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凤求凰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二十二章 凤求凰2

老曹狠狠地咬了一口松软香甜的小米面馒头,又夹了一些清香的芹菜花生米送进嘴里,边嚼边对着周宇说道:“我说二狗子啊,咱哥们闹归闹,但是正事儿该说还得说啊。” “哦?曹哥你有啥事儿就说呗?搞得这么严肃干啥?”周宇笑着说道。 “靠,不严肃点你能当事儿听吗?” “哦,好吧,难得曹哥严肃一回,我保证当事儿听,你说吧。”周宇打趣道。 老曹一双小眼睛转了两转,一脸正色地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说了哈。我说兄弟啊,你看看这春天可是到了,那是万木吐绿;野花儿飘香;风含情水含笑杨柳笑弯了腰;苍蝇也成双配对儿卿卿我我;就连水沟里的公蛤蟆也是死死地搂着母蛤蟆的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啊。” 天地良心,周宇是真想好好吃顿早饭的,但是被老曹这么一说还是没忍住,又喷了老他一脸。好在肉痛地付出了两坛菊花酒的代价后终于得到了老曹的原谅。 这厮用湿毛巾擦了把脸后仍旧不死心地继续说道:“二狗子啊,春天到了啊,公蛤蟆都搂着母蛤蟆的腰啦,你小子就没啥想法?” 周宇无奈至极,头疼地说道:“我说曹哥啊,你这一早上差点没把我折腾死,还让不让我吃饭了?又是苍蝇发情又是蛤蟆搂腰的,我管他是公蛤蟆搂着母蛤蟆的腰还是母蛤蟆搂着公蛤蟆的腰,和我有一毛钱的关系么?你有啥话就直说,非得这么云里雾里的么?哎呦让你绕的我这头都开始疼了。” 周大彪和周虎在一旁捂着嘴直乐,老曹也被周宇逗乐了,笑着说道:“你这不是废话么?蛤蟆搂腰当然和你没有关系了,但是道理还是一样的嘛。 话说你和青青也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人家一个黄花儿大姑娘一门心思地等着做你的新娘子,而且人家的自身条件和家庭背景又是那么棒,你舍得让这么好的女孩子一直等下去啊?要是我早就急三火四地上门求婚了。” 这下子周宇才算明白过来。感情老曹是为自己和青青的婚事着急了啊?于是不禁问道:“曹哥,不对劲儿啊,话说我这当皇帝的都不着急你这太监跟着啥急啊?” “呸呸呸,你才是太监呢,哥哥我可是要做爸爸的人了。 兄弟啊,你这是成心地打我脸伤我心啊。你是谁?是我比亲兄弟还亲的好兄弟啊,看着你整天地对镜自怜独守空房。我这当哥哥的心里能好受么?是不是啊彪哥三驴子?”这厮说着朝周大彪和周虎递了个眼色。 “是的是的,我说老二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再说和青青又是情投意合郎才女貌,那真是天上的一双地上的一对儿啊,赶紧趁着春暖花开苍蝇打滚儿的时候让两家老人见个面把事儿定下来吧。”周大彪也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就是嘛二狗哥。你看看老曹都快要生小宝宝了,你不着急啊?再说就算你不着急难道青青姐也不着急?就算是青青姐不着急难道我二大爷二大娘就不着急?就算我二大爷二大娘不着急难道咱老爷咱太公就不着急?就算……”周虎一连用了几个排比句,看着比谁都着急。 “停、停,你们都等会儿,哎呦嗬,我算是明白了,感情你们仨这是串通好了的吧? 别否认啊。要不大彪哥能说出‘春暖花开、苍蝇打滚儿’这样的话?这话指定是曹哥教的,我说的对吧? 我说几位,你们咋一下子忽然关心起我的终身大事了?赶紧坦白交代,别和我扯啊,这里面指定有事儿,要是个爷儿们的话就照直了说。”周宇打断周虎的话,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嘿嘿,我们哪儿有什么事儿啊?这不哥哥兄弟都关心你嘛。偏你小子不领情。唉,我这心呐现在是拔凉拔凉的啊。”老曹装着很委屈地说道。 “行,你们就给我装吧,不说是吧?反正我是不着急,我还想和青青好好谈两年恋爱呢,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多好?结了婚可就没这么浪漫了。” 周虎一听急眼了,赶紧说道:“二狗哥。做人不能太自私啊,你要是不和青青嫂子结婚,那我和小小咋办啊?总不能我这当弟弟的结在你前边吧?如果你没有女朋友也就罢了,但是咱俩情况现在都差不多。要是我结在你前边了不是让人笑话吗?” “靠,原来问题是处在你小子身上啊,到底咋回事儿?不会是你小子把小小的肚子搞大了着急结婚了吧?”周宇调侃道。 “滚蛋啊,没有的事儿。这不前几天我去了小小家一趟,谁知道小小的父母就和我说起了这事儿,他们的意思既然我和小小两情相悦,而且也都老大不小的了,干脆今年就把事儿办了得了。 我当时很高兴,但是回来一想还是不行啊,你这当哥哥的不是还没定下来日子么?这不我就找大哥和老曹帮着说和说和。再说你比我还大,青青也不小了,而且你们俩也不可能抛弃对方,这辈子指定得在一起了,叫我说还是赶紧让双方家长见个面儿把日子定下来得了。” 到现在周宇完全弄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心里不禁感慨万分:时间过得可真快,眨眼间自己和虎子都到了该成家立业的时候了,自己今年已经二十八了,这个年龄在农村已经是大龄青年了,而且青青也二十六岁了,人生还能有多少青春供自己挥霍?还是抓紧时间珍惜所爱的人吧。 想到这里周宇微笑着说道:“虎子,你别着急,这事儿我回头问问青青,看看她是啥意思,要是她同意我就尽快带着你二大爷二大娘登门拜访一下他父母,争取早点把婚事定下来。” “哎呦还是二狗哥好,那行,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啦。”周虎高兴地说道。 事情终于解决了,而且还是如此的完美,大伙儿都挺高兴,其中最高兴地莫过于周虎了,这家伙兴奋地连走路都是跳着走的。 哥几个吃完早饭后周大彪直接去了酒坊,由于蜂蜜和野菊花产量哗哗的,所以这酿造菊花酒一直在进行着。 由于产量大增,原先的发酵池和酒窖都不够用了,周大彪就带着人在王云海和五爷的指导下每样又修建了五个,现在已经酿好的菊花酒已经整整装满了六个酒窖,再过十几天头一批酒就能出窖了,到时候就会拉到省城的山货店贩卖。对于这些菊花酒省城那边的柳三炮和刘云飞早就望眼欲穿了。 至于老曹则又走进屋子里打开了电脑。话说这厮这两天一直呆在屋子里鬼鬼祟祟地不知道在干嘛,反正电脑是一直开着的。 周宇哥仨问他干嘛他也不说,直说是秘密。刚开始三人还以为这家伙偷偷地在屋里用电脑看黄片儿呢,但是经过周宇和周虎的突然袭击以及趴门趴窗户偷窥之后,倒是把这方面的嫌疑给排除了。 他们发现这家伙是在看电脑不假,不过不是看黄片儿,而是在看和旅游区相关的网页,看到兴奋处还用笔记下来。很是把哥仨小小的感动了一把,没想到老曹为了旅游的事儿竟然这么上心,好同志一枚啊。 周虎吃完饭后就高兴地骑着二驴到青牛岭去了。 周宇早就知道那边有一大片野生的兰花,但是由于路途有点远,而且眼前的事情也是一大堆,所以也没去看过。今天自己还得去月亮湖那边看看修桥和太阳岛上的房屋建造,所以就暂时让虎子这个主管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