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人鱼搏斗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八十六章 人鱼搏斗2

这些保安现在是悲愤莫名,要知道大老板和曹经理现在还生死未卜呢。话说这两位老板那真是好人啊,现在打着灯笼也难找这么好的老板啊。 大伙儿各拉各的网,忽然一个保安兴奋地喊道:“抓住了抓住了,我的网里有个大家伙,钱哥你赶紧上来帮我拽网。妈的,竟然敢害老板和曹哥,老子要是不砍你个十刀八刀的都不是爷们。”说完后使劲地拉着手中的渔网。 在钱飞的帮助下,在船上保安们的热切期盼下,在岸边以及彩虹桥上的众多游客们的关注下,渔网终于被拉出了水面。 刚出水面的一刹那,映入众人眼中的赫然是一团雪白,而且渔网中的也不是大鱼,明显是一个人卷成一团,而且好死不死地那肥大雪白的大屁股正好撅在外面。 “刷……”好似有人下命令一般,岸边以及彩虹桥上的所有女性赶紧用手遮住了眼睛,但还是有些胆子大的把手指露出了几丝缝隙,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雪白之美。 “耶……靠!”钱飞风马牛不相及地说了两个字儿。 没想到这一网大鱼没抓到倒是把老曹给捞上来了,这倒是把钱飞乐得够呛,可是谁知道老曹的裤衩子经过在水中的拉扯已经褪到膝盖处了,所以大伙儿首先看到的赫然就是一个大大的雪白雪白的屁股。 虽然有些惊爆眼球但好在是把人给捞上来了,岸上的人愣了一会儿后全都高兴地鼓着掌,更有那激动地在原地又蹦又跳的,这一刻没有人幸灾乐祸,所有人都表现出人性的光辉。 钱飞和两个兄弟把老曹拖到了船上再把这家伙放平。这时候的老曹就跟一头死猪一样,浑身稀软稀软的,耳朵和嘴巴不住地往外冒着水,只有微弱的呼吸。 “钱哥,我看曹哥这样得赶紧进行人工呼吸啊。然后还得空空水,要不铁定得玩儿完,你看看那大肚子给灌得,比平时大了一倍多。”小刘在一旁焦急地说道。 看着老曹那苍白的有些发青的大嘴唇子,钱飞忍着呕吐的感觉对着小刘说道:“兄弟,要不你来?要是你把曹哥弄活了那就是救命之恩啊。以后曹哥还不得亲死你?” “钱哥,您就饶了我吧,你要是让我冲锋陷阵兄弟二话不说,牙崩半个不字都算我没种。可是我现在还没有对象呢,初吻就这么没了?你不能这么狠心吧?” “我靠,我他娘的现在也打着光棍啊!唉。算了,咱们还是别争了,赶紧救人吧,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俺的初吻啊……” 钱飞带着哭腔说完这句话后带着大恐惧就开始对老曹进行了人工呼吸。 一两分钟后老曹慢慢地缓了过来,开始大口大口地往外吐水,然后大伙儿就把他放到船边大头朝下开始空水。又经过几分钟后这家伙总算是把气儿喘匀乎了。 被钱飞几个抬着四仰八叉地放在船板上,虽然眼睛没有睁开,但是老曹慢慢苏醒过来。 这时候他就感觉身上凉飕飕的,于是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发现四周蹲着几个兄弟正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 抿了抿嘴老曹有些沙哑地说道:“小钱子,大胖、二混蛋,你们咋的都下来了?呜呜……没想到咱们兄弟在阴间还能再次相逢,缘分呐!” “靠,曹哥你能说点正常的话不?谁和你在阴间相逢了?听的我汗毛都竖起来了。”钱飞翻着眼珠子驳斥道。 “啥?这里不是阴间?那我为啥感觉浑身凉飕飕的?” 老曹一愣,一下子坐了起来。眼光朝着自己下半身打量着。 下一刻老曹发出了惊天的呐喊声:“非礼啊……谁把我的裤衩子褪掉了?畜生啊,禽兽啊,禽兽不如啊……呜呜……” 钱飞和几个兄弟相互看了一眼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大嘴巴,他么的刚才着急救人忘记把老曹的裤衩子给提上了,到现在还光着呢。你说这事儿弄的。 老曹呐喊完赶紧把裤衩子提到了腰上,呼啦一下就站了起来,脸色也不苍白了,反而红润地有些吓人,浑身颤抖地指着钱飞几人恨恨地说道:“赶紧交代,你们几个小王八蛋刚才对老子干啥了?为啥老子光着屁股?” 哥几个苦笑一声,钱飞弱弱地解释道:“我说曹哥,你不会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儿了吧?” “刚才发生啥事儿了?哦,让我想想…… 我靠,我想起来了,刚才老子被那只水怪给偷袭了,然后我为了保命就一直抱着那家伙的头不松手,在水底的时候我还看到二狗子了,我使劲儿地朝他眨眼睛让他救我,再后来我就不知道了。” “曹哥,你真是大英雄,敢一直抱着水怪不松手,真是我辈的楷模啊。 是这样的哦,你刚才是被水怪袭击来着,但是后来水怪又把你送到水面上了,我们哥几个用渔网把你捞了上来,谁知道你那时候已经被水呛昏过去了,裤衩子也被水冲到了膝盖上。 你那时候几乎都没气儿了,于是大伙儿就赶紧对你进行人工呼吸这才把你救了回来。 你说说当时的情况那么紧急,我们哪有时间给你提裤衩子啊。再后来看你清醒过来了我们尽顾着高兴了,这码事儿就忘记了。 曹哥啊,这些事儿都怪我们,您老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别生气了哈?”钱飞笑嘻嘻地说道。 老曹大脸一红,感情自己被人家给救了啊,看来这次还真是冤枉人了。 不过老曹可拉不下脸去赔礼道歉,哼哼哈哈地对着哥几个说道:“好啦好啦,没提就没提吧,其实我倒是没啥,大老爷们露出屁股有啥害臊的?其实我就是担心你们几个看到我这伟岸的身躯以及那男人的骄傲,怕你们一时自卑想不开,从此以后生活没了盼头。” 钱飞几人齐刷刷地看了老曹一眼,心说这家伙是真正地好了,要不说话不能这么不要脸的。就他那话儿还能称得上是男人的骄傲?话说比蚕豆也大不了多少吧? 不过这话只是在心里恶意的想想就行了,谁也不敢说出来,要不曹哥真会拼命的。 由于这会儿周大彪虎子等人还在湖里寻找周宇呢,所以几人也没工夫多说,三两句话把事情说明白之后又把注意力投到了湖面上。 这会儿距离周宇不见踪迹已经好几分钟了,虽说中间露过一次头,但也只是喘了几口气便又扎进水里。 现在参加搜救周宇的人是越来越多,不光浅水区的那些保安过来了,就连岸边会水的人也都游了过来帮着找人。 大伙儿都心急火燎的,尤其是周大彪哥几个,虽说也知道周宇在水下的憋气功夫着实了得,但是这么长时间不见人谁能放心的了? 话说周宇这会儿在水底也是累的够呛,虽说有空间能够躲在里面喘喘气儿,但是在水里想要捕捉一条一二百斤重的大鱼还真不是人干得事儿,毕竟人家才是主场啊。如果没有空间液支撑着,这会儿怕不是自己已经死了三回了吧? 不过由于怕大伙儿怀疑自己的能力,周宇不得已只好暂时放过大鱼,屏住呼吸慢慢地游了上来。 岸边的众人看到出来一个人,终于放下心来,高兴地拍着巴掌。 “老二,你咋样?没事儿吧?真是急死我们了。”周大彪一看到周宇露头了赶紧游了过来关心地问道。 “咳咳,大哥我没事儿,只是有点可惜,让大鱼跑掉了。”周宇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几声,对着周大彪解释道。 “哎呦老二,人没事儿就行,大鱼跑了咱再想办法抓,你是不是累坏了?赶紧上船歇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