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凤求凰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二十一章 凤求凰1

至于周大彪还继续保持着男儿本色,不过装束比起以前天天穿着的工作服可是好多了,一套立领的深蓝色中山装,黑色的皮鞋,外面套着一件灰色的风衣。他本身就身材高大,威武健壮,穿上这一身之后更显得精神抖擞威风盖世,犹如小马哥活过来一样。 周宇和周虎看着二人的打扮不由得哈哈大笑,最后虎子实在是忍不住了打趣道:“老曹啊老曹,你他娘的今儿个这是抽的哪门子疯?你看看你穿得人不人妖不妖的,分明就是个人妖嘛。” “哈哈哈……”三个无良的家伙是哈哈大笑。 老曹压根一点都没在意,好像对面这三个家伙笑得不是他。 鄙视地看了这三个家伙两眼后老曹不屑地说道:“咋的了?真是的,我存在我喜欢,我就爱这么穿咋的了吧?你们看着不顺眼咬我啊? 再说了我现在可是负责旅游项目的副总经理,将来就是山上的对外负责人,总得穿得前卫一点吧?跟你们说实话吧,这也就是你嫂子拦着,要不我今天都想穿着大花裤衩子来了。” “哈哈哈……”周宇哥仨实在是忍不住,又是一番哈哈大笑。 周宇抹着眼泪笑道:“曹哥啊,我真是服了你了,你这身简直就是穿出了四季的味道。你看看啊,这脚上穿着棉皮鞋过得是冬天,腿上的七分裤是春天,上半身的t恤是夏天,外面的风衣是秋天,着实不简单啊。” “哦,是吗?哎呦我早上就是随意的搭配一下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效果。这说明啥?说明艺术的气息已经渗到我的骨子里了,哥哥的一举一动都透着艺术范儿啊。”老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说道。 老曹这脸皮实在是太厚了,三人也不调侃他了,这厮属于被虐狂,越被调侃越兴奋。 看到哥仨不说话了。老曹嘿嘿一笑,可能是觉得有些热了,顺手把大红的风衣脱了下来,整个人立马变得葱绿葱绿的。 周虎一看又来精神了,憋着笑说道:“老曹啊,我看你现在又不像人妖了,你现在就像一棵大葱。而且还是春天的发芽葱。我说,你好好的一个人装啥葱啊?哈哈哈……” 老曹翻了两下白眼狠狠地说道:“三驴子啊三驴子,你小子真是不想好了啊,是不是不打算求我办事儿了?那正好,你嫂子现在还大着肚子,家里还有不少事儿需要我忙乎呢。我先走了啊,拜拜~”这厮说完转身就想上车。 周虎吓了一跳,狠狠地拍了一下脑袋,妈的,这一兴奋怎么把正事儿给忘了?这会儿得罪了老曹不是自找苦吃吗? 于是赶紧上前死死地拉住了老曹一脸悲戚地说道:“曹哥,您千万不能走啊,千错万错都是兄弟的错。我才是变态,我才是人妖,我才是大葱啊。曹哥您可是大好人,您出差坐火车好事儿就做了一火车啊,您可是当代的活雷锋啊。曹哥啊,我就是个屁,您就大人有大量把我放了吧。” 周宇和周大彪这时候笑得肚子都疼得受不了了,不过对于虎子奴颜卑骨的表现周大彪知道是咋回事儿。但是周宇就不知道了,他的想法就是反正这两个家伙是死对头,说不准虎子有啥小辫子被人家抓住了呢。 看着周虎的熊样老曹也笑了,不怀好意地说道:“虎子啊,你说你长没长脑袋?这时候还敢主动向我开炮你不就是头猪么?” “哦对,我就是头猪,曹哥。我是啥都行,但是您可千万不能走啊,要不我的幸福就烟消云散了啊。” “嗯,看在你小子还有点诚意的份儿上我就帮你一次。但是你得大喊三声‘我是猪’,声音要很大很大哦?”老曹戏谑道。 “靠,老曹,这也太狠了点吧?山不转水转,你就不怕哪天落到我手里?”周虎觉得老曹过分了,反过来威胁道。 “靠,我算看明白了,你小子就是个白眼狼啊,这还没咋的呢就开始威胁哥哥了?算了,我还是赶紧回去得了,免得你嫂子惦记。”说完后老曹作势就要走。 “嗳别别别,老曹,我喊还不行么?你着啥急嘛。” 周虎说完也豁出去了,在阳光下,在春风中,这家伙气运丹田张开大嘴大声喊道:“我是猪~我是猪~我他娘的就是一头猪啊……” 这三声叫的那个瘆人啊,惊天地泣鬼神是凄惨无比,吓得周围大树上的鸟雀扑棱棱地全都没命似地逃走了。 老曹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上前搂住周虎的脖子亲热地说道:“虎子啊,你说说你干嘛这么大声?你看看把周围的家雀都吓跑了,如果只是吓吓还不打紧,要是把人家脑子吓坏了变成了傻家雀可就有些缺德了啊。 退一万步讲,就是没吓坏家雀,吓着周围的花花草草也不好啊?话说植物不也是人类的好朋友么?要是没有植物的光合作用产生新鲜的氧气岂不是我放屁你不但得闻着而且还得吸到肚子里,哎呦呦,那得是个啥滋味呦。” 老曹的这番话直接把周宇和周大彪给干恶心了,跑到旁边干呕不止。周虎着瞪着眼睛咬碎了钢牙极力地忍耐着,如果今天不是事情重大关系到自己的幸福生活,这会儿指定得扑上去好好咬这厮几口。 看到虎子的表现老曹满意地点了点头,三驴子这小子就是属驴的,隔两天不抽他几鞭子就想着要尥蹶子。不过今儿个这几鞭子已经够狠的了,不能再继续了,过犹不及啊,要是自己真把这小子惹恼了他娘的头脑一热朝自己发疯就不妙了,话说自己的武力值在人家跟前还真就不够看的。 想到这里老曹拍了拍虎子的肩膀小声说道:“虎子啊,看你今天表现还不错,哥哥待会儿指定使出浑身解数帮你把二狗子搞定了。要是这小子还不答应我就把青青诓来再弄两包奇淫合欢散给他们下到饭里,这干柴烈火保证一点就着啊,到那时候他保证得比咱们还着急,你说对不?” 周虎后脊梁一阵发寒,本想说对个屁,但是碍于自己有求于人还是违心地说道:“曹哥,高,实在是高啊。” 不过心里却是想道:老曹这厮实在是太不是东西了,咋还想给人下春药?这厮他娘的真得只是一个卖种子的么?就是一般的小混混也没这么混账的吧?妈的,以后这家伙给的东西可不敢乱吃了,尤其是自己的小小,可千万得让她离这家伙远点,实在是太不靠谱儿了。 听了虎子的夸赞,老曹笑颠颠儿地朝他飞了个媚眼儿,转身朝着周宇和周大彪的方向走去。 哥俩这会儿还没吐完呢,看到老曹来了都无奈地笑了笑,谁都不敢招惹这位。 “哎呀呀,我说你们哥俩这是咋的了?嗓子眼儿咋这样么细?不是还没吃屁么咋就开始吐了?真是的。” “我说猛子,你小子长点心行不?能不能不这么恶心人?老子早饭还没吃呢就开始吐了。”周大彪气呼呼地说道。” “哎呦嗬,还怨起我来了?我就靠了,我让你们吐的啊?叫我说你们还得感谢我呢。” “我说曹哥,你可真敢说,我们哥俩还感谢你?不收拾你一顿就不错了。”周宇也帮腔道。 “嘿嘿,你们俩当然得感谢我了,没看电视上有个减肥药主要就是清宿便么?这一大清早的你们哥俩指定是有宿便的,我不花一分钱就让你们俩吐了个底儿朝天,肠子和胃里面的东西狂喷,唯一的区别就是人家那药是通过"pi yan"往外排的,而我这法子是通过嘴往外排的,其实也都差不多嘛……” 好么,老曹这回可是得瑟有些大了,竟然想要把周宇三兄弟统统埋汰一遍。周宇和周大彪好悬没被这厮恶心死,二话不说一下子就扑了上来把老曹狠狠地压在身下,然后就是一顿蹂躏。 周虎一看心里爽翻了天,赶紧走到近前朝着这家伙的屁股上踢了两脚…… 几分钟后老曹风轻云淡地站了起来,衣服被蹂躏的全是褶儿。脸上和身上全是草叶子,大棉鞋也脱落了一只,和艺术是一点边儿了也扯不上了。 老曹掸了掸身上的草叶子对着远离自己的周大彪和周宇说道:“嘿嘿,刚才打得我好爽啊,你们俩打算怎么了结这件事儿啊?是赔偿啊还是赔偿啊还是赔偿啊?你们等着啊,我回去列个清单,以后你们照着清单赔偿就行,这事儿不急。” 周宇和周大彪知道又被这厮讹上了,不过老天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的话,自己还是会选择蹂躏他一顿,关键是老曹这厮不揍实在是不足以平民愤啊。 既然用肉体上的疼痛换来了赔偿,老曹这会儿又变得开心地不得了,招了招手把周宇哥俩叫了过来,然后又叫上虎子哥四个来到餐厅开始吃早饭。 这会儿老爷子们和刘大厨早就吃完了出去锻炼身体了,所以偌大的餐厅里就剩下这四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