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零章 龙王峡之行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七百零零章 龙王峡之行2

“看看,我就说嘛你这臭小子来一趟只定不是单纯地看我来了,感情还是惦记九爷这点好东西啊。”九爷笑呵呵地说道。 “对对,九爷您真是太英明了,二狗子这小子就是居心不良,你别看他一天到晚笑呵呵的,其实鬼主意多着呢。不过有我在您老放心,保证不能让您老吃亏就是了。”老曹殷勤地说道。 “唉,还是猛子好啊,你看看这话说得多地道?” “对对对,我就是个天大的好人,那啥,九爷您现在紫纹蜂蜜还多不多?要不给我带两缸回去?”老曹狮子大张口道。 “你给我滚犊子去!还两缸,你咋不说拉两火车呢?真是的,这是上好的紫纹蜂蜜不是泉水好不好?你说我咋就那么想踢你两脚呢?”九爷做出踢腿状,脸带笑意地说道。 “嘿嘿,九爷您就不用解释了,说到底还不是您老抠门舍不得给我?我可和您说,我儿子现在正长身体呢,据说小孩子喝纯正的蜂蜜有助于发育,更不要说这珍贵的紫纹蜂蜜了,所以说孩子以后长的好不好就看他九太爷给不给蜂蜜了,您老看着办吧。” 九爷被气的哑然一笑,指着老曹笑骂道:“猛子啊猛子让我说你小子什么好啊,一天到晚就知道搞些歪门邪道忽悠人,我可和你说,我那曾孙子现在长的可是虎头虎脑,俗话说三岁看出老相,这孩子长大了指定是个人物。你小子以后可得教孩子点正道,别好好的孩子被你养糟蹋了。” 老曹大脸一红翻着白眼道:“九爷。哪有您这么埋汰人的?小曹我那是一腔热血为国为民,为了凤凰山的建设我曾经五过家门而不入,九爷,像我这么好的人现在可不多了啊。” “嗯,你说的是不错,不过这个人可不是你,说成是二狗子还差不多。不过从这句话我又看出了你一个特点,厚脸皮啊。 不行。我今天就回去和小娟儿好好谈谈,让她尽量不要让孩子靠近你,要不这么好的孩子非得长歪了不可。”九爷打趣道。 “哈哈哈……”看到老曹吃瘪一旁的周宇笑得不行了。不过今天还有事儿,可不能让他和九爷就在这儿磨嘴皮子。 想到这里周宇笑着问道:“九爷,刚才看这里的游客还不少,大奎叔和我吴大伯哪儿去了?这几天他们不是在这边吗?” “哦,你看看我这脑袋。这人老了就是忘性大,在你们来之前他俩领着水生几个人到后山打猎去了,留下我和几个放蜂子的在这里看家。” 周宇点了点头,又说了几句话后就和九爷告辞,带着老曹骑着野驴到草场和菊花海畅游了一番,也享受了一把策驴奔腾的快《感》。引得周围那些骑矮马的人不停地驻足观看。不明白自己这些人骑得都是马,为啥那两个欢腾的家伙骑得是驴。 玩儿了两圈后,哥俩来到天鹅湖边坐下,享受着难得的山水风光。 天蓝蓝水清清,湛蓝的天空映衬着湖水也瓦蓝瓦蓝的。湖水清澈纯净。微风轻拂扰动着湖面荡起层层微波。在那纯净通透的湖水中倒映着周围的绿树红花,随着微波浮起。便构成了一副流动的山水画…… 清明的空宇中几只洁白的大天鹅舒展羽翼,在惬意地飞翔着,水中的几块青石上三五只丹顶鹤或探喙衔水或梳洗羽毛,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湖面上水鸟成群、欢快地飞舞,有几只一个冲刺冲入水中衔起一条巴掌大的小鱼大快朵颐,又有一大群忽然直冲云上,引颈高歌…… 哥俩自从坐在地上后就一直没动,这会儿都看傻了,良久老曹的眼神才收了回来,感慨万分地赞叹道:“好山好水好风光,真是他妈的好地方。美,实在是太美了! 杨柳岸晓风残月,念去去千里烟波,这里风景独好啊。”老曹赞美了两句后又开始满嘴放炮了。 周宇笑呵呵地打趣道:“咋的曹哥,这会儿又诗兴大发了?不过你说得不错,这里真是太美了。” 老曹没有顺着周宇说下去,看了周宇一眼后感慨地来了一句:“兄弟,谢谢你哈。” 看着老曹深情款款地样子周宇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赶紧说道:“我说曹哥你今儿个又是抽的哪门子疯?谢我干啥?还有啊咱都是爷们,而且你连儿子都有了,说以说话就是说话,不要用那么暧昧的眼神看着我,我他娘的浑身发毛。” “嘿嘿,兄弟你别误会,我不是寻思着这样深情地看着你能够把我的感谢之情表达的更加的淋漓尽致嘛。” “得了吧,咱们兄弟在一起都这么长时间了,谁不知道谁?有啥要感谢的?你都把我给弄糊涂了。” “唉,兄弟啊,我这声感谢绝对是发自肺腑的。话说自从遇到你之后哥哥这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娶了你嫂子这么好的女人,而且还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 你看看我现在过得多好?出门有牛逼的好几十万的越野车,这车就是在咱们县城也不多吧?而且我现在手里也有了不少的存款,把你嫂子和你大侄子养的白白胖胖地一点都不是问题。 你再看看我现在是啥样的人物?就是柳三炮和刘云飞在省城商界横晃的大老板对我也是客客气气的,还有张镇长看到我都是以兄弟相称…… 兄弟啊,这些都是你给哥哥的。真得,平时你看我嘻嘻哈哈的也没个正经,但是我心里都明明白白的,要不是你我哪能过上这么好的日子?还开那么牛逼的越野车有那么多的存款?屁!就是我那台四不像的油钱我都要烧不起了。 要不是你人家柳三炮和刘云飞认识我是谁啊?人家张镇长会和我以兄弟相称?要不是你我这会儿不还得暴露在日头下裤裆里流着汗继续卖种子么?” 听着老曹一大串的排比句往下整,周宇有些发毛,赶紧说道:“打住打住,我说曹哥,说两句就行了啊,一个大老爷们搞的这么煽情你想恶心死人是咋的? 再说了咱们是兄弟不是?有好事儿当然得先想着你了。不过我虽然帮了你一些,但是也没你说得这么邪乎吧?弄得我好像是救世主似的,说的我这汗毛都竖起来了。” 周宇嘴上埋怨着,但是心里却是热乎乎的。 “行,刚才这些话哥哥我这辈子绝对不会说第二次,一切都在心里记着好了。反正我是想好了,咱们兄弟以后心往一块儿想劲儿往一块儿使,哥哥我鬼心思多,就好好帮你守着这些家业,咱们兄弟开开心心地过日子。”老曹罕有的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说曹哥,你今儿个真有些不对劲儿,你这副样子我还真就不习惯,还是做回你自己吧。” “滚蛋去!人家不是忽然心有感触想要好好的谢谢你嘛,真是的,你当我酝酿出这副情绪那么容易啊? 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真是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啊。” 周宇一下子就满脑门黑线,这个老曹转换的也太快了点,再说这说得都是啥跟啥啊?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满嘴放炮。 不过周宇也够坏,等老曹乱七八糟地说完后打趣道:“曹哥,前两天那次拍卖会你可是出了不少力,要是没有你估计我也赚不到那么多的钱,本来我还打算给你一百万辛苦费,让你这么一感谢我都不知道该咋办了,要不这事儿就算了吧?当我没说。” “死道坡、死道坡!大老爷们一言九鼎,一口唾沫一个钉儿,哪有拉屎还往回坐的?一百万啊,一个子儿都不能少。从今天开始算,你要是晚给一天我就收一天的利息。”老曹急赤白脸地说道。 不过说完后这厮又挠了挠头问周宇道:“对了兄弟,现在银行的利息是多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