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璀璨烟花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零九章 璀璨烟花

祭祖完事儿之后,村里的鞭炮声依旧连绵不绝、震耳欲聋。在这种欢快热闹的气氛的带动下,老太公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又开始和两个曾孙子又说有笑起来。 这时候热气腾腾的饺子已经煮好了,在捞饺子之前一家之周定国站在外屋乐呵呵地吆喝道:“饺子挣了吗?” 所有人都应和道“挣了!”(意思是新一年赚到钱)。 然后周定国又吆喝:“日子起来了吗?” 全家人又同时回答:“起来了!” 弄完这个仪式后,两个女人笑呵呵地开始捞饺子。 装了两小碗饺子摆放到供桌上后,全家坐到大炕上开始吃着热乎乎的饺子。 这顿饺子不单单是请神的饺子那么简单,因为外形酷似元宝,所以吃了饺子就等于新年“揣元宝”。 虎子这家伙就是命好,头一个饺子就吃到了一个包糖的,王桂兰笑呵呵地说他来年的日子一定是甜甜蜜蜜的。没多久,老太公吃到了一个带年糕的,这可把大伙儿乐坏了,老人家吃了带年糕的饺子那就是福禄绵长高寿的象征。 吃着吃着周宇就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老爸老妈和三叔三婶儿吃饺子的时候总是先用筷子夹一下,感觉软软的这才夹起来吃掉。于是周宇就忍不住笑,这四位长辈实在是太有意思了,这是唯恐自己把包着祝福的饺子吃掉了,才小心翼翼成这样。一门心思地先把这美好的祝福让给老人和孩子。 老太公那是啥人?看着两个孙子和孙媳妇笑呵呵地说道:“我说你们四个也不用这样吧?试探来试探去的,我看着都累。 咋的,想把好东西都让我们爷儿仨吃了啊?那你们咋办?咱们可是一家人。光我们好了有啥用?” “呵呵,老爷,我们四个上有您,下有虎子和小宇,只要您老身体健康福寿绵延,两个孩子事业有成日子过得甜甜蜜蜜和和美美,那不就是我们的福吗?所以啊这些好东西最好是由你们吃到。你们好了我们就幸福。” 老太公点了点头,也不再相劝,欣慰的夹起一个饺子又大口吃了起来。全家笑呵呵地跟着吃了起来。 王桂兰说的一番话好像被接来的各路神仙听到了似的,神奇的很,晚上这顿饺子里包年糕的几乎都被太公吃到了,而包着钱和糖果的饺子几乎都被周宇哥俩吃到了。虽然周定国和周定邦两夫妇啥也没吃到。但是看他们脸上的笑容绝对比吃到了还开心。 一家人吃完了象征团圆的请神饺子后。已经快到十一点了,这时候王云海带着王志江一家子过来给老太公拜年。村里周姓的本家开始陆续的过来祭拜老祖宗,一般都是老中小三代同时到来,在外屋给老祖宗上完香磕完头之后就来到大屋里给太公磕头拜年,然后大伙儿就坐在屋子里乐呵呵地闲聊。 王桂兰和三婶儿赶紧切西瓜洗大樱桃,由于人多,干脆也不讲究那么多了,直接装到大盆里端了上去。这过年前后的大西瓜和大樱桃那可是好东西。平常人家谁能吃起这个啊?看到主人家成盆的往上端,大伙儿也知道这些都是二狗子种得。便也不客气,拿起一块儿凉洼洼的大西瓜就吃了起来。 大伙儿几乎是都是在家吃完请神饺子才过来的,再吃上这么一块儿干爽清凉的大西瓜,心里别提多舒服了,屋子里的气氛更加的浓烈了。 大樱桃那是小孩子们的最爱,看到孩子们一门心思地对付着大樱桃,王桂兰笑着拿着一沓塑料袋来到里屋,从筐里抓着大樱桃就往塑料袋里装,然后就抱着一袋袋大樱桃回到大屋每个孩子给了一袋子,把这些小家伙乐得直喊二大娘或是二奶奶好。 人群来了一拨坐了一会儿后又来了一拨,根本就没有断流的时候,直到将近十二点的时候这才渐渐地少了下来。 当周定义给太公磕完头后就急着进了屋,连大西瓜还没来得及吃就急着对周宇和周虎说道:“我说二狗子三驴子,现在场院那边挤满了人,你们俩啥时候过去放烟花啊?可别告诉我你们俩个臭小子这是在忽悠人啊?” 周宇苦笑一声说道:“八叔,你可真敢说,我们哥俩再不是东西也不能大过年的忽悠全村的人吧?刚才我们俩正打电话拜年呢,现在正好也完事儿了,咱们马上就出发。” 周宇说得是实情,眼看着就要到零点了,于是就开始打电话拜年了,首先是女朋友和准老丈人丈母娘,再就是青青的爷爷奶奶二叔二婶儿,还有一些例如刘云飞郭云亮这样商业上的好朋友以及张强一家。再就是自己以前的同事以及大学时相处不错的好哥们,这一拜就是差不符哦半拉钟头。 而且自己拜完年后青青一家以及那些朋友都要给自己父母拜个年,所以这一通下来时间可不就快到十二点了么?也难怪周定义会着急。 听到周宇这么说,大伙儿也顾不上唠嗑儿了,全都穿好了厚实的棉袄跟着这哥俩走出了家门奔着场院而去。 此时村里的鞭炮声几乎已经停歇,家家户户的大红灯笼依旧高高挂起,天色漆黑一片,空气红飘散着浓浓的燃放鞭炮的味道。 等大伙儿快步走到场院时,发现偌大的场院已是人山人海,大伙儿都在嘻嘻哈哈地闲聊着,当看到周宇哥俩后这才停下,一个劲儿地催促他俩赶紧燃放烟花和礼炮。 哥俩不敢怠慢,领着几个年轻人进了小仓库把下午买来的烟花礼炮全都搬了出来。好家伙,整整占了场院一大块地方。 看着那些成堆的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的烟花。刘太公大声问道:“二狗子,这些爆竹就是电视里看到的那种升到天上就能打出大花的玩意么?我说,这得花不少钱吧?” “刘太公。你说的没错,这些就是你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东西,叫做烟花。这些加在一起总共是十万块。这不我二狗哥今年的收成不错,为了感谢父老乡亲,特意买来这些东西让大伙儿乐呵乐呵,待会儿大伙儿可得把眼睛睁大了,我和你们说。这玩意老好看了。”周虎半真半假地抢着说道。 人群沸腾了,这可是十万块钱的烟花啊,可得好生看看。不过二狗子就是大气啊。 哥几个先抱着六七个烟花放到场院中间,小哥几个兴奋地点燃了烟花的引信…… “嘭……” 六七支烟花直冲天空,一粒粒金砂喷射而出,在空中傲然绽放。赤橙黄绿青蓝紫。样样俱全。姹紫嫣红,把夜空装点得美丽、婀娜,把大地照射得如同白昼。 那升腾而起在空中绽放的烟花时而像金菊怒放、牡丹盛开;时而像彩蝶翩跹、巨龙腾飞;时而像火树烂漫、虹彩狂舞;时而像九天玉女舞落漫天仙梅,朵朵精致,瓣瓣绚烂。 夜空宛如姹紫嫣红的百花园,五彩缤纷的烟花如同水晶石靓丽夺目,色彩斑斓的焰火好似彩绸绚丽多姿。 瞬息万变的烟花,曼妙地展开一张张浅黄、银白、洗绿、淡紫、清蓝、粉红的笑脸。美不胜收。巨大的烟花在空中绽放,花瓣如雨。纷纷坠落,人们似乎触手可及…… 当烟花在寂静的夜空中爆开时,绽放出七彩的美丽,乡亲们兴奋地纷纷鼓掌,但是眼睛还是眨都不眨地盯着天空,生怕错过这精彩的瞬间,甚至手都拍红了而不知。 家村的百姓都看傻了,电视里看到的和真实看到的绝对是两码事儿啊,这简直太漂亮了。而放烟花的人更是兴奋无比,也不等周虎的安排,放完手里的烟花后就赶紧跑过去又抱了两个过来顺手点上,那心情绝对杠杠的。 “嘭!”地面上又升起个通体发红的大火球。它飞到半空,“啪”的一声,化作千万颗小火星飞溅开来,拖着长长的、闪光的尾巴缓缓落下,好似翩飞的蝴蝶,从空中旋落;又好似被风吹散的蒲公英。 上一个小火星还没消失,一束束耀眼的光线又飞上天空,“啪啪啪……”那一束束光线突然炸开,金色的、银色的、红色的、绿色的、蓝色的,星星般的花朵向四周飞去,似一朵朵闪光的菊花,光彩夺目。 “通通通!”“嗤嗤嗤!”一颗颗发亮,五颜六色的火焰拖着长长的尾巴,争先恐后,前仆后继地蹿上夜空;天空上又出现了“天女散花”、“孔雀开屏”、“炮打满天星”…… 十万块钱的烟花是不少,但是架不住放的人多啊?刚开始只是七八个人放,可是看着看着大伙儿都疯了,尤其是那些二三十岁的家伙,一个个都想要亲身体验一把,于是争着抢着扑了过来,抱起两个就往场院中间去,一个个美滋滋地放了起来。 周家村的乡亲们今晚可是好好地欣赏了一回的烟花盛宴,大伙儿从来没有近距离地看见过烟花盛放,真是大开眼界,连呼过瘾不已。 后期燃放的烟花种类也不少,有红色的,黄色的,绿色的,淡紫色的,粉红色的……有时候是繁花似锦,有时候只是溅起暗金色大雨,有时候也会有一刹那间,天空亮如白昼,接着是迎面而来的星辰无数,再而迅速的消逝,华丽谢幕…… 周虎是真着急了,眼看着那么多的烟花就要被一大群人抢光了,这家伙赶紧抱起四个竖桶悄悄地放到一边藏了起来,等到烟花快要放完的时候才拿出点燃。 “砰、砰……”四声巨响过后,天上出现了四盏暖红的小圆灯,和其它烟花不同的是,这四盏小圆灯在天上晃晃悠悠地很长时间也不消散。 吴老二看得眼热,跑了过来对着周虎说道:“三驴子,你刚才放得是啥玩意?你小子不会是把一颗星星打到天上去了吧?” 周虎狠狠地瞪了吴老二两眼,这厮今晚抢的最欢。放得烟花比自己都多,那十万块钱的烟花这家伙最少能放掉一万多。 于是没好气地说道:“吴老二啊吴老二,就小子就知道抢烟花放。连这玩意都不知道?你听好了啊。这玩意叫做信号灯,能够长时间飘在天上不坠落,有了这玩意你给照亮,你小子晚上上茅房的时候绝对不会掉到粪坑里。” “哈哈哈……”周围的乡亲们一阵大笑。 放完烟花后大伙儿意犹未尽地嘻嘻哈哈地都回家守岁去了,这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已经进入了新的一年。 晚上守岁的时候周宇到空间里看了一下自己的那些动物,通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周宇已经把它们当成了朋友,所以在这个除夕夜,周宇也想让它们改善一下伙食。空间里早就备好了熟的和生的野鸡伙食野兔肉。而且周宇也把大西瓜红景天等好东西也一并拿出来给它们享用。空间里的所有动物也跟着过了一个快快乐乐地大年。 虽然太平镇这边有“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可劲走。”的说法,可是周宇守岁到半夜三点多的时候就挺不住了,留下虎子和老爸老妈就回到里屋就和太公一起呼呼大睡起来。 大年初一早上的鞭炮声依旧此起彼伏。尤其是周家村还处于一个三面环山的地势。所以鞭炮声更是响的离谱儿,这时候要是还能睡着那人的神经就实在是太大条了。很无奈地周宇打着哈欠起了炕。 家里人早就起来来,老爸在灶坑烧火,老妈的饺子都快煮好了,太公拿着一个小玻璃酒壶正在炉子上烫酒。 “哎呀小宇你终于起来啦?我还想把饺子煮完就去里屋叫你呢。今儿个可是大年初一,待会儿来家里拜年的人可不少,我还怕你被人人家给堵到被窝里呢。 对了,赶紧去最里屋的地上拿一盘鞭出去放了。你看看左邻右舍地人家都放完了,今儿个可是大年初一。咱可得讲究个好彩头。”看到儿子出来了,王桂兰一边煮着饺子一边催促道。 周宇答应了一声取来鞭炮到院里放了,然后就开始洗漱。待会儿吃完了饺子还得出去拜年呢。 早饭主要就是吃饺子,白菜猪肉馅的大个儿水饺一咬一包肉,简直能把人香死。由于太公要喝酒,王桂兰把昨晚的龙鲤和其它的剩菜热了几个,然后又把昨天上午熬好的猪蹄冻盛了一碟子拿到桌上,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吃着早饭。 正吃着呢,周宇开口问道:“对了爸,虎子昨晚上不是在咱家陪着太公守岁吗?我记得我睡觉前这小子还在,咋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 “呵呵,小宇啊,虎子今天还有重要活动呢,昨晚上就回家睡了。”周定国笑着说道。 “啊?大过年的他能有啥重要活动?”周宇还真是不相信,随口问道。 “大过年咋就没有重要活动了?人家虎子从二十几就每天都回来一趟跟着你张叔和大奎他们 排练踩高跷和扭秧歌。你也不是不知道咱村一直都有这样的习惯,大年初一都要热闹热闹。” “哈哈哈,虎子会踩高跷?我可没看他踩过,不过奎叔和张叔以及我八叔他们倒是踩高跷的好手,几年没看见过了还真是有些想念了。” “哈哈哈,那是,不过虎子的踩高跷的技术还是很棒的,这小子每年都会有几个夸张的动作,也不知道都是跟谁学的。不过小宇啊,你现在在咱村可是相当有名,而且还有钱,估计待会儿高跷队秧歌队能到咱家来走上几圈,到时候你可得打赏啊。” 周宇知道这个习俗,以前自己村里穷的时候也有高跷队和秧歌队,在本村表演完后就会到别的村子进行演出,专门在外村中有头有脸的人家的大门口表演,主人家这时候是一定要打赏的,那时候也就五十一百的,钱虽不多但是大伙儿好歹也赚点外快。 吃过饺子后周宇回到里屋拿了厚厚的一摞钱出来,瞧那架势足有三四万。为了这次过年,周宇足足准备了二十万的现金,话说自己现在也算是个小富翁了,大过年不就是图个乐呵吗?所以该花就得花。 看到周宇拿出这么一摞子钱,三位长辈明显被吓了一跳,周定国惊讶地问道:“小宇,你拿出这么多钱干啥?” “哎呀爸,你说大过年的我拿出钱能干啥?当然是送人的了。你不是说待会儿秧歌队和高跷队能上咱家来么?乡亲们这么给面子咱可不能给少了。 还有啊,待会儿过来给我太公拜年的人也不能少了,要是有孩子的话今天都给压岁钱。这里总共是四万,其中一万给太公留着待会儿给小孩子压岁钱,剩下的三万就给了高跷队和秧歌队吧。让他们也别到外村了,今天就在村里演,也好让大伙儿开开心。” “小孩子都给压岁钱?还真是新鲜啊,不过既然你小子有这样的想法那咱就给,话说我这个老头子还真没给过小孩子压岁钱呢。以前是穷也确实没钱给,今儿个咱有了那就牛气一回,来个孩子咱就给一百。 哈哈哈……” 老太公是真高兴,说笑着就把一万块钱拿在手里,然后还一张一张得数了起来。 至于周宇拿出三万块包秧歌队和高跷队一天的事儿大伙儿就更没有异议了,这一年以来周宇为乡亲们付出那么多,又怎么会在意这三万块?更何况今天还是大年初一,让大伙儿乐呵乐呵比啥都重要。于是周定国兴奋地把三万块钱收了起来,准备待会儿也牛气一把。 这时候王桂兰从衣橱里拿出几张大票笑呵呵地对着周宇说道:“小宇,这是我和你爸给你的压岁钱,虽然你有钱,但是这压岁钱你可得揣在兜里,能保佑你这一年都不缺钱花呢。” 周宇苦笑一声,咧着嘴说道:“妈,我都这么大了,压岁钱就算了吧?” “你多大?你说说你多大了?再说了只要你还没结婚就还是孩子,妈就得给你压岁钱。” 没办法周宇只好在太公和老爸嬉笑的眼神中接了五百块钱揣进了裤兜里。 过了一会儿家里就陆陆续续地有人过来拜年了,“过年好”声音在从院子里一直喊到家里。在家里呆了一会儿周宇也得出去拜年了,除了七位太公外,村里还有不少本家的爷爷呢,周宇本家的那些叔叔大爷也得挨家走走,所以这一上午还真是不轻松呢。 周宇最先去的就是舅舅家,给姥爷和舅舅舅妈拜了年之后,兄妹俩也相互问了好,舅妈拿出五百块钱给外甥压腰,由于有了早上的经历周宇笑嘻嘻地收下了,然后心兜里掏出一万块塞给妹妹。 这一万块钱的压岁钱可是太多了,王志江一家子都推脱不要,但是这些人哪里会是周宇的对手?三说两说之下舅舅舅妈也不推脱了,周宇得意地向妹妹眨了眨眼睛就继续拜年去了。 拜年的第二站自然是三叔家了,但是到了三叔家之后才发现感情就三婶儿一个人在家,三叔和虎子早上吃完饺子后就出去了,说是忙乎踩高跷和秧歌队的事儿。 今天的天气不错,万里无云艳阳当空,风也不大,村道上来来往往地全都是人,三三两两的本家的老爷儿们带着孩子在一块儿,年轻人和年轻人在一块儿,全都穿得干净整齐,笑呵呵地去不同的人家拜年。 周宇看到乡亲们后笑呵呵地给大伙儿拜年,怎奈遇到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等到来到五爷家里时嗓子都有些沙哑了。五爷的儿媳妇六婶儿看到周宇这个样子赶紧倒了一杯茶水让他润润喉咙. “哎呀二狗子,你咋还出来拜年了?没和虎子吴老二他们踩高跷去?村里的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我看几乎都去了呢。”六婶儿热心地问道。 “六婶儿,我哪会那玩意啊?这些年我一直在外头,可不像虎子和吴老二他们还能在家里练练。对了,他们啥时候演出开始啊?”周宇笑着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