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猪场传喜讯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二十章 猪场传喜讯

俗话说阳春三月耕种忙,但是春暖花开的四月对于周宇来说更是忙碌地不得了。 首先是山上和龙王峡那边的野菊花犹如潮水般地汹涌生长,而山上的紫纹蜂和黑蜂子更是漫天飞舞,那数量绝对海了去了。于是周宇又从村里找来六个年轻力壮的中年汉子帮着九爷专门放蜂子。 这些人分成三拨,一拨两个人,分别在凤凰山、太阳岛以及草原那边放蜂子,九爷是主管,负责一切事宜。九爷没想到放了一辈子蜂子这老了老了还能当上领导,整天都乐得合不上嘴。 至于雇来的六个汉子都是村里人,于情于理都愿意给二狗子干活,那认真劲儿比自家的活儿还上心。周宇也没亏待他们,一个月还是两千块。而且由于人多,谁家有个大事儿小情儿地就回去忙乎,别人帮着带两天也没啥大不了的,所以这将近一个月以来蜂蜜和蜂王浆的产量那是直线上升。 野菊花涨势凶猛铺天盖地,这野蜂蜜和蜂王浆更犹如大风刮来,产量呼呼地往上增。负责酿造菊花酒的周大彪被刺激地不行了,于是在村里找来周定军等五名汉子以及二叔三叔和舅舅一家,然后又把五爷和八爷请来做指导,轰轰烈烈地开始酿造菊花酒。 在周宇的建议下头一批还是使用黑蜂子酿造的蜂蜜酿制普通的菊花酒,争取把黑吉省的销路彻底打开,下一批就酿造紫纹蜂蜜的菊花酒,这玩意虽贵,但是一点都不愁卖,话说现在的有钱人那是海海的,不怕东西贵,就怕你没有好东西。 除了酿造菊花酒以外,山脚下的野猪场也传出喜讯,由于从去年开始这些野猪就被圈养在一起。朝夕相处,同住一个猪圈里,同用一个猪槽子,甚至就连蹭痒痒的大树都是同一棵,再加上大红二红现在也不在,耳磨鬓厮之下野猪们日久生情,所以那些母野猪就和不少的公野猪好了。一天到晚的成双成对,亲亲我我的。 再加上冬天的时候野猪场也扣上了塑料大棚,里面采用了太阳能取暖,所以整个猪场那是温暖如春,连里面的蚊子都开始谈恋爱了这些正处在发情期的大野猪能好得了吗?哎呦一天到晚哼哼唧唧地净做些少儿不宜的事儿,就连负责喂猪的周定义哥几个看着都脸红。 一分耕耘自有一分收获。经过一冬甜蜜滋润的生活,七八十头母野猪肚子就大了起来,过了四月份就开始集体下崽儿,一窝四五只到十一二只不等。 这一下就是好几百只,哎呦把周定义这帮人给累得。后来周宇一看这也不是个事儿,于是就让杀猪匠周老四找了七八个帮手专门做母猪的产后护理和照顾小猪崽儿,这下周定义几人才算解脱出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周老四找来的这些人可都是杀猪的,这帮人杀猪还可以,可要说给母猪做产后护理就有些扯犊子了,于是山脚下的猪场里一天到晚都是野猪的嚎叫声。 后来周定义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一大早就拖着周老四来到山上想要找周宇好好聊聊。 周宇这时候正和虎子散步呢,由于还早,周大彪和老曹还没来上班,于是哥俩起来后趁着还没吃早饭就到处散散心。 看到周定义和周老四过来了周宇赶紧迎了上去笑着说道:“哎呦八叔老四。这么早就过来啦?对了八叔,这两天有你四孙子帮着忙乎你应该缓过乏儿了吧?” 谁知道周定义脸色铁青地说道:“我缓个屁!二狗子啊你说你咋能让老四干这活儿呢?这小子净帮倒忙啊。你说老母猪下完崽儿后是不是都有些脾气?有时候不爱吃食或是懒踏踏地不愿意动弹这些不都是很正常的事儿么。 再说了啥叫母猪的产后护理啊?这时候不是应该给它们弄点好吃的动作上也尽量温柔点么?可是老四倒好,那帮家伙对待这些母猪就跟看着仇人似的,看到它们那样不是拳打就是脚踢,甚至王老二他娘的还把杀猪刀拿出来对几头母猪进行威胁…… 哎呦二狗子啊,这两天你是没到养猪场那边看看啊,那些母猪实在是太惨了。别的母猪下完崽子那是享福,咱这边的母猪下完崽子就跟下地狱似的,天天遭受暴力啊。” “我去~”哥俩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番周老四。 周虎盯着周老四看了两眼开口问道:“四侄子,你八爷说得是真事儿么?那些母猪也没招惹你们。你们干啥要打骂它们?再说了现在正是它们坐月子的时候,那些小猪仔还等着吃奶呢,你说说要是那些母猪被你们虐待心情不好没有奶了咋办?到时候你挤奶给小猪仔儿喝啊?” 周老四这会儿委屈死了,可怜巴巴地说道:“小三叔、我就是愿意喂也得有那零部件啊?再说了我们是干啥的?不就是一群杀猪的么?啥母猪不母猪的,在我们眼里那就是一大坨猪肉。你说说我们能像供着祖宗似的对待它们吗?这不是扯蛋吗?” “扑哧”一声周宇笑出了声,人家周老四没错儿啊,唉,这事儿都怪自己啊。 于是笑着说道:“行啦老四,这事儿是我考虑得不周全,八叔的话你也别往心里去。我看这样吧,照顾母猪和猪崽子的活儿你们就别干了,太阳岛那边盖房子还缺几个打下手的,你们几个这几天就到那边帮着忙乎忙乎吧。等再过一两个月咱这边的野猪成规模后就开始宰杀卖肉,到时候在山脚下再建一个屠宰场,你领着人手就帮我忙乎屠宰场的事儿,你看行不?” “哎呦小二叔啊,这可太行了,你是不知道这几天我把我们给憋屈的啊,一天到晚净挨八爷的骂,我还不敢顶嘴,现在可好了,我终于脱离苦海了。”周老四高兴地说道。 “啥?老四啊,你是说我欺负你了?来来来,咱爷儿俩好好理论理论。”周定义不干了,瞪着眼睛就要和周老四好好说道说道。 周宇哥俩一看赶紧给拉开了,要不周老四非得挨上两脚不可,话说在周家村长辈打晚辈那可是白打。 忙完了猪场的事儿,哥俩有说有笑地回到了餐厅前,在外面晒着太阳等着老曹和大彪哥。 周虎这会儿虽然脸上带着笑容,可是心里却是着急地不行了,大彪哥和老曹咋还不来呢?今天不是要向二狗哥逼宫么?这活儿少了他俩咋成?尤其是老曹那张说死人不偿命的嘴,少了他那就是少了半壁江山啊。 正寻思着呢就见两台拉风的越野车顺着新建的碎石子路行驶过来,一直到了哥俩的跟前才停了下来。接着周大彪和老曹笑呵呵地下了车。 自从开春以来,老曹的装束就变得前卫起来,现在也就四月份,别人都还穿着秋衣秋裤呢,这家伙就敢穿着一条七分裤,而且还是鸭屎绿的颜色,光着脚穿着一双半高腰的皮棉鞋,上半身还好点,穿着件嫩黄嫩黄的半截袖t恤,外面套着一件暗红色的风衣,这身装束要多拉风就有多拉风。 要说老曹现在的心情就那是一个字儿,爽~。老婆已经怀孕五个多月,至于男孩女孩儿就无所谓了,反正都是自己的种。而且现在帮着兄弟管理一摊儿,虽然还没正式走马上任副总经理,但是提前买了一台特牛逼的车,而且每个月还有五千块钱的工资,这样工作到哪儿找啊?还是兄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