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侍弄兰花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六十四章 侍弄兰花

周宇一边擦着汗一边笑道:“妈,度假区才开业,各种事儿一大堆呢。呵呵,前两天我曹哥还感慨呢,说是现在才体会到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心这句话,而且为了度假区我可是投了不少钱,我们哥几个现在是干劲儿十足,争取早点把成本收回来,以后就是净胜了。” 王云海笑呵呵地点了点头,高兴地说道:“小宇你这么想就对了,不管有钱没钱都不能乱花,仔细一点节俭一点还是很有必要的,那可是老祖宗留下的美德啊。” 王桂兰听了周宇的话可是有点小害怕,赶紧问道:“小宇啊,那你手里现在还有钱吗?” “哦?咋的了妈?你想要用钱啊?几十万还是不成问题的。”周宇诧异了一下,这绝对是破天荒的事儿,老妈遇到啥事儿了开口向自己要钱? “哎呦,我有啥地方要花钱啊?还不是你的事儿?不过你就剩下那么点钱啦?哎呦这事儿可就有些不好办了,真是急死我了。”王桂兰说完后就急得满地转圈。 一看老板这幅模样,周定国笑着说道:“我说家里的你急个啥劲儿?再说着急了转圈就能解决问题啊?还是先把事儿和孩子好好说说吧。不行的话咱们一家再好好想想办法。话说咱儿子都弄了那么大一个度假区,还能为这事儿犯愁?” “当家的你真是没心没肺啊,这时候还能笑得出来?我都快急死了。哎呦不和你说了,我现在一看到你就来气。还是先和我儿子说说吧。” 说完后王桂兰拉着周宇的手叹着气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眼看着时间已经到了六月份。而周宇和青青结婚的日子定在十月一日,虽然还有四个月时间但是王桂兰可是有些着急了。于是就和兄弟媳妇开始给儿子做四铺四盖以及做一些喜庆的床单被罩啥的。 但是做着做着舅妈忽然提出了一个问题,青青现在可是在县城上班呢。话说小两口要是成了亲这以后住哪儿?总不能让青青一天到晚的在凤凰山和县城之间通勤吧?而且中间保不齐还有个下雨坏天啥的,那样的话也太幸苦了。虽说青青的娘家就在县城,可是这毕竟是结了婚的人,总不能老往娘家跑吧? 哎呦王桂兰一听这话立马就发愁了,让青青吃苦受累自己说啥也舍不得,那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在县城也买一套房子,这样青青平时就到那里住,周末放假的时候再回来住。而且有了自己的房子周宇也可以经常过去陪着青青,反正从县城到这里也就两个小时左右的路。倒也不算远。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王桂兰就把老头子和父亲以及弟弟召集到一块儿把自己的打算说了一遍,大伙儿一想这确实是正事儿应该立马就办,于是才把周宇找回来商量。 听完后周宇一拍脑袋惭愧地无地自容,自己就是个二傻子啊,这么重要的事儿怎么自己就没想起来?真要是让青青每天两地通勤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所以说这房子一定要买,而且还要买一处独门独院的别墅,就要那种温馨的,浪漫的,最好还要有一个游泳池。因为青青和自己说过这样的愿望。这可是给自己和青青以后的爱巢,一定要让青青住着开心。 可是手里的钱真是不多了,自己还记得账面上好像还不到三百万了,真要是想要在县城买这样一坐别墅估计没有个二三百万也下不来。所以说还得想法子赚钱呐。 想了一会儿后周宇把自己的想法也和家里人说了一遍,虽然这些长辈穷苦节俭了一辈子,但是为了青青花大价钱买别墅倒是没一个反对的。至于缺钱的事儿周宇可没有和他们说,省得他们跟着干操心。 回到山上后的几天周宇就一门心思扎到了青牛岭。每天骑着大驴带着几条大狗肩膀上立着小雕,那真是早出晚归的。 话说目前来钱快的产业也就是兰花了。现在正好是春夏交际兰花大卖的时节,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把青牛岭这边的兰花好好侍弄侍弄那真是白瞎了这个神秘的空间和空间液了。 对于兰花的变异以及培植周宇已经有了不少的经验,但是为了节省空间液他白天就把大量的野生兰花移植到空间里,经过两三天在空间里神奇地催生后再移植到山谷里。 虽然每天不是挖掘兰花就是栽培兰花幸苦的要命,但是这玩意见效快效果好啊,七八天过后青牛岭那边的兰花谷已经有一大半都被周宇弄到空间里催生过。 剩下的那些野生兰花周宇暂时没动,在这样的野生兰谷里总不能都是精品吧?而且周宇除了移植野生的兰花外还在空间里栽种了大量的优质兰花种球,也趁着这个机会给移植到山谷里,这样在外人看来这些兰花基地就不是纯野生的了,而是自己下了大力气研究和培植的结果。 此时的青牛岭上的几个兰谷内已经是兰花遍开,优雅的吐着芬芳。如果熟识兰花的人来到这里一定会吃惊不已,因为在那群芳吐蕊暗香涌动的花群中,一片片极品的绝品的甚至是变异的兰花正在悄然绽放,如果把这些兰花都投入到市场,相信全国的兰花价格都会有一个大地震。 对于兰花周宇去年已经打出名头了,所以这一次虽然不敢弄得太大,但是比起去年还是可以多卖些出去的。毕竟山上现在来钱道儿也不多,龙鲤和大西瓜等特产还没下来,上一次贩卖菊花酒得来的钱已经花了一大半了,这一次地最少还得三两个月才能下来。所以想要赚大钱就得贩卖兰花了。 周宇把兰花侍弄好后就让虎子带着人过去看护,那里现在可是不同往日了,极品和绝品的一大堆,真要是丢了一些估计自己上吊的心都有了。 话说虎子已经好久没有来青牛岭了,这一次带着钱飞和另一个兄弟到了这里一看立马就吓得跳了起来。 这厮赶紧抹了几下眼睛仔细地又看了一边,然后就又哭又嚎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直朝山上磕头,嘴里大声喊道:“祖宗保佑,发财啦,发大财啦,多谢列祖列宗……” 这一番举动把身边的钱飞和另一个兄弟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这个三老板是个精神病呢,于是钱飞赶紧问道:“三老板,药在哪儿?你找出来我好赶紧给你喂下去。” 周虎正在磕头呢,被这家伙一打岔竟让忘了继续,站起来疑惑地问道:“飞子,啥药啊?我也没病你喂我吃药干啥?” “那个三老板啊,你当然没病了,只是你身上就没带着药啥的?这样出门的话老板能放心么?”钱飞也不敢明面上说周虎有病,要知道精神病人最忌讳别人说自己有病了。 要说周虎精明起来比狐狸都精,看着钱飞期期艾艾吞吞吐吐地哪还不知道这小子在想啥?不禁大怒道:“好啊,我说你们两个兔崽子这表情咋有些不对劲儿呢,感情以为我有病是不? 妈蛋的,你们俩这是在侮辱和藐视领导啊,等我回去后就建议我二狗哥让你们两个臭小子这个月的工资减半。” “别,别介啊,我的三老板啊,我们俩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话说我们俩就当你没病还不行吗?”钱飞这哥俩也是和周虎混熟了,平时大伙儿在一块儿就嘻嘻哈哈的,所以装着可怜的样子打趣道。 周虎被这家伙逗乐了,咧开嘴笑道:“你看看你们俩那熊样,妈的还没结婚呢哪来的嗷嗷待哺的孩子?再说了就你们俩这年纪父母能有六十岁就不错了,八十岁的那是爷爷奶奶好不好?(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