大樱桃已经熟了不少了,本应该今天就采摘的。但是由于是小年,周宇也不好打扰大伙儿过节。于是只能推到明天采摘。 至于省城这边由于龙鲤、大西瓜以及大桃子的热卖,现在彻底把名声打出去了,再加上后来送过去的一百坛顶级菊花酒,更是把店铺的名声推到了极致。现在在省城上至富豪白领下到贩夫走卒,一提起“大自然”山货店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同时口舌生津,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些清新醇美的好东西。 所以在昨天得到周宇的通知说是从腊月二十四开始采摘大樱桃后,柳三炮和刘云飞也顾不得过年的事儿了,赶紧又大肆宣传起来。 虽然那大樱桃的价钱也是贵的要死,一斤一百五,即使这样也没能阻止人们对美味的追求。而且这可是在冬季,普通的大樱桃也得百八十块钱一斤,而且人家大自然里卖得都是极品,所以这一百五十块还真不算贵。而且马上就要过年了,这要是年三十儿晚上全家看着春节联欢晚会,再悠闲地往嘴里扔几个饱满甜脆,圆润多汁的大樱桃,那心里得多舒坦?于是会员卡办的更是跟大雪片子似的呼呼而来,这大樱桃还没开始卖呢就收到了一万八千多斤的订单,把个刘云飞柳三炮乐得笑了一整天。 漫天的雪花依旧飞舞,村里一片热闹的景象,家家户户都在打扫卫生,小孩子们嘴里咬着芝麻糖欢快地跑跳着…… 周宇到家的时候发现老妈正围着围裙在外面擦玻璃,而老爸也戴着破棉帽子穿着羊皮袄拿着根长把扫帚在打扫屋檐下和墙上的尘灰。再看看旁边的舅舅家也是如此,舅舅和舅妈也在外面忙乎着。 看到外甥回来了,这会儿被老婆子指使地顾头不顾腚的王志江是大倒苦水,可怜兮兮地隔着院墙对着周宇大声说道:“小宇啊,赶紧给你妹妹打个电话问她今年还回来不?唉,我这个丫头真是白养了,杀年猪的时候不回来吃肉,过小年不回来打扫卫生,你就告诉她要是还不回来他老爸就快被家里的老娘们折磨死了,你说我一个大老爷们哪会擦玻璃啊?真是的……” 看着舅舅的可怜样周宇差点笑出声来,赶紧对着舅舅说道:“哎呦舅舅啊,你别着急啊,我马上就给姗姗打电话,他要是还不回来我就和虎子到省城给他抓回来。回来后咱啥也不用她干,就让她一天到晚收拾卫生,你们家收拾完了就到我们家收拾。” 王志江翻了几下白眼,这个混蛋外甥,这是要拿自己闺女当下人使唤呐,于是张了张嘴就要反驳两句。 还没等他开口呢周宇又对着李雪莲说道:“舅妈,让我舅舅歇会儿吧,就别为难他了,待会儿我过去帮你干。再说了我舅舅以前可是村长支书一肩挑的大人物,哪里会干这个啊?” “小宇啊,你别听他瞎说,都这么大的人了擦个玻璃打扫打扫卫生还能不会?就知道让姑娘干,我看他就是想要偷懒耍滑。再说了村长支书算个屁?还不就是个老农民?还真当自己是多大干部似的。” “哈哈哈,舅妈啊,话可不能这么说,村长可是不小的官儿了。你看啊,除了国家主席之外,下面就是省长、市长、乡长、再就是村长了,也就是说村长比省长也就矮了三级而已,差不多少啦。”周宇捂着肚子大笑道。 “咯咯咯咯……”两处院子里的两个女人咯咯直笑。 隔壁院里的王志江气得直咬牙,恨不得跳过来捶这这个不良的外甥一顿。 本着攻守同盟的想法,正在举着大扫帚擦灰的周定国狠狠地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地对着周宇说道:“小宇啊,你说说你都多大的人了?咋还和你舅舅没大没小的呢?你小子赶紧换衣服过来帮我擦灰,话说这一早上把我累的这老腰直发酸。干完后再去帮你舅舅忙乎去。” 王桂兰倒是没说啥,只是摇着头笑着,丈夫的小心眼自己还能不知道?不过儿子在跟前可不能扫了人家的威风,嗯,就让他暂时先威风一天吧,等儿子走了之后再收拾这个糟老头子也不迟。 接下来周宇换好衣服就忙乎开了,王桂兰本来还有些不放心,但是看到儿子干得确实不错后索性把手里的活儿都交给他,自己则进屋拿出买好的红纸开始剪窗花。 大山里的女人家剪窗花那是祖辈相传,在做姑娘的时候个个就已经会了,再加上心灵手巧,所以剪出的窗花花样繁多,俏丽多姿,贴到窗户上后别提多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