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彩虹桥竣工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三十八章 彩虹桥竣工

一大早凤凰山上就聚满了人,太公们、村里的爷爷奶奶们、周宇的家人以及村里的叔叔大爷婶子大娘们,大伙儿都知道凤凰山到太阳岛之间修建的大桥今天竣工接通,所以都早早的吃了早饭过来看热闹捧捧场。 此时的大桥比起前两天则要漂亮了很多,大桥两侧的护栏上隔着三两米就绑着一面彩旗,在山风的吹拂下哗啦啦地响个不停,桥的内外两侧以及桥面上都预留出大量的凹槽,等到竣工仪式后周宇就会带着人开始往这些凹槽里填土种植不同颜色的鲜花,不出两个月这座钢筋水泥的吊桥就会换了容颜,变成一座横跨月亮湖上的一道永不消逝的巨大彩虹。 说是竣工仪式其实两天前大桥就接通了,只是为了仪式的需要,在靠近太阳岛那边的桥面上留出一米多宽的沟槽没有浇灌水泥,所以当周宇在鞭炮轰鸣中把准备好的水泥倒进去再抹平时就算是竣工了。 大桥两侧看热闹的村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眼睛里都露出自豪的神情。二狗子这小子实在是了不得啊,看看这还不到一年的工夫干了多少大事儿啊?环顾太平镇甚至是青山市就算是把全国都算上,有几个这么了不起的年轻人啊? 而且二狗子这孩子为了乡亲们能够发家致富,今年又把自己辛苦培植出来的稀有的西瓜种子和桃树大樱桃树栽子都奉献出来,这么仁义这么有担当的年轻人在全国来说那就更不好找了。所以说今天虽然是大桥竣工的好日子,但何尝又不是周家村的好日子?要是二狗子把旅游这块儿搞红火了,村里不也能跟着沾光吗? 由于到的都是乡里乡亲的,所以仪式也不用太讲究。填了一些混凝土之后大桥就算是接通了,然后周宇简单地说了几句话之后这竣工仪式就算是完事儿了。 话说周家村这么多人除了几位太公和有限的几个人外几乎都没到胡中间的太阳岛上去过,这回有了横跨东西的大桥,哪还能忍住心中的好奇不过去看看?所以大伙儿三三俩俩地聚在一起笑呵呵地漫步在大桥上,奔着太阳岛而去。 桥上的天空湛蓝无比。桥下的湖水碧波荡漾,人们走在大桥上眼望着碧水蓝天心情别提多舒畅了。这时候从西边飞过来一大群水鸟,带头的赫然是六七只大天鹅,飞到大桥的上空后在这里盘旋不已,不时地发出清脆的长鸣。 看到这些人群中的刘建感慨地对着周宇说道:“兄弟啊,这座桥一通就把整座凤凰山都盘活了。前来旅游的人也多了不少的选择,这笔钱花的真值啊,还是你小子有眼光。” “呵呵,刘哥啊,你确信是在夸我吗?好家伙这一个多月您老人家见着我也没个笑脸,没把我郁闷死。今天能蒙您一夸真是不易啊。”周宇笑着打趣道。 “咋的,还记仇啊?我说兄弟你的心眼没那么点吧?话说哥哥我那些日子全是压力啊,这要是出了啥质量问题我对得起你的信任么?还不见笑脸?我不哭就不错了。 对了兄弟,我咋看这两天的游客也不见多啊?就那么几十个人,这好干啥?照这么下去咱还不得赔死?我看你们得赶紧想法子加大宣传了。”刘建关心地说道。 周宇神秘地笑了笑,小声说道:“嘘,刘哥啊你小点声。这事儿有人比我还着急呢,你看看前边那位?”说完后指了指前边。 刘建顺着周宇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老曹顶着一颗光洁的大秃头倚栏而立,单手托腮,神情凝重,双目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浩淼的水域,发出深邃悠远的光芒。忽然一阵山风掠过,掀开了那肥大风衣的一角,里面赫然露出两只带着黑毛的大粗腿…… “扑哧”一声,刘建被老曹这形象给打败了。禁不住蹲下身哈哈大笑起来。 周宇也是忍不住笑,对着刘建说道:“咋样刘哥,有曹哥帮我想主意我还愁啥?我和你说啊,要论想歪点子咱们这些人当中谁也不是曹哥的对手,曹哥这两天是吃不下睡不好。一天到晚的在想点子,我估计再憋两天就快出来了。” 刘建听的是满头黑线,也不乐了,无奈地对着周宇说道:“我说兄弟啊,咱长点心好么?有你这么当老板的么?咋对手下的员工还幸灾乐祸的?” “我去,刘哥啊,你哪只眼睛看到他把我当成老板了?心情好的时候还能和我白乎两句,心情要是不好了就直接叫我滚蛋,你说说这叫啥事儿啊?对了对了,还有你一个,你们俩都差不多。至于我大彪哥和虎子也差不多了,哪有一个把我当老板看啊?喂,刘哥,你说还有我这么悲催的老板么?”周宇可怜巴巴地说道。 看着周宇装着可怜相,再想想周围这些人对他的态度,似乎还真就没拿他当啥大老板对待,不由得“扑哧”一乐,笑着说道:“行啦,你小子也用不着在我跟前装,要是我有你这么大的家业就是天天被人说我都乐意。再说了我们这些人可都是为你好,所以说起话来深一句浅一句地不是很正常么?” “我去,刘哥啊你可真会说话,行啦,你们都是大神,我惹不起还躲不起么?不和你说了,我得看看曹哥去了,这家伙可别因为想不到点子再跳湖自杀了,唉,我可怜的曹哥呦……” 看着周宇渐渐远去的背影刘健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心里却是暖呼呼的,这家伙虽然贫儿点儿,但委实是个好兄弟啊。 中午的时候,村里的一些长辈和本家的近支儿亲戚都来到周定国家赶人情,祝贺周宇的大桥竣工。话说连盖个房子上梁本村的都得过来庆祝一下,更不要说建大桥这么大的事儿了,要不是王桂兰怕麻烦对外放风说这一次只是招待一下近亲,周家村各家都会过来的。 虽然没有向外公布大桥今天竣工的事儿。但是柳三炮刘云飞以及县城的郭云亮都派人送来了份子钱,而且就连周宇和虎子的准老丈人也都打来电话表示祝贺,当然份子钱也不会少了。 最让周宇没想到的是小王庄居然也派代表过来了,来的人正是四舅和五舅,这两个憨厚的山里汉子进门的时候满身大汗。各自背着一个大背篓,上面用麻布盖着,四舅的腰上还缠着一个布口袋。 这时候周宇正和哥几个在院子里放桌子,周定国哥俩就在大门口站着迎接客人,冷不丁见到这二位时还有些不敢相信。 “老四、老五,你们哥俩咋来了?”周定国惊讶地问道。 “哈哈。咋的姐夫,不欢迎我们哥俩啊?今天可是大外甥大桥竣工的大喜日子,我们小王庄能不来人?我和你说啊,我们可是受全村老少爷们嘱托而来的。”四舅爽快地说道。 “哎呀,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咋会不欢迎你们?只是这山高路远的太麻烦了,再说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儿。哎呦反正我都不知道说啥好了。”周定国感动地说道。 这时候周宇也看到这两位舅舅了,心里也是吃了一惊,赶紧跑过来问候了两句,言语中也是感动不已。 四舅摆摆手说道:“行啦行啦,看看你们爷儿俩咋还和我们客气上了?二狗子啊,要是没有你哪有我们小王庄的今天啊?要说谢也是我们谢谢你啊……” 知道本家的兄弟来了,女主人王桂兰这时候也从厨房里小跑出来。看到四个人正在那儿客气呢不由得对着老头子嗔怪道:“家里的,我兄弟来都来了你还在那儿客气啥?还不赶紧让我兄弟坐下歇口气儿?” “哎呦对对对,你看看我一高兴啥都忘了,老四老五赶紧坐下歇一会儿,小宇赶紧给你舅舅泡茶去。”周定国连忙说道。 两个汉子点了点头,也不客气,把背篓轻轻地放下后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拿起周宇准备好的茶水就是一通牛饮。 喝完后这哥俩瞧了瞧左右看到没人注意他俩,四舅把腰上的布口袋解下,悄悄地把周宇拉到跟前小声说道:“那个外甥啊。我和你五舅今天是代表全村人过来给你贺喜的,知道今天是你的大日子,我们也没啥表示的,特地给你带了些野味儿过来。另外呢全村各家各户给你凑了点份子钱,也不多。你别嫌弃啊。”说完就把手中的布口袋硬往周宇怀里塞。 周宇还没反应过来呢布口袋就到了自己怀中,下意识地用手摸了一下,顿时吓了一跳,赶紧把东西又还到四舅手中,嘴里急切地说道:“四舅,你们这是干啥?这钱我不能要,乡亲们都不容易,你咋拿来的就咋拿回去。” 看到两位舅舅还要往回塞,周宇又真诚地说道:“四舅、五舅,小王庄的乡亲们能够想着我,今天你们二位能过来我就心满意足了,真得,咱们不需要这么客套。您说我就一小辈儿,只是帮了你们一点小忙,但是你们这么做我以后还好意思去小王庄么?” “这个~这个……可是外甥啊,这钱你要是不拿我们哥俩回去咋交代啊?钱也不多,每家凑了五百块钱,总共是四万多,我说你就收下不行吗?”五舅也急眼了,跟着劝说起来。 一听到这个数字周宇眼泪好悬没下来,这时候山里人随份子的钱也就是五十一百的,小王庄的乡亲们竟然每家都随了五百块,这绝对是开天辟地以来的头一回,虽然自己不在意钱的多少,可是这份人心呐……” 看着两位舅舅还是不死心,周宇也不劝说了,转身就回去找老妈了。 要说王桂兰就是王桂兰,不愧有大姐的作风,听了儿子的述说后眼睛立马就瞪起来了,风风火火地就来到院子里把兄弟俩说了一顿,然后哥俩就顺眉顺眼地把钱收了起来随身放好。 因为只是小范围的庆祝一下,所以中午的人也不算多,加上又是春暖花开的,酒宴就在大院儿里摆开了。 来的都是乡里乡亲的实在人,所以席面上几乎全是肉食。红烧猪排骨、溜肥肠、大块儿的红烧肉、猪肘子、牛肉炖土豆、四喜丸子……看着就让人流口水。 这好菜自然不能少了好酒,所以中午的酒用的都是顶级的菊花酒。话说这段时间在周大彪的辛苦下,菊花酒的产量成倍的增长,除了几个酒窖已经装的满满之外,库房里还堆放着大量的已经装坛的菊花酒。而且其中的大部分还都是顶级的货色。 由于没有外人,大伙儿还都是沾亲带故的,所以这些人喝起来怎么尽兴怎么来,最后大奎和周定义愣是让人给背回去了。 吃饱喝足后四舅又把正在和曹猛说话的周宇叫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外甥啊,刚才我和你五舅净想着吃饭了。这还有件事儿没和你说呢。 是这么回事儿啊,你姥爷和舅舅现在住在我家,正带着大伙儿给你做山上的大门呢,采用的全都是深山里的老紫藤,哎呦外甥啊你是没看到那些紫藤啊,一根根足有大腿粗。一水儿的深紫色啊,看着就老霸道了。 不过这两扇大门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当初把料准备齐全之后也没安装,要不这玩意除非是神仙来了,否则谁也弄不下来。 本来当初你姥爷和舅舅没想弄这么大的门,但是村里的老少爷们一合计要整咱就整个能让大外甥你露脸的,所以啊嘿嘿。就给你弄了个巨无霸出来了。” 老曹这会儿正支愣着耳朵在偷听呢,闻听此言便情不自禁地随口问道:“哎呦舅舅啊,听你说的怪吓人的,那大门到底有多大啊?” “哈哈,小曹啊,要不你猜猜?”四舅现在也认识曹猛了,知道这小子挺滑稽,于是便打趣道。 “行,那我就猜猜,这高嘛咋的也得有三米。宽呢也不能少于五米,要不咋能叫巨无霸呢,你说是不是四舅?” “哈哈哈,小曹啊,你小子是没敢猜吧?我和你们说哈。这大门拼装起来后高最少四米,至于宽嘛每扇是六米,取六六大顺的意思。而且整个大门全是紫莹莹的颜色,这玩意不用上漆,从里到外都是这个颜色,只是在最外面刷几层保护漆就行了。看起来绝对大气。咋样,是不是特牛气?” 哥俩确实被这两扇大门的尺寸镇住了,四米多高十二米宽,而且还通体晶紫,这就不是简单的牛气不牛气的问题了,而是绝对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啊,别的不说,光是这扇大门就能为凤凰山招来不少游客。 看到小哥俩惊喜的样子,四舅又笑呵呵地说道:“小宇啊,我刚才说了,这次我和你五舅过来还给你带了些野味儿,刚才看你忙就没拿给你,反正天儿也不热倒也不怕坏了。现在你给拿出来找个地方晾一晾,这两天就吃了吧。”说完带着周宇和老曹来到西墙边把两个背篓搬了过来。 老曹是真激动了,只要是小王庄这些乡亲们带来的野味儿最差也是野鸡啥的,要是运气好说不准还能有野猪或是黄羊狍子啥的,所以背篓一落地这厮就忍不住一下子把上面盖着的麻布掀了起来。 “我靠……”当看清背篓里的东西时老曹愣是爆了一句粗口。 周宇赶紧探头看去禁不住也被吓了一跳,就见每个大背篓里都装着半篓子的飞龙,而且好像都是刚死的,表面看起来就跟活着的一样,看那样子足有几十只。 “四舅五舅,这些不会都是飞龙吧?”周宇吃惊地问道。 “哈哈哈,当然都是飞龙了,一般的山鸡野兔子啥的也拿不出手啊?” 周宇可是知道飞龙的珍稀,再说这玩意特别警惕所以及其不好抓捕,自己从小到大也就吃过几回而已。可是小王庄的乡亲们这次竟然给自己送来了这么多。 想到这里周宇感动地说道:“四舅五舅,这么多的飞龙这得费多少工夫才能弄到啊?你们啊真是太客气了。” “外甥啊,这次还真就没费多大劲儿,知道你小子好这一口,年前我们打猎的时候大伙儿就商议好了,要是遇到飞龙就尽量活捉,然后就在村里养着,等攒到一定数量后就给你送来。这不将近半年的时间就攒了这么多,总共是傻四十七只。 对了,你赶紧把这些飞龙拉到山上完后围个栅栏上面套上网把它们圈起来,这玩意活着吃味道那是绝了,要是死了就不好吃了。” 老曹听了有些傻眼,不敢置信地问道:“我说舅舅,你们可别告诉我这些飞龙还是活着的啊?” “呵呵,小曹啊,当然是活着的啊,你别看它们不动弹,那是我们俩临走时给它们喂了一些酒糟,现在它们正醉着呢,要不一路下山来我们俩还不得被它们吵死?” 一听说这些飞龙都是活的,周宇好悬没激动死,虽说这飞龙是绝世美味,但是活着的飞龙价值更高啊,这么好的东西要是人工饲养出来老百姓还不得疯抢?大买卖,绝对是大买卖啊。 要说别人养飞龙不容易,但是对自己来说这还叫事儿吗?用空间水和空间液养着就是了,一年再下它几窝蛋,孵出小飞龙,如此循环下去总有飞龙成群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