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得瑟大了掉毛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十一章 得瑟大了掉毛

吃完槐花糕后,周宇和老爸坐在葡萄架下喝着石茶歇着凉。不知道为什么周宇这时候忽然想到了周虎,这家伙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鼻子尖,反正是从小到大只要是家里做好吃的几乎都能让这小子给碰上。 为了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周宇一下子站了起来往院门口走去,来到门口后左瞧瞧右看看没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这才又来到藤椅上继续喝着茶。 这时候王桂兰把后院的三头小野猪也喂饱了,看到儿子行为有些怪异不禁怀疑儿子是不是又要整什么幺蛾子,于是嗔怪道:“小宇,你刚才鬼头鬼脑地在干啥?” 周宇嘿嘿一笑,对着老妈说道:“妈,我可不是鬼头鬼脑,我这是想证实一下三驴子是不是有啥特异功能,我记得咱家一吃好吃的这小子闻着味儿就来了,巧得有些不可思议,简直太神了些。不过这次倒是没见他过来,那就证明这小子以前纯粹是运气好让他赶上了而已。” 见儿子说得有意思,再想想三驴子确实如儿子所说的那样子,王桂兰咯咯直乐。不过在王桂兰眼里周虎可是个好孩子,这时候得说儿子几句,于是语重心长地对周宇说道:“小宇,你和三驴子虽然不是亲兄弟可是赛过亲兄弟,你以后不要动不动就欺负他,这孩子虽然有时候吊儿郎当的,但是绝对是个懂事儿孝顺的好孩子,你以后对人家好点。” 在旁边闭目养神的周定国听了老婆子的话有些不满意,睁开眼睛说道:“你个女人家家的懂什么?小宇和三驴子之间不存在谁欺负谁,那叫兄弟情深!我和老三小时候见面就掐,实在给我惹火了我还揍他呢,可是那又怎样?你看现在我和老三还不是和亲兄弟一样?” 周宇竖起大拇指为老爸赞了一个,“爸,你说得太对了,还是男人了解男人啊!” 结果王桂兰给了这对赖皮父子两个白眼珠之后就去收拾外屋了。爷俩对视了一眼发出了臭味相同的笑声。父子俩相隔了两年的第一次配合堪称完美,哪能不得意一番? 笑声的余韵还没散开呢,就见院门口露出了一个锅盖头,周虎笑嘻嘻一步三晃地走了进来。 看见坐在藤椅上的周定国父子赶紧屁颠屁颠地走了过去,边走嘴里边嚷嚷着:“呦,二大爷和二狗哥都在呀,你们吃晌了吧?” 周宇满脸黑线,感情自己刚才的话说得有点早了。这人还真不抗念叨,说曹操曹操就到。 “三驴子来了啊?刚才你哥还念叨你来着,你这是有事儿?” 周虎使劲儿地点了点头,来到桌子前端起周宇身前的茶缸子“咕咚咕咚”的灌了两大口凉茶,抹了抹嘴这才说道:“二大爷,这不我二狗哥把野鸡岭承包了,那两个水塘子现在还空着,这两天我利用出车的机会到处打听了一番,得知红旗镇那边有两家卖鱼苗的,正巧今天中午客少我就回来给你们报个信儿,咱们好好合计合计。过两天我就拉着我二狗哥去看看,这早点把鱼苗养上也能早点获利不是?” 周定国点了点头,高兴地说道:“行,三驴子,二大爷真没白疼你,过两天叫上你爸咱一起去看看。” 周宇心里有些小感动,三驴子就是三驴子永远都是自己的好兄弟,看来以后自己开玩笑的时候还真得注意点。 这种想法在心里生出不到十秒钟,周虎就嘿嘿一笑腆着大脸对着周宇说道:“二狗哥,我这都来了有一会儿了你咋连个屁都没放呢?是不是觉得我这发型很帅有些自卑?其实你也不要有这种想法,咱俩是兄弟,我帅不就等于是你帅么?”说罢还摆出一个男模的造型。 看着眼前这张大饼子脸锅盖头、后于实在没办法和帅气联系到一起,不过头有些疼倒是真得,至于刚才心里产生的一丝小感动也忘到爪牙国去了,同时心里得出一个结论:对三驴子产生愧疚之心纯粹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周宇被气得也不愿意说话,直接站起身就想要朝周虎来一个饿虎扑食,被恰巧从屋里出来的王桂兰给拦住了,周虎这小子还站在王桂兰地身后得意洋洋地朝周宇吐着舌头。周定国在一旁也不说话,而是一直笑眯眯地看着小哥俩耍闹。 闹了一阵子后周宇忽然想到明天去县城提车的事儿还没和父母说过,于是趁着这功夫周宇把事情讲了一遍,周定国两口子和周虎听了都十分高兴,想在农村发展没辆车怎么行?可是一听说这辆车要四万块钱的时候还是有些舍不得,不过为了支持周宇在家乡搞事业,几人还是投了赞成票。 几人正聊着呢,忽然一股山风吹过,把外屋里的气息给吹到院子里来,正在唾沫星子满天飞的周虎突然感到一股清香飘到了鼻子里。 周虎也不说话了,使劲儿地抽了抽鼻子,喃喃自语道:“嗯?不像是西瓜,也不像是饺子,槐花?对,是槐花的味道,可是还有些不对啊?难道是槐花糕?”说到这里这厮大声地对着王桂兰说道:“二大娘,槐花糕!咱家晌饭是不是做得槐花糕?”说话间口水顺着嘴丫子就淌了下来。 周定国夫妇听了周虎的话一直笑个不停,末了王桂兰拍了拍胸口咯咯笑道:“三驴子,这事儿都怪二大娘,你小子一来就扯东扯西调皮捣蛋的我还真把这茬给忘了,不过你小子鼻子真是太好使了,你等着,二大娘这就给你端去。” 周虎急不可耐地催促道:“二大娘您可别再说话了,赶紧端来呀?我晌午为了赶时间回来才吃了四个馒头一碗羊汤,这肚子到现在还空劳劳的呢,一闻到槐花糕的香味儿就更受不了了。” 周宇已经无语了,这货分明就是一头猪和一只狗的混合体啊! 周虎坐在椅子上狼吞虎咽地吃着清香爽口的槐花糕,周定国觉着这小子确实有些意思,于是狭蹙道:“三驴子,你二狗哥说你是不是有啥特异功能,要不为啥二大爷家一有好吃的你小子就能碰到呢?起先我和你二大娘认为他是说胡,但是现在看嘛你二狗哥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听了二大爷的一番话,满嘴是槐花糕的周虎好悬没被噎死,快速嚼完嘴里的东西后哭丧着脸说道:“二大爷,我的亲二大爷呀,这是什么?捧杀,这是赤裸裸的捧杀啊!要说你侄子我吃饭的功能那是刚刚的,但是特异功能啥的那真是一根毛都没有啊!我要是有特异功能还至于每天起得比鸡早开着辆破车满镇子的拉客么?我指定得买套大别墅把你和我二大娘接来住啊,到时候咱买豆浆一下就买两份,吃一份倒一份,然后再买个几栋楼房养养猪……” 周宇忍着笑,几年不见这小子的嘴皮子倒是利落了不少,不过这小子难道没听过“得瑟大了掉毛”的说法? 王桂兰已经被这臭小子逗得不行了,扶着桌子咯咯地笑个不停,而周定国的脸色由白到红再到黑,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抬起脚丫子照着周虎的后屁股就是一脚,毫无提防的周虎手里拿着的一块槐花糕被震到地上。 周虎的话语打住了,看见槐花糕掉到地上,这小子的脸上露出心疼地神色,不满地说道:“二大爷,咱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说你咋和我爸一样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打杀杀的?再说你踹我就踹我吧这槐花糕和你有啥仇,你让人家摔了个仰八叉? 要知道这槐花糕可是我可亲可敬的二大娘辛苦劳动的成果,这是粮食啊!你不是教育过我咱山里人要爱护和珍惜粮食么?你等着,看我回去不告诉太公。” 周虎现在感觉自己如腾云驾雾一般,小心情那叫一个舒畅啊。这些年尽叫老爸和二大爷教育了,还动不动地就来点家庭暴力,现在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反攻一回,哪能不竭尽所能呢? 为了增加反攻的力度,慷慨激昂地说了一大堆后周虎把那块掉在地上的槐花糕捡了起来用手擦了几下又放进了嘴里大口嚼了起来。 周定国这时候已经离开了座位,也不说话,而是浑身颤抖地奔着西墙边的一堆槐树棍子去了。周宇一看事态有升级的趋势,本着保护盟友的心理赶忙拽了拽还在洋洋得意的周虎,“三驴子,风紧,还是赶紧扯呼吧。” 看到周定国拿着根鸭蛋粗的大棍子气呼呼地冲着自己来了,周虎吓得魂儿都要飞了,撒丫子就跑,不过跑之前还不忘往兜里揣了两块槐花糕。这小子边跑边喊:“二大娘,今天风紧我得赶紧扯呼了,等过几天再来看你哈。还有二狗哥我说得鱼苗的事儿你好好想想,到时候我拉你去!” 等周定国提着棍子追到院门口时周虎已经跑得没影了,周定国倚着大门喘着粗气,等气儿喘匀乎了后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周宇这回事真得被吓着了,难不成老爸被三驴子给气傻了?于是快跑来到老爸跟前用手狠狠地敲击着老爸的后背,边敲边大声说道:“爸,你醒醒,你醒醒啊!” 周定国此时脸都绿了,好不容易把一个碎嘴子给吓唬走了,这怎么又上来一个不开眼的? 于是一下子把儿子扒拉开,气呼呼地说道:“别敲了!老子清醒着呢,告诉你小宇,你们小哥俩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周宇感觉自己很委屈很委屈,所谓的“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说得就是现在的自己吧? (大章节,求推荐、收藏。今天下午上了“都市”类的“新闻位”推荐,心里还是有些小激动的。感谢一个月以来给予本书大力支持的乡亲们,是你们的支持与鼓励才有了今天的一点小成绩。同时感谢责编维妮大大为本书做得这次推荐,向您道一声:辛苦了!另:最近有些乡亲们提出本书和《山村生活尽悠闲》有些类似,其实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没想到“尽悠闲”会在大伙儿心里留下这么深的印象。光芒在这里想做个声明:其实两本书都是同一个作者,可以说本书和“尽悠闲”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当初《山村生活尽悠闲》写到三十多万字的时候成绩还是不错的,收藏有六千左右,推荐更是接近三万,但是由于某些不忿的原因仓促结尾了,真心感觉对不起大家。这次重拾心情、带着平和的心态换个马甲重新来写,希望给大家奉上一部带有东北风味的纯乡土幽默的文章。这里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商战、狗屁的阴谋诡计等,文章还是清新自然、大开大阖、人情味儿重、充满正能量。本书绝对是你茶余饭后、心情不佳时的最好的调节剂,让你心情愉悦、笑口常开。其实人活着不就是个心情么?郑重承诺:本书已经正式签约,绝对完本,坚决不tj!请大家相信,光芒不敢欺骗大伙儿,因为光芒不敢忘记周老太公的一句名言:撒谎的孩子木有小鸡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