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承诺 (一更)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四十八章 承诺 (一更)

看着周虎痛哭流涕的熊样,老曹恨不得踹上几脚才能解恨,这厮就是在装大尾巴狼,靠了,不就是白得了一张紫藤的大床,至于飙泪么?真是个没出息的完蛋货。 可是这紫藤大床睡觉真得那么舒服?不行啊,看样子还得厚着脸皮抢一张过来啊。 于是这厮乐颠颠儿地对着王云海说道:“那啥姥爷啊,你给二狗子和三驴子做完床之后是不是还能剩些边角料?要不你也给你曾外孙做一张小床呗?小孩子骨头软,就适合睡这样的床啊。还有啊,如果剩的料多,干脆您也给您干外孙女做一张大的得了,她的预产期就是在夏天,要是睡上这样的床那得多舒服?” 看着老曹浑身扭捏的样子王云海不禁哈哈大笑,指着他笑道:“猛子啊猛子,你小子有话就不能直说?非得绕几个弯子。行啊,既然你小子也想要紫藤床给你做一张就是了,而且还得给我曾外孙也做一张小的,又不费多大力气,而且咱这材料也充足的很。” 老曹闻言一对小眼睛都快笑没了,立马就对王云海是一顿海夸,直到老头子们实在听不下去了训斥了他两句这家伙才收住嘴。 休息了一会儿后小王庄的乡亲们便在凤凰山的大门口开始安装紫藤大门,由于这些人在家的时候就已经把大们拼装过,所以动起手来那叫一个快,每个人应该干啥自己门儿清,不到一个钟头两扇通体深紫偌大厚重的大门就拼装好了。 站在旁边看热闹的九位太公频频点头,这两扇大门实在是太令人震撼了,在自己的记忆当中好像还没见过这么大气的门。 于是李太公惊讶地问道:“云海啊,这两扇大门不得了啊,这材质咱就不说了,了解大山的人都知道,这深山里的老根紫藤那可是宝贝啊,而且这两扇大门真是又大又厚重。我看这高度最少得有四五米,每扇怕不得有五六米宽,这要是拿到城里去都能进博物馆了。” 王云海自豪的一笑,对着李太公竖起大拇指说道:““李叔你真是好眼力,这两扇大门高四米五,每扇宽六米,厚嘛大概是二十公分。好在我们去年就开始准备了,这些原材料晾晒了好几个月,所以还能把它运下来,否则来多少人也白扯。” 看着这么大的两扇门,周宇有些担心地问道:“姥爷,你说这大门一个人能开开吗?我记得你早些时候和我说过这玩意在古代都是用来守城门的。上下用铁锁拴着,打开的时候都得几个人使劲儿地往上摇,你看我是不是得多找两个人专门负责每天开关大门?” “呵呵,傻孩子,要是那样的话咱们岂不是费力还不讨好?你放心吧,你舅舅前些日子就到镇里把做自动大门的人联系好了,咱们今天只要把大门拼装好。明天那些人就会过来。先给咱们安装大门垛子,然后再安装滑道和轮子,三两天的功夫就能把这两扇紫藤大门做成全自动的,到时候你只要找个门卫负责就行了。” 听到这里周大彪插话道:“姥爷,大门垛子是不是得用混凝土浇筑?那样的话和周围的环境也不太搭调啊?你看看咱这围栏是沙棘树和紫藤混合组成的,大门那也是老根紫藤做成的,看着多美?要是弄两个水泥柱子立在这里看着指定不舒服啊。” 还没等王云海说话,旁边的王志江哈哈一笑说道:“我说彪子啊。没看出来你小子长得五大三粗的还有那么点审美的眼光啊?不过你小子就不用操心了,水泥柱子有啥不好的?这玩意结实耐用,嫌不好看咱们可以在周围种一些紫藤、喇叭花、甚至爬山虎都行啊,只要是藤蔓类的植物就行,到时候就绕着两个大水泥柱子往上爬呗?要是都爬满了把水泥柱子盖住了谁知道里面是啥材料?” 大伙儿齐齐地点了点头,还别说,这个法子真不错。既保证了大门垛子的结实耐用还能保证美观,可谓一举两得了。 中午的时候小王庄的这些老少爷们在凤凰山吃得晌饭,肉食当然少不了,蔬菜啥的也都是山上自产的。 话说四月到五月在北方来说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而且冬天里存储的大白菜和腌渍的酸菜也吃没了,这时候一般农民的家里只能吃点土豆和发芽葱。那真是中午土豆汤晚上土豆条,所以今天能在凤凰山吃到新鲜的蔬菜大伙儿都高兴地不得了。 其实在三月份的时候,周宇为了解决日后的吃菜问题,就在半山腰空旷的地方种了不少蔬菜,这时候有不少早熟的蔬菜例如黄瓜、韭菜等已经大面积的成熟了,要是不早点把旅游业发展起来,哥几个还得到城里卖菜去呢。 高高兴兴地吃完了晌饭,在喝茶聊天的时候已经接任了小王庄的村支书的王志林来到周宇跟前憨厚地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外甥,舅舅有件事儿还得麻烦你啊。” “哎呦四舅,有事儿您就说,咱爷们还能谈麻烦不麻烦的吗?要是这样论起来你们赶这么远的山路给我送大门过来麻烦不麻烦?”周宇笑着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啊,反正都是我们在麻烦你。孩子,是这么回事儿。你看啊这春天马上就要过去了,山里的林蛙也已经产完卵了,现在正是又大又肥的时候,我就想带着村里的爷们抓林蛙去。所以嘛还得麻烦你帮着问问柳老板和刘老板人家还要不要了。” 周宇点了点头高兴地说道:“四舅,林蛙终于可以继续抓啦?呵呵,这是好事儿啊,至于销路你们放心,前些日子那两位还一个劲儿地给我打电话催货呢。 而且我这边还有一个好消息,由于去年咱们的林蛙卖得大火,所以今年这价钱嘛每只再给你们加十块钱,当然还得是半斤以上的那种。” 周围正在竖着耳朵倾听的小王庄的汉子们听到周宇这么说不禁大喜过望,王志林更是激动地有些不能自已,连连对周宇表示感谢。 要说王志林这次来心情可是很忐忑的,去年小王庄在本家哥哥也是老支书王志江的带领下那日子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抓林蛙、挖掘红景天和不老草,而且都卖上了祖宗价儿,愣是让乡亲们的收入比以前多了几倍。虽说这些变化归根结底都是周宇外甥的功劳,但如果没有志江大哥和老叔住在这里,周家外甥认识小王庄的人是谁啊? 可是现在志江大哥已经被人家的亲外甥接到周家村享福来了,而且还给盖了一坐二层的小洋楼住着,那生活别提多滋润了。 自己现在当了村支书,势必要带着大伙儿继续去年的辉煌,这人总不能往下坡路走吧?虽说全村的男女老少也都支持自己,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周宇外甥能不能像以前那样继续帮着小王庄啊。毕竟以前有亲舅舅和姥爷在这里,但是现在嘛还真就不好说了。 这个问题别说自己一天到晚的瞎寻思,就是村里的老少爷们聚到一块儿也是议论纷纷。毕竟人家也不欠小王庄的,帮是人情,不帮是本份,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说人家不对。 所以基于这种心里王志林在听到周宇的保证后哪还能平静地下来?抓着周宇的手就不松开了,近五十岁的汉子激动地眼泪含着眼圈儿,对周宇是感谢不已。 王志江看着兄弟的样子有些心酸,乡亲们这是穷怕了啊。这次自己和父亲回到村里后隐隐约约地也了解了大伙儿的担心,私下里也劝说过大伙儿自己的外甥绝对不是那么不讲情面的人,但是自己毕竟不是外甥本人,也无法给出啥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