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水到渠成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二十四章 水到渠成

“喂周宇,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啦?我还以为你不想我了呢。”电话里传出青青好听的声音。 “嘿嘿,怎么会呢?就是不想吃饭不想睡觉也不会不想你啊?不是有这样一句话么?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中的四分之三。”周宇上来就是一番甜言蜜语。 “咯咯,就会说好听的,不过我不是你生命中的全部吗?怎么就四分之三,那四分之一哪儿去了?”青青故意打趣道。 “哎呦青青啊,那四分之一的生命我不还没碰到你吗?你总不会想要我刚下生就开始认识你然后咱俩来个早恋吧?” “扑哧”一声,青青被周宇这家伙逗笑了,不禁嗔怪道:“哼,油嘴滑舌的,思想真是不健康,刚下生就想谈恋爱?你可真够早熟的。” “哦对了,找我有啥事儿么?”青青又接着问道。 “天地良心啊,青青,我不会是每次给你打电话都是有事儿吧?真是冤枉死我了。唉,六月飞雪啊。” “呵呵,不管你找我有事没事儿,反正我只要听到你的声音知道你开心就好。你这两天忙坏了吧?千万要保重身体啊, 这个周末我会过去看你的,顺便给你买几件衣服,对了对了,我昨天下班路过商场时看到里面有卖风衣的,我感觉你穿起来特别帅,就给你买了一件,到时候我拿过去你试试啊……” 青青甜蜜地和周宇讲述着这些日子发生的点点滴滴,事无巨细,啥事儿都要说一遍。也不知道只是普通的平凡的小事儿两个人咋就能聊得那么着迷。 聊了一会儿青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知道周宇现在忙的脚打后脑勺。拍耽误了周宇的时间就想挂电话。周宇找她还有大事儿相谈呢哪能把电话挂了?于是赶紧说道:“青青啊,你先别挂。我还真有件事儿要和你说说。” “嘻嘻,让我说对了吧,果然找我有事儿。”青青调皮地说道。 “这个嘛,嘿嘿,赶巧了哈。那个青青啊,你看咱俩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要不过些日子让我父母去看看你爸你妈,合计合计咱俩的事儿?” 顷刻间电话另一边青青美丽的双眼噙着幸福泪水,久久不能言语。 平和的话语。有些笨拙的说辞,没有海誓山盟花前月下,更没有电视里盛大浪漫的求婚场面,甚至连个结婚戒指都没看见,但是青青觉得自己现在很幸福很满足。 年少的时候自己常常幻想会有一个高大英俊的王子驾着五色彩车来把自己接走,但是那些毕竟是美丽的幻想,长大之后才觉得平平淡淡才是真,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儿就是和自己喜欢的人过一辈子,柴米油盐生儿育女。到老的时候相互搀扶着再看那花开花落,日出日落…… 好在老天保佑,让自己遇到了一生的最爱,而这个家伙又是那样的优秀那样的卓尔不群。对自己更是呵护得无以复加。 真得好期待老了的时候被他抱在怀里是什么感觉啊…… 过了一会儿青青总算是平复了心情有些羞涩地说道:“你这家伙就喜欢突然袭击,让我好好想想吧。”毕竟是女孩子,哪能不小小的矜持一下? 青青矜持一下不要紧。可把周宇给吓坏了,赶紧说道:“青青啊。还想啥啊?我这辈子是非你不娶的,青青。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呵呵,傻瓜,人家也没说不同意啊,看把你吓得,我说的想想是找个合适的机会和我父母说,总不能我一推门进家就告诉我父母说叔叔婶子要过来吧?可别把他们吓着。”青青也知道自己这个解释站不住脚,说以说完后调皮地吐了吐小香舌。 但是周宇现在是啥情况啊?刚才被青青吓了一下这智商马上就归零了,哪还能听出青青话语间的漏洞? 所以听了青青的话后立马高兴地直点头,激动地说道:“哎呦青青,你说得对,千万别吓着你爸你妈,这可是大事儿,要循序渐进,成功率最重要啊。” “咯咯,真是笑死我了,怎么还整出成功率了?好啦,你也不要担心,我爸妈那么喜欢你,应该没问题的,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说话的同时青青心里寻思着,老爸老妈现在何止是喜欢周宇?简直都当他是当亲生儿子了,自己在家里的地位都有所动摇了呢。 结束了通话后周宇发现自己竟然满身大汗,不过心里却高兴不已,看来今年把青青娶进门大有希望啊。 一想到能一天到晚的和青青在一起,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周宇就兴奋地浑身直哆嗦,感觉要是不蹦两下吼两嗓子不足以显示出自己的快乐。 于是周宇就发疯了,绕着水塘子就开始又跑又跳大喊大叫的…… 凤凰山现在是啥?那就是仙山那就是世外桃源啊。蓝蓝的天儿白白的云,绿绿的草木浪不丢的花儿;天上飞的不是洁白的天鹅就是延年的仙鹤;地上跑的不是稀有的动物就是祥瑞无边的梅花鹿;水塘里神鲤频现;山顶上披红挂翠;大伙儿吃得是山珍野味喝得是百年佳酿;住的是山间园林享的是逍遥自在…… 在这么个美丽无边风景无限逍遥自在的地方突然有一个人又跑又跳而且还发出歇斯底里的笑声,你说说这玩意得多吓人? 老曹是第一个发现周宇不正常的人,这家伙正在屋里上着网呢,冷不丁一阵怪叫把他吓着了,这厮赶紧跑出屋子顺着声音来到水塘前,就看见周宇在发疯。 这家伙刚要扯着嗓子喊人,就见周大彪也领着好几个人从酒坊里朝这边跑来,好在太公们今天都到山下帮着周定义侍弄小野猪崽儿去了,要不出来的人会更多。 “彪哥,你看二狗子咋的了,这人是疯了啊,你说能不能是被疯狗咬了?” “靠,你才被疯狗咬了呢,我看他是被啥脏东西给附身了,猛子,赶紧的,咱哥俩偷偷上前给他按倒,然后就使劲儿地揍他,这样脏东西就给揍跑了。” 老曹嘴一撇,暗道这家伙不愧是和虎子同一个祖宗,咋啥事儿都往附身上靠,二狗子那种状态明明就是被疯狗咬了好不好?这时候就应该把他抓住赶紧送医院打狂犬疫苗才是正道啊。 但是老曹咋能争过周大彪?所以只好跟在他身后悄悄地凑到了水塘前,而跟着周大彪而来的乡亲们悄悄地跟在他们身后,准备这哥俩要是制不住二狗子就上前帮忙。 周宇正幸福地狂奔着呢,冷不丁背后一阵恶风袭来,刚想转回头看看,没成想脚下被横扫了一下,整个人就来了个狗吃屎扑到了地上,然后四只老拳就朝着他身上招呼着…… 几分钟之后周宇站在原地气呼呼地指着周大彪和老曹又给他们上了一堂抵制封建糟粕的理论课,周大彪和老曹忍着笑低着脑袋沉默不语。 “喂,你说说你们俩也是这么大的人了,咋啥也不问就抽冷子给我撂倒了?哪有这么干的?起码你们俩也得先问问我确认一下啊?还脏东西附身,我看你们俩才被附身了呢。 哎呦呦疼死我了,哦对了,刚才是谁给我来的扫堂腿?我这脚脖子现在还疼呢。” “嘿嘿,是彪哥,不过那动作真是没说的,干净利落啊。不过兄弟啊,咱冤有头债有主,这事儿还真就不能怨我,我是不相信这些神呀鬼呀的,更不用说附身了,我当时只是怀疑你得了狂犬病,怕你咬到别人这才和大彪哥一块儿把你撂倒的。”老曹大义凛然地说道。 周宇仰天长叹,这会儿真想投河自杀,他母亲的,老曹真不是东西啊,咋就能寻思自己得了狂犬病呢? 这时候水塘前就剩下哥仨了,至于刚才跟着周大彪过来的酒坊里那几位叔叔大爷这会儿早就笑着跑回去了。 知道和这两个家伙也讲不出道理,要是再说下去吃亏的还是自己,所以周宇狠狠地瞪了他们两眼就想要往回走。 “老二你等等先别走,你痛痛快快地说了我们俩一顿是舒服了,可我们俩现在还一头雾水呢,你说说刚才为啥又蹦又笑的?”周大彪不解地问道。 “为啥?我把早上咱们商量的事儿和青青说了,青青也同意和她父母说,事情顺利的话这事儿就成了,你说我应不应该高兴高兴?” “哎呦兄弟啊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儿啊,挨顿揍不吃亏,对了,你向青青求婚了吗?”老曹高兴地问道。 “求婚?求啥婚?”周宇也被弄愣了,不禁问道。 “我去,你小子是新时代的年轻人不?还求啥婚?你没向青青求婚人家就答应你啦?你要知道双方的父母一见面那就相当于同意你们的婚事了,就和求婚是一样的,下一步就是登记和举行婚礼了。 不过哥哥我对你还得说一个服字,没有求婚没有钻戒青青那么天仙般的一个女孩子就答应嫁给你了,唉,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儿啊!”老曹晃着脑袋酸了吧唧地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