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回家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八十二章 回家

赵师傅听说了他们今天的事儿之后惊讶不已,非要看看那几块极品翡翠,没办法,周宇老曹以及周虎只好把翡翠拿出来让这位大师欣赏一番。 欢喜无限地看了几遍之后,五十多岁的赵师傅兴奋地不行了,和这些年轻人一起撸胳膊挽袖子开始了轰轰烈烈的解石运动。 好在昨天晚上借来的解石机没有送走,由于今天晚上的石头太多了,所以四台解石机是同时开工,顿时小院里是“滋滋”声不断,大伙儿干得是热火朝天。 这一次除了七八块赌石是由赵师傅亲自掌刀外,其余的几乎都是自己解自己的,虽然手艺不太过关,但是所有人都切出了翡翠。 虽然这些翡翠没向周宇老曹以及虎子的那样值钱,但是每个人也几乎都赚到了几万块钱,这样的结果都快把钱飞他们乐疯了。 至于周大彪和孙涛收获更大,周宇给他们买的赌石能差得了么?除了头两块啥也没开出来之外,剩下的三块赌石都开出了冰种,价值最少在几十万。 这天晚上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青青赌来的那块石头竟然开出了冰种的黄翡,差点没把正在解石的赵师傅吓着。因为这种通体油黄的翡翠真是太不容易遇到了,所以它的价值还要在同一水头的帝王绿和蓝翡以及紫翡之上。 终于在将近半夜十二点的时候,除了周宇外所有人赌来的毛料都切完了。 看着这些年轻人每人都抱着三两块翡翠在那儿兴奋着,吴师傅和表哥相互看了一眼觉得是那么的不可思议。这帮年轻人这是得了财神的保佑了啊。 虽然别人的赌石都切开了,但是周宇赌来的大量的石头却没有动。一个是量实在是太大了,另一个就是周宇怕吓着大伙儿。尤其是吴师傅和赵师傅。如果让这二位看到自己赌来的石头哗哗的往外出玻璃种或是冰种,指定得被吓个好歹的。 切完赌石后除了周宇和周虎带着女朋友回了宾馆之外,剩下的人都留在吴师傅店铺里看护。反正是夏天,在屋里的地上铺上木板也能对付一宿。倒不是大伙儿不愿意回去,主要是这里还有那么多的赌石,万一要是出点差头就太对不起老板和兄弟了。 翡翠是切出来了,几乎都是小块的,最重要的是孙涛这些人觉得翡翠再好也没有钞票看着舒心,所以都想把自己的翡翠处理掉。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周宇就给高叔打了个电话。问他还收不收翡翠。 高老板一听大喜过望,自己本身就有一家玉器厂,缺的就是成品的翡翠啊。话说昨天从周宇那儿得来的两块极品翡翠以后就是自己的镇店之宝了,所以接了周宇的电话后高叔立马就带着人到了吴师傅的店里。 周宇也不和他客气,直接让兄弟们把要卖掉的翡翠都拿了出来,这些翡翠虽然都不大,但是胜在种和水都不错,所以高叔是激动万分地把这些翡翠全都买了下来。 这会儿老曹有些不好意思地从人群里探出了头笑着说道:“那个高老板啊,你看看我这块翡翠能值多少钱呗?要是价钱到位我就卖给你一半。反正我给老婆做首饰也用不了这么多,还不如也和他们一样换俩钱花呢。”说着就把翡翠抱到了高叔跟前。 高叔被这块小孩儿脑袋大的紫翡翠吓了一大跳,二话不说立马就抢了过来是看了又看,然后一脸希冀地说道:“小曹是吧?这样哈。你这块料全都卖给我得了,我给你六百万,你看行不?我店里就缺这样的稀有玉料。” “这个嘛……” 老曹是真为难了。好不容易赌了块翡翠要是不给老婆做两件首饰那还叫男人吗?钱是个什么东西?没了可以再赚,但是这自己赌来的翡翠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儿了。 于是老曹忍着内心对六百万的诱惑还是拒绝了高叔。但就在这时候周宇开口了。 “曹哥。你这块料这么大,我看还是卖给高叔一大半吧。剩下的料也足够给我嫂子做首饰的了。而且你别忘了那同时还是我姐,你说我能不管他么?首饰的事儿你就放心吧,有我呢。” “嗳,好咧。” 老曹高兴地咧咧嘴又对着高叔说道:“高老板,既然我兄弟这么说了,那就卖给你四百万的料吧,你自己切。我咋的也得留点回去给老婆。” 就在这时候周虎也抱着那块翡翠窜了出来,原来他是被小小给说动了。 话说这么大一块翡翠自己也用不了,还不如也卖出去一半换点钱花。而且自己和小小俩人马上就要结婚了,把翡翠卖了正好能在县城或是省城买套不错的房子,省得还得让亲人们跟着操心。 高老板这会儿都要乐翻天了,他么的今天这是走了大运了啊,刚刚买到一块冰种的紫翡翠这马上就来了一块蓝翡翠,而且也是冰种的,自己的运气要不要这么好啊?于是高老板是来之不拒,用三百万买走了一半翡翠。 看到老曹和虎子都卖了大价钱,青青也站不住了,要知道自己和周宇再有几个月也要结婚了,虽说自己是女方不用准备房子,可是如果能帮到周宇自己也是高兴的啊? 于是这丫头也想把自己的冰种黄翡卖掉。但是被一直注意她的周宇给拦住了,死活不让她卖。 用周宇的话说自家也不差钱,好不容易走了大运得到这么一块稀有的翡翠还不得留着给自己做几套首饰啊?即使用不了也可以当作传家宝留给后代啊?如果孩子多还不一定都用呢。 青青听得是面红耳赤,内心娇羞的同时撅着小嘴也不再坚持了。 卖完翡翠后众人都皆大欢喜,之后吴师傅帮着周宇找了一辆货车过来,周宇这些人把院子里的毛料都搬上车,塞给吴师傅五千块钱后大伙儿就带着赵师傅离开了。 货车这边必须有人看着,所以回去的时候孙涛和周大彪带着三个兄弟跟着货车走,剩下的包括赵师傅在内都是坐飞机回去的。 至于带着赵师傅那是周宇想要这位技艺精湛的雕刻师到凤凰山帮自己雕几套首饰,而且这一次周宇还买了两台解石机让大货车拉回去了,就等着回去后大显身手了。 天蓝蓝水清清,花儿艳草儿鲜,太阳当头照,枝叶点头笑,小溪流水叮咚响鸟儿喳喳叫…… 入眼处漫山遍野披红挂翠流光溢彩,嗅着满山的芬芳,看着动人的风景,感受着过往游客的那份悠然自得,刚刚走到山脚下的周宇等人都醉了。 “哎呦我的妈呀总算是回来了,这几天把我给想的啊,一做梦就是凤凰山,简直就是魂牵梦绕啊。 我和你们说外面的花花世界虽好赌石也确实刺激,可我还是觉得凤凰山最舒服啊。经过这么多天再回来,我由衷地感觉到钱就是个王八蛋,幸福快乐逍遥自在的生活才是王道啊。” 老曹坐在副驾驶感慨万分地说道。 “曹哥不愧是曹哥,说出来的话真是人间真理发人深省啊,听我的我都想哭了。那啥曹哥,既然钱是王八蛋了,那你把那些王八蛋给小弟点呗?”钱飞坐在后面忍着笑说道。 “钱飞啊钱飞,你小子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和虎子呆在一起,没听过近墨者黑这句话么?看看你现在都堕落成啥样了?唉,好好的一个孩子愣是变得没脸没皮的,就这么给毁了啊。” 老曹一脸悲戚地说道。 “哈哈哈……”同坐在车里的其他人忍不住大笑,而钱飞则红着脸不敢再得瑟了。 话说周宇这些人坐上飞机后在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到了县城,然后打车到了镇里坐上了前来接自己的几台车,一路上说说笑笑终于到了凤凰山。 下了车之后大伙儿赶紧回屋换好衣服,梳洗一番之后都来到了水塘前,一个个坐在藤椅上吃着水果兴奋地和老头子们诉说着这次赌石之旅。 刚开始老头子们还兴致勃勃地听着,不过当老曹唾沫星子横飞地说到自己和周虎花了几十万块钱赌石的时候脸色全都变了,不过还不算太难看。 周虎一看要坏菜,周家村老一辈人最忌讳的就是赌博了,这是绝对不允许的。自己倒无所谓了,也就花了三十多万而已,最多就是挨两脚,要是被他们知道二狗哥花了一千多万赌石那可就是捅破了天了。 这时候周宇也是心惊胆战的,期待着老曹能够悬崖勒马嘴下留情,否则今天这顿揍是跑不了了。 这时候周虎一个劲儿地朝老曹使眼色,期待这家伙能够和自己心有灵犀一点通,但是老曹看见是看见了,只是内心缺少灵犀还没达到一点通,终于还是得得瑟瑟的把周宇那一千万的事儿给抖落出来了。 这话一说完大伙儿就感觉周围的气温好像一下子就下降了好几度,老头子们一个个沉着脸,似乎都要滴出水来了,而且就连一向对周宇溺爱无比的祖奶奶脸色也是沉着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