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红红火火过大年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零七章 红红火火过大年1

由于昨晚独自一人在山上回味了一番回家以来的经历,不免有些感怀与激动,所以睡得很晚。本来今天早上应该睡个懒觉的,但是睡梦中的周宇还是被一阵阵低沉的轰鸣声惊醒。 从炕上起来后拉开窗帘,发现天还灰蒙蒙的,根本没有大亮。但是周家村方向不时地传来低沉的鞭炮声。周宇心里一阵欢愉与欣喜,大年三十儿终于到来了。 节日的喜庆与兴奋刺激着周宇,就是想睡个回笼觉也不可能了,况且今儿个可是有不少活儿要忙乎呢。 也顾不得吃早饭,周宇趁着路灯的光亮开始喂食山上的动物,以及半山腰的家禽。过了一会儿周定义几个人也从家里骑着自行车过来了,大伙儿一块儿把活儿都做利索了这才回去。 天色渐渐地亮了起来,不多久一轮红日徐徐升起,给这个清冷的早晨注入了一丝温暖。凤凰山依旧温暖如春,虽然处在寒冬腊月的北方,但是这里犹如俏丽的江南一般,花红柳绿溪水潺潺。 今天可是大年三十儿,所有人晚上势必要在家里守岁的,凤凰山这边就不可能留人了,所以刚才大伙儿把一天的吃食都给倒进猪圈和家禽圈里了。至于棕熊一家子和鹿群以及大红哥俩和大驴二驴,周宇则准备把它们弄进空间里过年。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周宇还是打算留下花花一大家子守山,因为它们够聪明,留在这里看山自己也放心。 忙完了山上的活儿。把各种东西都规整了一番,周宇开着车下了山。 虽然凤凰山上温暖如春。可是到了山下立马就变得干冷干冷的,仙浴湾也被冰封起来。在朝阳的照射下洁白的冰面反射着刺眼的光芒。 汽车顺着柏油路缓缓驶进村子,平日里宁静无比的小村庄这时候是鞭炮不断热闹非凡,家家户户都传出快乐的笑声,连空气中都透着年味儿。 各家的院子里已经支起了一杆杆准备挂灯笼的长木杆,孩子们手里攥着一个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刚炸出来的地瓜甲地瓜条以及肉丸子等油炸食品在道边上玩耍着,更有几个调皮的小家伙把小鞭和大地红等拆开,然后拿着点燃的香一个一个放着。 老爷们则端着在外面冷冻的猪骨头猪蹄子回到家里化冻,待会儿就准备烀骨头剔猪骨肉。然后再把猪蹄子进行熬煮做猪蹄冻,留着大年初一早上吃。女人们则围在锅台边用面粉打糨子,待会儿好粘贴春联福字…… 在东北,贴春联有两个讲究,一是在中午12点之前必须贴完,意味着在来年家人勤勉,不落人后;二是贴春联的“糨子”(糨糊)必须是用自家面粉自家水打出来的,这样春联才能贴得牢固结实。大年三十,家家户户都是一块儿贴春联。谁家的春联在门框上“坚持”的时间长,历经风吹雨打也不脱落,甚至能保持到来年春节,就证明这家一定有个巧媳妇。 周宇到家的时候老爸在泡猪骨头。老妈在打糨子,炕上堆满了春联福字以及各种颜色的彩。 看到儿子回来了,王桂兰笑着说道:“小宇啊你先歇会儿。妈把糨子打好后你和你爸把春联福字贴上,咱家是二层楼。所以楼上也得贴。 还有啊,你们爷儿俩得抓紧点。趁着大早上还没下来风快点贴,凤凰山上还有那么多的房子呢。” 周宇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妈,山上就算了吧,那么多的房子啥时候能贴完啊?还不得把人累死?” “臭小子就知道说傻话,这大过年的只要是房子就得贴春联福字挂彩,再说了房子多了还不好么?妈还想从早上贴到晚上呢,关键是你有那么多的房子么?”王桂兰成嗔怪道。 周宇无语了,既然老妈这么说那就这么办好了,于是从炕上找来笤帚,把春联和横批分好,最后把各种颜色的彩按照五张不同颜色的分为一组,这样待会儿粘贴的时候能够快些。 浆糊打好后周宇就踩着梯子在上面粘贴春联横批和彩,周定国在下面打着下手。至于王桂兰则开始烀骨头和猪蹄子,一家三口各有分工,干得是热火朝天。 要说贴春联可不光是在主宅外面,像汽车或是牲畜车、鸡架、猪圈、水井、梯子等上面也要贴上单联。汽车上的就是车行千里,一路平安;鸡架上的是金鸡满架;猪圈的自然是肥猪满圈;水井是饮水思源;梯子上则是步步高升。 另外一边的王志江这会儿也和姑娘端出浆糊要贴春联,看到外甥已经开始行动了,就隔着院墙打趣道:“哎呦呦,这不是我大外甥么?话说咱都这么大的老板了还亲自爬墙贴春联?我要是你啊我就刷刷刷甩出去一万块钱雇几个人过来干。” 还没等周宇反驳呢,终于回到家的姗姗也笑嘻嘻地说道:“哎呀爸你简直太英明了,我哥现在这么有钱就应该雇人帮着干,那啥哥啊,要想雇人的话一定先雇我哈,咱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站在梯子上,周宇听了这爷儿俩的话忍俊不禁,哈哈大笑道:“姗姗,你咋变得和你爸一样见钱眼开啊?真是的,舅舅一点也没教你好的。不过妹子你放心,啥时候缺钱了就和哥哥说一声,话说咱现在穷得就只剩下钱了。” 姗姗立马就是一脸的崇拜,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直放光,对着周宇甜甜地说道:“哥,还是你对我好,不像我爸就是个老抠门。想买台笔记本就只让我买个国产牌子的不准超过四千,那玩意功能也不行啊?而且这其中还有我自己赚到的三千块钱呢,和着他就只给我添一千块钱。” 这丫头说完眨了几下大眼睛又接着说道:“嗳,哥啊。你说我怎么觉得我爸就是周扒皮啊?” “哈哈哈,姗姗啊。你这感觉没错,不过他叫王扒皮。而不是周扒皮。不过你也别为这事儿闹心,过完年哥给你买一台苹果的,保证是一万块钱以上的精品,你看行不?” “哇,哥哥太好了,哥哥万岁……”姗姗乐得手舞足蹈的,高兴地不成个样子。 王志江满头黑线,这两个死孩子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埋汰自己,这还了得了?于是虎着脸说威胁道:“好啊小宇、姗姗。你们两个死孩子真是没大没小的,竟然敢埋汰我。今天是大年三十儿我就不和你们两个计较了,你们俩给我等着,看我以后咋收拾你们。” 谁知道这话刚说完,兄妹俩立马就眼泪含眼圈,可怜兮兮地大声喊道:“妈,舅妈(大姑),舅舅(爸爸)欺负人啦……” 听到这两句话,王志江吓得魂不附体。撂下手里的东西就想往外跑,谁知道两个女人更快,下一刻就急匆匆地推开房门冲着王志江大呼小叫的,把王支书说得是体无完肤。 王云海老爷子站在大门口笑呵呵地看着这一切。至于周定国那是看得背后生寒,心里为小舅子感到深深的悲哀:自作孽不可活啊,有这两个护犊子的母老虎在。得罪其中一个孩子那后果都够吓人的,更何况还是两个同时得罪?这不是嫌自己命长活得不耐烦了么。 看到王支书的气焰被打下去了。两个无良的年轻人哈哈直笑,这兄妹俩一边贴着春联一边高兴地唠着磕儿。看得在下面打下手的两位老爸是摇头叹息不已。 鞭炮声渐渐地消散,只剩下零星的声响,这应该是小孩子们把鞭炮拆开了单个放呢. 周宇和老爸把自家的春联福字以及彩粘贴完后去了舅舅家,帮着把二楼也给弄完了。 这时候已经九点多了,两家的厨房里飘来阵阵烀肉的香味儿,周宇正打算和妹妹回家吃点拆骨肉呢,就见太公和三叔爷儿俩夹着一卷很宽的东西进来了。 “哎呦,老叔来啦,快进屋坐。”站在院子里溜达的王云海笑着说道。 “好,进屋,咱爷儿们进去唠唠。”说完老太公就带着大伙儿进了屋里。 “太公,不会是虎子闻到我们家烀肉的香味儿了把你们都忽悠过来好吃肉吧?这小子的鼻子真是比狗鼻子都好使。”一进屋周宇就开始埋汰人了。 “切,你才长狗鼻子呢。二狗哥,你还就别不服,咱就是命好,一到我二大爷家就能碰到好吃的,你说邪不邪乎?”周虎翻着白眼眼气道。 谁知道这小子刚说完就被老太公拍了一下,老头子不乐意了,黑着脸说道:“我说三驴子你知不知道今天是啥日子就瞎说六道的?今天可是大年三十儿,什么邪乎不邪乎的?不吉利的话一律不准说。” “哎~我知道了,保证不再说不吉利话的就是了。”周虎哭丧着脸说道。 看着虎子的一张大饼子脸红的跟个猴屁股似的,旁边的周宇和姗姗这会儿都快笑死了,周虎这会儿也不敢嚣张,只是狠狠地瞪着这对幸灾乐祸的兄妹。 但是姗姗哪会吃他这一套?先是张开嘴吐出小香舌气了他一番,然后就搂着老太公的胳膊撒娇道:“太公,你看虎子哥他来吓唬我,哎呀我这心现在还砰砰乱跳呢。” 刚才还一脸严肃的老太公一听到姗姗的声音立马就满脸笑容,露出了疼爱的神色,可是听到姗姗说完后这脸色又沉下去了,没好气地对着周虎说道:“我说三驴子啊你小子有点出息好不好?有能耐对外人使去,对着自己妹妹发威那就是个完蛋货,我和你说,要是你再吓唬姗姗别说我抽你。” 周虎都快哭出来了,话说老头子精明了一辈子咋就看不出这丫头在装可怜呢?自己欺负她?这话反过来说不好吗? 但是虎子毕竟是虎子,可是比王志江有心眼的多,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讪讪地应了两声就不再吱声了。 这时候周定国说话了,“老三,你和老爷过来这是有事儿?家里的春联和祭拜老祖宗的族谱都挂好了么?” “哦。春联都贴完了,爷爷说你换新房子了地方够大。就打算今年在你这里祭拜。这不族谱我都拿过来了。” 周定国点了点头,心想也是。这周家村姓周的足有一百多家。由于太公年纪最长而且又是族长,所以族谱就由太公掌管,每年的大年三十儿晚上其他分支都会过来祭拜祖先。 以前都是在老三家里,由于地方有限,那真是人挤人人挨人,还真是有些装不下。自己家由于是新盖的房子外屋够大,一下子来个二三十位都能跪下,所以在自己家里供奉族谱还真是挺合适的。 接下来爷几个把外屋的北墙打扫了一番,周宇哥俩到周定邦家把供桌和三婶儿做好的贡品以及香烛等都拉了过来。布置了一番后总算是把族谱的事儿弄好了。 这时候家里又来了一帮人,以吴老二和水生打头,后面都是十几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把家里的春联福字贴完后就被家里的大人派过来帮着周宇到凤凰山贴春联。 王桂兰感慨万分道:“小宇啊,你看看你这些婶子大娘多好?人家都记得你在凤凰山上有不少房子得贴春联呢,偏是就你自己不知道。” 说完后又对着水生吴老二等人说道:“你们回家后帮我谢谢你们爸妈啊,待会儿把山上忙完后你们就回来,二婶今儿个烀猪骨头了,都过来吃剔骨肉,老香了。” “必须的。二婶儿,我就喜欢吃这一口,那啥你给我留点啊。对了,等下午我回家拿两瓶酒送给我二叔尝尝。我感觉我今年交大运,这酒指定能酿成功的。”吴老二笑着说道。 虎子嘴一撇,这厮要是能酿出酒来母猪都能上树了。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于是一把拉住了吴老二就往外拽。一群年轻人嘻嘻哈哈地跟在后面上了车奔着凤凰山而去。 到底是人多力量大,六座别墅的春联和福字以及彩在大伙儿的帮助下没到十点半就贴完了。事后周宇一人送了一坛子上好的菊花酒和一小箱大樱桃,把哥几个美得喜笑颜开。 吴老二更是腆着脸说道:“二狗子,以后有啥活儿别忘了知会哥哥一声,保证随叫随到,给你小子干活这福利简直没得说啊。嘿嘿。” “必须的,二哥、水生哥以及各位弟弟,你们以后闲着没事儿就到我这里玩儿,但是你们几个上学的除外啊,现在还得以学习为重。二哥今天在这里给你们一个承诺,谁要是考上大学了每人奖励一万块。”周宇笑着说道。 那几个读高中的年轻人听了周宇的话后心中大喜,一个个暗自摩拳擦掌,打算过了年马上就投入到学习当中,势必要拿下这一万块钱。 接下来周宇让虎子把这哥几个送了回去,自己到山上把除了花花一家子的一干动物全都收进了空间,包括在空中飞翔的小雕和金刚雕以及大鹰小鹰。至此,凤凰山上除了满山的花草树木就剩下花花一家子和山下的二百多头大野猪。 将近十一点的时候下周宇了山,就见村里和早上回来的时候完全变了样,家家户户都贴着春联福字还有那五彩缤纷的彩,院子里竖起的长木杆上也挂起了一只只大红的灯笼。可以说现在的周家村就是一个颜色,灿烂的红,绚丽的红,到处都洋溢着过年的气氛。 还没到家门口呢周宇就有些饿了,要知道从早上忙到现在自己还没吃东西呢。于是周宇加快了车速,只是一会儿就到了家门口。 中午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今年的大年三十儿老天爷真给面子,天气好的不得了。 晌饭比较简单,为了省事儿两家人在一块儿吃的。大锅里做的酸菜猪肉炖粉条,同时还热着一些馒头和豆包。小锅里蒸了条龙鲤,然后又在液化气罐上的炒勺里炒了一个蒜毫炖了一个排骨冻豆腐。当然还有一大盆早就从烀好的骨头上撕下来的剔骨肉蘸蒜酱。 菜的样式不多但是绝对地道,王云海和儿子女婿都喝了一点酒,姗姗凑到周宇跟前一个劲儿地给他夹肉吃,自己则是一个劲儿地吃着那条红艳艳的大龙鲤。 在东北这嘎达年三十儿的晌饭不重要。由于有很多事儿要忙乎,所以大多数家庭只是简单的对付一口。真正重要的是晚上这顿年夜饭。 这是一年当中最重要的一顿饭,应该说家家户户把这一年的丰收和喜悦全都注入到这顿年夜饭里了。都会精心地准备好这这顿年终岁尾的大餐。 吃完晌饭后三婶儿就过来帮忙了,晚上的这顿年夜饭两家人一直都是在一块儿吃,然后就开始请神祭祖,这些可都是大活儿,一个人可是忙不过来,所以每年都是妯娌俩一起忙活。 至于王志江一家子则是吃完晌饭就都回到自己家忙乎去了。俩家人再怎么好那也是两个姓两个祖先,这个可不能在一块儿吃年夜饭和请神祭祖。 按照老传统,东北地区的除夕夜的一项重要活动就是祭祖,这个活动可不能说成是“封建迷信”。过去是农业社会。老百姓只能凭着双手去从土地里刨食,人丁越多就越能保证整个家族的过得好、丰衣足食。所以人丁兴旺、家族和谐非常重要。老百姓在一年当中最重要的一天追思祭祖既表达了对祖先的感恩与尊崇、同时也是告诉祖先他们后继有人。所以说年三十祭祖那是有一份浓浓的情感在里边的。 除了祭祖之外,还要接神。传说这天晚上,天上诸神要下界,腊月二十三上天的灶王爷今天也要回来。所以人们就会摆上供桌,在屋外烧起一堆火迎接诸神的到来,同时也好保佑自己一家来年平平安安,风调雨顺…… 下午的时候周宇被虎子喊走了,哥俩一块儿贼头贼头地出了家门上了车就奔着太平镇狂奔而去。 坐在车里周虎兴奋道:“二狗哥。今年咱可没少赚,今晚这场烟花爆竹可不能差了,放得越多咱来年越会红红火火。 对了,你还记得咱俩小时候发过的誓言么?” 周宇感慨地笑了笑。“咋不记得呢?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记得小时候每到过年时,由于那时候也没有什么闲钱,老爸和三叔还得照顾那些孤寡老人。所以老哥俩最多也就给小哥俩买两挂小鞭儿。至于窜天猴和花炮那就更不要想了。 但是那时候鞭炮的种类也不算少,小鞭有红的也有绿的。五十响、一百响、二百响、三百响,大多没有包装纸。一排排看起来很诱人的。当然也有成千上万响的,还有十响一咕咚的。 自己哥俩买不起,可是别人家的孩子还是有几种的。加上俩人都是男孩儿,对这个可是眼红的很,可是无论怎么求父母,得到的答案都是没有钱。 就这么点的小鞭那也不够放啊,于是哥俩就把成百响的小鞭儿的捆线拆开,啪、啪的,一个一个点着了扔着放。有时候哥俩还跑去争着捡别人放过的里面没炸响的鞭,从中撅断,露出火药,用香点着,拿在手里看着往外嗤嗤喷火,竟也是那样的开心。 终于有一年过年的时候哥俩没忍住诱惑,各自偷了家里五块钱,哥俩买了些大地红和二踢脚以及花炮玩了个尽兴,可是当天夜里还没过十二点呢就被大人发现了,一问才知道这两个孩子竟然偷钱买鞭炮,哎呦哥俩挨的这顿揍啊,大年初一的时候屁股还不敢坐炕呢。 从那时起哥俩就发下一个誓言,等长大了自己赚到大钱后一定要花巨资买来无数的鞭炮,舒舒服服地放他一宿。 所以在腊月二十八那天虎子就到镇里的鞭炮专卖点查看了一番,回来后就和周宇说起了这件事儿。但是当时由于害怕买多了老人心疼钱再让自己退回去,所以这才赶在年三十下午去买。等买回来后就是生米煮成熟饭了,想退也来不及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不得不说,年俗不好写啊,上传晚了些。三月最后一天了,月票啥的快到碗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