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都是空间灰雾“惹的祸”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七百零一章 都是空间灰雾“惹的祸”1

周宇痛苦地摇了摇头,想要打击老曹那是痴人说梦啊。不过这一百万确实是自己想要给老曹的,话说自己这回赚了这么多钱哥几个可是出了老大的力了,就连孙涛那些兄弟每个人都分了一万块,更何况自己这几个好兄弟呢?每人一百万这是必须的。 接下来周宇就在老曹的兴奋中落荒而逃,最后竟然一个猛子扎到了天鹅湖中。 远处的老曹一愣,就在他刚想大喊救命的时候,周宇钻出了水面,告诉老曹自己热了想要洗个凉水澡,让老曹先到九爷的蒙古包里休息休息,自己待会儿就会过去,老曹这才把心放下来扭着屁股奔着蒙古包去了。 其实周宇哪里会想要在这里洗澡?跳进天鹅湖就是为了捉几条鲟鱼,要不等这些鲟鱼自然产子还不知道得哪百辈子呢,没看到几十年过去了月亮湖里也就出了十几条吗? 虽然天鹅湖很大,但是周宇在小青的帮助下还是瞅准了机会把八条鲟鱼直接弄进了空间里,放到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池塘里。 中午的阳光像火一样炙烤着青青草场,由于这片广袤的土地不是草场就是花海,根本就没有树木,所以一切都暴露在似火的骄阳下。翠绿密实的青草好像油浸的一般,呼呼的往外散发着热量,而那一望无际的花海此时也变得羞羞答答,不似上午那般有精神。 虽然天气这般炎热,但是草场上的游客却是很惬意。这些人此时都聚在龙王峡北边大黑山的山脚下,这里原本就有一大片树林。在春天的时候更是被周宇地栽种了大量太阳树,所以现在这里那叫一个凉快。 而且为了游客的方便。五月份的时候老曹特意带着村里的泥瓦匠在这里建造了十几间客舍和厨房餐厅厕所,如果游客不想走或是饿了这儿还提供饭菜和住宿。虽然没有大鱼大肉,但是地道的农村大锅菜也让品尝过的游客们赞不绝口。 好不容易来一次大伙儿自然不会让周宇和老曹离开,大奎吴老大等人临近中午的时候带着几只山鸡野兔回来了,而且水生运气好,还采到了几株嫩白的雪松菇。中午的时候大伙儿焖了一锅米饭,把野兔和野山鸡拔毛炖了两大锅,用雪松菇和其它几种山菇弄了一锅菌汤。 饭菜都是在厨房里做的,还没等开锅呢一阵阵香气就把附近吃饭的游客给吸引过来,怎奈东西也不算太多。所以九爷只是给小孩子们每人夹了几块鸡肉或是兔子肉解解馋,然后周家村这些人就着菊花酒开始就餐。 吹着清凉的山风,嗅着四周青草和鲜花混合的芬芳,喝着鲜美的菌汤和菊花酒,吃着香气四溢滑嫩松软的兔子肉和山鸡肉,真是一种舒服至极的享受。 由于老曹和水生的岁数差不多,再加上都爱抬杠,所以喝着喝着两个家伙就开始拼起了酒。 话说水生别的不行,就是喝酒有一手。在周家村有个响亮的名号,叫做酒桶,老曹不知死活对上他还能有好儿吗?最后愣是让人家给喝趴下了。 回去的时候周宇郁闷地不行了,这条山路本来就不好走。这要是再带个醉汉估计明天早上都回不去。不过好在有二驴在这里,于是在大伙儿的帮助下把老曹绑到了二驴的背上然后牵着二驴往回走。 等周宇回到凤凰山时隔老远就看到小王庄的乡亲们竟然来了四五十号,这会儿正在水塘前一边吃着西瓜一边和大伙儿唠扯着。 周宇一高兴直接就松开了二驴的缰绳骑着大驴朝这边跑来。 “哎呦四舅、五舅、冬子哥。你们过来了咋不提前通知我一声啊?看看这事儿弄的,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来到水塘前周宇赶紧下了驴走上前去充满歉意地说道。 “呵呵。大外甥啊,你这就外道了。你现在可是大忙人一个,再说了都是自己人哪来的那么多的客套?”王志林笑呵呵地说道。 “对啊,我三叔说得对。我说二狗子,你现在可是不得了了啊,好家伙,你这里真是太美了,而且游客也多,这是成气候了啊。”王冬也在一旁打趣道。 “得了冬子哥,你就别埋汰我了,兄弟我也就是混碗饭吃而已。”周宇谦虚道。 这话一说完周围立马没声了,大伙儿都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周宇,就连憨厚的小王庄这些汉子都不好意思地把脸转了过去,就当没听见这句话。 看到周宇有些不好意思,王志林赶紧接着说道:“大外甥啊,我们这次来是给你送不老草来了,上回你不是让你舅舅捎信儿说是要这玩意吗?这不赶上这两天有时间大伙儿都去野驴沟那边拔了一些,我就带着大伙儿给你送过来了,你看看够不够,要是不够的话我们回去再接着拔。” 周宇一听感情是这么回事儿,忍不住心中大喜,在王志林和周大彪以及周虎的带领下来到西边的小溪边。 溪水清澈透明潺潺流淌,两边长着低矮的灌木以及青草,在溪流的岸边半倾斜地用土培着大量的不老草,即使不能及时栽种,五七六天的这些不老草在湿润的泥土中也不会死掉。 不得不说这次小王庄这些乡亲带来的不老草实在是太多了,小溪两侧整整有几十米的距离几乎都培植着厚厚的不老草,要知道现在的不老草还没成熟,植株特别纤细,所以说这么长这么厚的不老草那得有多少?看来小王庄这些人可是下了大力气了。 “咋样大外甥,这些不老草够不够?我听你舅舅说你要大量的种植所以我们就多挖了一些,当然要是不够的话我们回去还继续挖,野驴沟那边老鼻子了,你要多少都能给你凑出来。”王志林问道。 “够了够了,四舅,这些足够了,回去后带我多谢谢乡亲们啊。对了,你们吃晌饭了吗?”周宇又关心地问道。 “二狗哥,这些舅舅们和冬子哥都吃过了,在咱们餐厅吃的,大姑父亲自下厨的菜,酒也是菊花酒,舅舅们好不容易来一趟而且还是为了咱们的事儿哪能不好好招待招待呢。”旁边的周虎插话道。 “哦,吃了就好,大伙儿今天都别走了,我这儿房子多也能住下。待会儿我带着你们在山上到处走走,晚上咱爷儿们好好喝点,成不?” “哈哈,那感情好,你那菊花酒喝多少都不够,今晚我们可得好好解解馋。”王志林眉开眼笑地说道。 周宇在和小王庄的乡亲们说笑着,但是在一旁的周大彪一直有些不解,猛子早上不是和老二一起去的龙王峡吗?为啥这会儿不还不见人影呢? 想到这里周大彪插了一句,“老二,猛子哪儿去了?他不会是今晚要留在龙王峡那儿过夜吧?” “我去~”周宇猛地拍了下脑门,这才想起醉酒的老曹。但是当他把视线投向刚才二驴的位置时,连个驴影都看到。 “大哥,坏菜了,老曹中午喝大了让我放在驴背上给牵回来了,刚才看到四舅他们我由于着急就把老曹留在驴背上先过来了,我滴个天呐,可别出啥事儿啊。”周宇带着哭腔说完然后扭头就朝着刚才的位置跑去。 周大彪和小王庄这些人也都毛了,赶紧招呼附近的人帮忙找二驴和老曹。 过了不一会儿大伙儿发现了正在和野猪狗熊在一起玩耍的二驴,但是老曹依旧不见踪影。气得周宇狠狠地踹了它两脚,然后这个玩性十足的家伙才耷拉着脑袋把大伙儿带到了桃树林,就见老曹正趴在地上手里还抱着一棵桃树根子在呼呼大睡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