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周宇的心(三更)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十六章 周宇的心(三更)

(三更奉上,求推荐、收藏) 哥俩个到了县城的时候天已经晌午了,把在店里等待的张强急得不行了,电话已经打了三遍,当哥俩驱车来到大自然山货店的门口时张强早已等候多时了。 看见周宇下了车张强赶紧一溜烟迎了上来,一张嘴就满是埋怨的语气,“老大啊,有你这样办事儿的么?起先告诉我九点多就能到,结果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十一点二十了啊?拜托咱以后办事儿有点普儿行不?” 周宇歉意地一笑,拍了拍兄弟的肩膀,“强子,真是对不住了啊,上午在镇里有点事儿耽误了,别生气哈。” “我倒不是生气,我这是担心啊,你说你都过了约定的时间还没到,也不说来个电话支会一声儿,我能不着急么?不过你到了就好了,咱哥俩还有什么说的?” 说话间张强终于注意到了站在边上的周虎,心里嘀咕着:“也不知道这个壮男锅盖头是哪家的娃儿,怎么长得这么健壮?不过看这小子的面相怎么感觉还有些面善?没有道理啊?” 要说周虎和张强还是认识的,周宇念高中那会儿周虎也在镇里念初中,周宇自然会领着好朋友张强去看望弟弟的,一来二去的两人也算是熟识了。只是周虎现在和小时候比变化实在是太大了,那大身板子就像是气儿吹得似的,长得嗷嗷快,所以张强认不出周虎来也不奇怪。 周虎的变化大,可是张强没有啊,看到眼前的小强哥还是当年那副猥琐样,周虎感觉特别亲切,冲上来对着张强就是一个熊抱。一边狠狠地抱住张强周虎嘴里还一边念叨着:“小强哥,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咱们有七八年没见面了吧?” 张强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个铁箍紧紧地箍住,骨头好像都要断裂了,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断断续续地喊道:“快放…下,你…他娘的想…憋死…老子……啊。” 这时候周宇也反应过来了,二话不说照着周虎就是一脚,这一脚可是用了不少力气,好悬没把两个大男人一起踹倒,而周虎也随着这一脚放开了张强。 得救的张强蹲在地上喘着粗气干呕着,等恢复地差不多了这才挺身站起,对着周虎气呼呼地说道:“你小子从哪里蹦出来的?他娘的差一点就要了哥哥的命了,要知道哥哥到现在媳妇还没找呢,要是就这么挂了那不得亏死?” 周宇这时候也不干涉了,觉得这两个家伙凑到一起今天是不会闷了。 周虎嘿嘿一笑说道:“小强哥,你真得不认得我了?我是周虎,三驴子啊!” “周虎?三驴子?这~~这怎么可能?”说着把视线投到了周宇身上。 周宇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 张强顿时发出一声尖叫,“这怎么可能?我记得你小子上初中那会儿长得像个豆芽菜似的,个头也才到我胸口,这几年不见就发展成这样了?你小子不是吃酒糟长大的吧?” “小强哥,你要是再埋汰我我可又要抱你啦?我这人吧有个坏毛病,一激动就像要拥抱别人,你说我是不是特有爱心呢?” 张强这回是真被吓住了,要是再让这小子抱一回自己今天还真就有可能挂掉。不过看到当初的小老弟也长大成人了,而且是成了这么“大”一人,张强内心还是很激动的,决定中午三人吃顿大餐,就算是为虎子小兄弟接风洗尘了。 到底是县城,城里人的思维和穿着已经和大城市接轨了。由于夏日炎炎,大街上的女性穿红挂绿,展示着傲人的身姿。该露的地方露,不该露的地方也只是用几片布帘象征性地遮挡一下,这样反而更增加了诱惑性。 三人坐在车里流了一路的哈喇子,从山货店到要去吃饭的北方酒楼本来就十分钟的路程三人足足走了半个小时,这一路上被他们评价过的女孩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三人看得是如痴如醉。用张强的话来说就是:这些女孩子干嘛穿得这么少?不就是为了让男人欣赏么?你说咱哥几个要是不好好欣赏欣赏那岂不是辜负了这些美女的心?我们这是在做好事儿啊!” 周虎虽然看得也很过瘾,但是听了这番说辞后心里不禁鄙视道:“没想到小强哥比二狗哥还卑鄙,看了人家女孩子还能说出这么一番强词夺理的说辞,简直就是人面兽心嘛!” 在县城来说也算是比较上档次的北方酒楼哥三个十分尽兴地吃了一通,要说吃大盘子周宇和王强根本就不算新鲜,但是对周虎来说这种机会就比较少了。 为了让兄弟吃得尽兴,王强这回也豁出去了,只要是周虎喜欢吃的就统统下单子做,最后只有三个人的包间愣是上了十六道菜,虽然下午要开车不能喝酒,但是也把周虎这小子吃得是哇哇乱叫。 这回周宇没和张强客气,他是真心疼虎子,这小子从毛还没长齐就跟着自己,整天二狗哥二狗哥叫着,是自己最亲的兄弟。而长大后这小子也没什么好的发展,到现在也只是开着辆破车早出晚归地到处拉活儿,辛苦得很,哪里有机会吃上这么一桌子的大餐?所以张强在点菜的时候他没有阻拦,就让虎子一次吃个够吧! 周虎和张强端着茶水慢慢地喝着,周宇向张强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张强笑着摇了摇头,而后两人又是会心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吃完大餐,周虎几乎是被周宇和张强从酒店里拖出去的,这家伙吃得肚皮都快撑炸了,手里还提着一大包张强带给太公的几个菜。 上了车之后张强暂时当起了司机,开着车就想回店里去。 “强子,慢,咱们先不去你店里,反正那车自己也跑不了,我今天来还有别的事情要做,这样吧,你下午要是不忙的话就咱们就去药材市场看看咋样?” “老大,看你说得,我就是再忙也得陪你去啊,什么时候还跟我外道了?不过你啥时候又开始往中药方面发展了?前些日子不是还在捣鼓山货么?” 周宇呵呵一笑道:“强子,这些药材是我从山上挖来的,想去药材市场看看价钱。你不知道啊,从明珠回来后我才感觉到我们村就是守着金山要饭吃,如果这些药材能值几个钱我们村的收入可就能增加不少了呢。” 张强竖起大拇指感叹道:“老大,你知道我最佩服你的是什么吗” “卑鄙、无耻、下流!”坐在后座的周虎突然来了一句。 “哈哈哈,对、对,虎子说得对,但是除了这三点外我最佩服你的就是不贪,有时候我和我爸在家聊天的时候他也说过你个特点,我们爷儿俩都是相当的佩服。就说你上次收购山货的事儿吧,我么给的价钱已经够高的了,你完全可以从中抽取一些差价的,多了我不敢说,挣个几十万应该不成问题吧?可是你呢?竟然分毫未取,而是吃大户从兄弟我的手里拿了十万块报酬。 还有今天这事儿,我就不多说了,你完全是在为你们村考虑,不过如果这事儿成了我建议你好好运作一下,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就靠你一个人东一杠子西一榔头的不是长久之计。” 周宇知道这是兄弟在关心自己,于是感慨道:“强子,你说谁不想赚钱呢?可是我相信,当你看到我们村生活的艰难时你就会有和我相同的想法,乡亲们生活不易,赚乡亲们的钱是要挨雷劈的啊!” 张强翻着白眼不再劝阻了,什么时候老大有这么高的觉悟了?简直就是观音在世、佛陀重生嘛。 周虎在后面被感动得不行了,眼泪含眼圈地抱着打包的饭菜呆呆地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强喘了一口气让两人坐稳了,一个急转弯奔着药材市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