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玩儿的就是心跳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六百九十七章 玩儿的就是心跳

周虎在一旁看到老曹这么兴奋便有些担心,赶紧走过去打断他们的交谈担心地说道:“我说老曹你先平复一下,待会儿可就要上拍卖会了,你可一定要悠着点啊,别兴奋过头了把翡翠白送人了。我二狗哥能不能进入亿万富翁的行列可就看你的了,这回可一定要给力啊。” “滚蛋去!我啥时候干过不给力的事儿了?就算是生孩子不也生了个带把儿的吗?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有工夫找小小研究研究生儿子去,别在我跟前磨磨唧唧的,像个大老娘们似的。”老曹根本就不鸟他,张着大嘴不屑地说道。 周虎气得直咬牙,怎奈大战在即,怕影响了这厮的正常发挥,只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心里暗道,这次拍卖会成功了也就罢了,万一搞砸了回去再算总账。 几分钟过后,老曹在柳三炮和刘云飞一前一后的陪伴下气势豪迈地来到了拍卖大厅。而周宇等人也随后走了进来在外围找地方坐好,一场别开生面激动人心的翡翠专场拍卖就要开始了。 看到柳三炮和刘云飞领来一个长相另类的胖子,坐在外围的这些大老板们说话的声音自觉的小了些。 来到中间的拍卖台前,柳三炮摆了摆手示意大伙儿别说话,然后笑呵呵地说道:“各位朋友、各位来宾,你们好! 想必大伙儿都等着急了吧?我身边这位就是今天的拍卖师,姓曹,下面我们就有请曹老师给大伙儿说两句。” 这些人毕竟还是高素质的多,出于礼貌这会儿纷纷鼓掌表示欢迎。 老曹今天难得的穿了一套正装,白衬衫蓝色的西裤。脚上一双锃亮的大皮鞋。 这厮站在拍卖台前风骚地挥了两下手然后大声说道:“各位贵宾你们好啊,我是曹猛,很荣幸由我担任本次拍卖会的拍卖师。希望大家今天都能拍到自己中意的翡翠,我在这里提前恭喜各位啦。”说完双手抱拳转了半圈。 “呱呱呱……”听到这位拍卖师说得豪爽大气,底下这些人报以热烈的掌声。 “大伙儿安静一下。我还有话没说完呢。”看到鼓掌的声音过大,老曹出言制止道。 “那个我刚才听柳老板介绍了,说今天来的都是亿万富翁。好家伙,我长这么大百万富翁还没见到过呢,这一下子就要见到一大群亿万富翁,哎呦我这心呐吓得是嘣嘣直跳。 当时我就寻思啊。这亿万富翁和普通人有啥区别呢?于是刚才我上台前就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还别说,真让我发现了不同之处,当时我就看到各位一个个红光满面,后脑勺似乎都挂着个小太阳还发着光呢,一个个光芒万丈的,差点没把我吓尿裤子了。” “哈哈哈……”众人齐声大笑。心里暗忖柳三炮这是打哪儿找来的这么一个极品拍卖师。 这时候周宇等人和柳三炮刘云飞都把脸捂起来了,话说老曹出马为啥总叫人这么难堪呢? “好啦,咱们言归正传,开心过后就该玩玩心跳了,下面我宣布,翡翠拍卖会现在开始!” 但是由于大伙儿还沉浸在刚才的欢笑中,所以老曹说完后竟然没有人鼓掌。出现了短时间的冷场。 老曹满头黑线,但是脸上依旧笑呵呵地说道:“我说诸位大老板,我刚才已经宣布拍卖会开始了,你们可以呱唧呱唧了。” “呱呱呱……”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疯狂地鼓起了掌。 老曹一见心里这才有了底,于是继续说道:“各位老板,刚才我已经说了,咱们今天玩的就是心跳。可是怎样才能让大家心跳呢?所以啊下面有请我们今天的头一件拍品,玻璃种帝王绿手镯一只。” “扑通、扑通……” 老曹这一嗓子喊完竟然撂倒了好几个人。 周宇周大彪以及周虎被孙涛几个人给搀扶起来,气得那是浑身发抖。 而在座的那些大老板也被老曹给吓住了。他么的,头一件拍品就是玻璃种帝王绿的手镯?这种传说中的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竟然是头一件拍品?这个拍卖师脑子进水了吧?按照正常顺序不应该是先拍卖价钱低的吗? 而且这他么的哪是心跳?分明就是想吓死人啊! 这时候下边的周虎焦急地说道:“大彪哥、二狗哥,要不我上去把老曹打昏拖走吧?我看这厮就是脑子让门挤了,见到人多就发疯。照他这么整,今天的拍卖会怕是要被搞砸啊。” “不行。现在干啥都晚了,只能让这家伙继续装疯卖傻了,哎呦我滴妈呀,真是气死我了,这个老曹真不是个省心的人啊。”周宇揉着脑袋捂着胸口说道。 出奇的本应该最为担心的赵师傅却一直没有啥大的表情,听了周宇哥俩的话后笑呵呵地轻声说道:“小周啊,你们不用担心,我看小曹未必是发疯,指定有自己的想法。 虽然大部分的拍卖会都是从低到高进行,但是也有个别另类的,先用一件宝贝开场把气氛搞上来,然后再按照正常的顺序拍卖,听说效果也不错,就是不知道小曹是不是这样的想法。” 哥几个撇了撇嘴没有吭声,对于赵师傅的话没人信,大伙儿都一边叹气一边咬着牙,心里寻思着回去后要狠兜兜地收拾收拾老曹。 本来老曹喊完后就会有人从放置翡翠的那个房间把东西端上来,但是老曹这一举动和以前排练的不一样,所以房间里恪守职责的钱飞那几个人也不知道咋办了,站在那里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敢把东西端上去。 底下的这些老板们都炸了窝了,那个杨姓老板更是大声说道:“我说曹老师,真有玻璃种帝王绿的手镯啊?你不是报错了吧?” 话说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有人把东西端上来,再听到杨老板的这番话,老曹火儿了,这不是挑战自己的权威吗?于是大声喊道:“玻璃种帝王绿一号手镯,赶紧给老子端上来!” 这一下钱飞等人也不敢磨叽了,要不以后在凤凰山上的生活那铁定是生不如死,于是立马由一个兄弟端着托盘就来到了拍卖台前。 气息古拙的木托盘上盖着一块红绸布,老曹用手轻轻地掀开,映入大伙儿眼帘的赫然是一抹浓浓的沁人心脾的绿。 就见一只浑体圆润通透、绿意盎然的手镯静静的躺在托盘中,在灯光的照射下氤氲流动,发出醉人的绿色。 “咕咚……” 看到这只手镯,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尤其是其中的几位女性老板,那一双双眼睛盯在手镯上就动不了了。 看着台下这些人的眼神,老曹嘴角露出一抹奸笑,这玻璃种帝王绿真是牛逼啊,就是神仙看见了也得被俘虏,更何况这些凡人? 微微地笑了笑,老曹咳嗽了两声打断了大伙儿的陶醉。 “呵呵,不好意思,先暂时打断一下大伙儿。 相信刚才大伙儿都看到了这只玻璃种帝王绿的手镯了吧?这块玉料是我们历尽千辛万苦才淘换到的,然后又请了当代著名的玉石雕刻大师进行雕刻,可以说此镯只应天上有,但是今朝会为谁落凡尘呢?你、你、还是他? 各位老板,此物一旦拥有那绝对是此生就别无所求了啊,这时候不下手可就要遗憾终生了。” “哎呦我说曹老师,您就别在那儿磨叽了,咱这也不是正规的拍卖会,再说大伙儿都带着鉴定师呢,您快说说底价吧。”下边一位老板急不可耐地说道。 “骚蕊骚蕊啊,这位老板绝对是真男人,就冲您这干脆劲儿我把底价降一百万。 大家听好了啊,这只手镯的底价是九百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十万,好了,拍卖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