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西瓜大丰收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九十一章 西瓜大丰收

咽了口唾沫赵老继续说道:“你看看人家小曹都当爹了,而且还是生了个大胖小子,再看看你一点正经精神不长,就知道和小小聊天,这样啥时候能当爹啊?真是个完蛋货。” 听到赵老的叫嚣,周虎赶紧和小小说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瞪着眼睛坐了起来,直勾勾地看着赵老说道:“哎呦嗬,我说老赵头,你这是赤果果地挑衅啊。咋的,是不是不服气昨天输了十只烤鸭啊? 唉,我就不明白了你哪来的这么大的信心啊?告诉你,我今天可是馋了,要是到傍黑的时候你的烤鸭还没到,那你和老张头今晚的药酒就没有了,暂停供应,啥时候烤鸭到了啥时候恢复,听到了没?” “喂喂,我说虎子啊,你和老赵说事儿干嘛还要把我拉上?我招你惹你了?干嘛要停我的药酒?”张老一听着急了,对着周虎说道。 “哼,你明面上是没惹到我,但是谁让你和老赵头是死党?还有啊,别当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一直在背后阴谋造我的反,而且还串联别人想要推翻我,不想让我负责供应你们药酒的事儿,我要是不给你们点厉害看看你们咋会知道我长着几只眼?” 周虎这家伙说完有些委屈地看了大伙儿两眼,然后继续说道:“我说你们这些老头子可长点心吧,知道我从大彪哥手里接过这个权利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吗?整整一箱好酒五条好烟啊,可怜我就那么点家底,这下子全都奉献出去了,你们说说我容易吗?” 周围这些老头子听得是满头黑线,话说这厮自从掌握了药酒的命脉之后极尽坑蒙拐骗之能事。不知道从自己身上捞取多少好酒和好烟了,只是一箱好酒五条好烟就心疼成这样?太他娘的不是东西了。 不过这些想法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毕竟这货现在可是掌握了大权,一旦这小子脾气上来了断了自己的药酒供应,那是多少好酒好烟也换不来的啊。 殊不知这时候看似已经睡着的几位太公也竖起耳朵在听着呢。所以周虎说完这些话后老太公睁开了眼睛,慢条斯理地开口问道:“我说三驴子啊,太公是看着你长大的,我今儿个还真就纳了闷了,你到底咱这几只眼啊?” 周虎吓得一哆嗦赶紧颠颠儿地说道:“哎呦我的太公啊,我能长几只眼?不就是两只吗?要是三只的话那不成二郎神了?” “二郎神?我看你是想成为马王爷吧?你个小兔崽子和你这些爷爷一天到晚没大没小的。是不是好些日子没收拾你你小子的皮又痒痒了?”老太公带着煞气说道。 “别介别介,太公啊,我刚才就是和赵爷爷开个玩笑活跃活跃气氛,而且赵爷爷平时拿我比亲孙子还亲,我哪舍得不给他酒喝啊?” “哈哈哈,对对对。虎子这话说得倒是真的。周老爷子你可别拿刚才的事儿当真,话说我一天要是不和虎子逗几句嘴饭都吃不好,这小子就是个开心果啊。”赵老笑着说道。 这时候李太公对着老太公说道:“行了大虎,虎子这孩子就是这样的性子,山上有了他可是多了不少欢乐呢。” 说完后又对着周虎说道:“对了虎子,你说说昨天小曹生儿子的事儿吧?真不知道这小子看到儿子后是个啥表情,不会又哭了吧?” 听了李太公的话周虎竖起大拇指由衷地赞叹道:“太公啊。你真是神了,昨天下午当我大侄子被抱出来时曹哥的大眼泪那是哗哗的往下流,直说老天开眼老婆给力给老曹家生了个带把的,从此以后老曹家就是后继有人了。 你们是没看到那个场面呐,我曹哥哭得是惊天动地的,几乎把整个医院的人都招来了,人家还以为发生啥天大的事儿了呢,要不是我青青嫂子的面子,估计曹哥就得被人家院方撵出来。” “哈哈哈……”老头子们又是一阵大笑,凭着他们对曹猛的认知。他做出这样的事儿一点都不奇怪。 看着一大群富有的老头子,这时候周虎眼睛转了两下,沉思片刻后又接着说道:“我说各位太公爷爷们,你们还有心思笑啊?我可听我曹哥说了,那家伙是家里的独苗。而且这回又生了个大胖小子,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儿啊,所以他回来后要向你们讨要贺礼的。 我曹哥这人你们可是了解的,这家伙就认死理儿,比我还轴,到时候你们真要是没有表示的话我看你们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要知道他现在比我的权利还大,人家可是负责旅游的大总管啊……” 周虎为了让老头子们出点血,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劲儿地乱放炮,啥玩意威胁大就说啥。 听了周虎的话这些老头子也不言语,只是在座位上憋着笑。话说这帮老人家或是从政或是从军,啥样的人没遇到过?啥样的事儿没经历过?就周虎这点小伎俩人家一样就看穿了。不过就是不知道这是周虎一个人的主意还是和曹猛两个人一起出的主意,反正这两个家伙没一个好东西。 不过这些老人家笑归笑,还是十分欢喜地开始准备礼物,虽说他们不时地被曹猛和虎子恐吓加诈骗,但那只是生活的调剂而已。,而且这两个小子都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和他们俩斗智斗勇地感觉还挺有意思,所以即使吃亏了那也是心甘情愿舒服至极的。甚至长时间不吃亏了还感觉不自在呢。 不提周虎在水塘前忽悠老头子,单说周宇和周大彪在屋里唠了一会儿后就开着车回到了村里找三叔周定邦去了。 北方的七八月正是西瓜成熟的季节,周宇今年除了在温室那边种了不少大西瓜外,还在山上的空地上进行了大量的种植。 眼看着山上的大西瓜就要成熟了,而且估计村里集体种植的也差不多到时候了,这可是周家村的大事儿,所以哥俩商量了一番后就要找三叔商量商量西瓜相关的事宜。 到了村里后发现三叔周定邦没在家,听三婶儿说现在正在河滩地那边的瓜地忙乎呢,于是哥俩又开着车奔着河滩地而去。 远远望去,原本尽是杂草的河滩地现在已是一望无际的碧绿,山风轻翠绿的瓜叶随风摇摆,形成了一道道碧绿的波涛,由于这片地实在是太大了,所以那微微涌起的碧涛给人一种大气磅礴之美。 瓜地的北方正是那一望无际的花海,此时万花齐放美不胜收,尤其是微风中带来的那缕缕花香,更是沁人心脾令人陶醉不已。 这时候瓜地里有不少人在忙碌着,等周宇和周大彪走近时才发现感情这些人正在打水杈呢。 看到两个侄子来了,周定邦赶紧把手里的活儿放下,笑呵呵地说道:“我说你们哥俩不在山上忙着咋有空来这里了?” “三叔,我和大哥找你有事儿。这不山上的那些西瓜快要熟了,所以我们就过来看看村里的这些长得咋样了,要是差不多了我得赶紧和青青她二叔以及小小的舅舅商量一下销售的事儿,毕竟今年咱们可是大批量种子的,这销售的活儿可得计划好了,要不卖不出价钱。” “哈哈哈,你看看昨天你爸还和我说起这事儿呢,我就说这事儿二狗子指定能想到,看看,这还没到一天你小子就来了。 不过村里这些瓜我看也差不多了,昨天我还让老吴大哥去县城办事儿的时候观察了一下市场的情况,他回来和我说还没见到大地的西瓜,有的也只是以前在大棚里扣的,所以啊咱们应该能来个开门红。” 周定邦信心十足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