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新打算,展宏图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一十二章 新打算,展宏图2

看到二狗哥和大姑父不解地瞅着自己,周虎摇头晃脑道:“二狗哥,所谓的百密一疏说得就是你啊。你和大姑父先别走,听我慢慢和你们说。 这个嘛~二狗哥你还得再盖房子啊,既然想大搞旅游业房子少了咋能行?总不能让客人睡露天地吧?而且盖房子最好不要老是在凤凰山这片儿盖,我看太阳岛就不错,完全可以在半山腰和山脚下盖他一大片,背靠青山面朝美丽的仙女湖那得多舒坦?绝对是牛逼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啊。” 虎子说完后咽了口唾沫,可能是下面想要说得话很重要,这小子眼睛都冒着光,站起身兴奋地继续说道:“刚才我说的这些只是对旅游方面的一点补充,下面这段话才是重点,你们都好好听着啊。 二狗哥,你刚才说得那些想法都不错,但是你忘了很重要的一点,药材啊。 你不是种药材的小神童么?红景天和不老草咱不都种活了么,而且药效还那么神奇?你咋就忘了这么重要的事儿了呢? 红景天呀红景天,不老草啊不老草,一夜七次郎,夜夜美娇娘啊,这些是啥?都是神草啊。男人吃了壮阳,女人吃了滋阴,你说我们要是把这些东西搞成规模了然后咱自己加工制造景天丸和不老丸,地球上得有多少人感谢咱们?岂不是给咱这浪不丢的青春又写下了浓浓的一笔?以后老爷儿们不举或是办事儿的时候还不得念着咱们的好……” 周虎越说越兴奋,语无伦次,浑身发抖,就连脸上的肉都直突突着。 刘大厨别的没听明白,但是像什么“一夜七次郎,夜夜美娇娘”以及“老爷们不举”这些话可是听明白了,还以为周虎要搞啥歪门邪道呢,气得抬起腿就踹了过去。 周虎正在兴奋着呢,丝毫没有防备。被刘大厨这一脚就给踹了个仰八叉。 “我去,大姑父你干啥踹我?人家刚才正讲到兴头上呢,真是的,简直太扫兴了。”周虎爬了起来一边掸着身上的灰一边委屈地说道。 “我干啥踹你?三驴子呀三驴子,你个小王八蛋真是出息了啊,咋的,手里有了几个臭钱就想着邪门歪道啦?还一夜七次郎。我呸你一脸花! 你给我等着,我马上就下山告诉你爸和你太公,我让你不学好,要是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小子就完了。” “喂喂,大姑父你误会啦,我啥时候整邪门歪道了?我不就是想提醒二狗哥把红景天和不老草给弄起来吗?你放心啊。等我把不老丸研究出来后保证送你一些,到时候你找个老伴儿,就是不能做到七次郎做个三四次郎还是没问题的。” 周虎真是死驴不上线,刚解释了几句就又回到不老丸上来了,而且还大言不惭地要送刘大厨一些。 刘大厨气得浑身发抖,这死孩子不收拾真是要翻天啊,于是也不说话。回头就往树林走去。一分钟没到就拎着条树棍子跑了出来。 周宇一看吓得“妈呀”一声是撒腿就跑,边跑还边喊救命,把周宇乐得不行了。 看到爷儿俩吭哧吭哧地累的直喘,而虎子也被吓得差不多了,周宇觉得自己该出马了。于是跑到刘大厨跟前把树棍子夺了下来好言好语地劝说和解释了一遍,证明了虎子的清白。 听完周宇的解释后刘大厨也是苦笑不已,都怪这个三驴子,把话说明白不就没事儿了吗?非得说得那么暧昧磨磨叽叽的。任谁听了也不是好话啊? 于是这爷儿俩又和好了,三个人一起上了车去村里找周定邦了。 由于已经开春了,周定邦正和张会计在家里研究捕捞仙浴湾里龙鲤的事儿,谁成想竟然看到了周宇哥俩和大姐夫推门而入。 当这二位了解了三人的来意后不禁大喜过望,连口水都没喝就让周宇赶紧把关于村里的打算说出来。 周宇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心里苦笑一声,眼前这三位长辈个个都是孔繁森焦裕禄似的人物啊,为了村里还真是不遗余力。但是真得就不容自己喝口水润润喉咙吗? “三叔、张叔、大姑父。我也只是有个初步的想法,说出来大伙儿一块儿参考参考,要是不行的话咱再改。 这第一点呢就是咱村去年的老本行,采摘野菜和野果子。但是这玩意在夏秋两季还可以,只是到了冬天就断顿了,所以在夏末的时候咱就扣大棚进行人工养殖,只要咱不施化肥不打农药这玩意和野生的有啥区别? 第二点就是龙鲤的养殖,由于咱那仙浴湾适合养龙鲤,所以等那里的龙鲤捞上来之后咱就加大鱼苗的投入,当然了鱼苗还由我无偿提供。 再有就是我想把凤凰山上那些大西瓜和大樱桃等高档水果也让乡亲们种,那些水果我试过了,除了咱村和凤凰山附近由于环境好和水土适应,长出的果实味道特别好之外,别的地方根本就不行,即使结出了果实味道也很一般。所以说这也是咱的一个优势,别的地方就是眼气也学不来,所以咱们根本就不愁卖。至于那些水果的价钱你们也知道了,都是祖宗价儿,要是全村都种上了你们说那得卖多少钱?” 刘大厨和周定国以及张会计那三张原本酱紫的脸庞由于激动变得通红通红的,禁不住浑身颤抖。 过了好一会儿这三人才平复了一些,末了张会计动情地说道:“二狗子啊二狗子,说句实话啊,张叔到现在还以为是在做梦呢,如果你刚才说得这些能够实现,咱村今年每家做少能收入十万以上,咱周家村好命啊,摊上了你这么个好孩子。” “哎呦张叔你可千万别夸我,我这人容易骄傲,一夸就不知道北在哪儿了。 那个我刚才还没说完呢,现在我继续啊。 这不我打算今年想把旅游搞起来嘛,估计这游客不会少了,这人一多不就得吃饭吗?我山上的那些餐厅估计不够用,所以啊我就寻思着村里是不是能开几家农家乐餐馆,专门做一些地道的农家饭,同时村里把鸡鸭鹅等家禽的饲养也搞起来,最好再养上一些奶牛和奶羊,让客人们体会体会绿色纯牛奶和羊奶的味道。另外那些家禽除了吃肉外下的蛋也可以卖给游客,这笔收入也不会少了。 而且啊,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或许有的游客还不喜欢住在山上的别墅里,还就喜欢农家的大炕,所以咱也可以再盖他几排房子做为客舍,相信一定会人满为患的……” 周宇说了很多,中心思想就是通过自己这边的旅游业带动村里副业的发展,同时这些副业和自己山上的旅游业相辅相成,形成了互补,可以说是双方都得利的大好事儿。 在坐的几位都是普普通通的老农民,打死他们也想不到这么远的事儿,所以周宇的这番话彻底地给他们打开了一扇窗户,让他们看到了一个更加美好的新世界,看到了一个周家村更加美好的未来。 周定邦本来很高兴,可是低头又想了一会儿后迟疑道:“二狗子,你把这么多的好项目给了村里,那你自己咋办?而且这些项目和你那边的旅游业不冲突么?就像在村里开农家乐饭店盖房子,那不是把山上那边的生意给顶了么?” 周宇笑了笑说道:“三叔这你就放心吧,我还有其他的项目,根本就干不过来这些。而且来旅游的游客指定不会少了,如果全都吃住在山上估计我那里还真就够呛,所以说村里要是能弄几家饭店几间客舍还能帮我缓解缓解压力呢,这是双方获利的好事儿。” “哎呦,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大伙儿是都想多赚点钱,但是要损失你的利益那就不应该了。” “没说的,你们只管干,保证啥问题也没有,还有啊,我刚才说得这些还有一个大前提呢,那就是要把土地集中起来由村里统一规划专人负责,要是各家干各家的那就乱套了,服务质量不能保证不说还能形成恶性竞争,到时候咱就不是赚钱而是往里面赔钱了。 也就是说咱们以村集体的名义成立一个公司,各家以土地入股,干活的有工资拿,年底了都有红利拿,这样也能激发乡亲们的积极性。” “二狗子,照你这么说那不是又回到吃大锅饭那会儿了吗?”张会计不解地问道。 “呵呵,张叔啊,这可不同于大锅饭,吃大锅饭那是国家统一分配,咱种的东西都得上交,而现在咱是以村子为单位把土地集中起来使用,啥赚钱咱就种啥,谁给的价儿高咱就卖给谁,咱是自由的啊。” 听了周宇和张会计的对话,周定邦大手一挥笑着说道:“行了,我看二狗子说得在理儿,老张啊,咱们赶早不赶晚,吃完晌饭咱们先小范围的开个会研究研究,等把章程研究出来后就开村民集体大会再和乡亲们好好说说,这些事儿要是落实了我估计咱村就能彻底富裕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