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第二次村民集体大会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一十三章 第二次村民集体大会

要说周定邦这个村支书真是尽职,吃完晌饭后就把几个村民小组长叫来开始研究周宇的提议,整整一下午这些人都没出屋子。 直到落日的余晖映在小山村,各家的烟囱升起袅袅炊烟时这些人才走出了屋子,一个个脸上都挂着笑容,兴奋地不得了,大踏步地向自家走去。 这边村里怎么研究周宇不知道,但是春天已到,气温渐升,自己又该忙乎起来了。有道是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时候就该把兄弟们喊过来帮忙了,于是周大彪和曹猛就被周宇给揪到了山上。 由于当初周宇已经把各自的工作分开了,所以周虎和老曹相对来说要轻松很多,毕竟这两个家伙一个负责兰花,一个负责旅游业,其中兰花根本就不需要咋出力,而旅游现在还没搞起来呢,至于周大彪就惨了,因为山上现在的重活几乎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从养殖到种植,从野猪食到人吃的,哪方面有问题了大伙儿都得找周大彪,为啥?因为他是负责这些方面的副总经理啊。 虽然那三个家伙一天到晚在山上啥也不干,没事儿就吃着水果喝着茶水,老曹还时不时得唱两句十八摸气他,但是周大彪现在很满足。 老二给了自己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当上了副总经理,干好了年薪可是几百万呐,苦点累点算个毛?这也就是自己兄弟信任自己吗,换成别人谁会对自己这么好?而且自己负责的这些区域只是刚开始忙一些,等各方面进入了正常状态后就一点都不累了。 老曹表面上看感觉很自在,其实他知道自己没事儿就唱十八摸不是眼气周大彪子,而是他娘的给自己个儿壮胆啊。二狗子这个王八蛋竟然让自己整出个凤凰山旅游计划,说白了就是怎样才能忽悠更多的人来这里旅游,可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搞旅游是那么容易的么?这年头酒香还怕巷子深呢,这不是要自己的老命么? 至于周虎得瑟了几天后也没工夫鸟别人了,在周宇的提醒下这小子跑去青牛岭查看了一圈。竟然发现了成片成片的大个儿赤杨林,但是为了心中宏伟的计划这小子还嫌不够,又玩儿了命的出去买赤杨的树栽子然后找乡亲们帮忙栽到了青牛岭上。 青牛岭本身就水源充足,不下十几条溪流,所以偌大的青牛岭愣是被这家伙载满了一大半的地方,隔老远望去密密麻麻地全都是赤杨。 没人知道的是,当周虎带着人栽完赤杨树后。周宇每天都会离开凤凰山几个小时到青牛岭那边用大喷子给赤杨浇灌空间水和稀释过的空间液。 这时候已经是三月中旬了,凤凰山上温度适宜鸟语花香,在周大彪的努力下,水塘里又投满了龙鲤鱼苗和细鳞鱼苗,将军虾这回也扩大了养殖规模,弄了三个水塘。河滩地上的温室里也种上了大西瓜。至于原先的桃树也依旧精心的护理着,一切都平稳有序地向前推进着。 上个礼拜仙浴湾里的龙鲤也开始捕捞了,由于仙浴湾水域宽广,投的鱼苗多,几天的时间竟然捞上来四万多斤的大龙鲤,而且还顺便捞出了几千斤的草鱼和鲤鱼等淡水鱼。光是龙鲤一项就为周家村又带来了三百多万的总收入,把乡亲们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趁着这股春风。一阵阵粗狂激昂的大喇叭声中,周宇回到家乡后的第二次全体村民集体大会便在一个春光明媚,万物复苏的春日里拉开了帷幕。 这天上午村委会的场院上人山人海,由于春寒料峭,所以乡亲们不少还裹着棉大衣,一个个兴致勃勃地抄着手在闲聊着。 “喂,老吴大哥,你说说定邦三哥这回把大伙儿都召集过来是啥事儿啊?”大奎冲着身边的吴老大问道。 “嘿嘿。大奎啊,你看大哥长得像神仙吗?”吴老大嘿嘿问道。 “像个屁,你要是像神仙我就是玉皇大帝了。”大奎撇着嘴说道。 吴老大怒了,指着大奎大声说道:“妈了个巴子的,既然知道我不是神仙你还问个屁?我他娘的哪知道这次是为了啥事儿?还有啊大奎你刚才对哥哥可是不客气的很呐,你给我等着,等你有孙子了我让我们家大宝一天揍他八遍。我让你跟我俩得瑟。” 大奎那也不是个善茬子,这个缺德的吴老大,都是当爷爷的人了咋还这么无赖?于是很不服气地就和他对上了。 俗话说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这两人一闹腾旁边的这些老爷们也闲不住了。纷纷上前凑热闹,渐渐地大伙儿就分成了两派,嘻嘻哈哈地在一起埋汰着对方。于是这大会还没开始呢大伙儿倒是先看了出大戏。 大伙儿正嘻嘻哈哈地看着热闹呢,这时候人群里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句:“都小点声儿,老头子们来啦!” 这个声音发出之后,人群忽然间就变得安静下来,大奎和吴老大也不扯蛋了,哥俩搂着脖子翘着脚往外瞅。 八位太公和周定邦周宇穿过人群来到场院里面,在村委会前摆放了几张椅子和一张桌子,众人纷纷落座后周定邦把话筒移到嘴边咳嗽了两声,然后大声说道:“父老乡亲们,今天把大伙儿召集到这里有一件关乎全村命运的大事儿要和大伙儿说说,在这之前呢我们村委会也研究了几天,然后又向八位爷爷汇报了,老爷子们都大力支持。 由于这事儿是二狗子提出并大力支持的,所以下面就让二狗子和大伙儿说说啊……” 周宇也不客气,由于这次的事情太过重大,决定了周家村以后吃肉还是喝汤的问题,所以周宇也是少有的严肃和认真,详详细细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尤其是以土地入股分红以及是否吃大锅饭的问题也都解释地明明白白。 整整二十几分钟过去了,全村的老百姓没有一个人小声说话的,全都支愣着耳朵认真地听着。 渐渐地人们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变得越来越激动,好容易挨到周宇讲完,大伙儿纷纷高兴地鼓掌,然后就热烈地讨论起来。 周宇一看大伙儿表情,就知道这事儿成了。于是赶紧把三叔喊过来,让他把村委会研究出的章程给大伙儿讲讲。 看着大伙儿在那儿又蹦又跳地激动地不成个样子,周定邦也是感慨万分,不由得转身看了一眼自己的侄子,感觉欣慰不已。 拍了拍话筒周定邦大声说道:“乡亲们,大伙儿都静一静啊,刚才二狗子把事儿都说得明明白白的,其实我不说大伙儿也都能明白,这些还是人家二狗子的功劳啊。 乡亲们呐,不是我夸自己的侄子,你们想想自从这小子回到村里后,咱们村有了多大的变化?加上前几天分到的龙鲤钱大伙儿去年家家不会少于五万块吧? 乡亲们,五万块啊,这要是搁到以前咱敢想吗?可以说没有二狗子就没咱周家村的今天。刚才看大伙儿的表现我很高兴啊,没有一个人出来质疑的,更没有一个扯后腿儿的。这说明啥?说明咱周家村还是以前的周家村,没有因为手里有了俩钱就变的不知南北了。 乡亲们,二狗子刚才有句话没和大伙儿说,可能是不太好意思,我和你们说啊,根据二狗子的估算,这件事儿要是成功了,咱们今年年底家家最少都能赚到十万块钱,弄好了的话就是盖座小洋楼也不是没可能的。所以说啊大伙儿一定都要努力了,拿出以前的干劲儿,等到过年开春,咱们大伙儿一起盖小洋楼……” “呱呱呱……”乡亲们都乐疯了,疯狂地拍着巴掌。 既然二狗子能说出这番话那这事儿就十拿九稳了。人群里的周虎更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激情,大声喊道:“二狗子万岁!” 身边的吴老二和水生也跟着激动地大声喊着,随后周家村的场院里不住地传出“二狗子万岁”的大喊声…… 兴奋了一阵子后,周定邦把具体的操作事项和大伙儿说了一遍,土地集中起来统一管理,除了种植一些基本的口粮外,剩下的土地分别种植大西瓜、大樱桃和翠绿的大桃子,等周宇那边的旅游搞起来后再集体盖客舍和饭馆,每个项目都推选出一个负责人,各家的成年人做为主要劳动力,都必须听从分配……” 总之,这个章程凝聚了村委会以及太公们和周宇的心血,也算是比较全面了。大伙儿听了之后都感觉挺合理,于是纷纷举手表示赞成。 在大会快要结束时周定邦又拿起话筒对着大伙儿说道:“那啥,这合同大伙儿都已经签完了,咱村还有不少荒地呢,以前是种地不赚钱大伙儿谁也不去开荒,现在就不行了,土地多了咱们就赚得多,所以啊打明儿个开始都别在家里养膘了,都拿着家伙事儿和我开荒去,除了老人孩子和坐月子的,谁都不许偷懒耍滑啊。” “哈哈哈……” 同样的人同样的地点,开得是同样的集体大会,但是这一次和去年的集体大会比起来,乡亲们变得更加的自信对生活更加充满了激情和向往,唯一不变地还是对二狗子那颗感恩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