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 产房传喜讯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九十章 产房传喜讯2

而且为了让虎子和老曹窝里反,赵老又对着周虎蛊惑道:“我说虎子啊,大丈夫是可忍孰不可忍,猛子竟然说你是只动物,虽然这性别倒没弄差,但是这性质可是很严重的啊。” 这时候所有的老人家都忍着笑看着这三人,就等着虎子暴起把老曹收拾一下。 但是周虎根本就没生气,更不用说暴起了,只是翻了翻大眼皮,没搭理赵老的离间计,转过身对着老曹问道:“老曹,烤鸭要是到手了有没有我的份儿?我就喜欢这口,咬一口那是滋滋冒油啊。” “哈哈哈,咱们是兄弟啥你的我的?你要是喜欢的话给你八只,让你一次吃个够。”老曹也不含糊,直接加了三只。 听了老曹的话周虎点了点头,对着赵老嘿嘿笑道:“老赵头,赶紧让家里人买烤鸭去吧,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我就是一只动物,而且还是公的……” 周虎后面说啥了周宇和周大彪以及附近的孙涛等人根本就没心思听,这会儿全都捂住了脸背着他,话说为了八只烤鸭就承认自己是一只动物,这人还有脸吗? 周围这些老头子实在是忍不住了,一个个大笑不已,全都催促着赵老赶紧打电话让家人买烤鸭送过来,话说山上还有一只大个儿的动物等着吃呢。 就在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开心不已的时候,周宇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打开一看竟然是刘娟儿的手机号,于是赶紧接了起来。 电话刚一接通就传来老妈急切的声音:“小宇啊,你姐夫在不在你跟前?刚才打他电话也没人接。你姐姐这会儿肚子痛的厉害,我看怎么像是要生了。咱得赶紧去医院啊。” 忍着心中的高兴,周宇镇定地说道:“妈,你别着急,我姐夫就在我跟前。这样啊,你赶紧收拾一下衣服。我和姐夫马上就赶回去,然后咱们一起去县妇产医院,我现在就给青青打电话,赶紧订一个床位。” 电话另一头的王桂兰听到儿子这样说“哎”了一声,然后就开始收拾起来。 周宇放下了电话,看到老曹还在那儿和老头子们穷白乎不禁喊了一句:“曹哥。我妈刚才打电话来,说我姐快生了,我现在要赶紧回去,你是在这儿继续唠嗑还是跟我一起回去?” 老曹正在夸夸而谈兴致正浓呢,随口说道:“哦,那你先回去吧。我再给老赵头讲讲,让他心服口服。” 周宇是满脸黑线,用足了力气大声喊道:“老曹,我姐姐你老婆刘娟儿快生了,你和不和我回去?” “靠,你那么大声干啥?我耳朵不聋,我待会儿就……” 说到这里老曹停顿了一下。然后就浑身颤抖地抓住身边的周虎激动地问道:“虎子,二狗子刚才说啥?是不是你嫂子要生了?” “对呀,老曹你要当爹了,快点,咱们赶紧送嫂子去医院,到时候我就在产房外面等着,要是小孩子头一眼看到的是我,那以后绝对是个小帅哥,我这个当干爸的也算是为干儿子做出贡献了。” 周虎还在说着呢,丝毫没注意到激动地无法言表的老曹忽然跳了起来大声喊道:“我要当爸爸啦。我要当爸爸啦……”说着说着也不管别人,又蹦又跳地奔着山下跑去。 周宇摇了摇头,这厮是兴奋过头,竟然忘了自己还有车的事实,于是和虎子赶紧上了车带着钱飞和小刘追了上去。最后把兴奋的老曹拽上车回到了家里。 话说刘娟儿怀孕的第八个月初就被王桂兰接到了家里住,就是怕有啥突然情况发生。本来预产期是下个礼拜,没想到还真是提前了。 不过王桂兰和舅妈到底是过来人,也没太大的紧张,反而高兴地不得了,因为正常情况下凡是比预产期提前的一般都是男孩。虽说现在的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可是在这些农村人心里毕竟还是带把儿的好点。 周宇和周虎各自开了一辆车,老曹由于兴奋地直哆嗦根本就开不了,坐在车里甚至比刘娟儿都紧张,看得王桂兰是嗔怪不已。 青青刚才打来电话,说是妇产医院的床位已经安排好了,正好赶上这两天生小孩的人少,所以订了一个包间,里面两张床位,方便照顾。 话说周宇走后,那些老头子们的话题便变成了老曹的孩子是男是女的问题,结果又有几个兴致颇高的老头子打了赌,就等着小曹生出来后见分晓了。 当天下午三点多钟,产房传喜讯,刘娟儿生了一个八斤六两的大胖小子,把老曹激动地直接就现场飙泪,而且硬往接生的医生和护士手里塞红包,人家不要还跟人家急眼。 当山上这些老头子们听说了这个喜讯后全都为老曹感到高兴,刘大厨更是兴奋地和几个老伙计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用来庆祝,毕竟单论感情来说,刘大厨可是为数不多的和老曹待得时间最长的几人之一,在心里早就把他当成儿子看待了。 当天晚上这周宇俩和王桂兰都没有回来,而且青青和小小以及镇里的大嫂赵倩也过去陪护,好在时间赶得好弄了个包间,要不这些人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周宇和虎子才匆匆地赶了回来,到了山上连饭都没吃倒在炕上就呼呼大睡。这一睡就是一上午,直到周大彪过来喊他俩吃饭这二位才醒了过来。 七月的天气在北方来说几乎所有的蔬菜都已经成熟了,凤凰山上更是如此。而且由于气候的原因,山上种植的苞米也已经可以吃了,所以中午这顿饭几乎全是地道的家常菜。 新鲜的茄子土豆和青椒切大块儿做成的地三鲜,咸香中带着微辣,吃上一口包你还想第二口;红彤彤的西红柿炒黄灿灿的鸡蛋,酸甜可口色泽诱人;翠绿的芸豆、刚从地里挖出的土豆,过年杀猪时腌渍的咸猪肉,再用自制的大酱一炖,那叫一个地道。尤其是整个土豆经过大锅的焖制,芸豆和咸肉的特有香味已经渗到了土豆里,吃上一口沙沙的香香的,做梦都会流口水;清凌凌的大黄瓜、圆葱、胡萝卜切丝拌上自己弄得粉皮丝、瘦肉丝和芝麻酱,然后再放点白醋和芥末油,就是一大盘地道的五彩大拉皮,这玩意别说吃,就是隔老远闻起来都感觉特下饭…… 除了这几个主菜之外,还有几个青翠欲滴的山野菜蘸大酱,当然一大盘子的小葱是不能少的。 今天没有做米饭,主食是用嫩嫩的空间玉米磨成糊糊然后又加了点玉米面,在炖芸豆的大铁锅里烀的玉米饼子。哎呦这种玉米饼子那叫一个好吃啊,清甜中带着玉米的芳香,刚出锅的时候隔着二里地都能闻到这股清香,虽然烀了满满一大锅,但愣是被老头子们给抢光了。 吃饱喝足后大伙儿悠闲地来到水塘前的大银杏树下歇凉,这时候大奎婶儿早就把茶水给老头子们泡好了。于是大伙儿就半躺在藤椅上,品着香茗,欣赏着远处的苍茫群山和近处的红花绿草,倾听着林间蝉鸣鸟叫以及那瀑布的轰鸣声,快活的胜似神仙。 周宇和周大彪没有跟过来,哥俩回屋商量事儿去了,周虎感觉有些热就跟着老头子们也来到了水塘前歇凉,此时正斜躺在藤椅上和小小煲电话粥呢。 由于昨天吃了周虎一个暗亏,这家伙为了力挺曹猛而承认自己是动物,而且还是公的,害得赵老输了十只北京烤鸭,这会儿看到周虎那惬意的样子老头子就来气,于是没好气地说道:“我说虎子,你小子咋就不干正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