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开业前的准备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三十五章 开业前的准备

热热闹闹的吃完晌饭,青青这些同事都带了七分醉,谁能想到在省城千金难求的菊花酒和龙鲤在这里能管够吃管够喝啊?所以几个男的在周虎的忽悠下干脆就换上大碗和大伙儿喝,而女人们也在青青和刘佳等人的陪伴下喝起了清新干爽的葡萄酒。 哎呦这一喝可就停不下来了,一个个喝得是粉面桃花香腮绯红,最后喝起了兴有两个已婚的美少妇竟然过来和一大群男人拼菊花酒。 东北人都知道酒桌上有三种人最让人害怕:扎小辫的、揣药片儿的、红脸蛋流大汗的。 这扎小辫的自然就是女人了。酒桌上可千万不能瞧不起女人,这女人要是喝来劲儿了多大的老爷儿们都白扯;揣药片儿的顾名思义,就是舍命不舍酒,为了喝酒宁可揣着药也要过来,你说这么猛的家伙能不让人害怕么?至于第三种就是喝酒脸就红的人,而且喝一会儿就浑身冒汗,这种人看起来不能喝,可是实际情况则不然,这种人就是万里挑一的传说中的酒篓子,喝酒就跟喝水似的,来多少喝多少,肚子里实在装不下了上趟厕所撒泡尿就解决问题呢,回来后还能接着喝。 刚开始包括周宇在内都没瞧起这两位大姐,可是喝着喝着这帮爷们就有些顶不住了,这两个美少妇简直太能喝了,一气儿就是半碗菊花酒。哎呦大伙儿这个汗颜呐,最后所有的爷儿们都缴械投降。实在是不敢再喝了,结果两个成熟妖娆的妖精趾高气扬地又回去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周宇青青等几个人把香茶泡好让客人们品尝。这一品大伙儿又兴奋了,只是知道这样的茶叶不能便宜了这才没好意思开口讨要,但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享受了一回。 中午喝完茶小憩了一会儿后,客人们又兴致勃勃地提出要到别的地方转转,之前大伙儿都听刘佳和吴珍珍说过月亮湖的美丽,所以最后一致决定下午就到月亮湖观赏一番。 这次周宇没有跟过去,而是让虎子和老曹带队,他要留下来和太公们一起商定一下大桥竣工的日子。 这筑路修桥那可是比建房子还要重要的大事儿。尤其是在这么偏僻的小山村。虽然大伙儿都不信鬼神,但还是要请先生过来挑一个吉利的日子,这事儿可马虎不得。 不一会儿熟知这些事物的村里的刘二爷就被周宇开着车拉到了山上。见过诸位太公后,刘二爷掐指算了算,在五一前只有四月二十八也就是农历的三月二十六这天是大吉,诸事顺利;而要是在五一之后这日子就多了,上旬中旬各有一天。 周宇和老头子们合计了一会儿。今天是四月二十三,再有五天说啥刘建那边也能完事儿了,而且这天气可是越来越暖和,旅游的事儿耽误不得,于是就定下在四月二十八这天进行竣工仪式。 刘二爷走的时候周宇送了两坛菊花酒,老人家一个劲儿地推脱不要。最后还是在本家的刘太公发话下这才喜滋滋地收下了。 忙完这些后周宇也没闲着,开着车到了河滩地那边看了一圈,好在温室那边被舅舅和老爸照看的不错,这时候大西瓜已经开始爬秧子了,至于那些野桃树因为才下完桃子。所以开始慢慢地凋零,估计咋的也得上秋才能开始发芽结果。 要知道河滩地这边可是有两千多亩的。扣除掉已经盖温室的五十亩也还有两千多亩,这些土地到现在还没有种植,这么大这么平坦的一片地一定要好好利用,至于种啥可得好好想想,一定要把它充分利用好了。 看完河滩地之后周宇走过石桥,看着前面的土路心里就一个劲儿的直发愁。 话说从村里到太平镇的这段土路,绝对是三步一小坑五步一大坑,技术差点的司机没有个把小时绝对走不完这段只有二十多里的土路。虽然开春的时候三叔带着大伙儿从大山里挖来石子垫了一遍,但是经过这些日子下雨和汽车的碾压后还是坑坑洼洼的。村民们到镇里赶集或是到别村走亲戚为了省事儿一般都会骑自行车去,要是赶着马车可是得费不少工夫。 这马上就要开始发展旅游了,要想富先修路,这条路要是不修好那不是影响客源吗?可是要想修一条长达二十几里的柏油路那得多少钱?自己原本是有一千多万,但是造桥和盖别墅以及客舍又用去了不少,现在手里满打满算也就剩下不到七百万,这也不够啊? 唉,上哪儿能再搞到钱呐…… 周宇是真犯愁了,修路的缺项足有几百万,而且自己这么大的家业手里不留点钱咋成?想来想去还是给柳三炮打了一个电话。 “二叔啊,店铺的生意现在咋样了啊?”周宇一上来就直奔主题。 “……哦,挺好的啊?而且还异常火爆?哎呦我就喜欢听这样的话了。”周宇笑着说道 “……那啥二叔啊,你看看从过年后到现在你从我这边拉走的龙鲤大西瓜啥的能不能先把我的帐给结了啊?” “……啊?为啥?你说还能为啥?手里没钱山上都快断粮了呗?” “……啥?我是地主?靠,地主家就不能没有余粮了吗……” 柳三炮觉得二狗子今天有些不太正常,这小子咋跟吃了火药似的?说起话来语气特别冲。 柳三炮知道这小子指定是遇到啥难心事儿了,于是关心地问道:“二狗子啊,你小子不要着急,好好和我说说,是不是遇到啥事儿了着急用钱?要多少你小子吱个声,二叔就是砸锅卖铁也得给你弄来。” 哎呦这话说的实在是太暖人心了,但是周宇就是个异数,感动的同时还不忘打趣,对着柳三炮说道:“二叔,谢谢你啊,我需要的也不算多,两个亿估计足够用了。” 心里犹如被杀猪刀狠狠地捅了一下,柳三炮好悬没把心头的那点精血喷出来,呼吸急促地问道:“二狗子,你他娘的这是干了啥逆天的事儿了想要两个亿?妈的你想作死啊?两个亿的人民币没有,别的东西倒是绰绰有余,你要不?” “哈哈哈哈……,二叔啊,你咋说一套做一套呢?刚才不是你说我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么?真是的,还没开口要呢只是试探试探你就受不了了,虚伪! 好了,我也不和你开玩笑了,是这样啊,我在月亮湖那边的大桥马上就要造好了,我打算在五月份就开始打造凤凰山周边的游业。你也知道从镇里到我们村的这段路太破了,所以我打算修一条双排四车道的柏油路,估计没有一千多万下不来。 嘿嘿,我现在手里也没多少钱了,所以就想你那边把帐给我结了,我再到别的地方凑点,铺路的钱应该也差不多了。” “咳咳,是这么回事儿啊?” 柳三炮一听周宇说起铺路的事儿,脸马上就红了,话说自己和老刘可是有点不厚道了啊,去年就应该干的事儿竟然拖到现在还没影儿,干脆趁着这个机会还是赶紧弥补一下吧。 想到这里柳三炮大义凛然地说道:“二狗子,不就是修条柏油路吗?你放心,这事儿交给我和老刘就行了,由我们哥俩出钱建一条,你看行不?” 周宇一哆嗦吓了一大跳,柳胖子平时是不太小气,但是这一次大方的有些过头了吧?那可是一千多万啊,谁他娘的能够大方到把一千万往外扔?这不是傻子么?阴谋,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于是周宇小心翼翼地问道:“二叔,这里面就没啥条件?是不是还得让我签卖身契啊?” “滚蛋去,谁买你干啥?整个一小型的造粪机器,你当我家里粮食就多啊?我可告诉你,我这回可是诚心诚意的,你小子不用想那么多。” “哦,二叔啊,浪子回头金不换,你总算是大方一把了。好人,你可真是个大大的好人啊。那行,我赶紧去和刘建说一声,那边的活儿也快完了,用不了那么多人,而且他就是修路出身的,这事儿交给他我放心。 那啥,二叔啊你和刘大哥也不用过来了,直接把一千万打到我账上就行了,反正你们也知道我的帐号。 最后再说一声,谢谢啊……” 说完后周宇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坐在水塘前的藤椅上,周宇这会儿汗都出来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刚刚犯困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了。虽说这件事儿处处透着诡异,但是周宇深信一点,那就是柳三炮是绝对不会害自己的。至于可能存在的不平等条约啥的就更不是事儿了,反正自己啥也没签,先拿着这笔钱把路修了再说,实在不行以后再还给他们呗? 周宇这边是舒服了,但是省城的柳三炮却是满头黑线,和着自己这一千万就只落了声谢谢?这二狗子还真是不客气啊。不过这钱本来就是人家的,就是一个字儿不说也得给人家。唉,还是和老刘商量商量,赶紧把钱打给人家吧。 ps:时光如流水,总会在无奈与不舍中悄然而逝…… 兄弟姐妹们,眨眼间又是月中了,兜里还有月票没?有的话就撒一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