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不老丸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九十三章 不老丸2

听着周宇口若悬河说的一套一套的,周定邦是一塌糊涂,不禁疑问道:“二狗子你等等,刚才咱不是说红景天的事儿吗?怎么到你这儿就开始说制药了?对了,你刚才说的是啥丸?” “呵呵,三叔,是不老丸,我和你说啊,那药效果老好了,绝对是神药啊。”周宇笑着解释道。 “哦?神药啊?这玩意是治啥病的啊?”周定邦又继续问道。 “这个嘛……”周宇一下子被问住了,话说以三叔的见识来说如果自己说出这不老丸的药性岂不是得挨顿揍? 不过他不说不是还有周大彪么? 看到老二不好意思说周大彪把话揽了过来大大咧咧地说道:“三叔,其实这不老丸你可以理解为<春>药,专治男人阳痿啊早泄啊以及腰酸腿软啥的,总之就是治那方面毛病的。 不过这药没有副作用,据说效果那是杠杠的。而且就算没病的人吃了也会强身健体,美容养颜,绝对是一款神药啊……” 周定邦听得是一阵哆嗦,大侄子后面说的是啥他是一句也没听下去,就记住前面那句话了,感情这不老丸他娘的就是<春>药啊! 想到这里周定邦就气不打一处来,话说自从盘古大神开天辟地、女娲娘娘捏泥造人,再到三皇五帝宋元明清直至今日,从周家的老祖宗由猴子变人到现在在华夏大地上开枝散叶,也从来没有听说哪一辈哪个人卖过<春>药啊? 没想到到了自己下一辈一下子就出现俩要卖<春>药的,而且不单单是卖这回还要制作。这他娘的也太丢人了,会被人家把脊梁骨都给戳漏了啊。 看到周大彪还在那儿口若悬河地说着不老丸的神奇。周定邦抬起满是泥土的黄胶鞋一脚就飞了过去,狠狠地揣在周大彪的屁股上。 “哎呦我滴妈呀。三叔,你干啥踹我?”周大彪委屈地问道。 “干啥踹你?妈拉个巴子的,你们两个臭不要脸的一天到晚都想些啥啊?想钱想疯了啊?还想做<春>药?我他娘的踹死你,你们这和耍流氓有啥区别?” “喂,三叔你说话有点谱儿行不?这咋是耍流氓呢?这可是大买卖正经生意啊。”周大彪据理力争无限委屈地说道。 看到大哥委屈的样子周宇忍不住笑,而周定邦看到周宇的样子更加来气了。 狠狠地指着他说道:“二狗子你笑啥笑?我看你才是罪魁祸首。妈个巴子的,你们俩给我等着,这事儿不算完,等我告诉老头子看他咋收拾你们。年纪青青不学好,还想做<春>药,有能耐咋不去做原子弹?” 周宇心说我也得能做出那玩意啊?不过这时候可不能顶嘴,否则三叔发起疯来自己哥俩今儿个就得躺在这儿了。 于是装作极度委屈地说道:“三叔,我说你讲点理好不好?做<春>药有啥丢人的?人家外国的大公司靠做<春>药赚了老鼻子钱了,这种生意现在火的不得了,而且光明正大的,有啥不能干?” “哎呦嗬还反了你了,得了。我也不和你废话了,咱们马上就到山上找你太公去,看看他们都是咋说的。 妈的,今天的好心情都被你们两个小王八蛋给破坏了。待会儿再收拾你俩。”说完头也不回地就想往回走。 周宇知道做不老丸这事儿以三叔的思想和见识一时半会儿也理解不了,还不如索性把这些长辈都弄到山上一次性都给洗洗脑,要不以后还得麻烦。 但是这哥俩现在也是一肚子的委屈。要知道做不老丸这事儿可是虎子提出来的啊,好家伙这正主儿还没挨骂自己哥俩倒是提前享受了一把。所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会儿哥俩都挨骂了落下老三也不好。于是周宇就把主谋周虎也给抖落出来了。 起先周定邦被闹了个大红脸,最后就气呼呼地回家找棍子去了。 等到周定邦离开后,周宇和周大彪这两个无良的哥哥是大笑不已,然后就赶紧上了车回到了山上,找到了正在和老头子们逗闷子的周虎。 “虎子,你小子还有心思在这儿唠嗑呢?我三叔回家找棍子待会儿就过来收拾你了。”周大彪来到水塘前大声说道。 谁知道周虎依旧老神在在,不疼不痒地斜躺在藤椅上懒散地说道:“调虎离山计?我说大彪哥啊,你都多大的人了还和我玩这种把戏?别让我瞧不起你啊。” “靠,谁和你耍把戏了?我说的都是真的,三叔真的回家找棍子去了。” 听到大哥的话味不像是假的,周虎赶紧坐了起来,哆嗦着问道:“大~大彪哥,为啥啊?我爸为啥要收拾我啊?我这人多老实啊?” “你老实?三驴子啊三驴子要是别人说这番话我也就不支声了,可是对于你我实在是忍不住啊,你要是老实这个世界就没有操蛋的人了。”旁边的赵老爷子听了周虎的话眼睛一翻就跟着煽风点火。 周虎现在也没功夫和这些老头子扯蛋,而是一脸哀怨地看着大哥,就想知道为啥老爸要收拾自己。 “呵呵,这个嘛~其实就是我和你二狗哥刚才把你要做不老丸的事儿和你爸说了,谁知道还不等我们俩解释他就急着回家找棍子去了。” “看看,看看,这就是我的亲哥哥啊,我说你们俩是不是看我过了一段舒心的日子不顺眼了?你们俩的脑子里长脑仁了没?这样的事儿能和他说吗?就他那老脑筋不生气才怪呢。 噢卖糕的!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竟然有你们两个哥哥,天呐,睁开你的眼睛看看吧,我他娘的真是太委屈了,家贼难防,家贼难防啊!” 这厮哀嚎了几声赶紧溜下椅子,左右看看没发现敌情后撒丫子就跑,连屋子也不敢回,也不知道钻到哪个小树林里去了。惹得周围的老头子是哈哈大笑,这回可有人给自己出气了。 过了不大一会儿,凤凰山上是一阵鸡飞狗跳,周定国周定邦哥俩每人提着条榆木棍子气急败坏地四处寻摸着,王桂兰三婶儿妯娌俩紧跟在后面不住地阻拦当家的,后面还跟着一头雾水的九位太公以及众多的老头子,弄得山上的游客还以为要拍啥电影呢。 话说在虎子逃跑后,在周大彪的提醒下周宇也撒丫子跑了,虽说自己把虎子给出卖了说他是主谋,可是这么大的事儿要是没有自己的支持虎子能干起来吗?所以要是挨揍的话估计自己也跑不了,所以周宇也来了个乾坤大挪移。 在山上找了两圈后也没找到人,周大彪陪着笑好说歹说把这些在气头的长辈给请到了水塘前,让大伙儿先歇会儿,攒足了力气待会儿好接着找。 众人落座后李太公有些不解地问道:“我说定国定邦,你们哥俩一上来就气势汹汹地要教育孩子,说他俩干了缺德事儿,我们大伙儿现在还一头雾水呢,到底是为啥啊?” 周定邦气喘吁吁地回答道:“李爷爷,我都没脸和你说啊,二狗子和虎子两个臭小子也不知道咋想的,竟然想制作<春>药往外出售,你说这不是扯犊子吗?这玩意和耍流氓有啥区别?岂不是让祖宗蒙羞?这回要是不好好教育教育他们以后还不知道能想出啥幺蛾子来呢。” “制作<春>药?”所有的老头子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知道这两个家伙不走寻常路,但是也没想到会这么极致,妈拉个巴子的,还真是敢想啊。 “对啊,就是制作<春>药,还大言不惭地说啥要把伟哥啥的给挤出中国,要让他们的不老丸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爷爷叔叔大爷们,你们听听,这两个小王八蛋在中国丢人还不算,竟然还想到国外去丢人,不收拾实在是不行啊。”周定邦红着脸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