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兄弟情深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七十章 兄弟情深

原本周宇以为四万块钱的卡车好不到哪里,但是三人进了老张家的车库后周宇才知道自己是大错特错了。 用周虎的话来说,这哪是什么二手车?分明就是新的不能再新的头水车嘛,一身乳白色的漆在阳光的映射下熠熠发光,而且还是德国造,特点就是皮实耐用。张强介绍说这车拉个三五吨的东西像玩儿似的,要是玩儿命地跑那速度不下于奔驰宝马什么的。 听了张强的话周虎嘴都快咧到天上去了,这辆中卡是不错,可是要说它能跑过奔驰宝马就有点扯蛋了。 周宇一看到这辆中卡就喜欢上了,可是这价钱嘛绝对是有水分的,在周宇的再三追问下张强说了实话,原来张强的老爸张伟听说周宇需要一辆中卡后就要张强把家里才买的一台新车交给周宇,但是又怕周宇不要这才说成是二手车,张强听后自然是万分高兴,能帮到老大一把这心里舒服啊。 听完事情的始末后周宇心里热乎乎的,同时也知道这车要是不收下一定会伤了张爸的心,于是对张强说道:“强子,替我谢谢咱爸,这车我收下了,等下次来县里我一定去家里看望他。今天太晚了,我还是先和虎子回家,等下次来再把钱划给你,不能说不要啊,如果连这四万都不要那我这车也不能要了。” “要要要要,干嘛不要,你当四万块钱还少啊?我又不是傻子干嘛不要?美死你得了?”张强搞怪地说道。 哥俩又唠了几句周宇和周虎分别上了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直到两辆车的背影消失了,张强才驾车回到自己店里。今天的这一幕对张强的触动很大。老大简直神了,回家才几天就搞了两次大动作,而且一次比一次吓人,真不敢预测老大以后能走到哪一步。看来自己也得加把劲儿了,不能让老大落下太多啊! 话说周宇哥俩离开县城后在马路上就比开了,奈何周虎的金杯实在是太破了,哪里会是周宇的对手,没用多久就把周虎落地没影了。周虎在后面咬牙切齿地追赶着,恨不得手脚并用,但是实在是有心无力。 最后周宇在村前的石桥上终于等到了姗姗来迟地周虎,后面的周虎看见那辆耀武扬威的崭新的轻卡就气不打一处来。 哥俩个过了石桥后周宇把弟弟周虎喊了下来,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递给他,笑呵呵地说道:“虎子,这一千块钱你拿着买两件衣服穿,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一天到晚穿着大褂裤衩,这样有哪个姑娘能看上你?这次我才弄了两千五,等下次哥哥干票大的就多给你些,咱也过几天潇洒的生活。” 周虎撇了撇嘴没有接,反而说道:“二狗哥,咱不带这么埋汰人的,啊,我穿大褂裤衩就找不到对象,你不也是这么穿的么?难道你也不想找到对象?” “我说三驴子你咋这样呢?非要哥哥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么?告诉你这是你逼我说得。你觉得就哥哥这气质还用得着靠着装来提升形象么?实话告诉你,哥哥我就是披着一张麻袋片身后跟着的小姑娘也是海海的,可你就不一样了,你纯最就是一个肌肉疙瘩啊,你说你再不穿好点谁能看得上你?所以说你得听话,把这钱拿着。” 周虎这次没有反对,而是乖乖地把钱拿在手里,从小到大二狗哥都是这么对自己的,唯恐自己不肯接受他的好意,所以事前都会把自己贬低一番。 周虎接过钱之后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二狗哥,坏菜了,咱俩是不是忘记给那个曹阿满打电话了?这没打电话咱就自个儿跑到他舅舅那里卖药材是不是有些不厚道?” 周宇拍了拍兄弟的肩膀说道:“三驴子,如果这个电话打了我们去到药材市场后他舅舅是不是会很热情地招待咱们?” 周虎不假思索地答道:“那当然了,我们是他外甥介绍来的,他要是不热情一些那还叫人么?” “那好,假如人家对咱们极度地热情你好意思要求人家加价儿么?” “当然不好意思了,都是朋友了我可拉不下这脸。” 周宇白了他一眼鄙视道:“既然这样那还打个毛啊?” “哦,我了个靠,原来是这样啊,二狗哥还是你阴险,竟然连这步都算计到了,小弟对你的敬仰简直就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周宇美滋滋地让周虎拍了一下自己的马屁。谁知道周虎又问道:“二狗哥,咱走的时候你可是跟人家郭老板说你自己已经搞起了红景天的人工种植。我知道你承包了野鸡岭,但是红景天在哪里?我怎么连根毛都没看见?二狗哥,咱可不能胡说八道、满嘴放炮,这做人要厚道啊!” 周宇被气得浑身发抖,恶狠狠地说道:“我说得那些都是忽悠那个郭老板的,你个狗东西到底是哪头的?怎么净帮着人家说话? 你不是说在野鸡岭上连根红景天的毛都看不见么?那我们明天就去种,明天你就不要出车了,帮我去野鸡岭种红景天去,我可事先和你小子说好了,你要是不去我让你不得安宁。” “可是二狗哥,明天我还得出车,要不哪有收入啊?”周虎弱弱地说道。 “我不是给了你一千块钱么?那就是工钱!” “我靠,二狗哥,咱不带这样的,你不是说这些钱是给我卖衣服的么?” “我也靠,我改变主意了不行么?雇你小子两天,工钱是一千块钱,这价码儿可是不低了,要知道一千块钱在镇里可以买半头牛了。” 周虎现在是欲哭无泪,你说自己好死不死得惹这个魔鬼做什么?这不是自己找死么?有心把这一千块钱退回去但是想想即使退了估计二狗哥也有办法明天把自己给弄到野鸡岭,所以这钱不拿白不拿。 “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就在这时候周宇的电话响了,周宇也顾不得教训周虎,急忙拿起电话。 待到看清楚屏幕上的名字时周宇向周虎“嘘”了一声,原本还绷紧的脸顿时阳光灿烂,极度热情地说道:“喂,曹哥您好啊,怎么这分别还不到一天就想小弟了?真让我受宠若惊啊!”说话的功夫周虎也颠颠儿地把耳朵凑了过来。 “我呸!周老弟你能不这么恶心人行么?我还想你?我现在恨不得咬死你。周宇你大爷的,你不厚道啊,你说到了我舅舅那里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当我的话是放屁呢?好吧,就算是不想打电话也行,但是你得告诉我舅舅是我介绍你过去的啊?害得我下午往我舅舅那里打电话直显摆,末了我舅舅竟然说是有人来卖红景天来着,但是人家压根儿就没提起我。 当时把我臊的啊,地下要是有道缝儿老子就钻进去了。丢人啊,这次丢人丢大发了,臭小子今天你涮了哥哥一回,你看着办吧。” 在周宇心里曹猛同志还是不错的,虽然有些滑头但是品行没问题,为人也比较热心,这个朋友还是要得的。 等曹猛骂得差不多了,周宇嘿嘿一笑,厚着脸皮说道:“曹哥,曹哥,您先消消火儿,小弟是真把这事儿给忘了,你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啊,当你舅舅说我送去的红景天每公斤能值六十块钱的时候小弟的小心肝都差点儿蹦出来了,幸好我这身板子还算瓷实这才保住了小命儿,你说那时候哪还能想起别的事儿啊?所以您也别挑小弟的理儿了。 我刚才还在和虎子谈起到你呢,虎子说你为人仗义,乐于助人,是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虎子还说了曹哥您坐趟火车好事儿就做了一火车;虎子还说了您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打住打住,求求你别提周虎那个小王八蛋了,一听到这个名字我脑仁儿生疼,这小王八蛋是想咒我死啊!太他娘的恶毒了。还有什么叫我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我倒是想拿可人家群众能答应么?” “哈哈哈!”周宇哥俩一顿爆笑,这个曹大佛爷太逗了,居然还想还群众的针线。 (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手里有推荐、评价票票的以及还没有收藏的,你们还寻思啥呢?还快下手啊!最多光芒每人给你们一棵大个儿的红景天当萝卜啃行不?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