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贩卖红景天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十七章 贩卖红景天1

青山县现在已经变县为市了,只是附近的山里人一下子还转不过来继续叫着青山县。虽然这里不是很繁华,但是由于背靠连绵的大山老林,附近有不少本地或是外地的企业及个人在这里承包山林搞药材种植,所以当地政府在这里修建了一处药材市场,供人们进行药材买卖,由于现在中药的价格居高不下,所以这里的生意十分的红火。 三人把车停到停车场,抬着半筐红景天来到药材市场,虽然是大中午,但也是人山人海的,哥几个相互间嘀咕着,看来这重要买卖获利匪浅呐,要不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呢? 这是一处巨大的圆形建筑,穹顶上镶嵌着透明的玻璃砖,周围是仓库,中间地带是一排排规整的活动板房,活动板房的前边是一排排的水泥台子,上面摆满了各种药材。 一进入这里三人便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儿。看着三人抬着半筐药材在市场里溜达,不少店铺的老板大声吆喝着,“小伙子,是来卖药材的么?我这里收购各种药材,价格公道,保证你们不会吃亏,快抬过来让我看看?” 说话的那个家伙长得尖嘴猴腮的,一看就是个黑心的主儿,三人没稀得搭理他,继续瞎溜达着。 要说这里的药材真是丰富,当归、五味子、枸杞子、决明子等是应有尽有,而且哥仨在一处摊位上还看到了几株野人参,最贵的那棵要价三十万,把三人看得是心惊肉跳,心里寻思着是不是要到老林子里走一圈去碰碰运气。 这时候周虎提醒周宇是不是该给曹猛打个电话,但是被周宇给拒绝了,“虎子,咱们不着急,再走走看,多走几家相互间比比,这样我们才能了解红景天收购的行情。不是我不相信曹大哥,只是在商言商,毕竟咱这不是一锤子买卖,起码这行的水有多深咱得了解透了。” 周虎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了,行走在外听二狗哥的不会吃亏,这是经历过无数次事实之后得出的经验。 三人逛了一会儿,通过别人买卖中药多少也了解了点行情,要是一般的人工种植的红景天也就十几块钱一公斤,还得看你晒干的程度。但是野生的红景天三人到现在也没看到有人来卖,看来只好主动出击了。 三人来到一个看似很随和四十多岁的男人的摊位边,那位老板一看有客上门马上热情地说道:“三位老弟你好们好啊,有啥好东西要照顾哥哥啊?” 周宇从大框里拿出一株晒干的红景天递给这位老板,嘴里说到:“老板,你看看我这红景天咋样?能值多少钱?” 老板接过红景天看了又看,末了还掰下一点放进嘴里仔细地嚼了嚼,末了有些惋惜地说道:“小兄弟,一看你们几个就是爽快人,哥哥我就实话实说了哈。这棵红景天药性还行,长得也够大,可惜不是野生的,但是即使是人工栽培的估计也得是三年多的好货了。我给你们一个价儿,二十块钱一公斤,有多少我要多少。” 三人集体倒吸了口冷气,没想到眼前这家伙看似随和,貌似忠厚,可是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真不是盖的。这要不是周宇亲自从大山里挖出来的听了这家伙的一番话保准能相信,果然是无奸不商啊! 周宇也不客套了,麻利地把店老板手里的红景天给拽了过来,嘿嘿地说道:“老板,你说的这些我可不敢苟同,这些药材可是我在山里挖出来的,难不成是我把别人家养殖的草药给挖来了?我还是到别处看看吧,你这庙大门槛高我们可不敢进。”说着就和张强抬着大筐离开了。 中年店老板急忙在后头喊道:“小兄弟,刚才可能是我一时看走眼了,要不你回来我再看看?价钱不是问题。” 店老板这个后悔啊,那可是半筐野生的极品红景天啊,自已以为这三个小崽子都是门外汉就想压低品质多赚几个钱,可是没想到撞到枪口上去了。这么好的红景天就算是按极品的价钱收购进来自己也能赚上不少啊,唉,都是贪心惹得祸。 三人又走了两家,发现这些老板都是一路货色,认为这些红景天不是人工种植的就是虽然是野生的但是年份不够,给得最高价钱是二十八块一公斤,即使这个价钱也把周虎和张强惊得够呛。 最后周宇找到了曹猛他舅舅家的店铺。 看这店铺的气势周宇觉得曹猛的话可能靠点谱,因为这件店铺差不多有别的店铺五六个大,四五个人在店铺外忙活着,在水泥台的旁边放着一张紫漆茶几,旁边的一张藤椅上坐着一位四十五六岁的中年人,正在悠闲地闻香品茗,好不惬意。 看见三个青年抬着个大筐奔着店面而来,一个售货员热情地打着招呼,“欢迎光临,几位老弟你们这是要卖草药?” 周宇点了点头,那个售货员冲着喝茶的那位喊道:“老板,这几位贵客想要卖草药,是您来还是我去叫王老爷子?” 品茶的这位站了起来,温和地说道:“小刘,王老累了大半天了,让他好好休息休息,还是我来看看吧。”说着就朝周宇他们走来。 三人一看这位老板的面相暗地里不禁竖起大拇指,这位一看就是儒雅的绅士。白净的皮肤,宽脸膛,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笑起来使人如沐春风。 “三位小老弟,你们打算卖些什么?可否先让我看一下?”一道男低音在三人耳畔响起。 三人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周宇顺手递给他一棵红景天。 这个儒雅男士结果红景天先是仔细地看了一遍,慢慢地原本平静的双眸发出了光彩,看完后又掰了一小块根子凑到嘴边闻了闻然后就送到嘴里开始慢慢地咀嚼起来。这一连串的动作处处透露出一股优雅的风范,好像断药本来就应该这样做似的。 三人心里敬佩不已,这才叫高人风范啊!刚才碰到的那几位假洋鬼子和这位一比简直就是渣! 嚼了一会儿,这位儒雅的中年男士白净的面膛上露出几丝红晕,随后把嘴里的药渣子轻轻地吐出来,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向周宇竖起大拇指说道:“小兄弟,不简单呐,竟然能弄来十几年野生的红景天,郭某人佩服佩服。不知道你这筐里剩下的这些是否都是一样的品质呢?” 周宇一抱谦虚道:“这位老板,您过奖了,我们也是瞎猫撞上死耗子了碰到了一些这种药材,也是听别人说或许能值几个钱,这不就来让您过过眼么?我筐里的这些和你尝过的这棵都是在一起挖出来的,品质上应该都差不多,不过待会儿如果交易成功您最好每一棵都看看,这样对我对您都好。 这位老板,恕我冒昧地问一句,您觉得我这红景天您能给到多少钱?” 儒雅老板玩味地瞅着周宇看了一会儿,笑呵呵地说道:“行,看得出来小老弟你也是个爽快人,我郭云亮在这市场里也算是有些信誉,这样吧,你这半筐红景天我给你五十块钱一公斤,你看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