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赌石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七十二章 赌石1

几分钟过后可能是价钱讲完了,那几个人拿出银行卡在老板的pos机上刷了一下,然后就异常兴奋地把多余的石头交给护栏外的几个人,每个人都抱着最后的一块石头来到了中间的切石机跟前。 周宇碰了一下身边的吴师傅小声问道:“吴大哥,你觉得那四块毛料里能有翡翠不?” 吴师傅苦笑一声道:“周老板,神仙都难断玉,我一个凡人咋会知道呢?我要是有这能耐还用去开车吗?不过我看这四个人也不像是专业赌石的,你看他们的表情,这石头还没切开呢就兴奋成那样,估计也是个半吊子。我看出翡翠的几率不大。” 二人正说着话呢,场间的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块石头兴奋地朝着切石机走去。 那块原石的个头不大,也就两三个拳头大小,周宇看见那男的刚才拿着也不费劲儿,估计也就七八斤的样子。 这时候场外的人是议论纷纷,对这块石头发表着自己的看法,看那兴奋的样子好像是自己解石一样。 其实这也不怪他们,一般的时候,很少会有人把毛料买到手就在现场直接解石。大伙儿都是普通人,对于传说中的解石自然是无限向往,虽然大部分人自己不能买,但是有机会看看还是高兴万分的。 这时候那个中年男子开始动了,但是令大伙儿大跌眼镜的是这个人没有直接切石,而是把玉石的毛料放到了切石机旁边的一张桌子上。从上面拿过几张磨砂纸放在毛料表面,开始很小心。很仔细的摩擦起来。 哎呦这番动作可是把虎子和老曹看腻歪了,二人同时“切”了一声,老曹不屑地说道:“靠,这家伙到底是不是纯爷们啊?一刀下去不就完事儿了么?你们看看他现在那个样子?一往情深,满腔柔情又带点小兴奋,我靠,不就是赌个石么?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伙在给美女按摩呢。” 老曹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周围有不少人听到了。抿着嘴儿直乐。 这家伙是人来疯本来还想再英雄本色说两句,但是被周大彪瞪了一眼后这才老实下来。 看到这些人对赌石真是啥也不懂,吴师傅笑着又给大伙儿讲解了一番。 刚才这个中年人的做法就是擦石,这是赌石中常用的方法。就是拿着磨砂纸从玉料原石的表皮开始,先淡淡地把厚实的表皮磨掉一些,待得摩擦显现出脉络后,便能根据这一点进一步确定玉料原石的内部情况。 这样一来。即便是买家对原石内部的判断出了什么差错,又或者是对手中的玉料原石信心不足的时候,只要擦出来的地方,出现了较好的表现,买主就可以决定是否继续解石,或是高价把原石给转让出去。把风险转让给下一家。 这种方法虽然慢了点但是效果明显,而且相对来说还比较安全。否则石头里真要是有翡翠一刀下去给破坏了那损失可就大了。 随着那个男人擦掉的石屑越来越多,大伙儿渐渐地都不说话了,都盯着那人的动作看。心里怦怦直跳眼神中带着期盼。即便现在里面的东西还没露出来,大伙儿还什么也看不到。但是这帮人就是抑制不了自己的激动。刺激中带着些许悬念,这无疑就是赌石地魅力之一。 随着擦石的继续。毛料表皮的脉络开始渐渐显现出来,几乎没啥绿意。 周宇看着那个男的的表情好像是有些郁闷。而围观的人群里好像也有懂石的,直说打眼了,这时候连傻子都知道了眼前这这个家伙的运气不太好。 周宇仔细地看着桌子上面的那块毛料,现在擦出来的结果是一片的白茫茫。凭着有限的知识周宇知道这次那个家伙是白玩儿了,就是不知道赔的大不大。 这时候原石的主人也不擦了,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脸的懊悔。 既然遇上了这个已经是坏得不能再坏的结果,那就继续擦吧。于是那个男的一狠心又加快了速度,直到把整块翡翠原石的表皮全部擦完后,依然没有有丝毫的绿色。 这个结果与众人心中的预期相差的实在是太大。这时候围观人的群中发出一阵此起彼伏的叹息声。 这时候摆在这中年男子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是现在就悬崖勒马,至少还有机会以一定的价格把手里地翡翠原石给转手出去。这样一来,只要原石在没有完全切开之前任谁也不知道亏盈。 另一条就只能是看这个人的胆魄了,要是硬下心一刀下去,有可能赚,同样也有可能血本无归。 这时候究竟是孤注一掷,还是放手回头,都在中年男子的一念之间。 凡是解石的现场就一定有玉石商人。只要翡翠原石擦开来,又或者切开来,见绿了,那么他们这些翡翠商人才会针对原石的价值来竞价。这样收下的翡翠原料一来没有太大的风险,二来还能省去自己不少的心思,起码不用辛辛苦苦的自己去寻找翡翠原石了。虽然利润会少上一些,但胜在方便,最重要的是没有什么风险。 当然这些人有时候也打打边锋,看到有谁赌垮了也会花上很少的钱把赌石买过来自己切,万一要是切出翡翠了那就是暴利啊。 这时候围在最前面的一个胖子出声了,“兄弟,你要是不想切开的话这块石头我出五百块就匀给我吧,好歹也能少赔点。 ”什么,五百块?你打发叫花子呢?要知道这块石头可是花了我一万一千块呢。”那个中年男子气急败坏地说道。 这时候周宇怀里的豁牙兔一个劲儿地想要挣脱开周宇的怀抱跳进护栏里,周宇心里一动,趁着几个人在和那个男的讨价还价的工夫就进了护栏里来到那位老板跟前。 “哎呦这位小兄弟,你是想看看原石?”那位四十多岁的老板笑呵呵地问道。 “是呀,刚才看到那位大哥解石感觉挺刺激的,这不我就也想买两块看看,试试手气呗?” 这位原石的老板现在正苦闷呢,刚才那个二愣子可是赌垮了,这不是砸了自己的招牌吗?凡是赌石的人都有些迷信,相信坏运气会传染的,这一个赌垮了后面可就不好卖了。 所以这会儿看到周宇自报奋勇地想要买原石,老板可是乐坏了,赶紧热情地说道:“小伙子长得够精神的啊,年轻人就该有股闯劲儿,我看好你。今天老哥我高兴,凡是你买的原石一律给你打八折,你看咋样?” 周宇点了点头谢过了老板抱着豁牙兔就想要看看那堆原石,但是怀中的豁牙兔还是一个劲儿地挣扎,两只红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块已经赌垮的原石。 周宇狠狠地咽了口唾沫,心里寻思道:看着小家伙的表情那块石头里一定有货啊。神仙难断玉?嘿嘿,这么说豁牙兔岂不是比神仙还厉害?这他娘的就是一只神兔啊。 这时候护栏外的周大彪哥几个可是吓坏了,急忙也跟着进到了场地里。 周大彪拽着周宇的胳膊就不松开了,急切地说道:“我说老二,你可不能发疯啊,简单地玩两把就可以了,没看到刚才那家伙么,一万一买来的现在一千块钱都没人要。” “哦?一千块还没人要?哎呦,那我干脆买来得了?说不定切开后里面还能有点翡翠呢,我这人一向命好。” 周大彪摇了摇头,这回没有劝阻,话说老二只要不玩大的,几千几万的东西玩两把也无伤大雅,关键是自己现在也是心潮澎湃啊,男人遇到这么刺激的事儿谁不想试两把? “能让我看看吗?”就在中年男人和几个趁火打劫地玉石商人讨价还价的工夫,周宇的声音插了进来。 中年男人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反正自己已经赌垮了,自己也已经没有信心切石了,这会儿卖的越高自己损失的就越小。 这之前由于要去赌石,周宇可是下了一番苦功夫在网上很是研究了一番,再加上他现在空间液当水喝,所以无论是体魄还是头脑都已经接近非人的程度,记忆力那叫一个好。 来到桌子跟前,周宇把石头拿起来仔细地看了看,心里马上就有底了,这块石头简直就是网上介绍的一种模版。 于是综合一下脑子里的知识,周宇装模作样地说道:“这毛料表皮明显的不厚,仅仅就目测的感觉来看,它的外表皮恐怕只比号称最薄的老后江翡翠原石厚上那么一点点。再从个头,以及所表现出来的外表皮结晶体、裂纹等各个方面分析,应该是新后江玉的特征” 这话一说完周大彪等人都愣住了,青青和小小更是惊讶的捂住了檀口。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周宇吗?看这架势分明就是一个赌石方面的专家啊。可是这小子啥时候也懂赌石了? 对于大伙儿的表情周宇也没看到,看了看正在等待的玉石主人,周宇指着玉石的表面继续说道:“大哥你应该知道新后江玉吧?它最大的缺点就是水与底都比老后江玉要差上很多,哪怕是同样地色彩,在制作成成品抛光之后,光亮程度也会有所不如。 而且你的这块石头的已经擦完了,表面上是一点绿也看不到,估计里面是不会有啥东西了。不过呢我就喜欢刺激也想赌一把,一千五百块钱,你要是愿意咱们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要是不愿意我就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