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野趣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三十六章 野趣

四月的黄昏已经有了一丝夏日的感觉,西边的天际烧的火红火红的,一会儿的工夫晚霞就铺满了半边天。在月亮湖游玩了一下午的人们终于兴奋地回来了。 这些人从早上到现在几乎就没休息过,但是被山上的美景刺激地这会儿也不见丝毫的疲惫,依旧兴奋地在水塘前欣赏夕阳中的景色。更有三五个年轻人手里擎着dv在忙碌着。 这群人今天算是长了见识了,没想到一次简单的踏青竟然发现了一个世外桃源。这里简直太漂亮了,尤其是下午去的月亮湖和太阳岛,简直就是天堂啊。一想到那波光粼粼的水面、洁白的天鹅以及那横跨水面的大桥,这帮人就忍不住感叹,更不要说那坐鸟语花香菊花遍野的太阳岛了。 老曹和周虎这时候也是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原因无他,今天下午这些人又是拍照又是录像的,忙的一塌糊涂,估计佳作是不会少了,今晚可得把这些玩意下载到自己的电脑上,以后可是有大用啊。 晚上的时候刘大厨简单地做了一些清淡的饭菜,中午的肉食还剩下不少,喜欢喝酒的也不愁没下酒菜。不过即使这样,那甜滋滋香喷喷儿的野果杂粮粥也差点把这些人吃撑着了,吃完后一个个拍着肚子连声叫好。 夜色冥冥、山风习习,漫天的星斗熠熠生辉,游玩了一天的这些客人这会儿才感觉有些乏累,便聚在一起闲聊着今天的所见所闻。 夜越来越静。渐渐地山上便只剩下溪水潺潺以及那风吹松林的呜咽声。在这万籁俱寂野花飘香的春夜,大伙儿回屋躺下。在大自然的拥抱下酣然睡去…… 第二天的行程自然还是继续欣赏美景,于是一大早老曹和虎子又把他们带去了候鸟基地以及蝴蝶谷,相信这又是一个让他们充满惊喜的一天。 这次青青也没有跟过去,一来那里自己去过,二来自己好不容易和周宇在一起,二人还想好好享受享受快乐的二人世界呢。 对于青青的举动大伙儿都表示理解,再说这些人现在都玩儿疯了,只要有人带着他们去看美丽的风景就可以了。谁来谁不来还重要么? 周宇昨天和刘健说了修路的事儿,差点没把刘建吓着,这大桥还没建完呢咋又来活儿了?不过这次惊吓后就是惊喜,毕竟这修路可是自己的老本行,而且还是这么长的一条路,看来又能赚这小子一笔了。 于是刘建二话不说,马上打电话开始布置。今天就会带着周宇先期打过来的五百万购买材料,明天就开始修路。 至于大桥竣工仪式需要的东西周宇就交给大哥去办了,自己打算今天好好陪陪青青。 今天天气不错,凤凰山更是风和日丽,俩人拉着手漫步在丛林里野花间,享受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二人世界。 由于天气好。俩人都穿着一身运动装,这也是青青买来的情侣装,周宇一套蓝色,轻轻一套红色的,俊男美女青春洋溢。看着就让人舒服。 沿着柏油路,二人越走越远。渐渐地就来到了仙浴湾。 仙浴湾周围虽然没有凤凰山漂亮,但是这里的水域更加宽广,所以看起来更显大气磅礴。清晨的雾气还未消散,在阳光的照射下,残余的雾气慢慢升腾,犹如仙境一般。 二人坐在岸边悠闲地欣赏着那一望无际地浩渺烟波,心情激动之下周宇随手从旁边丝绦般的垂柳上摘下一片新绿的窄叶,然后双手撑住送到嘴边吹了起来。 悠扬的声音从窄窄的叶片上吹出,清脆、高亢的声线穿过岸边的丛林,直上云霄。虽然这曲调青青从来没有听过,但是这声音就如同山间清泉一般,在她的心头涓涓流淌,洗涤着身心。 湖面吹来的微风轻轻拂动岸边的杨柳,发出沙沙的声音,湖水拍打着岸边的堤坝,哗哗作响,岸边林子里鸟雀在尽情地欢唱…… 这些原生态的大自然声响和着周宇吹奏叶片的声音,使人陶醉,情不自禁地想要拥抱这美好的春天。 青青和周宇认识这么长时间,歌儿倒是听他唱过,但是那调儿跑得实在是惨不忍睹,咋也想不到他竟能仅凭着一枚小小的叶子就能吹奏出这种原汁原味洗涤心灵的曲子,顿时就觉得自己好像走进了一片清幽的树林在蓝天白云下倾听大自然的声音,又好像是在悠然的田园中除草施肥、摘瓜摘菜。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 周宇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吹到动情处开始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一刻,悠扬的曲声时而如春风微拂,时而如泉水叮咚。 话说周宇虽然唱歌不打调,但是吹拉方面还是有一手的,尤其是这种吹奏树叶的技巧那更是一绝。至于弹和唱那就完蛋了。 唱歌跑调那是天生的,这玩意谁也怪不着,至于弹就更不要想了,小时候能吃饱饭就不错了,哪有钱给他买琴?而且对于那个年代的山沟里的小孩子来说就算是有琴能用心去学吗?总不如山上抓鸟儿下河捉鱼来的快乐。 至于吹和拉之所以能够学会而且还早已不凡,那就全是姥爷和太公们的功劳了。姥爷王云海拉的一手好二胡,那真是曲调悠扬引人入胜,虽说会的都是一些老的曲子,但是也唯有像二泉映月这样的老曲调才能体现出二胡的悠然与雅致。 而太公们年轻那会儿除了打鬼子就是在大山里呆着,这不打鬼子的时候总要找点事儿做吧?于是吹树叶就成了他们的集体爱好,不管啥样的叶子只要到了他们嘴边总能吹出欢快的曲调。 周宇小时候就跟在这群老人身边转悠,再加上他的好奇与聪明伶俐,所以把这些手艺都学了过来,而且还大有青出于蓝的架势。 虽说吹拉的功夫不错,可是周宇在外十年风风雨雨的,哪有心情干这个?那时候读好书挣大钱才是王道啊。 今天正好是陪着青青,心境和以前相比也是大有不同,再加上吹着和煦的春风,欣赏着微波浩渺的仙浴湾,周宇终于又找到了当初无忧无虑的感觉。这才手随心动摘下一枚小小的叶子,不断变幻着曲调,编织动人的旋律。 一曲终了之后良久,青青终于从那种悠然的境界中醒了过来,小孩子般娇憨道:“哎呀,刚才的曲子真是太好听了,我听着都不想出来了呢,二狗哥你真棒!不过你是怎么做到的?” 青青说完拉过周宇的手,把那枚柳叶拿了过来翻来覆去地想要看出点什么。 这片柳叶被周宇吹了一段时间有些褶皱,不过仍旧是一片简单的叶子,青青看了半天,依旧是看不出一点门道。这会儿这位美丽的仙子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一片简单的叶子居然能够吹出如此美妙动人的乐曲,实在是令人惊讶不已。 看着青青娇憨的小摸样,周宇捏了一下她的小瑶鼻爱怜的说道:“这玩意是会了不难,难了不会,只是熟能生巧罢了,要不你也试试?” “嗯。”青青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欢喜无限地从旁边的柳枝上也摘下一片叶子放到嘴边学着周宇刚才的样子开始吹气,可是无论她使出多大的劲儿还是没有声音发出来。” 看着青青面红耳赤的样子,周宇不由地笑出声来。 “哼,你这个大坏蛋,就知道笑话我,还不赶紧教教我?”青青红着脸娇嗔道。 “噢,骚蕊,这个全凭个人的悟性,外人就爱莫能助了。就和我唱歌跑掉一样,杂学也学不会。”周宇无奈地摊摊手,不惜自嘲地说道。 “咯咯……”可能是想起了什么,青青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