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冰种满绿翡翠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七十四章 冰种满绿翡翠

周宇点了点头,这个吴师傅是个实在人啊,这是真心为自己着想。于是说道:“吴师傅,这些石头我都不会卖掉的,这样吧,你对这里熟悉,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们找个专业点的师傅过来帮帮忙?这人工费好说,保证会让他满意的。” 吴师傅点了点头,也不客气,对他来说要是这么珍贵的原石切垮了就是最大的犯罪,于是赶紧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好在现在也就晚上七点左右,南方人又习惯晚睡,不多久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吴师傅出去打开了门领了一个人来到了院子里。 这个人五十多岁,穿着大背心大裤衩,面色沉稳,双目炯炯有神。 吴师傅对着周宇说道:“小周老板,这位是我的表兄姓赵,是我们这儿的匠师,擅长翡翠雕刻,在我们这里是大有名气。当然了他的解石的手艺也是不凡的。这也就是我找他,要不你给多少钱人家也不会来。” “哎呦真是麻烦赵师傅了,这大晚上把您叫来真是不好意思啊。怎奈我们几个也不会解石,要不也不敢麻烦您呐。” 周宇说话的语气那是相当的客气,他可是知道能够达到匠师称号的人都不会缺钱的,更不会为了几个小钱而给别人解石。 那个人点了点头,对于周宇的谦虚还是受用的很。笑呵呵地开口说道:“行啦,小伙子不用和我客气啦。听我兄弟说你们这些人虽然有钱但是有点也没有年轻人的坏毛病,而且说话随和办事地道。现在这样的年轻人可不好找了啊。 而且我还听说你们头一次赌石就弄了块不得了的家伙?这叫啥?好人有好运啊。小伙子,老头子先恭喜你们啦。” 周宇赶紧又谦虚了几句,然后把这位玉石雕刻的大工匠给带到了解石机跟前。 看着地上的那块毛料,这位赵师傅也是忍不住吸了口冷气。心里寻思道这些年轻人还真是好运气啊。 “小伙子,你们真是好运气啊,这样的石头我可是好久都没看到了。我和你们说句心里话啊,这么贵重的石头要我解我这心里也哆嗦呢,万一要是解坏了我可赔不起啊。” 周宇呵呵一笑对着他说道:“赵师傅您能过来我们就感激不尽了。话说您再怎么切坏了也比我们一窍不通强吧?所以说您尽管切,所有后果都由我们自己负责。而且您的劳务费我们也不会少給的。” “得了,就冲你这番话劳务费什么的就不要提了,话说能亲自动手解这么珍贵的毛料也是我的福分。 这样吧,我只有一个要求,如果这块毛料里解出的翡翠你们想要雕刻的话一定要找我。我这手艺虽然和那些大师相比有些差距,但是绝地不会糟蹋你的玉料的,要是雕不好我倒找你钱,你看行不?” 这位赵师傅干了一辈子玉石雕刻,还从来没雕过玻璃种帝王绿的料,即使表面这层冰种的满绿也只是雕过一回而已。由于职业的原因所以这会儿他也是见猎心喜。这么好的翡翠就是不要钱自己也愿意雕啊。 周宇都快高兴死了,幸运女神绝对和自己有亲戚,要不咋想啥就来啥呢?本来这些翡翠自己现在就不打算卖掉的,要在里面找出最好的给青青和老妈舅妈等几个女性长辈雕几个挂件,既然自己有了豁牙兔这原材料应该是不缺了,就缺上档次的雕刻人员,没想到现在就找到一个。这运气要不要这么好啊…… 对于这位赵师傅的提议周宇当然是一口答应下来,然后赵师傅就把地上的毛料抱在院子当间的桌子上仔细地看了起来,用滑石笔简单地划了几道,最后亲自动手把毛料固定在解石机上。 随着解石机“沙沙”作响石屑纷飞,一会儿的工夫毛料就被赵师傅切掉了能有四分之一。 这会儿所有人都紧张地围了过来,老曹和虎子捧着个水盆一个劲儿地往切面上淋水,钱飞和两个兄弟更是急得在旁边使劲儿地用嘴吹着。 切面的真容慢慢地露了出来,周宇这些人都像见了鬼似的看着这位赵师傅。 好家伙,虽然切掉了四分之一左右,但是那块剩下的大块石头上赫然露出了一丝透明的绿色。而切掉的那一小块石头上则什么也没有。这眼力这手法简直没得说。真是神了。 和周宇这些人的神色不同,赵师傅压根没在意这些,好像很平常一样,只是看向那块毛料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兴奋。 这会儿他也不说话,又继续开始切石…… 这回大伙儿可是知道了这切石还真不是个轻松的活儿。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是这里毕竟是南方,而且还是在夏天,所以一个多小时后所有人都冒汗了,而聚精会神正在切石的赵师傅更是大汗淋漓。 皇天不负有心人,又过了十多分钟后这块毛料终于切完了,一大块石头最终只剩下了拳头大小的一块。 但是这块石头在灯光的照射下绿意盎然通透无比,感觉特别柔和醉人。 青青和小小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喜爱之情,欢呼着跑了过去捧在手里仔细地端详着…… “三老板有点可惜了哈?我还以为能开出挺老大一块翡翠呢,没想到还没我的拳头大。”钱飞在一边有些惋惜地说道。 周虎大白眼一翻没好气地说道:“我说小钱子你是不是把饭都吃到脑子里了?咋能说出这样的话?你当这玩意是大白菜啊?我可和你说,当初我和二狗哥在省城看到一个这样的吊坠就得十几万,你说这这么大一块得卖多少钱?” 不提钱飞那些人被吓得伸出舌头,这时候洗完手的赵师傅笑呵呵地对着周宇说道:“小周啊,幸不辱命,总算是完好无缺的把这块翡翠给你切出来了。 你这块翡翠可是了不得啊,种水通透,绝对达到了冰种,甚至无限接近玻璃种,而且最难得的竟然还是满绿,综合这两个特点,这块翡翠勉强也可以称得上是玻璃种帝王绿了,这么好的翡翠我干这行这么多年也没遇到过几次。 还有啊,刚才那小伙子说得不错,这么珍贵的翡翠做出的吊坠怎么着也得十几万,而且那些吊坠说是帝王绿,可是哪有那么多的帝王绿啊?大部分能达到冰种的满绿就算是不错的了。 所以啊你这块翡翠我估摸着最少也能卖上五百万,要是遇到爱好翡翠的大老板,就是七百万也能卖上。” “哎呦赵师傅,真是太感谢你了。不过这块翡翠我不打算卖掉,还等着您帮我雕一些饰件呢。” “哈哈哈,没问题没问题,这活儿我接了。”赵师傅眉开眼笑地说道。 “对了赵师傅,您看看这里还有这么多原石,我原本都想解开看看的,但是老是麻烦您我也过意不去,而且这时间也来不及了,您看还有啥好办法吗?”周宇接着问道。 “这有什么难的?你等着,我再给你找两个专业解石的,让他们在带两套解石机来不就完事儿了么?”说完就拿出电话打了起来 ………… 这个有些闷热的夏夜注定要定在吴师傅和赵师傅老哥俩的脑海里。当第一块满绿的冰种翡翠切出来之后,在后来的朋友的帮助下,周宇的这些石头又切出了两块冰种和几块芙蓉种以及豆青种的翡翠,只有其中的三块啥也没切出来。 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块周宇用一千五百块钱买下来的那块赌垮的毛料也切出了冰种的满绿,当吴师傅把这些当成故事说给自己的表兄听之后,赵师傅惊讶地还以为周宇是翡翠王转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