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又是大买卖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六十五章 又是大买卖

可能是跟着老曹和虎子混的时间比较长了,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钱飞脸皮的厚度也增加了不少。看到三老板识破了自己的谎话这家伙也不脸红,而是竖起大拇指满脸崇拜地说道:“哎呦我的三老板,我的虎哥啊,你这智商是噌噌地往上涨啊,竟然一下子就识破了我们俩的谎话,真是令我们哥俩佩服死了。那啥虎哥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们哥俩的指路灯,你在哪里闪光我们哥俩就打到哪里去……” 看到钱飞还在那里唾沫星子乱飞,夸夸其谈的,周虎没由来地感到后背发寒,好像看到了一个类似老曹的新星正在冉冉升起。话说凤凰山有了一个老曹就已经让人活不起了,这要是再来一个大伙儿还有活路么? 想到这里周虎赶紧制止了这个家伙,把这种势头掐死在萌芽状态。 被三老板打断了即兴演讲钱飞有些意犹未尽,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噢对了虎哥,你真没病啊?” “靠,我不是说过了么,哥哥我啥病也没有。” “既然没病你刚才干嘛又哭又笑的还磕头?正常人有这么干的么?”钱飞不解地问道。 “嘿嘿,小钱儿啊,你和刚子给我听好了,我下面说的这些话你们听完后烂在肚子里就行了,千万不能说出,知道不?否则我就咔嚓一下。”周宇比量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一本正经地吓唬他俩。 被周虎这一吓钱飞和刘刚就感觉脖子上传来一道寒意。靠了,怎么三老板现在看上去这么邪恶呢?难不成这座大山里还能有啥秘密不成? 哥俩相互看了一眼。刘刚颠颠儿地对着周虎问道:“虎哥啥事儿弄得这么神秘?不过你放心,我们哥俩坚决保守组织的秘密。就是敌人给我们俩坐电椅灌辣椒水我们也不会出卖你的。” 周虎点了点头,忍着笑说道:“行啦,要是不放心你俩我也不会说的。你们俩竖起耳朵听好了,知道我为啥刚才又是哭又是笑又是磕头拜祖宗么?那都是因为我兴奋啊。 你们俩看看这几个山谷里的兰花,是不是感觉特别漂亮?” 本来以为这个三老板要说啥惊天动地的大秘密呢,没想到问起了兰花,所以哥俩还是觉得他有病。 于是钱飞笑呵呵地说道:“虎哥,说实话你别生气啊。我觉得这些花儿也就一般,要说漂亮那得是菊花和玫瑰,那玩意一朵朵大红大紫的开得才叫漂亮呢,你说得这些山谷里的花儿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 “切,我就知道你小子得这么说,可是我和你们说啊,这些兰花里有不少一株都能卖到十万八万的或是百八十万的。当然了如果我们运气好再有几株基因变异的。一株卖上千儿八百万的也有可能。” 钱飞和刘刚就像是听故事一样张大了嘴巴,转而就哈哈大笑起来,到后来这两个家伙的眼泪都笑出来了。 笑着笑着两个家伙就觉得不对劲儿了,咋的虎哥一点也不恼怒啊?我靠,不会是刚才说得那些都是真得吧?就那些和狗尾巴草差不多的花儿能卖出大价钱? 一想到这些钱飞立马颤抖地问道:“我说虎爷,您老刚才说得不会是真的吧?那些玩意真这么值钱?” “嘿嘿。你们以为呢?要不我二狗哥能派你们两个精英和我过来看护?不就是怕出事儿么?赶紧的,也别在那儿流口水了,咱们分别守在不同的方位,等天黑前我大哥会带着下一组人马过来,晚上就在这里守着了。” 钱飞和刘刚这会儿也醒过神了。听了虎子的话赶紧分开向不同的方向走去,同时紧紧握住了手里的榆木棒子。心里感慨着这回是真遇到大老板啦,他娘的光是这满山谷的兰花就够花几辈子的吧? 接下来的两天山上继续忙碌着,在刘建带来的机器的帮助下,月亮湖岸边以及浅滩都已经完成了淤泥的清理工作,而且这时候也铺上了厚厚的沙子,而紧靠近岸边的的蒿草也被清理一空。 天空湛蓝,湖水清清,清风吹皱了水面荡起层层微波,荡漾的清波缓缓地越过金色的沙滩直至消失。岸边花红柳绿绿草茵茵,无数的蜻蜓蝴蝶在飞舞嬉戏。 从岸边向湖中心看去,一大片金色的沙滩如黄龙探海般延伸到清澈的湖水里,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点点光芒,使人不自禁地想要上去留下几道脚印。 好消息是一幕接一幕,就在月亮湖周边蒿草淤泥变成黄金水岸的时候,孙涛和两名兄弟不负众望,带着一百匹矮马回来了。当然这是在李明的帮助下而且也是因为购买量大,人家养马场用三台大货车给送回来的。 即使这样孙涛三人也是一脸的疲惫,这三位耿直的汉子看到周宇后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把那张银行卡递给他。 孙涛咧着嘴憨厚地笑道:“老板,这事儿总算是办成了,我们哥仨终于可以喘口气儿了。一百匹矮马总共花了九十万,我们哥仨这几天连路费算在内总共花了一千块钱,这里还剩下九万九千块,有时间老板你去确认一下。” 听了孙涛的话周宇哥几个的眼圈立马就红了,周宇忍着心酸埋怨道:“我说孙哥,兄弟们出去办事儿我本来就过意不去,而且还这么给我省钱,你这不是在埋汰我么?话说三人的路费就得五六百吧?也就是说你们三个人三天的时间连吃饭带睡觉就只花了四五百块钱?要知道那可是京城而不是太平镇啊。” “呵呵,老板,没你说得那么邪乎,我们哥仨到了京城的养马场后就住在他们的宿舍了,每天也就是花点吃饭钱,咱也不是啥娇贵的人所以每顿两碗白米饭一个土豆丝一个西红柿炒鸡蛋吃得都挺饱。只不过我们在那边道儿不熟来回需要打车啥的,要不还能再省点呢。” 周宇感动地点了点头狠狠地捶了这三个人一下,然后赶紧让他们洗把脸,同时让虎子去招呼大姑父弄些好吃的好好犒劳犒劳这三人。 话说这小矮马是买来了,但是得有人饲养啊?于是周宇就想起来周定军,这个军叔可是赶了一辈子马车了,对马估计比自己本身还熟悉,绝对是自己养马场总管的最佳不二人选啊。 于是在周宇和周虎的软磨硬泡之下,周定军离开了自己的大黑马,带着本村养马的几个老哥们暂时在凤凰山帮着周宇饲养那一百匹小矮马。 这些天虽然很忙,但是每天都会有两拨人马二十四小时在青牛岭看护兰花。这会儿大伙儿都知道了感情老板的命根子都在这里啊,只要把这里看好了,老板就会财源滚滚,而老板这么大气,相应的兄弟们就会有好日子过了。 由于着急用钱买房子,这天上午周宇就把吴康给请过来了,要说销售极品兰花还真就离不开这位大鳄。 坐在车里面,想想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吴康也是禁不住的激动。昨天接到周宇的通知竟然告诉自己今天有大买卖,要知道去年那次的兰花销售这小子也没说是大买卖啊,所以说这次的买卖得有多大?哎呦,千万别把自己吓着啊。 看着在前面开车的张强吴康咳嗽一声感慨地说道:“小强啊,说起来舅舅真得好好谢谢你啊。” “扑哧”一声,张娜禁不住笑了出来,对着舅舅嗔怪道:“舅舅啊,人家有大名的好不好?你别一口一个小强的,让人家一下子就想到了蟑螂,真是太难听了。” “哈哈哈,这事儿咋还能怪上我了?那不是他老子给他起的名字么?唉,所以说姑娘不能养啊,这胳膊肘就知道往外拐,舅舅真是白疼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