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都是空间灰雾“惹的祸”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七百零二章 都是空间灰雾“惹的祸”2

周宇哥几个和乡亲们一起抬着老曹回到了屋子里,大伙儿这才把心放下。 下午的时间一晃而过,吃完晚饭后周宇在外面随意地溜达着,看了一会儿夜景后便觉得没啥意思,于是跑到一个小树林里直接进了空间。 前些日子为了多弄些不老草,周宇对空间里原来那株不老草之王以及周围的不老草浇灌了不少空间水和空间液,刺激地不老草神速生长,现在已经长了不知道多少茬了。空间水池前面的那块地密密麻麻的全都长满了粗壮的不老草,而且还有向四周继续蔓延的趋势。 看着眼前的大丰收,张开嘴狠狠地吸了口空间里清新的空气,周宇拿来铁锨对准一棵不老草就挖了下去,想要看看它下面的根茎究竟长的咋样,毕竟不老草的药用部分主要还在根和茎。 这几亩地的土壤松软潮湿,散发着浓郁的泥土气息,有着神奇的效果,即使不浇灌空间液或是空间水,一般的作物种下到成熟也仅仅需要十几天而已。 周宇没费多大劲儿就挖了能有一米多深,一棵须根连连粗壮结实的不老草就被挖了出来,周宇用手掂了一下估计能有四五斤左右。 现在周宇对于人工种植不老草已经有了不少心得,即使没有空间液,只要周围的环境好估计也能成功。 抱着这只大个儿的不老草刚想离开,周宇无意间撇了一眼挖出的大坑。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不可否认这个空间很神奇,就跟神话传说中大能开辟的个人空间似的。基于此自从得到这个空间后自己也只是规规矩矩地用点空间液在里面养养鱼搞搞种植啥的,就连挖坑都不敢使劲儿往下挖,唯恐把这个空间给破坏了。 可是自己也不能一辈子对这个空间一无所知吧?那样的话真是太失败了。 “空间土地下面是啥样的?是和地球一样都是泥土吗?或是还有着自己理解不了的存在?” 周宇暗暗想道。 有了这个想法,周宇的思想就像是长了毛似的一刻也安稳不下来,于是他撂下怀里的不老草拿起铁锨在那个大坑的基础上继续朝下挖去。 坑越来越深,地面上的泥土已经快堆成一座小山了,而周宇已经彻底在坑下了。但是挖出来还是深灰色的泥土,别说啥存在。就是一块石头都没挖出来。 站在大坑里周宇自嘲地笑了笑,看来自己还是想多了,这个空间的神奇之处不是自己能够弄明白的。 既然啥也没挖到,周宇玩心忽起,也没用意念瞬移出去,而是抄起铁锨在周围的土壁上挖了几下弄出一个小台阶,打算踩着它好爬出去。 但是这里的土质实在是太松软了。周宇一脚踩上去还没用全力呢那个台阶竟然塌掉了,他一个没注意摔在了土坑里。 周宇这个郁闷呐,挖了半天的坑啥也没发现不说,竟然还狠狠地摔了一下,好悬没把屁股摔成两瓣。 用手揉了揉还在隐约作痛的屁股,周宇朝坑底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刚才还清晰透明的坑底现在竟然变得有些朦朦胧胧的。 “咦?有情况啊……”周宇忍着心中的兴奋自言自语地说道。 但是等了一会儿后除了朦胧之外还是啥也没出现,于是他忍不住拿起铁锨又朝下挖去。 坑越挖越深,眼前的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模糊,直到周宇累的嚇嚇直喘再也挖不动的时候。坑底下几乎都被深灰色的灰雾占满了。 刚开始周宇见到浓厚的灰雾时也有些害怕,但是这种灰雾不但没有啥异味。闻起来竟然比空间里的空气还要清新,尤其当深深地吸一口后感觉浑身的汗毛孔都在呼吸吞吐向外排着杂质,此时周宇就是再傻也知道这是好东西了。 而此时他也确认了这些灰色的雾气和围绕在空间周围的那些灰雾是同一种东西。 有了这个确认后周宇惊喜无限,难不成这片土地之所以这么神奇就是因为这些灰雾的作用?有没有可能小土坑里的空间液也是这些灰雾经过长时间的演化形成的精华?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当初空间里毫无生机,有的只是朦胧的空间灰雾。但是经过时间的积累一些灰雾渐渐地发生变化形成了神奇的空间液。 当然这个时间很可能是几万年也可能是几十万年甚至是几亿年,反正不会短了。而灰雾转化成空间液后那一部分空间也逐渐变得清明起来。再后来灰雾继续转化空间液,而空间液在空间里水汽的中和下形成了一个大大的空间水池。 然后就是自己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空间,而且还神奇地令空间发生了造物般的变化,从此空间变得有生气,变得更加适合生物成长。 想到这里周宇感慨无限,终于把灰雾的事情大概地捋顺了。至于豁牙兔和小雕为啥能出现周宇就想不明白了,或许是空间里自己诞生的,或许是前一个主人养的宠物,谁知道呢?反正现在知道空间灰雾的作用就好了,话说自己在空间里不是还能瞬移吗?要是全用科学道理来解释这一切根本就解释不通,难得糊涂啊。 既然空间灰雾是空间能够快速催生植物的主要原因,那么要是把灰雾弄到外面的土地下会不会也能使土地发生变异产生这种神奇的效果呢? 想到这里周宇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赶紧一个意念出了大坑。在地面上掸了掸身上的泥土后连不老草也不顾了,直接就出了空间。 出来后周宇做得头一件事儿就是挖了一篮子土送到了空间的灰雾区,打算让这些土在灰雾区呆几天然后再拿出来种菜,到时候看看效果咋样。 如果蔬菜的生长速度远远大于外部的就说明自己想对了,到时候就想办法把空间灰雾弄到大地之下慢慢浸养这一方土地。 此时的天空中一轮皎洁的明月已然高高升起,月光如流水倾泻下来。小树林里枝叶繁茂,把月光分解成斑斑点点。 周宇倚在一棵大树下,心里的欣喜还未平息。如果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以后的周家村是不是也会变成一个类似于空间的仙境?当然前提是必须把空间灰雾弄到地下,让它慢慢滋养周家村的土地,改变周家村的环境。 背着手漫步在水塘前,看着水中硕大的荷花随风摆动,听着岸边草丛里的青蛙呱呱乱叫,虽然已是深夜,但是周宇现在神清气爽惬意地不得了。倒是把守夜的孙涛几人吓得不轻,还以为老板大半夜不睡觉犯魔症了。 周宇现在是真心睡不着,有心给青青打个电话但是还害怕心上人睡着了打扰到她,但是不找个人说说话吧这股兴奋劲儿还真就发泄不出来,难受啊。最后守夜的孙涛和小刘他们就很不幸地被老板抓去喝酒了。 草儿青翠山花烂漫,清晨的露珠反射着晶莹的七彩光,在满山鸟雀的鸣叫声中凤凰山又迎来了一个清新明亮的清晨。 虽然昨天晚上睡得很晚,但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一大早就醒来的周宇依旧精神奕奕。 今天周宇还有两件大事儿要干,话说那种比椰汁好喝十倍的灯笼果现在还在太阳岛上没被发现呢,这么好的东西不但美味而且还是天然的大床,绝对是度假区必备之神品啊。 不过一想起那些灯笼果周宇就有些憋屈,话说自己当初把那些灯笼果树种得地方虽然有些隐秘,但是每天在太阳岛上旅游的人海了去了,咋就没人发现呢?弄的现在还得自己亲自出马诱导大伙儿去发现,唉,这事儿办的有些失败啊。 第二件事儿就是青青今天要过来,现在都已经七月了,俩人的房子还没买呢,至于婚纱照更是没有,所以趁着今天有时间青青赶过来要和周宇好好研究一下,争取把这两件事弄得完美一些。