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忆苦思甜榆钱饭 (二合一)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三十七章 忆苦思甜榆钱饭 (二合一)

俩人依偎在一起好好的欣赏了一番,这正想回去呢忽然就听到山脚下有人说话的声音。反正也没啥事儿周宇就带着青青继续朝山下走来。 俩人到了近前在看清楚,感情大奎婶儿和几个村里的婶子大娘正用竹竿钩子在榆树林里扳榆钱呢。铁蛋儿囡囡和一群小萝莉小萝卜头则睁着乌黑的大眼睛正兴奋地仰头望着枝头,手中抓着一大串榆钱,一大把一大把的榆钱往嘴里塞。 这个季节正是吃榆钱的季节,那一棵棵粗壮的老榆树枝头上都挂着沉甸甸榆钱吊子,一串串绿油油、嫩生生的榆钱光让人看了都眼馋。 周宇一看心里顿时温馨一片,这榆钱可是好东西啊,绝对是自己小时候的美食之一,即使长大了这榆钱弄出来的吃食也是不折不扣的美食啊。 “哎呦,这不是二狗子和青青吗?你们咋来啦?不会是也想吃榆钱了吧?”大奎婶冷不丁一回头就看到了他俩,于是笑着说道。 “奎婶儿、张婶儿、三嫂子,你们这是钩榆钱儿啊?刚才我和青青在前面的仙浴湾溜达,听到这边有声音就过来看看,咋的,这些年大伙儿还没忘了这一口儿啊?”周宇笑着说道。 “咯咯…… 二狗子啊,咱周家村忘了啥也不能忘了这一口儿啊。你们小时候那会儿也不知道是咋的了,这庄稼也打不了多少粮食,年年青黄不接的春三月。我和你妈她们就得到这里钩榆钱儿。唉,那时候的榆钱儿就是咱老农民的救命粮啊。虽说杨芽儿和柳叶儿也能吃。可是哪有榆钱儿好吃?再说了那些玩意也当不了饭吃啊? 你出去这些年虽然村里各家的粮食够吃了,但是大伙儿还就忘不了这一口儿。这不前两天你大奎叔说是馋榆钱儿饭了,他一个大老爷儿们还不好意思出来弄,就让我给他钩点回去好蒸点榆钱饭解解馋,后来你满囤兄弟也说想吃,我这才赶在今天把你张婶儿和水生嫂子叫出来大伙儿一起弄一些回去。 对了二狗子,你还喜欢吃榆钱饭不?要是喜欢的话我蒸好后给你送一些过去,也好尝个鲜儿。”大奎婶儿笑呵呵地说道。 “谢谢婶子啦。本来我已经把这榆钱儿给忘了,今天幸亏碰到你们,说啥也得吃一顿解解馋。不过我山上还有不少客人,而且太公们都在那里,所以干脆我多弄些带回去让我大姑父多做些也好也给客人们尝尝。 你们不用管我,要是弄完了就回去忙吧,我张叔和大奎叔这些日子帮我看着温室那边可是累坏了。这晌饭可得准备及时了。”周宇感谢道。 “咯咯……二狗子啊你小子就是会说话,就他们干得那点活儿还敢说累?一天到晚的就是给瓜地串串粉锄锄草啥的,都快养出肥膘了,而且每个月还能拿那么多的工钱,他们要是不好好干我们这些老娘们都不答应。 行啦,我们弄得也差不多了。就不在这里打扰你和青青的二人世界了,背篓给你们留一个,这钩子也给你们留着,弄完后钩子放在这里就行了,说不准明天我们还会来呢。”大奎婶儿爽快地说道。 周宇和青青点了点头。谢过了这些婶子大娘,这些人就带着一群小萝卜头和小萝莉笑呵呵地回去了。 青青抬头看了一眼这片树林。一棵棵老榆树耸入云霄,那绿绿的圆圆的嫩嫩的榆钱儿,在暖阳和春风交相呼应的景致里,显得煞是灵秀和清纯。那一串串榆钱儿挂满枝头,就像一串串霜凌冰挂,晃得眼睛直发花,馋得人直想淌口水。 “喂周宇,这些榆钱看起来好漂亮啊,感觉也很好吃呢。可是这真得能吃么?”青青睁着大眼睛好奇地问道。 “呵呵,青青啊,看来我得好好给你上一堂课。 榆钱儿其实也叫榆荚,是榆树的种子,伸出来就是绿色的、呈片状,中间鼓出来,四周薄薄的,嫩绿扁圆,和一分钱的大小差不多,因为它长得很像古代的麻钱儿,所以大伙儿又叫它榆钱儿,不信你看看?”周宇解释道。说完后就用手里的钩子钩下几大串儿榆钱下来递给青青一串。 听了周宇的话,青青接过榆钱儿仔细地看了看,高兴地说道:“嗳,你还别说,真像是古代的麻钱呢,真是太有意思了,我也尝尝。” 说完摘下一片送进嘴里慢慢地嚼着,下一刻便觉得口舌生津,一股带着淡淡甜味的清香便在嘴里蔓延开来。青青美目一亮,赶紧又摘了几片送进嘴里。 看着青青的巨举动周宇笑了笑摇着头说道:“咋样,这玩意好吃吧是不是感觉脆甜绵软,清香爽口?这玩意嫩嫩的,甜甜的,生着吃最是爽口。但是像你这么吃可不行,这玩意要成把的吃那才得劲儿。”说完后就把手里的一串榆钱用手一撸然后全放进嘴里大口的嚼了起来。 周宇边嚼边继续说道:“青青啊,方圆十里八村的据说就我们周家村的榆钱最好吃。我们这里的榆钱儿个大肉厚,吃起来味道最是纯正不过。 而且榆钱儿除了生吃,还能与其它各种杂粮搅和在一起,做出很多种美味佳肴。比如榆钱儿蒸饭、榆钱儿大饼、榆钱儿熬粥、榆钱儿炸酱等等。我最爱吃的就是我妈做的榆钱饭了,呵呵,现在想想都流口水啊……” 说着说着周宇的思绪就回到了童年。 每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各种树木在春风的抚摸下,竞相吐翠。榆树在这个季节里,结出了一串串的榆钱儿,翠绿欲滴。一串串的榆钱,在那艰难的岁月里,就成了孩子们的期盼。 榆树初开始。满树的枝条先是缠上了褐红色的毛绒线,不几日枝条上又爬满了绿毛虫似的。再后满树似长满了一棒棒玉棍儿,稍有微风吹来,整个儿树都颤微微地,似乎承受不了如此的重负,远远望去,整个榆树就像碧玉装扮成的玉树。 随着时间的推移,榆钱儿慢慢地由绿变黄,再慢慢地由黄变白。在不同的日子,展现着季节的变幻。到了白得像一张薄纸的时候,倘若有一阵风来,榆钱儿便会纷纷地脱离母体,自由自在地飘落到它想去的地方。然后,把种子贴近厚实的泥土,静静地等待着另一次萌发。如果有了足够的阳光、空气和水。一粒粒微小的种子,便郁郁葱葱了又一个美丽的春天。 每年春天榆钱儿最鲜嫩的时日,周宇就会和大彪哥吴老二带着淘气的虎子和家里的大人说一声,提着个小篮子到这里,活猴儿般爬上树,把篮子挂在枝头。先迫不及待地捋一把塞进嘴里,满齿唇香。然后就沐着朝阳迎着微风,爬到树杈最高处,找个榆钱儿最多最厚最嫩的地方,把篮子挂在粗一些的枝干上。然后或坐或骑或蹲,在榆树之中穿梭。 待到篮子里满的再也装不下去了。一群半大小子才会恋恋不舍得从树上一步步挪下来。然后周宇就会挎着篮子跑回家送到老妈的手里。 无论啥时候,王桂兰在接到儿子递过来的装满榆钱的篮子时总会笑盈盈地将一串串榆钱挑好,然后就拿出一个大盆,用清水洗上几遍,捞出来放到盖帘上,让残余的水慢慢地流干。这当口,王桂兰已经把灶膛里的柴草点燃,大铁锅里已经烧上了水。然后取出玉米面,放上适量的水搅拌,不稀不干,恰到好处。 待大铁锅里的水冒出热气的时候,王桂兰就把一个大大的用来蒸豆包用的漏帘放到锅里,再在上面铺上一块大大的纱布。而后,把玉米面按照九成榆钱儿一成玉米面的比例均匀地撒在上面。最后,再把已经沥干的榆钱儿均匀地撒到玉米面上,再往上面撒一些盐巴。这些都做完就把锅盖得严严实实起来。 灶膛里的火越烧越旺。一股股热气顺着锅沿的缝隙钻出来,夹杂着诱人的香味,惹得周宇使劲地吸着鼻子,口水早就顺着不争气的嘴角流下来了。 二十分钟左右,一锅香甜可口的榆钱儿饭便出笼了。老妈开锅盖的瞬间,一屋子的香气便弥漫开来。这时候,周宇早就准备好了一个大碗,还没等母亲盛满,便抢过来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等到吃上几口整个房间,甚至整个院子里,都飘着榆钱儿饭浓浓的香甜!在周宇的记忆里那绝对是人间最真实、最原始、最幸福的味道! 看着周宇说着说着就变得有些傻傻地呆呆的,青青轻轻地碰了他一下关心得问道:“周宇你怎么了?怎么一下子就走神儿了?” “噢,不好意思啊,想起了小时候吃榆钱儿的事儿,一下子走神了。对了,咱们赶紧多钩一些中午让大姑父做一些给大伙儿尝尝,包你们吃了这顿想下顿。” 青青这会儿早就被他说馋了,闻言立马高兴地点着头,兴奋地拿起钩子就要去钩榆钱。话说这也是技术活儿,要是没用过这种钩子还真就不好使。所以青青钩了两下也仅仅就钩下来几串而已。 看着青青憋着小嘴一副不服输的俏模样,周宇笑呵呵地说道:“青青啊,你头一次用这种钩子这么短的时间就能钩下好几串儿也算不错了,我小时候头一次用这种钩子的时候还不如你呢。” “咯咯……看你那傻样儿,安慰人都不会。我现在多大啦,还拿你小时候和我比?”青青娇笑道。 “哈哈哈……还是我们家青青聪明啊,我还真没想到这一点。不过今天山上的人多,要是用钩子也不知道得弄到啥时候,干脆还是我上树弄吧。” “哇,这么高的树你能爬上去?”青青有些怀疑道。 “丫头,这话咋说的?分明就是瞧不起你二狗哥啊,不行,今儿个打死我也得爬上去。”周宇打趣道。 说完后在青青调皮地眼神中周宇朝手中吐了口唾沫,然后把腰一猫。双手抱住粗粗的树干,手脚配合用力三下五去二就嗖嗖地爬到了大树杈上。用手搬过一个嫩枝,将榆钱一大串子一大串子的往下丢,下边青青就高兴地弯腰往背篓里捡,俩人配合地及其默契。 这棵粗壮的老榆树上啥也没有,就是满树的榆钱儿,往下扔了一些后周宇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就坐在大树杈上捋了一大把嫩绿晶莹的榆钱揉在嘴里大口地嚼了起来。这榆钱清甜可口,还是记忆中鲜嫩爽脆的味道。吃过之后口中还淌满清香。 吃完榆钱儿周宇爬下了大树,帮着青青把地上的全都捡了起来,看看天也快晌了俩人就高高兴兴地背着榆钱回到了山上。 这会儿刘青山正和周大彪在厨房里忙乎呢,一个切菜一个收拾鱼,干的不亦乐乎。没想到周宇和青青竟然背着个背篓笑着走了进来。 “二狗子,你咋领青青来这里了?咦,你背的是啥?”刘大厨好奇地问道。 “大姑父。我和青青在山下的榆树林弄了些榆钱儿回来,待会儿你给咱们做一锅榆钱儿饭,中午让大伙儿尝尝鲜。” “哎呦,榆钱儿呀?这可是好东西。我也就是到了你这里才把这茬儿给忘了,以前我哪年这个时候还不得蒸两锅解解馋?对了你小子也别闲着了,赶紧个大彪出去挑一挑然后洗干净。咱今天中午的主食就是榆钱饭了。”刘大厨高兴地说道。 接下来周宇也没用大哥帮忙,而是和青青一起把榆钱儿挑好然后洗干净沥干水分。刘大厨弄完别的菜之后就在大铁锅里蒸了满满一大锅的榆钱饭。 中午的这顿饭所有人都吃得那叫一个尽兴啊,不管是老人还是年轻人,不管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都对这榆钱饭是赞不绝口。尤其是李太公和祖奶奶吃着吃着眼泪都下来了,直说自己三十四年都没吃到这么地道的榆钱饭了。一时激动之下这才热泪盈眶。 本来以为一大锅的榆钱饭足够吃了,但是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满桌子的菜还没咋动,一大锅的榆钱儿饭竟然见底了。好在榆钱还有不少,于是刘大厨笑着进到厨房里又蒸了一锅。 也就三十至分钟的时间,在大伙儿的期待中又是一大盆清香四溢的榆钱饭被端了上来。 青青的这些同事尤其是那些美女们,这会儿早就没了往日的矜持,葱嫩的玉手抓着热气腾腾地榆钱饭就大口的吃着,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吃得那叫一个欢实啊。 酒足饭饱之后大伙儿都在水塘前躺在藤椅上懒塔塔地晒着太阳,看着蓝天白云绿树红花,闻着漫山遍野的芳香,嘴里还残留着榆钱饭的清香与甜美,感觉舒坦的没了边儿…… 半下午的时候,青青的这帮同事很是不舍地上了车,拉着周宇送给大伙儿的大西瓜和龙鲤等土特产往县城返回。 接下来的这几天,刘建留下一少部分人在大桥这边负责桥面的造型等工作,剩下的人则都被带去修路了。 这一次修路可不同于修村道的时候,这可是和周家村的命运紧紧相连啊。所以从工程队开工之日起,除了照看瓜地桃林以及红景天的村民之外,所有人不管老少都挑着胆子提着铁锨啥的过去帮忙,所谓众人划桨开大船,在周家村父老乡亲们的帮助下,修路的进度比平时快了一倍还拐弯。 同时在这几天,老曹也把青青同事拍摄的凤凰山美景上传到了网上,虽然过来旅游的人还不是很火爆,但是比前些日子每天只是十几二十个人可是要多不少,看来这网络宣传还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但即使这样老曹还是很不满意,这客流量比自己想象的少了老鼻子了,要是每天就这么点的客流量那二狗子还不得赔死?于是老曹很不甘心,整天犹如着了魔似的苦苦想着对策,甚至想到入神时饭都忘了吃。 做为主人的周宇这心可是够大的,对此倒是一点不担心,一天到晚笑呵呵的别提多开心了。客流量这玩意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上来的事儿,这玩意要慢慢来,哪能一口吃个胖子?退一万步来讲,就是一个游客都不来又能咋的了?凭着自己神奇的空间和现在的家业,在保证自己和家人逍遥山水的时候,也能保证周家村的兴盛,这还有啥可怕的?大不了那么多的房子自己和家人住,那彩座虹桥自己欣赏罢了。 因为大桥一修好这凤凰山马上就要开始搞旅游了,所以王云海带着儿子去了小王庄。当初答应外孙的深山紫藤的大门去年秋天的时候就做好了,经过几个月的干晒,现在的分量要轻了不少,往山下抬也省劲的多,所以爷俩这次进山就要把大门给弄下来,也好在开业的时候给孩子长个脸面。 周家村和凤凰山围绕着旅游开发正在如火如荼地准备着,时间终于来到了公历四月二十八。 ps:这两天单位的事儿实在是太忙了,所以情节上的安排可能有些不太紧凑。于是光芒一狠心请了一天假,明天就坐在家里好好琢磨以后的情节,争取对得起大伙儿的订阅、月票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