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瑞雪飘飘小年到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零五章 瑞雪飘飘小年到2

周宇这一上午可真是没轻松过,干完了自家的活儿后就到舅舅家帮着忙乎了,由于活动量大那是满脸冒汗,把舅妈心疼地直骂自己的老头子心狠,把外甥累成这样。王志江不敢反驳,只能撇着嘴对外甥表示极大的不屑。 由于晚上才能吃饺子,但是今天又是小年,所以中午的时候王桂兰还是做了几个菜,一盘家闷鲅鱼,一盆酸菜炖大骨头,一个炒蒜毫,一个白菜五花肉炖豆腐。两家人等老爷子王云海从村里唠嗑儿回来后就开饭,大伙儿是边吃边谈,饭桌上气氛相当热烈。 “小宇啊,我刚才从你三叔家走的时候听虎子说山上的大樱桃已经有熟的啦?”王云海放下酒杯笑呵呵地问道。 “哦,对啊,本来今天就能摘一些了,但是这不赶上小年了吗,所以我就想明天再摘,反正也不差这一天,而且咱这东西好也不怕卖不掉,青青他二叔那边已经订出去一万多斤了,咱摘了马上就能卖出去,啥负担也没有。” “啊,这么顺利啊?哎呦真是太好了,小柳那孩子做买卖真是不简单,你看看你手里的这些东西不都是人家帮你卖的么?而且价钱还那么高,真是难得啊。”王云海捋着胡须满面笑容地说道。 “嘿嘿,他不帮我帮谁?谁让他是青青的二叔了?”周宇臭美道。 几个长辈想想也是,都是自家人帮帮忙似乎也是应该的哈? 其实他们只是从自己的角度看觉得承了柳三炮和刘云飞不少人情,但是要是从那二位的角度看自己还承了周宇不少人情呢。要知道他们每个人这几个月以来光是从周宇身上得到的利益就不下千儿八百万的。但是这些事情以王云海为首的这几位长辈想都没去想过。朴实的他们只是一味地觉着自己欠了人家不少人情。 吃过晌饭后周宇开着车过去找虎子,哥俩去了趟镇里。拉回来满满一车的装大樱桃用的泡沫箱子,等明天采摘的时候边摘边装箱。一次性到位,到了省城后直接就可以卖了。 晚上的时候雪渐渐地停了,西边的天际露出一抹昏黄,天色变得有些明亮,看样子明天因该是个大晴天。 随着天色变黑,村里开始传出稀稀拉拉的鞭炮声,这应该是哪家的孩子实在按耐不住提前放了几串鞭炮过过瘾。 饺子这会儿早就包好了,白菜猪肉馅的,这会儿正在锅里煮着。虽然大伙儿也都爱吃酸菜猪肉的。但是过年的时候可不能吃酸菜馅的,否咋明年这一年的日子还不都是酸了吧唧的?白菜馅好啊,与“百财”谐音,听着多喜庆多富贵? 正屋里王云海和刘大厨以及周定国王志江在看着电视唠着嗑儿。人家刘大厨天还没黑的时候就送走了灶王爷,这才赶过来等着吃饺子,晚上的时候好和周宇一起回山上去。 厨房里热气腾腾,一个个皮薄馅大的水饺在锅里上下翻滚,就像一个个大元宝似的。舅妈在液化气罐上炒菜,而周宇则按照老妈的要求从抽屉里拿出崭新的灶王爷像以及一对小蜡烛和几住香。然后又到橱柜里取出老妈下午弄出的几样甜点,准备等饺子熟了后就开始祭灶。 饺子煮了两个开之后就好了,王桂兰快速地用笊篱先捞出一小碗放到锅台里边,然后才往盘子里盛。由于饺子包的多。装了六七盘之后锅里还剩下不少,王桂兰就把剩下的饺子捞到盖帘上然后坐到锅里保温,最后盖上锅盖。 周宇帮着老妈把热乎乎的饺子端到饭桌上。周定国这会儿正在拍蒜呢,对东北人来说吃饺子不蘸点蒜酱对点醋那就是暴殄天物。 虽然饺子已经捞了上来。而且舅妈也已经炒好了四个菜,但是这会儿还不能吃饭。这灶王爷还没祭拜呢哪能先吃? 这会儿王志江两口子已经带着一份祭品回自己家去了,等祭拜完灶王爷再回来吃饭。 王桂兰带着周宇将灶爷的画像贴在锅灶上方墙壁上一处专门凹进去的地方,画像上的灶爷白白胖胖的,带着亲和的笑容,那一双睿智的眼睛笑眯眯的,似乎对于自己监管的这个人间煞是满意。 画像上面还配有一副对联,横额是“一家之主”四个字,灶爷专管人间的厨房掌管伙食,在吃食不能满足的年代里他就被奉为了一家之主,寄宿了广大人民对事物的渴望以及能不用为吃食担心的美好愿望。两边是一副对联“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 将画像贴好后,周宇在画像前面的木板上点上一对小蜡烛,再点上几柱香,然后将刚才最先捞出来的那碗饺子和一双筷子放到画像前,最后又把准备好的其它吃食摆到画像前面,敬请灶王爷享用。那些都是一些素食,而且大多都是甜食,希望灶爷吃了甜食嘴上抹了糖到了天上能说几句吉言。 古俗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说法,祭灶仪式主要由一家之主来主持。周家村也沿袭了这个风俗,所以摆完贡品后王桂兰就回到大屋,把周定国换了出来,待会儿由这爷俩进行祭拜。 周定国走出来后看了儿子一眼,然后十分认真地从兜里取出来一个纸扎的小马和粮草,然后就跪在地上连同陈旧的画像一起烧了,嘴里嘟念道:“恭送灶王爷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而后嘴里继续念念有词。 周定国在做这些的时候周宇就在旁边闷着头一个劲儿的发笑,话说好久没看到老爸祭灶了,现在看着这幅情景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听到笑声周定国这才想起来儿子还没跪下呢,于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你个兔崽子笑啥笑,还不给老子跪下?你当这是闹着玩的?赶紧好好拜拜灶王爷求他原谅你。说不定他老人家一高兴来年会保佑你更加顺畅。” 看到老爸认真的样子周宇这时候可不敢卖萌,赶紧跪下嘴里嘚不嘚地说了一大堆。周定国这才露出笑容。 看到高大帅气的儿子,周定国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赶紧磕了几个头嘴里说道:“灶王爷爷早去早来,带个大胖小子来,别带推车担担(挑担)的,带个拉弓射箭的……” 周宇一听强忍着笑跟着老爸学了一遍,爷俩这才站起来将刚才贡献过灶王爷的麻糖和甜点之类的东西取下来进屋分给正在聊天的王云海妇女和刘大厨,大家高兴地每样都吃了点。这些东西已经沾神气,吃下后能使一家子祈福避灾。 等王志江夫妇回来后,大伙儿就开始吃饺子喝酒吃菜,快快乐乐地过了一个祥和温馨的小年。 虽然已经是腊月二十四了。但是这一天周家村却是全村皆空,都乐呵呵地到凤凰山上的大棚里帮着周宇采摘大樱桃来了。 经过几个月的生长,再加上周宇经常性地浇灌空间水,这些大樱桃的个头长得那叫大呦,隔老远望去就跟一个个小杏子似的,红亮亮黄晶晶的,别说吃了,就是看着都能流一地的口水。 在采摘前周宇笑着对大伙儿说道:“婶子大娘叔叔大爷们,今天可是腊月二十四了。把大伙儿叫过来帮忙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只是大樱桃正好在这两天成熟,要是再不采摘可就全烂到树上了,那样我可就赔死啦。 咱今天这样啊。反正我这樱桃也没打农药,大伙儿采摘的时候尽管吃,能吃多少就吃多少。晚上临走前大伙儿再装一些拿回家给老人和孩子尝尝,毕竟这玩意咱们也没咋吃过。 我和你们说。可千万别和我客气,要不就是看不起我。知道不?” “哈哈哈,你个臭小子,哪有你这么败家的?还一边儿下一边儿吃,你真当我们嘴那么馋啊?而且我可听说过这冬天的大樱桃最少都得七八十一斤呢,乖乖,这要是管够吃那不得赔死?”人群里一位大娘打趣道。 “三大娘,不管多少钱一斤,咱不就是有这玩意嘛,就是一千块钱一斤我也舍得给你们吃。行啦,我还是那句话,千万不要客气,想吃就吃……” 虽然周宇这么说了,但是大伙儿都不是傻子,这个时候的大樱桃都能卖出祖宗价儿,尤其二狗子这些大樱桃长得更是又大又水灵,一定还得贵。自己可是来帮忙而不是祸祸人的,可千万不能让二狗子有所损失。话说这大半年以来这孩子可是没少为村里谋福利,要不是二狗子一家子这大半年以来能赚到三四万? 人心都是肉长的,尤其是这些朴实的村民,人敬咱一尺咱就得敬人家一丈,更何况二狗子何止是敬了一尺?可以说没有二狗子就没有周家村的今天。 所以采摘樱桃的时候尽管大伙儿都被馋得直流口水,但是没有一个人大人吃过一个,只是摘了几个让带来的小孩子尝尝鲜儿。但也只是几个而已,而且小孩子吃上瘾了再跟大人要的时候就会被大人们呵斥一番,这才依依不舍得挪出大棚到外面玩儿去了,只是临出去之前那期盼的眼神委实让人心疼地受不了。 周宇这会儿正在外面打电话联省城那边的大货车啥时候来,所以也没注意到这些,但是也在大棚里摘樱桃的王桂兰可是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于是上前就把训斥孩子的村民责怪了一顿,然把摘好的大樱桃拿了三小箱给孩子们吃。 这下子一个个小家伙高兴地不行了,一个劲儿地说着二大娘或是二奶奶好,抱着大樱桃蹦蹦跳跳地跑到水塘边一边看动物一边吃着大樱桃。 两千多棵大樱桃树足足下了两天才下完,树上只剩下稀稀拉拉地极少一部分没有熟透的,眼看着就来到年了,所以年前周宇就不打算再摘了,正好留着过年给亲戚朋友都送点尝尝。 周宇以前也吃过别的地方的大樱桃,好吃是好吃,可是还是没法儿和自己这些相比。自己种得这些大樱桃不但个头大,而且颜色鲜红或金黄,玲珑剔透,味美形娇,表面晶莹的就像是涂了一层腊,让人看了就会忍不住流口水。 咬上一口,一股清香瞬间蔓延开来,甜中带着微酸,果肉厚厚的软硬相宜,滋味沁入心田…… 大樱桃总共摘了能有两万五六千斤,除了拉走的两万斤外,在山下的保鲜库里还能有个几千斤,同时库里现在还有不少的大西瓜和大桃子,估计年前也能卖得差不多。(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