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产房传喜讯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八十九章 产房传喜讯1

虽然这些人以前都是不得了的人物,但是到了这里后就一个个都变成了老小孩,每天或坐在一起下下棋喝喝小酒儿,聊天打屁的;或三三两两地背着手步履轻盈地满山溜达,看看山水逗逗动物,悠闲快乐的好似活神仙。 尤其这里还有虎子和老曹这样的五百年都出不来一个的人物,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和老头子们抬抬杠吹吹牛,所以就更热闹了。 在他俩的心目中凤凰山可是自己的地盘,只要来了这里不管你以前是多大的干部,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趴着,所以一些脾气大的老头子被他俩折磨的最惨,只要这两个家伙有时间就会过来叫叫板,打压一下这些倔强的老头子。 但是这样做那些老头子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更加喜欢这两个不要脸的小家伙。哎呦现在这俩小一群老处的那叫一个好啊,以至于这些曾经身处高位的老头子带来的营养品啥的好东西愣是被这两个家伙弄去了不少。所以现在这两个家伙脸色红润的不像话,看着都比过去大了一大圈。 又是一个清新明媚的早晨,天空浅蓝通透,虽然只有五点多重,但是东方地平线上已经开始透出缕缕红霞。渐渐地一点紫红缓缓升起,由暗到明,刹那间东方的天际火红一片。顷刻朝霞满天,云蒸霞蔚。 忽然那点紫红微微一跃,钻出了薄透的朝霞,一轮红日喷薄而出。 热烈奔放的红日从东方地平线上缓缓地升了起来。霎时。远处苍莽的群山,近处的红花绿树。茵茵绿草,以及那倒映着美景的碧水都披上了一层晨曦。神秘而温馨。 尤其那草木上的露珠,在微风的吹拂下犹如一粒粒晶莹的珍珠在打着转儿,再配上那翠绿新嫩的底色,让人有一种心疼的美。 此时的凤凰山飘红滴翠,各种鸟雀在战斗鸡的嚎叫中纷纷醒来,或站立枝头梳洗打扮,或盘旋空中欢快的鸣奏,迎接着这美丽的一天。 早起的人们纷纷走出屋子张开双臂融入大自然,贪婪地允吸着清新的芬芳。开始了崭新的一天。 周宇哥四个起来后绕着山顶跑了两圈,然后就来到水塘前打算和吴涛他们学两招军队的武术套路,也算是强身健体了。 这时候水塘前已经来了不少人,自从那些老人家来到山上后也习惯了早起锻炼身体,这会儿大部分都锻炼完了,有的站着继续舒筋活骨,有的则坐在藤椅上悠闲地欣赏着风景…… 最吸引人的还是其中的两位老人家,别人都是简单地锻炼一下身体啥的,他俩可倒好。竟然觉着两个杠铃在比试,看那满头的白发,估计最少也得七十几岁了,这得多好斗? “哎呦我说老张头老赵头。你们俩这是想干啥?真当自己是二十啷当的棒小伙子啊?真是的,都这么大岁数了还举啥杠铃?小心把老腰给伤着了。”周虎牛眼一瞪毫不给面地说道。 要说张老和赵老那可是在部队当了一辈子的兵,都是从大军区的首长位置上退下来的。所以这性子嘛也比别人烈了三分,也更加地比别人闲不住。刚才也只是因为几句话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家就比试起来。 “虎子你个小兔崽子有这么说话的吗?啥叫老张头老赵头?就不能喊我们一声爷爷?妈拉个巴子的,你小子昨天还甜言蜜语地从我这里顺去两条内供的好烟呢。那可是我最后的两条,真是翻脸就不认人啊。”赵老撅着胡子打趣道。 “哈哈哈,老赵头你自己都说了那是最后的两条了,话说你身上都没啥油水了我干嘛还要甜言蜜语地哄着你?现实点吧老赵头。”虎子不屑地说道。 “哈哈哈……” 听了周虎不讲理的话周围的老人家都哈哈大笑,当然没人会把他的话当真,话说这小子的人品啥的真是没得说,但是就喜欢耍活宝。 赵老不仅没生气而且还笑的最欢,指着周虎大声地说道:“你这个兔崽子还真不是个东西,不就是想弄点好东西嘛,你赵爷爷我家里有的是。 不过我现在已经看清了你的嘴脸,你就是一条养不熟的狼崽子啊。你小子给我等着,我这就让人再给我送点过来,这回你和小曹我谁也不给。还是小宇和大彪好,我全都送给他们俩,气死你们两个臭小子。” 周虎刚想反驳,旁边的老曹往前走了几步,冲着赵老嘿嘿一笑。 老头子浑身一激灵吓得够呛,对着老曹说道:“猛子你小子给我站住,还有啊你别冲我笑,你小子一笑准没好事儿。” “哎呦我的赵爷爷啊,您这话说的我这心拔凉拔凉的啊,不信你摸摸,都快冻成冰碴了。” “滚蛋去,你小子阴着呢,你比虎子还不是东西,赶紧离我远点,要不老头子得被你骗的死了都穿不上裤子。”赵老打趣道。 “唉,我本将心对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老赵头,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那啥,你欠的债是不是也该还了?”听了赵老的话老曹也不装了,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我去,你们两个小王八蛋这是想讹人是咋的?老子啥时候欠你的债了?还有啊,老子最烦得就是黄世仁了,别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小心我揍你。”赵老气得都要跳起来了。 “什么?没欠我的债?啧啧,老赵头啊老赵头,我原本还以为你是个正直的人,善良的人,一个有诚信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可是你看看你今天的表现,哪一条你符合了?哎呦,我这心呐真是疼死了,堪比油煎啊。”老曹捂着心口窝煞有其事的说道。 赵老气得眼睛都红了,知道自己说不过曹猛,便把身边的张老拉了过来大声说道:“老张,这些日子咱俩一直在一块儿,你说说我欠他的债吗?” 张老赶紧摇了摇头肯定地说道:“绝对没有,老赵你一定要挺住,那兔崽子在诈你呢。” “切,老张头你可不能血口喷人啊,小心我告你诽谤。对了对了,我记得你还欠了虎子两瓶好酒呢,待会儿让虎子跟你算总账。” 可能是真有把饼抓在人家手里,张老脸一红也不敢替老朋友撑腰了。 “老张别听他吓唬,这下子贼不是东西,哎呀你个曹猛子,你倒是说说我欠你啥东西了?我咋就不知道呢?”赵老虎着脸问道。 老曹晃了晃大脑袋又摇了两下屁股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老赵头你这么做不就对了吗?你说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咋还那么大的脾气呢?不明白你倒是问啊?一天到晚就知道和我们吹胡子瞪眼的,吓得我们的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 咳咳,老赵头你听好了,咱俩上个礼拜三在月亮湖边是不是打了一个赌?赌注就是上好的北京烤鸭十只,那个赌你输了但是烤鸭我却没吃到,你说是不是欠我的债?” “哇呀呀呀,真是气死我了,那次打赌即使算数也是你小子输了,不服的话咱们就让大伙儿评评理。”赵老吹胡子瞪眼生气地说道。 接下来赵老就把他和老曹打赌的事儿说了出来,打算让大伙儿看清曹猛这小子的嘴脸。 事情是这样的,上个礼拜三的上午,赵老闲来无事就背着手在月亮湖边溜达着欣赏欣赏美景,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了正在查看旅游区的老曹。 两个人一个是老小孩,另一个更是人来疯,凑到一起不到三分钟就打起了赌,赌约的内容就是俩人坐在水塘边,看第一只过来的动物是公还是母,赵老那边的赌注是十只北京老鸭,而老曹这边的赌注则是两瓶药酒。 话说老曹有多狡猾?这山上的动物大部分都是公的,所以这家伙立马压在了公的身上。而赵老那是什么档次的人?又怎么会在意这十只烤鸭?于是也没和他争就压在了母的身上。 要说事情也凑巧,他俩头一个遇到的既不是公的动物也不是母的动物,而是一个大活人-周虎。 要说周虎指定是不算的,可是月有阴晴圆缺,人也总有点子背的时候,老曹那天的运气真是衰到家哦,这头一个过来的动物竟然是白狮,也就是花花的老婆,她自然是条母狗了,于是赵老仰天大笑三声伸出手来就和老曹讨要两瓶药酒。 对于老曹来说,两瓶药酒那都不叫事儿,自己没有的话就到周宇的库房里偷去呗?可这事儿弄得实在是太打脸了,想想自己风流倜傥帅的冒泡而且正是浪不丢的青春年华,没想到竟然会输给一个糟老头子,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于是这厮眼睛滴溜溜转了两圈,最后眼睛一亮心里有了主意,于是这厮和赵老狡辩说是头一个遇到的可是周虎,周虎可是男的,当然也是公的,所以这次打赌还是自己赢了并且还厚着脸皮向人家讨要北京烤鸭。 哎呦当时把赵老给气得,指着老曹的鼻子狠狠地埋汰了几句,最后说周虎根本就不能算数。 但是当老曹问到人是不是动物中的一支时赵老就没法儿回答了,所以这事儿就无限期搁置下来。没想到今天又被老曹给提出来,结果赵老就把这事儿学了个明明白白的,好让大伙儿支持一下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