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天大的误会(二合一)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三十九章 天大的误会(二合一)

在大桥造完前周宇就带着大伙儿培植了大量的各色花草,好在山上的野菊花有不少颜色,例如白色、红色、黄色、紫色等,倒也没费多大劲儿。虽然彩虹的颜色是赤橙黄绿青蓝紫,可是也不用那么讲究,蓝色没有就用深黄代替,至于绿色就用青草,只要把相近的颜色相互间隔开感觉不重样就行了。 仅仅两天的时间,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大桥内外两侧的护栏上就种满了各种颜色的花草,由于是移植过来的,所以看上去还有些发蔫,估计过两天就会精神起来。 即使这样,这座本来是钢筋混凝土的大桥也彻底地变了摸样,上面鲜花盛开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道偌大的彩虹横跨在水面上,在阳光的照射下纯净通透的水面上也倒影着美丽的色彩。整道彩虹桥恢弘大气,形态逼真,远观或近看都使人如在仙境。 有了这道彩虹桥之后老曹的心情立马就变得灿烂起来,也不像前两天那样要死不活的了,整日的背着手摇头晃脑地在山上溜达着,期待着那灵机一动点子泉涌时刻的到来。 村里到太平镇的这段土路修的异常顺利,工期也赶得很快,这主要是由于周宇的钱到位,各种原材料早都提前买好了,再加上村民的帮忙,所以虽然只是过去了六七天,但是这段路的地基也打好了一多半。估计再有个五六天的时间整个路面就会铺上柏油,变成一条崭新地双向四排的宽敞的柏油路。 这两天凤凰山美景的网络宣传终于见到效果了,由于天气越来越暖和,过来旅游踏青地游客也渐渐地多了起来,每天都会有不少人来到村里或是山上游玩踏青。但凡来过凤凰山的就没有一个不被这里的景色所吸引。 要知道这春暖花开的时节正是旅游踏春的好时候,这时候的游客应该是一年当中最多的,所以老曹对这个人数还是不满意,大脑袋依旧在高速运转着,期待着拿出一个增加客流量的方案。 时间依旧匆匆流淌。在春暖花开万木竟绿的日子里,周家村迎来了五一劳动节。 由于快到夏天了,所以才五点多就已经天光大亮,哥几个早早地起来穿着背心大裤衩就绕着山顶跑了起来锻炼身体。 由于前些日子这哥几个实在是有些懒惰,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一群老头子实在是看不过眼了。山上这么大一摊子不勤快些咋行?于是一连好几天都天不亮就过来堵被窝,要这四个家伙出去晨练,不得已,这四人只好硬着头皮跟老头子们一起参加晨练。 但是没想到的是连续坚持了十多天后四个人竟然上瘾了。这大早上一边迎着朝阳、闻着花香,看着那翠绿的草木,晶莹的露珠一边呼哧呼哧地跑几圈。然后再打上几套军体拳,简直就是浑身舒泰、精神抖擞,哎呦这个舒服啊。所以从那以后四个人也不用老头子们逼着早起了,每天天刚蒙蒙亮还没等战斗鸡开始吼叫呢就会主动地从床上爬起来到外面跑步锻炼,动不动虎子和老曹还要比赛比赛,虽说几乎都是老曹输,但是这厮就如一只打不死的小强。毅力超级强悍,总会动不动地就去挑衅虎子。 周宇自己不用说,早就偷偷地用空间液和空间里的好东西把身体梳理的棒棒的,而且周大彪虎子和老曹也不是以前的样子了,在周宇的暗暗操作下,身体技能也有了大幅度提高,无论是耐性还是强壮程度都比以前提高了一大截。要不就凭老曹那糟糠似的体格哪有资格和虎子比试? 不过这些变化都是慢慢进行的,所以即使是他们自己也只是感觉身体比以前强了,也没有多大的感觉。 哥四个的速度自然不是老头子能够比的,所以早就跑到前面去了。在绕着山顶跑了三大圈之后哥四个是满头大汗,老曹更是累的心砰砰直跳,所以四人就停了下来慢慢地朝院子里走去,打算回去洗吧洗吧。 老曹由于汗流的最多,这会儿跑在最前头。周大彪带着两个弟弟跟在后面。 这会儿周大彪开口说道:“老二啊,我看咱是不是该买一台摄像机了?你看看这里的景色这么美,大伙儿都住了这么久了还没照过相呢,至于录像啥的就更别提了。今天可是五一了,你嫂子和战战都要过来,所以我就想拍一些录像啥的拿回去给他姥爷姥姥看看。以前他们倒是来过这里,可是光看景色和看人这是两码事儿不是?你们说说你们大侄子长得多帅?这要是以这里的背景拍一些视频啥的那得多好看?要我看都能把你这里的景色提高那么一两个档次。” 周宇和周虎齐齐地撇了一下嘴,大彪哥真敢夸啊,战战这小子长得确实挺帅气的,虎头虎脑的,自己哥俩也是真心喜欢。但是要说一个小屁孩能把山上的景色提升一两个档次这不是放屁么?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为了夸自己的儿子这脸都不要了。 虽说听了周大彪的话周宇哥俩是满脸的不屑,但是正在前边快走打算头一个抢到洗簌位置的老曹听了后却是眼睛一亮,想了一会儿后立马就变得兴高采烈的,要是周宇哥仨不在这里,估计这厮都能蹦起来。 等周宇哥仨来到院子里洗簌的时候老曹已经进屋了,并不时地在屋子里嘎嘎直乐。外面的哥仨翻了翻白眼,也不知道这家伙今天又咋的了。 虎子洗完脸后有些饿了就直接去了餐厅,看看有没有啥好吃的,周大彪是第二个洗完的,直接就进了屋子。 看到周大彪进来了,屋子里的老曹立马就笑颠颠地走了过来,看了看高大健壮的周大彪嘴里不住地发出啧啧声,接下来伸出两只爪子摸摸这儿捏捏那儿,最后还朝人家胸口拍了两下,两眼放光地说道:“哎呦我的大彪哥啊。看看你这身材,简直魁梧壮硕地没边儿了啊,这山里的汉子长得就是结实啊。 大彪哥,有没有兴趣拍个小片儿啥的?咱们都做主角,就你这身材这大脸蛋子保准大火啊……” 周大彪刚才被老曹摸的早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再一听到老曹的话这会儿都被吓蒙了,惊恐地说道:“猛子啊,你他娘的啥时候好上这一口了?还拍小片儿,你对得起弟妹么?我他娘的老婆孩子可都有了,你想恶心死我是咋的?兄弟啊,你就放过哥哥吧。”说完堂堂的周大彪是撒腿就跑。头都不敢回一下。 周宇这会儿正在擦脸呢,房间的窗户已经打开,所以老曹和大彪哥的对话听得是一清二楚,听罢周宇也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脸也顾不得擦了,转身就想跑。 谁知道老曹比他还快。看到周大彪不知道啥原因竟然吓跑了,于是就跑到外面把周宇给截住了,激动地说道:“二狗子,哥哥我今天是豁然开朗啊,话说你这体格也不错,咱们拍个小片儿吧,保准你和凤凰山都得大火。你是男一号,哥哥我就是男二号,你看咋样?” 周宇这会儿魂儿都快吓飞了,慌慌张张地说道:“哎呦曹哥,我肚子疼,我先去趟茅房,这事儿以后再说哈。”说完也是撒腿就跑。 看到这哥俩这么不给面子,老曹气得双手叉腰是破口大骂,“好呀周大彪周二狗子,你们两个王八蛋。竟敢放老子的鸽子,再说了拍个小片儿你们能死啊?真是的,不就是露几个脸儿摆几个姿势么?妈的,你们不干我找虎子去。” 刚说到这里,周虎手里拿着个菜包子边走边吃朝这边走来。听到老曹喊他的名字,不由得快跑几步来到他身边美滋滋地问道:“老曹,咋的想我啦?这么一会儿不见就老喊我名字了?” “哎呦虎子啊,你可回来了,我有个好事儿正想和你说说呢。”说完就搂着虎子的脖子朝前走去。 “嘿嘿,要不说老曹就你够意思,啥好事儿都想着兄弟我,对了是啥事儿啊赶紧说出来让兄弟高兴高兴。”哥俩标着膀子走在一起,亲热地不得了。 “你听我说啊,我看你这身材简直绝了,所以就打算让你当男一号,咱们拍个小片儿……” 周虎听得毛都炸了,看到老曹还搂着自己好悬没被恶心死,浑身颤抖地指着老曹头皮发麻地说道:“老曹啊老曹啊,你个臭不要脸的,感情你还真是个大玻璃啊。你说你都有了嫂子那么漂亮的老婆,而且还有了孩子,你~你竟然还想干那事儿,你还是人么?” 老曹被气的眼珠子都蓝了,红着脸骂道:“三驴子你个王八蛋,你才是玻璃呢,老子是堂堂正正的男人,不是玻璃。” “你他娘的还说自己不是玻璃?我说你这些日子穿衣服的品味咋变了呢,又是红衣服又是绿裤子的,而且还经常光着大腿,感情是这么回事儿啊?你个老玻璃!我鄙视你!” “你懂个屁!那叫艺术,艺术你懂不懂?”老曹咆哮道。 “靠,艺术就是一个大男人穿红戴绿露大腿?你就是个老玻璃!” 老曹是再也忍不住了,嗷地一声就扑了上去把虎子扑倒在地。周虎还以为老曹要行啥不轨之事呢,这会儿是真害怕了,扯着嗓子就鬼哭狼嚎地喊起了救命。 话说周宇和周大彪也没跑远,哥俩聚到一起后很是研究了一番,觉得老曹咋的也不可能好男风啊,于是就觉得这其中可能是有啥误会。哥俩正分析着呢,冷不丁就听到屋子里传来虎子的救命声,俩人暗道一声坏了,虎子不是被老曹那啥了吧? 于是哥俩啥也不想了,健步如飞地奔着屋子跑去…… 几分钟后老曹如发情的公牛被绑在屋里的大柱子上,哥三个气喘吁吁地在一旁看着。 “老曹啊老曹,你发情了是咋的?刚才干啥把我扑倒了?妈的,要不是我大彪哥和二狗哥过来救场子老子的头一次就被你糟蹋了,你个大玻璃,简直就是禽兽啊!周虎叉着腰红着眼睛说道。 由于被人家绑了起来,所以老曹这会儿也不挣扎了。但是那眼神愣是把哥仨都看得冷飕飕的。 深深地喘了口气老曹咬着牙说道:“行,你们哥仨行啊,组团欺负我来了是不?这还不算,还一个劲儿地诋毁老子的名誉,你们给我等着。老子的委屈不能白受,你们就等着破财消灾吧。” “曹哥,你倒是咋的啦?真要是有那毛病咱就去看看心里医生,但是你也不好对自己兄弟下手啊?”周宇劝解道 “我靠啊,行了,和你们三头猪也说不明白。我要见太公,老子冤枉,老子要见太公啊……” 十几分钟后九位太公和九爷坐在屋子里,听着老曹诉说着自己的委屈,这家伙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脚下的的地板是一片水渍。 “哈哈哈……”老曹说完后所有人都忍不住了。捶胸顿足地大笑不已。 周宇哥仨红着脸赶紧给老曹松了绑,周虎这家伙一边松绑一边笑着说道:“老曹啊,真没变态?不过我刚才可是差点让你吓出尿来啊。” “滚蛋去,数你小子最不是东西了,老子就算是变态也看不上你,神马玩意儿。” 周宇这会儿也颠颠儿地说道:“骚蕊啊曹哥,刚才是个天大的误会。你说就曹哥这样的雄姿英发羽扇纶巾的,哪会是变态啊?刚才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可惜没来得及说,对不住了啊。” 周大彪的脸皮没有两个兄弟厚,这会儿啥也不好意思说,只是忍着笑闷闷地站在一边。 看看事情已经解决了,太公们都笑呵呵地出去散步了,屋子里就剩下了哥四个了。 “咳咳~我说那个谁谁啊,说说赔偿的事儿吧?”老曹懒踏踏的坐在木质沙发上趾高气昂地说道。 “老曹,刚才是我们不对。不过你也应该负一半的责任,谁让你话没说清楚?不过我也不和你说这些臭氧层子了,你说咋办就咋办吧,咱们都是带把儿的,到底想咋办你给个痛快。”周虎豪爽地说道。 “靠。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好像犯错误的是我似的,行了,既然你们这么光棍那我也不难为你们,从明天开始都帮着我拍小片儿,你们都得好好地配合我。 另外二狗子你给老叶打电话,让他把两个孩子带过来,我需要他们做道具。还有啊,这美女也不能少了,青青小小是一定要来的,另外让青青把那个刘佳和吴珍珍也叫过来,让她俩做我的助手,我就是这一次的总导演了。”老曹吩咐道。 周宇现在心里真是很没底,老曹的想法倒是不错,把大伙儿召集起来在山上风景优美的地方拍点宣传片。不同于上次青青同事们拍得那么唯美,这一次打算把人物加进去,突出真实感。 想法倒是好想法,可是让这厮当导演这事儿能靠谱儿么?要知道这家伙还没见过摄像机呢,就更不用说其它的了。 不过这一次自己哥仨把这厮误会的够呛,这股怨气要是发泄不出来这家伙还能让大伙儿好过吗?唉,就让他折腾一回吧。 想到这里周宇无奈地点了点头,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对着老曹说道:“曹哥啊,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就按你说的办吧。这鱼摄像的器材现在买估计也来不及了,我看就借用刘佳和吴珍珍的吧,反正这两个丫头现在和咱们也挺熟,估计问题不大。 可是曹哥啊,那玩意我看着眼睛都花,你会使用吗?” “我去~哥哥我是啥人啊?我是导演啊,你见过导演自己扛着台摄像机拍摄的么?这事儿就交给刘佳和吴珍珍好了,要不没有青青出场的时候交给她也行,我主要是宏观调控,把握一下大方向。”老曹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吧,话都已经说到这种程度了,周宇哥仨也没啥再说的了,于是赶紧给掏出电话就开始召集人手。而老曹则笑呵呵地到屋子里和刘娟儿说了几句话后就开上自己的路虎扬长而去。 由于今天是劳动节,最少放三天假,所以在家闲着没事儿的刘佳和吴珍珍以及叶天成一家子接到周宇的邀请后都高兴地准备一番,然后就驾着车直奔周家村而来。而叶禹汐和叶昊庭姐弟俩一听说要去周宇叔叔的凤凰山玩儿都乐坏了,坐在车里一直催促着老爸快点开,把叶天成弄得是哭笑不得。 至于青青小小早就打算趁着五一放大假要过来会情郎,而柳新民老两口也想出来散散心,话说这散心的地方还有比孙女婿那里好的地方吗?所以这几个人这会儿已经在路上了。 时间一晃儿就到了晌午,要说今天这天气真是不错,晴空万里,暖阳高照,凤凰山上是山花烂漫绿草茵茵,天上是成群的鸟雀以及白天鹅等珍稀候鸟,草地上大群的动物或悠闲踱步或打滚儿嬉戏。老头子们坐在大树下的草地上说着话儿唠着嗑儿,别提多悠闲了。 青青和爷爷奶奶是最先到的,得到了老头子们的热烈欢迎。尤其在知道了周宇爷爷的身份后,柳新民自然也知道了这位李太公的身份,本来心里还有些压力,但是看到这位当年在军中叱咤风云的老将军这么和蔼,心中那点压力也就烟消云散,大伙儿欢快地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