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干票大的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七十五章 干票大的1

切完毛料后大伙儿和赵师傅告别,说好了明天一起去玉石市场转转,然后就背着切出来的翡翠上了吴师傅的车回到了宾馆。 由于切出的翡翠实在是太珍贵了,所以吴师傅临走的时候是千叮咛万嘱咐要周宇一定不能放松警惕,就是睡觉的时候也得派两个人守着。 周宇万分感谢地送走了吴师傅,然后就和大伙儿回到了房间里。至于安保问题周宇还真就没啥担心的,话说自己这十几个人的武力值那是杠杠的,除非一百多人带着刀枪来打劫,否则还真就不好使。 由于实在是太兴奋了,大伙儿洗漱完毕后也没心思睡觉,都跑到周宇的房间里看玉石。至于青青和小小由于是女孩子,这大晚上的也不好意思和一群男人在一起,于是在小小的鼓动下青青红着脸过来抱了一块满绿的冰种和一块芙蓉种回到房间和小小欣赏去了。 剩下的这些人三三两两地围着一块块玉石睁大了眼睛欣赏着,嘴里不住地发出“啧啧”的声音。 看着看着周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这下子可把大伙儿吓坏了。 “三驴子,你小子咋又抽风了?不会是让几块翡翠刺激傻了吧?” “切,老曹你懂个屁,我这是想起了小明哥。当初那厮信誓旦旦地对我说他是赌石的专家,在阳美有赌石小王子的美称。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感情这家伙和你一样,就是个屁啊。被人骗了几百万不说,你看看他给我们的那些挂坠啥的都是啥翡翠?我看还赶不上这些翡翠中最低档的。”周虎把老曹和李明一块儿埋汰了一遍。 看到老曹不忿还想和和自己掰扯掰扯,周虎又不屑地说道:“我说老曹。现在我可没工夫和你磨嘴皮子,我得赶紧给小明哥打个电话。一想起他当初和我吹牛的样子我就来气,他算个屁的赌石小王子啊?我看我二狗哥才是。”说完周虎立马拨通了李明的电话。 “小明哥,我是虎子啊…… 为啥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想你了?我呸!我是打假来了……” 哎呦电话另一头的李明被周虎这通埋汰呦,上吊的心都有了。 不过听说周宇头一次赌石就切出了好几块珍贵的翡翠这家伙也是激动不已。虽然被人家坑了一回。但是李明在这方面还是有一些造诣的,知道能赌到一块满绿的玻璃种翡翠有多么的不易,而周宇一下子就赌到了好几块而且还有大量的别的种水的翡翠,由不得李明不佩服。 被周虎狠狠地埋汰了一番后,李明又把电话打给了周宇。 “二哥,你不地道啊。为啥到阳美赌石不带着我?我好歹也跟着你沾沾好运啊。 不过二哥,我和你说句心里话,你这回真是走了狗运啊,头一回赌石就能赌到这么珍贵的翡翠我只能说服了。 对了,听虎子说你明天还要去展览会现场大干一把,我听了腿肚子都打颤啊。 二哥。赌石不是这么玩儿的,今天你运气好不代表你明天运气也好啊。不过我知道你是一头比虎子还倔的驴,所以就不打算劝阻你了。 这样哈,你明天到玉石交易市场的时候找一个叫高叔的人,他在那里是大户,手里的玉石也不错,回头我把他的电话发给你。好歹也能关照你一下……” 周宇笑着听李明在电话里唠叨着,无非就是要他明天小心谨慎,不能头脑发热的去赌石,完后就把那位高叔的电话发了过来。 挂完电话后眼看着都十一点多了,这些家伙还在那儿看着翡翠,周宇打趣道:“我说,你们这么喜欢干脆晚上搂着它睡觉得了?” 没想到这话说完,竟然有几个家伙颇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于是这天晚上这些翡翠就在充满雄性气息的被窝里睡了一宿。 第二天一大早大伙儿就起来了,吴师傅早就在宾馆的门口等大家了。大伙儿上了车找了一个地方吃了早餐。然后周宇就打起了高叔的电话。 电话里那位叫高叔的人对周宇很是客气,和他说了自己的位置,等人过来了再好好聊聊。 开车的吴师傅听了周宇的电话不禁惊讶道:小周老板,你刚才打电话的那位不会是高老板吧?” “嗯,那个人是姓高。做玉石生意的,听说做得很大。”周宇回答道。 “哎呦小周老板啊,没想到你也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真是看不出来啊。” “哦?吴师傅,这话是咋说的?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呵呵,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认识高老板的,不过这个人在我们这里那是稳坐头一把交椅的。高老板已经做了几十年的玉石生意了,除了卖玉石毛料外,还有解石场和玉石加工场,那生意做得老大了。”吴师傅一边开车一边解释道。 “玉石加工厂?”旁边的周虎不解地问道。 “没错,就是玉石加工厂。这样的买卖一般人可做不了。就是把毛料开出来以后,加工成产品,然后才出售,就是我们在玉器铺见到的那些玉石挂件和饰品。”吴师傅耐心地解释道。 众人齐刷刷地吸了口冷气,这才叫大生意啊,看来高叔这个人不简单啊。 要说这位高老板的地方也好找,就在玉石市场的旁边,由于路近所以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 这是一个半山坡,四周花红柳绿景色宜人,看起来更像是个小型的公园。大伙儿下了车之后左右看了看,周宇问道:“吴师傅,这就哪儿?” “这就是高老板的玉石场啊?”说完就带着大伙儿朝里面走去。 穿过大门大伙儿才现,感情这里面的地方还真不小,空地上停了不少的车辆,而且还有几只大狼狗对着大伙儿狂吠不已。 “吴师傅,这也没看到毛料啊?汽车倒是有不少。”周宇不解地问道。 吴师傅笑了笑也不说话,手指朝着东北向指了指。 大伙儿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不远处有一扇大的不像话的铁门,而且看起来厚重无比。 老曹打趣道:“我靠,不至于安这么一扇牛逼的大铁门吧?别说一般的毛贼草寇了,就是用坦克轰也轰不碎吧?” “曹哥你这话就不对了,要是连扇大铁门都轰不碎那还叫坦克吗?据我目测,这样的大铁门只要一个肩扛式火箭筒就能轰碎。”人群中的孙涛一本正经地说道。 “靠,不和你们这些死心眼的说了。”老曹翻了下白眼不忿地说道。 他可是知道孙涛这些人以前是干啥的,要是和人家在武器这方面抬杠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吗?所以这个杠是不能抬的。 这时候周宇也给高叔打完了电话,大门从里面打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笑呵呵地对着周宇说道:“你就是周公子吧?欢迎欢迎啊,李公子昨晚上给我打电话了,要我好好招待你。既然来我这里了就跟到自己家一样,看中啥了高叔一律给你打八折。” “谢谢高叔,给您添麻烦了,不过您还是叫我小周吧,公子这个词儿我可担当不起。听我兄弟说您这里的毛料是最好的,所以今天特地来叨扰一番。”周宇客气地说道。 “看看,李公子的朋友就是不一样。不过你也别和我客气,能遇到你这样的贵人也是我老高的幸运。 这样吧,我看咱们还是直奔主题,先去看看毛料吧。”高老板笑着说道。 周宇点了点头,带着一大帮男女进了大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